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观云忘我

诗界群英会《中成诗界》2012年6月号专集启示

  [复制链接]
乡窅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2-6-7 13: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2-6-7 15:4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更多的朋友们来支持!!!
临风玉树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2-6-7 19:0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12-6-8 08: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相思鸟 于 2012-6-15 18:05 编辑

                 银条菜

      打开传说
      蹦出一个冰清玉洁的名字

——叫天灵

月光生出的一盆豆芽菜

王母娘娘延年益寿

的灵芝草


脆如梨 嫩如水

样子俨然和茅根是好姐妹

清理肠胃犹如泉水石上流一样

一股清爽润过

腹中画就长了出来


洞庭西湖 桂林山水

一块块福地曾向她求过爱情

心扉滴水不漏半点芬芳

托付终身的 把绣球抛向了邙山脚下

贫瘠的沙土上面 一扎根

在这里独好了万年


一身清素

洛阳水席上从不和猴头燕窝

争抢头领 小不点儿

往往笑到后面

醒酒 筷头没到嘴边儿

一团团软泥

坐起身来



         注:银条菜,洛阳特产。

发表于 2012-6-8 12:2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朱永富新作几首

《野刺梨》

种你在坡上,种在疼痛的故乡
而后我就感觉腰疼
用父亲留下的处方捶背
生活漫延着酸楚
坡上到坡脚,河东到河西
你用一上午的时间吹奏唢呐
每一个音频都能控制春天
吹吧,使劲地吹,忘情地吹
放出胸中憋足一生的怨气
像野性十足的小子
把着风口,吐许诺和钉子
娶同样野性的丫头回家
多年后,我多了个游子的身份
想起坡地上的野刺梨
结苦涩的果子,一身疼痛的刺

2012-6-2

《锄禾》

庄稼地里的野草
似乎在考验一个农民的耐性
写诗的手指走过漫长的黑暗
下一页。我将撕碎荣誉和赞美
写下母亲的土布鞋
蓝大褂。一条泥巴小路的黄底白边

语言在禾锄上跳跃
干净而遒劲
那些走失的人口,喊累的嘴巴
停下来
组成六月庞大的阵营

汉语砌成的梯田,一亩或三分
多余的修辞像草,嘶哑地暴动
标点和停顿之间
用父辈的经验活着
在一首诗里
我是一个走过春天的人
守着庄稼的暗语和秘史
用很旧的声音交谈
像煽动者

2012-6-2

《暴毙者》

茶水温热,铁器滚烫
清晨和晌午之间,他影子像一把钝刀
方形的,一面抵挡黑暗的棱镜
他饥渴地外露一些暗示,翻箱倒柜
在冷灰色的冰箱里寻着自己的影子
他没有找到那杯解渴的毒药
想了很久。给一棵粗壮的树干下套
六月炎热,鱼儿沉到河底
他环顾四周,把自己的头伸进黄昏
一个五口之家走失人口
泪水泛滥成灾,落日降落前
我看见一件木质的家具被拆
到处是脱落的榫头和虫眼
有人说,他不该死
这显然是说书人刻意的杜撰

2012-6-2

《写一首诗》

我的爱,是一座开花的庄园
有半笔出土的姓氏
母亲文盲,父亲左撇子
族谱是一座公墓
里面安坐着仙逝的亡灵
我一生在外面徘徊
他们不急着见我,我不着急见他们
我们相安无事
省略掉种族宗亲的简历:君王,暴政,响马
我更热衷农耕
开一鉴方塘养花,种草,饲鱼
摆弄稼樯
闲时也读读论语,习君子之道
我想写一首诗
表现淋漓尽致的乡土母语
这首诗写了一半
我已用尽一生吃奶的力气

2012-6-3

《在土地上行走》

要绿,且不要显眼
穿天蓝或蝴蝶蓝,洗过几水
刚好。足够区分庄稼
如果你不是农民
请不要轻易言说拔节和开花
这些生存的哲学里涌动的秘语
你不懂
你就静静地行走
打发眼睛里缱绻的时光
亦可以停下来
像石头一样静默或沉思
那些风就让它吹着,从天边到眼前
左边或右边
它自有它的路数
有湖当然好,春光潋滟
几声呼哨过后
天空扑棱着灰白的鸽子
土地里的农民,薅秧或牧归
黄昏,太阳沉下去
天边荡漾成少女脸色的红晕
你就踩着炊烟回去
脚步轻轻
千万别忽略一条道路的微疼

