还可输入 200 个字符
天荒一隅: 东山再起,何其不易
2018-10-24 23:38 回复|
天荒一隅: 恢复了原有的ID。舒畅。
2018-9-9 21:27 回复|
山城子: 如何恢复原来的样子呢??
2018-8-29 16:37 回复|
醉老翁:
2018-7-28 07:09 回复|
唐丝宋瓷:
2017-11-29 15:54 回复|
张勇金: 心情蔚蓝
2017-10-28 21:31 回复|
定南朱曦: 发了两首诗,与君共赏...
2017-1-10 10:33 回复|
五屏山下一野夫: 发不了帖子,一发就帮我撤了,一发就帮我撤了,一发就帮我撤了,
2016-9-10 21:39 回复|
五屏山下一野夫: 什么,什么,什么!!!
2016-9-10 21:37 回复|
卢兆玉: 是因混浊所视不清么?其实也未必。皆为心不清静,难以正言。大学者、真学问家应首先阅读于当代,无私于当代。不偏不倚。其论尽管不一定鼓舞于当下,也是为当下为今人活人服务。做最初的出勤。而不是拜倒在书山脚下。
2015-9-11 07:38 回复|
卢兆玉: 反而大河、长浪,多无人问津,尤其现实之混浊,更鲜有投身研究者。为何?吃力且不一定讨好。因为在混浊之中必然为混浊所包裹。学者、学问家们是懂得轻重的。所以研究古代的人多(尽管不断重复)研究当代的人少。
2015-9-11 07:24 回复|
卢兆玉: 人类对于源头的东西总是不间断的梳理,尽管多太多的重复,仍然“只为独家”的正本清源做不懈的努力,以获名声。如所谓国学精粹对于先秦古籍的反复注、疏堆积如山。
2015-9-11 07:14 回复|
卢兆玉: 文学家的语言是最不忠贞的东西,一会儿把人赞上天,一会儿把人贬入地狱。信口雌黄,信笔涂鸦,真一派世俗之相。反倒是诗人的真性情可信得多。
2015-9-2 08:30 回复|
卢兆玉: 诗人不是孤立的存在,最起码他的诗不是孤立的存在。他如果爱他的诗,一定会让他的诗成为孤独,一定懂得移情和传导的道理。
2015-8-27 08:44 回复|
卢兆玉: 尽管情绪有时不分青红皂白地潮来,诗人也应当是明白人而不是糊涂蛋。诗无达诂,只有诗人最具权威解释他的作品。如果他死了,以后的争议是他无法解答的。现在有些诗人就装活死人,无论论家怎么说(夸张)他都不开口。
2015-8-27 08:39 回复|
卢兆玉: 我宁可一万倍地让你觉得哆嗦,但我还是要说出我爱恨的情由。不然莫明的言词也会让我如坠五里雾中,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也不知到底说的是什么?!
2015-8-27 08:21 回复|
卢兆玉: 诗人可以无视读者,但不可以刻意地站在读者的对立面。一旦那样,诗人所选择的就不是诗而是糟蹋语言。
2015-8-27 08:13 回复|
卢兆玉: 一生的幸福就在这里,但这不是唯一的港湾。——结婚
2015-8-27 04:23 回复|
卢兆玉: 一首诗首先要通,而不是增加读者疏通的负担。如果有什么悬疑?那就在序、注中告诉读者。因为诗人给读者的不是荆棘而是开启想象的坦途……纵然是迷宫,诗人也应在前引路。这样的诗人才是读者所信任的。
2015-8-27 03:31 回复|
卢兆玉: 有人以史为富,有人以现实为丰。丰富者从不以丰富为丰富。唯实用之徒比丰斗富。——论学界知识界
2015-8-26 06:50 回复|
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