2012-6-6

《我羡慕这样的幸福》

羊在坡上吃草,被风梳理过的草
目光里缱绻幸福的含义
六月多雨,适合在宣纸上牧养村庄
走一条潮湿的小路
让往事在唇边微漾

大姑娘小伙子翻唱山歌
山丹丹红艳艳,郎想妹或妹想郎
牧羊人哼着懒散的小曲
赶着粉嘟嘟红艳艳的日子
禾苗褪下短裙换上长装

在这个抒情的季节
把临近三十年的光阴再活一遍
跟在父亲身后侍弄庄稼
认真地做着活计,不调皮,不贪玩
坐在低矮的独凳上临写山水
打开窗户,每天都生长着新的物事

2012-6-7
发表于 2012-6-8 14: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百行情诗》
之一:
只有你了解我所承受的委屈
你此刻的恨意和肝肠进裂的痛心
与我同在。可是呀
那些礼教、家庭、社会的约束
正屠杀我仅存的一丝光亮

唯有你送来的这些滋养与温暖
还能让我再次拾起昔日的勇气
你曾建议给我阅读哈代那本
“Jude The Obscure”已读过大半
突然发现,我的泪水依旧滚烫

之二:
汹涌的河流从早到晚川流不息
我意识到了,灵与肉真实的不可分离
一条病龙要怎样才能达到你期望中的勇猛
现在,我只能天天给你写信
以保持我潜在的上进的勇气不被俗势吞掉

你现在就是我私人的专制皇帝
没有你的督饬,我真不知能支持多久
只是,你这饬令不能相隔太久
否则,我会因失去行进的方向
而困惑不甘地死去

之三:
你叫我龙龙,可我真的想
能像一条飞龙自由地在天空飞翔
就要离别了,我只能用醉酒来麻痹神经
我的至爱,我的痛,灵魂出走
我该如何得到最想往的安息

你占有我的爱、我的灵、我的肉,我的整个儿
等我醒来时,你已远走,留下我独个
何等神伤。你说有神明、有上帝
那么,请别让我醒来
直到等你回到我的身边

之四:
今天,又可以读到你给我的文字了
心跳不止。尽管这些信笺不很精致
这些文字的魅力,足以能够滋养我
熬过许多寂寞的日子。大风大浪
已然过去,剩下的只是等待、思念

京城的夜晚如此颓废
一个人孤单地想你,在你那
空荡荡的房里渡来渡去
真想能和你一起去看那黄澄澄的土地
是怎样接到天边。是否和我们的相思一样?

之五:
你说为了我,什么都可不要
文章、事业、荣誉,诗歌、美术、哲学
你还说,抱住我,就像抱住了整个宇宙
再也没有什么缺陷,没有想望的余地
说这话,你真像个小小的孩子

我想一定是你喜悦过了头
或许是这少许的阳光中
有少见的天使的光圈(眉也学会自夸一下)
可别忘了,除了这些还有雾
更重要的是有爱,这是净化空气的产物

之六:
为爱,我们需要呼吸,需要存活
只是啊,你时常在外奔波,渴望一见
春树好似没发几天芽,一转眼
就披上了雪花。鸟儿四处寻找谷粒
我望眼欲穿,心儿从一处又飞向一处

西伯利亚的寒针刺在我心上
切记,要适时添加衣裳
你不在的日子,这片土地如此荒凉
我已无心作画,无心写字。倘若
再得不到你的消息,我将堕落到死

之七:
你又托人带来火腿、茶菊、鞋子、衣料
你怎知道,没有你,这所有的一切一切
都那么索然无味、暗淡无光
老天的惩罚,冷冷清清的折磨
一个在南,一个在北

我的摩摩啊,你看这上元的月亮多圆
还有满街的花灯、焰火、人声鼎沸
可我却不耐心地想起要逃亡
我的情愫立在崩溃的边缘
无法倾听,无意观赏,更无法在幻想里微笑

之八:
转眼已到五月,北方的秋天
还在植物的骨髓里酝酿
园子里花开正浓,人人温暖
只有我内心忐忑,不能被阳光穿透
人们时常提起的幸福,隐隐不见

到了夜晚,掉进清凉的水里
风中摇曳的花瓣可否是归航的船只
我湿漉漉高喊着,摩摩啊
你知道死亡离大地有多远吗?
我现在就离你有多远

之九:
只有你了解我的生命
了解我单调幽暗的血统
就像我了解你,无时不再想我的痴情
你说爱人们的生活哪一天都带着蜜性
是的,有了你,我的眼泪都变成香甜

我爱过,这是命运,烧焦肉体
还有灵魂。我依旧活着,依旧孤独
只不过,时常在这里悲伤
一张浩瀚的床看似寂静着
忧郁夜夜掀起汹涌的海潮

之十:
爱情没有法则,没有章法
只有不倦执著地向前走
爱情不是桃花,任你四处安插
我多么希望,这怀念的回音
如正午阳光从头顶哗哗落下

我如此坚强,如此清醒
当教堂里的乐声奏起
我会毫无顾忌地挽住你的臂弯
在你身上我要投入自己
复活所有的惊喜
发表于 2012-6-9 09:2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归去斜阳正浓(组诗)

王。生生世世,我都愿做你剑芒上盛开的那朵血色玫瑰。

                                       ——题记
琴剑共舞,乌江波澜不惊
垓下绝恋。一朵血色的花,千年
不凋。不期三月的艳遇,不盼一眼怜香的疼惜
风霜里,独守一世痴情
任由琴弦纵横交错,把历史层层包扎
那些被压痛的悲怆,一滴一滴,熄灭青锋剑的
锋芒。所有的传唱
慢慢泛绿

这个严冬,色彩开始丰富,耀眼的白
映出红的妖娆,妩媚和慑人心神的悸动
皖南,蜀地。飘着同一场雪
洁净美人眉间的红,洁净梅树怀抱的幽香淡黄
洁净,洁净你叱咤风云的每一寸疆土
我,躺在那朵血色的花里
用雪沐浴

轻纱再次放下,一座破碎的山河
在嘶鸣中被修复。你执剑若笔,狂草江山
无需策马扬鞭,一把诗歌,是你再世绝技
缠绵于文字的剑胆琴心,暖了疾风劲草
若说,前世拜于你的霸气。再世,势必拜于你的柔情


用第七根弦,再摘江山

史册。一枚竹简把血衔在嘴里
试图养活,被唤着籍的魂灵
反复阅读的剑伤,或新,或旧
有人质疑,乌江水的深浅

当你在评说中转身,一粒种子穿透岁月的逆光
荧惑枯萎的季节。破釜沉舟
战事,在粮草短缺的黄昏里诞生
又似穷途末路。你。却波澜不惊

两千年后,虞已修得再世轮回——伴君沙场
同抚一琴,共舞一剑。弹破四面楚歌,挑断十面埋伏
把垓下,乌江统统收入剑鞘
夸上乌骓马,灭了刘邦的心机

苍暮薄影,江山在你脚下,虞在你的掌中
流水已凝结,暗香馥郁。这是雪城


千年风雨,万年飘零
戏服在身。一个崭新的王朝就此站立
拈碎陈旧的史册,梦犹在
戏台上的江山:烟波繁花皆宾客。清风小筑,佳人依
倾情出演,不蹈穿越时空的旧迹
把酒对月写一段情诗,起舞向天吹一曲笙箫
血色的花,一路朝向江东。笑意盈盈

炊烟四起的村庄,一颗傲视群雄的心
踮起脚尖,细数风寒
麦苗返青的日子进入倒计时
满载芬芳的记忆。落英缤纷般,奔向大地
市井尘埃,灰飞烟灭于江湖。芸芸众生中
最是那冰清玉洁的一眼回眸。念念不忘

缘于剑,缘于琴。缘于花,缘于血
宛若那一眼望不断的秋水
在尘缘的最深处
——
千年风雨,万年飘零

深禅浅唱,春天破土而出

流年尽头。黑暗中的每一堆火焰
都似霓裳艳舞。各种色彩,临空而起
在转世的忘情河水里,倒影出花开花落的短促
没有人感念。一条毛毛虫
正以怎样的痛作茧自缚。再,化蛹成蝶

一对翅膀。打禅,诵经。渡化江湖烽烟
待那管清笛,从远方赶来
迎合梵唱。某些蓄势已久的词语
饰演离弦之箭,击中宿命。拂尘顿悟
放飞的机关,星光流逝

黎明,噙着一枚问候
拥抱乌江的冰,惊扰江东的夜
烟花弹指。春天,挣脱大地的怀抱
举一枝桃蕾,与三月
相对而行

同看花开,醉不归

诗歌,虚构着春天。乍暖还寒
许多风撕毁季节的忠告,继续裁剪
红衣绿裳。经年繁华逐一零落成泥
为一片含香的光阴,重新铺陈半壁江山
河流纵横不羁,把另一半江山
搅得——风生水起

极寒时代,正被遥望的目光一寸寸暖瘦
马匹,迎面而来。短暂的空白
拨乱优雅鹅黄。夕阳,举起一盏青花酒杯
一个转身,婆娑树影就碎得波光粼粼
马背上相携的手掌,像蝴蝶
迎着花开的方向,策马飞扬

脉搏的跳动,光复花的海角、花的天涯
微笑泛红,诺言和暗香彼此浸染
和着捧在掌心的绿意,一并沉醉
蹄声借故绕道。作别的驿站独自饮尽料峭春寒
只一首诗,许我再世情缘,唯你相依

借此一生,长相伴

光和影的盛会,四面临风
每个角色都站在云的高度,相互观瞻
真身滴血成墨。灵魂在纸上叙写玄机
谁将谁,轻轻忆起

伸出手,挑选一些被阳光晒香的音符
精心排练。用埋于心底的细腻
抚千年古琴,弹出想念的借口,或理由
春风十里,送柔情

淌过指尖的故事,不是神话,不是传说
青锋剑已成绕指柔。尘埃。落定
戏里,戏外。不再先你而去
你是我,舍不下的深情
弹一曲悲喜,绵绵无期

仗着一副冰骨雪肌,试图站立于
千年极寒。披一件御寒的外衣,给高山流水
再生一堆炉火。给风花雪月,和一颗冰封
的心。楚歌新曲里,有历史的沉香
有红尘的悠扬

醉梦里。雪,一场又一场,纷来沓至
有意融化所有的细节,好让故事的开始和
结局浑然一体。单纯如一张白纸,随心所欲地
摆上一个历史章节,虚拟一个想要的世界
无声地,浪漫地,写一首所谓的诗

积雪散落,芳心正慢慢复苏。欲罢难休
舞剑,或抚琴。深陷某种情绪,无法自拔
犹如月的清辉,很明亮,又很模糊
更像感染风寒的目光,看你——
从远处走来,从近处离开
春风一缕,红尘醉

茧里抽丝。修复失调的第七根琴弦
手指逐一弯曲,弹拨纷乱意向
断送掉昙花流云。春寒吹皱了朝圣的月华
梦,颤栗成一行行绝后的折痕
风逾大,痛逾烈

桃红日渐逼近,二月的天空越来越低
走不出历史,走不出诗歌,走不出这一步三回眸
凡尘烟雨已将归期滴落。红袖暗香
浮动了那枚刻意坐禅的心扉,再探琴弦
一次偶遇,被那琴音抽去骨骼

每个人,都有一束属于自己的白月光
影子,还是柔软了下来。等春风扶起
等融雪滋养,等举着火把的星子照亮背景
一季如火的花事即将盛大。我听到你的手指
倾述着:红尘里最浪漫的那一件事
 楼主| 发表于 2012-6-10 12:36:3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春花发后
浓荫里
幼年的青果
正攀上枝头
遥想
最甜美的笑声
不一定在收秋后


希望中成的诗友给力加油!!
发表于 2012-6-12 17: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鲁午坡自荐诗歌:

《春孕(外二首)》

一枝梅抖落长发上的
雪花,小溪顺势接过
春天从怀里溜出
跃上桃树枝头

阳光的手指很长,风的
手指很长,他们争着掀起
桃花的盖头,河水是新娘的
明眸,白云是她的皓齿
草地羊群是她沐浴的泡沫

农事起于东风,土地受孕
庄稼婆婆撑开襁褓

《春生》

河流追着阳光生长
小草是他们的弃儿
春天将他们揽在怀里
手把手教他们
生命是绿色的

《春长》

春长不只是高于土地
更是深入土壤
小草的方向,树的
方向,都以仰望的姿势
高昂,另一种方向
却深深埋头,四处扩散


《老人与家园》

时光一茬一茬生长
小麦倒下,玉米站起来
篱笆疏了又密,密了又疏
炊烟随风,家园习惯了过往

我们在秋扒开厚厚的落叶
在冬拨开飘浮的云
花儿与果子挽留不住岁月
日子是天地掉落的尘

我们在胡子里翻检恒
在瘪皱与粗糙里分明脉络
魂是躯壳的脱落
根一直前行


《夜间咖啡馆》

你在转动那只杯子,我也在
转动,夜被我们搅得正浓
咖啡的浓郁已接近音乐的疯狂
你点起一支烟,我燃起一阵雾
一缕飘渺,一缕游离

我们都是流浪的杯子
我们只有转动,转动
可以回味那些玫瑰红
让错失的时光冒出来

我们就这样擦肩相错
不用举杯,不要那一声
逢场作戏的碰撞

我们就这样转,就这样转
我知道你转,你也知道我转
你醉,我也醉
房间上空,那猛烈的音乐
解不开两缕烟雾的缠绕

《母亲的园子》

春天闯进园子,母亲
用一棵葱芽待客
树枝与草绳是必备的
加固,让春风挽留阳光

母亲的锄已擦得锃亮
种子,苗子与我同天生日
母亲记在茏上,畦上

母亲说,春天需要侍弄
要用奶水喂养,绿在架子上
爬高,春天被她天天翻遍
每一片叶子都从心里长出
每一朵花都盛开在脸上

那些秧,那些丝,缠绕在
母亲手指,凸起的骨节处
生出一个个瓜,一个个果

《无题》


这是一个被花朵拥挤的
季节,纷纷的桃花
纷纷地出逃,好像去
赶一场更大的庙会

蝉鸣高挂,模仿一场雨
浇灌耳朵,不停地
敲打眼睛走得太慢

那些掉落的叶子,极力
用风掩饰发黄的背面

它们匆匆赶去与一场雪
相会,一朵雪花
真的高于它们吗

《时光的味道》

时光,是一朵花
是一枚果子,一片落叶

时光捧洗的容颜
是花朵的笑脸
它是透过奶嘴长大的

我们在柿树下过家家
坐在第三个树杈数光漏
数着数着,就把柿子
数红了,于是,时光
跃上枝头,成为红苹果
走神的跳动

燕子把时光一节节筑高
喜鹊铺设了秋后柔软的草
风风雨雨,把它铺排得
细密辛劳

抬头,时光正携一片叶子
飞来

《做一只小鸟》

就这样吧,陪你站一会
静静地,静静地
不牵你的手,不去触摸心跳
我们就用睫毛交叉,阻
吹来的风,挡打来的雨
我们不用眼神,不去澎湃
闭着眼,我们也知道阳光
正在路上,爱你就什么也不说
拍一下你肩膀也许就是一场
风暴,此时种一声鸟鸣
满树的花音就清脆了
于是,一鸟一树归于一巢


发表于 2012-6-12 18:0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日子流水,藏不住知音》
    文/觅雪嫦晴
   
    关不住的音容,在一首诗中逐渐清晰
    风雨相间,藏不住曾经的暖
    用音律濡染成明澈,字字、句句成段成章
    抛开虚拟,寻觅过往的绿茵
   
    一只蜜蜂,在花团锦簇中
    把层层叠叠的思绪插入细蕊
    在琴音响起时,放慢脚步
    是谁在黑暗中探询
    怎样才能洞穿那片黑暗
   
    是谁在日子的流水中
    将命运的琴弦轻轻弹奏
    时而如歌如诉,时而激情如火
    用如椽的巨笔,书写人生的大书
    只要翻开,就是一诺千金
   
    走不出内心的崎岖
    只有山峰才能感受到你飞翔的羽翼
    一直向上盘旋,潮湿的心
    一定会使群山伟岸
   
    记忆的气味里,充满葡萄酒的香味
    那么,萦回在心头的琴音呢
    如缕缕轻风抚过脸颊
    有你琴音润泽的日子
    今生注定,你才是我的子期
    2012//4/26
   
    《滋养生命的绿色》
   
    我看到了
    一株油菜花把月光含在嘴里
    静坐在春天的源头
    眼里闪着斑斓的光
    以优雅的姿式生长
   
    那束光,照亮梦的原野
    我的思念开始流浪
    愿将洁白打开再合上
    你的光就在眼前
    逐渐明亮
   
    一个季节就是一段新的生命
    花开花落,酿出的馥香
    能轻易捕捉到夏日的阳光
    把你的光挂在花朵上
    拽住春的脚步,抵达那片荒野
    在扬起又落下的尘土身后
    滋养出一片生命的绿色
    2012/4/26
   
    《与春天有关》
   
    冬寒早已褪去
    大地泛出久违的绿意
    浏览你刚刚种植的春天
    不知不觉,望断天涯路
   
    举起暗夜里的灯盏
    为你拨出一丝丝光亮
    呜咽的溪水
    演奏出我喜欢的曲调
   
    爱一个春天与拥抱一个春天
    一样艰难,爱就爱了
    你看门前的那棵大树
    被时光磨损的圈圈年轮
    已经是绿意盎然
    2012/4/24
   
    《这个春天,我在黑暗中等你》
   
    这个春天,我与小草谈论发芽的事
    询问他是不是小鸟衔在嘴里的那粒种子
    在阳光和水的滋养下
    破土而出,慢慢扬起的头颅
    收集一生的浅吟低唱
   
    这个春天,我与大海谈论翻卷的故事
    流动的乐声,在弦的边缘流连
    一袭轻纱下曼妙的河流
    记录着曾经的流淌
    用声音潮涨潮落
    一叶孤舟,奏响跳动的音符
   
    这个春天,我一次次在月光中
    张望一个方向,在生长梦的异乡
    身披希望的霞光,上路
    日渐枯瘦的记忆与桃花一起飘落
    不知哪一瓣碰疼过往的时光
    让一颗流浪的心插上翅膀
    在心灵的家园,留住下滑的太阳
   
    这个春天,我在黑暗中等你
    闭上眼睛不敢进入梦乡
    我怕,拉下眼帘挡住黎明
    无法掩饰的忧伤,不能阻止
    这个春天被海浪侵袭
    白与蓝如两面旗帜,插入海域中央
    看不到天的尽头
    用心感受每时每刻的破碎与希望
    2012/4/24
   
    《你是我放飞的雏鹰》
   
    你是我放飞的雏鹰
    多想跳进云层给你飞翔的羽翼注入一缕清风
    在你飞翔的领空给你一捧照亮永久的阳光
    攥紧这缕清风,目送你轻扬的身影
    关注的目光里全是闪动的晶莹
   
    你是我放飞的雏鹰
    羽毛尚未丰满哦
    你在春天里飞临季节的肩膀
    希你站在巨人的肩上,在时光之外
    请你飞得慢点稳点,不要碰疼这片天空
   
    你是我放飞的雏鹰
    柔软的羽翼经不起这份沉重
    你从北方的高远起飞
    竟能自由地飞翔在海韵之上
    虽然月亮和浪花不时摇晃
    你一直向南,向南,义无反顾啊
   
    路遥遥几多崎岖,几多坎坷
    眺望你的方向,我看到的是
    那么多绿,那么多鲜花含苞待放
    将万种祝福装进你的行囊
    让爱成天空,爱成轻风和透明的月光
   
    你是幸运的,这个夜晚倾听你青春的呐喊
    你站在云层之上,用一万倍的望远镜
    仔细,仔仔细细地把这个世界打量
    你看到了什么?是艰辛,是磨难
    还是无尽的漫长
   
    我用心血灌溉你的羽翼
    助你,越过积蓄已久的流连
    越过尘世的喧嚣,越过万水千山
    孩子,无论你怎样展翅
    始终没有飞出我注视的目光
    我把你飞翔的影子早就印在胸口之上
    我把远方的远方留给你,任你自由翱翔
   
    《一棵大树,郁郁葱葱》
    文/觅雪嫦晴
   
    黑土地啊!请容许我一再提到你
    我年迈的父亲
    在你的身体里曾埋下第一粒种子
    从此他种下了一生的贫穷
   
    不说耕种,不说汗水
    不说疾病,不说天旱无雨
    只看漫天闪烁的星星
    父亲蚂蚁一样的身影被淹灭在光亮中
    为被汗水打湿的衣服
    寻觅一棵大树
   
    父亲说:贫穷不会生根,
    父亲说:相信黑土地,相信汗水
    相信倒春寒之后,春天会烂漫
   
    父亲!每一次听你说这话的时候
    我都会眼含泪水
    尽管你时时挺直你弯下去的脊梁
    但是累弯的骨头没办法直起
    你大山一样的身影早已烙在我的胸口
   
    隔着夜色我仿佛听见你的喘息
    我只有用泪水打湿远离故乡的思念
    把对您深深的爱写进诗里
    我相信你说的话:贫穷不会生根
    你看村口那棵大树
    正郁郁葱葱地向上生长着
   
    《时光碎片》
   
    1
    时光一片片脱落,浮萍样单薄
    蓝天下,白云游弋
    梦想深埋大地
    种子陷落,连绵谷底
    发芽需要勇气
   
    2
    很多思绪散落
    时光,抱紧一个情节
    朦胧中很多感觉,清晰
    为了你,心中的雾才不忍散去
    燕雀怎知蓝天与大山的距离
   
    3
    凝碧,温婉,质感
    一双灵动的手指,敲打岁月的灵魂
    声音震撼群山
   
    4
    谁站在大山前
    叩问夜空,寻寻觅觅
    彼岸有歌声响起
    时隐时现
   
    5
   
    云中有雨
    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
    幽谷低吟,成章成句
    弹指间,朝成青丝暮染雪
   
   
    《这个春天,谈论风的感觉》
   
    这个春天,我们先说种子发芽
    再说桃花飘落
    最后想和你说,关于风的感觉
    你说,这是个多情的季节
    看窗外,天空披上朦胧的外衣
    风抬起轿子,摇摇欲坠
   
    这个春天,我试着把黑留给夜
    把风声留给自己,让幻想接近真相
    接近你闪烁的目光
    风一直刮个不停
    折磨着无华的月色
    时光的耳朵长出了草
    聆听,风如何撕开夜的秘密
   
    这个春天,我关闭所有的声音
    让自己矮下去
    远离喧嚣,远离花朵的蛊惑
    寻觅风的感觉,雨的记忆
    那一刻让眼睛通过深渊
   
    这个春天,思绪一直忙碌
    细看星空高远,夺取目光的同时
    也惊飞一个清痩的梦
    试图从黑暗中找回白的感觉
    风已被蓝色的天幕遮挡
    迂回着前行
   
    这个春天,有无数解不开的心结
    纠结着,咫尺间的距离
    敛不住往日的情丝
    把风的感觉,暂时寄存在这里
    收集所有的月光,把曾经的碧波
    荡漾成一片明媚的海洋
    2012/4/25
   
    《这里有我的牵挂》
   
    我已经无数次来到这里
    伫立在深南大道,感受风从南面吹来
    站在桥上,与淅淅沥沥的小雨纠缠不清
    那些林立的高楼,在春天的原野里熠熠生辉
   
    我不是孤独的旅者,很多时候与星星为伴
    月在头顶吹出暖暖的风
    打开莲花山的姹紫嫣红,采摘一片阳光
    深呼吸,在一个清晨把全部时光惊动
    把每一个梦惊醒
   
    这里有我的牵挂,一只鸟飞临水边
    一朵花开在心上,每一次吟唱
    都接近生命的脉搏,一段珍贵的记忆被反复打磨
    我以虔诚的心呼唤新生的时光
    呼唤月儿投入我的湖心
    这里有我难忘的梦境
   
    一切都被时间抽空了,我在眺望的刹那
    红树林在夕阳中慢慢隐退
    燃烧成花开的声音,一个希冀落在南方
    在霞光山色中细数日月的痕迹
   
    接到你一个闪亮的眼眸
    我会采摘你所有的音容笑貌
    酿成翡翠色的湖岸,思绪在时光的褶皱里
    画着你过去现在未来的模样
    灯火阑珊处,执手相看
    恍惚间,莲花山就在眼前
   
    《情游“神农溪”》
   
    坐上“豌豆角”一样的小船
    情游神农溪,恍恍惚惚
    仿佛驶进了世外桃源
    心飘在水波之上,倾听船工浓重的喘息
    颠簸中,心跳伴溪水荡漾
    任浪花和阳光一起跳跃
   
    神农溪因天然之流而美丽
    船行峡中,如穿幽巷
    让溪水的纯净颗粒深入眼底
    当大雾弥漫而来的时候
    看风景各异的峡谷,滚落一串串如水的音韵
   
    溪水碧澈,一清到底
    除“三色泉”外,见不到一缕混水
    悬浮的水珠,始终保持一种流动的姿势
    渐行渐远的小船,匆匆而行
    溪底遍布五色石如花似锦
    湍水流急如雪似雾,船行如飞
    水缓处幽静,浓绿莫测,扁舟荡漾
    浅滩处水深不及膝,纤夫一鼓作气,拉上滩去
    船底与河中卵石相摩,格格有声
   
    抵达岸边,心还放在峡口的最窄处
    这是我想要的归处吗?
    就像神农氏走遍神农架茂密的大山
    遍尝百草之后,取道长江
    经洞庭湖,再过湘江
    当他从山顶下来之后
    才发现这条蜿蜒曲折的溪流
   
    风起,小船缓缓驶入岸边
    我的思绪越走越远、越陷越深
    飘过清澈见底的溪流后,月光下看土家吊脚楼
    阳光下欣赏掩映在凤尾竹、芭蕉叶、柑桔林、乌桕树
    选择这样的景区,咀嚼颇有巴人遗风的巴文化
    然后放逐自己的心灵,告诉溪水我曾经来过
   
   
   
    《端午抒怀》
   
    文/觅雪嫦晴
   
    一曲“离骚”以清冷忧郁的神韵
    拨动心弦,光阴似箭
    诗人把痛苦留给江水,根植灵魂深处的伤
    握一束苦艾,顺江离而下
    
    艾草散发芳芬,白芷联缀起秋兰,反复摇曳
    零落着深不可测的伤痕
    撩开黎明,在梦醒十分
    窗外的苦艾一夜不眠,聚集全身力量
    决心,赶在河水沉沦之前
    绽放芬芳
    
    端午,是花们绽放时节
    有人站在花圃的中央,满眼凌乱
    看万家灯火,忽明忽暗
    一滴雨水,意外撞进时光的花蕊
    天空多雨,如童话般出走
    梦停在绿叶之间
    每一处绿的颤动,都反复濡染诗性天空
    有星光闪烁,汨罗江的伤口早已愈合
    
    晚风舒卷哀惋的情思
    黯淡的文字,在古老的镜子前延伸希望
    月光照着一曲“离骚””,苦艾把夏捻得火热
    一叶扁舟婉蜒,在水之滨,诗人
    用忧郁的眼神,啜饮端午的月色
    咀嚼殇痛,虽九死其犹未悔
   
    撕开午夜的心脏
    不再忧闷失意,也不再孤独彷徨
    放牧诗情,带着无声的祈祷,上下求索啊
    他乡也是故乡,在迷离恍惚的心境中
    展开最后的幻想
发表于 2012-6-13 20: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融(外三首)
文/八大少

1,
还记得那场雪吗
漂白了一切
当时我们也成雪花了

2,
雨水溅湿的不止是鞋
还有两颗热气腾腾的心
游向何方,无人知晓

3,
我说树荫有爱
你道阳光有情
这爱情啊!真是一对冤家

4,
风偷走了我们的悄悄话
从此无语,但是
风偷不走我们相互凝视的眼神

5,
我说:“我的诗是镜子”
你从此不再读诗
并说:“有你,我随时可以找到自己”

《我是黑洞》

今天很热
想起你怕冷
出来走走吧
顺便
把冰冻的情感
晒晒
请放心
我不再是太阳
我是
遥不可及的黑洞

《那么……》

如果
若干年后
我们还能相见
我说的是如果
是的
如果的话
接下来的“那么”
会是什么
那么……

《局外人》

你平静的语气
像是在说
与我们不相干的事情
我听的心惊肉跳
听着,听着
我也成了局外人
两个
分道扬镳的
不再为别人的
事情
操心的局外人

通联:
笔名:八大少
本名:于浩
电话:15904998312
地址:辽宁省,辽阳市,白塔区,东兴路。21-13号(五道街十字路口)德三合建材经销处

单位:德三合建材经销处。
邮编:111000
QQ
1002032822
邮箱:
1002032822@qq.com






发表于 2012-6-18 10: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秋色寒烟 于 2012-6-18 10:19 编辑

 小诗几首
    文/纪开芹

      ◆冬已死去,冬还活着
  
  冬是死的
  然而,风从冬的墓穴中倾身而出
  割断季节的情丝
  如绷断的弦,大地从此开始沉默
  鸟鸣被大雪覆盖
  静静等待第一声春雷
  全世界都在生命的旅途中
  停歇休养
  
  我还是听到了雪落的声音
  像一颗石子,打破我的梦境
  它从昨夜一直清醒到黎明
  
  如果,我能伸出比风更长的手臂
  那些高山、小路、原野、森林
  都会被我撒上绿的预言
  像候鸟的啼音,繁茂葳蕤
  像故乡的梅雨,浓郁密集
  
  ◆穿过春风
  
  如今,从南向北
  一大片广袤的土地上
  春风越来越多。越往前走
  越春天
  
  那些植物们
  把自己安放在春天中央
  它们的世界没有霜降,也从不落雪
  它们在泥土中耕耘
  不到三天,就长出许多叫做爱的果子
  
  我也想做一回植物
  孕育更多果实
  然后在比田野更广阔的天地中
  等着春风穿过身体
  身体穿过春风
  
  ◆残余的温暖
  
  那时候我们都老了
  目光中渗进深秋的浓雾
  你的褶皱中盛不下一朵口红
  我的手心也攥不住生活
  我们只能在彼此心房呆着
  一起让鸟儿唤醒睡梦
  一起被月色牵向黎明
  
  黄昏像听话的孩子
  替我们拾掇剩余生活
  你的宝剑已经粗钝
  再也不需要击退我内心的波澜
  我们的海面归于平静,家园染上秋色
  离天堂越来越近的地方
  我们一起种下迟暮的花,它是你的
  也是我的
  
  ◆折叠一朵玲珑的柔情
  
  你说,你是一本大书
  任我翻阅
  那里有疏桐滴漏
  也有草长莺飞
  我翻遍所有情节
  最曲折的部分被你遮盖
  暗藏其中。我掏尽体内全部语言
  只能写一阕浅薄的词
  
  我们常常对饮
  整个人生
  被你一小口一小口品尝
  有时,我真想
  做一个卷帘人,用梅折叠
  一朵玲珑的柔情
  让你擎着
  只等着为你,暗香盈袖
  
  ◆小草
  
  我突然发现自然中
  那棵卑微的小草也满含诗意
  它是大地的奴仆,在无数漆黑夜里
  负责收藏喧嚣
  然后,又用无限深情旋起
  孤独的舞姿
  
  它舞着,在黑暗里
  在明月下,在凄风苦雨电闪雷鸣中
  没有谁来喝彩
  它是自己的王。时间沉默
  见证它的卑微和倔强
  因为黑暗,它从不显露表情
  一切思想都和黑融为一体
  黑得彻底,黑得发亮
  像清晨的露珠
  映照出所有浅色植被
  
  它已习惯在低处生活
  低处,更低处
  甚至,一直低到大地的心脏
  大地是它唯一的依恋
  有它永不放弃的——根

  ◆安静如蓝
  
  它是种子破土的声音
  一滴水扩散的声音
  它从不问别离,像四月的芳菲凋零
  只在高远处,用阒寂震荡鼓膜
  用流水洗涤山林
  用烛焰的热,烘烤黑夜
  这骨头深处的沉默
  和蓝天一样深邃
  越来越辽阔的静将夏虫的鸣声驱赶
  已经四月了。我突然觉得
  还停留在新年中
  窸窸窣窣声有着梅花的新鲜
  这些静,像雨巷一样悠长
  隔着寂寥和惆怅
  我用春天惯有的咳嗽
      震落枝头花儿


地址:安徽省寿县众兴镇彭城中学  纪开芹
邮编:232252
发表于 2012-6-18 12:4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命犯桃花
              ---此诗和李香君有关,亦无关(一组)

文/巴芒

传说,至情也致命

有些悲苦一不小心,就会沦为传说
正如一个歌妓的热血,溅落纸扇,迸出桃花
却香飘十里秦淮

有些传说,来自云端
任山风吹落,湿在唇间
胡琴袅袅,荡出四方桌的一碗清茶
飘出窗,急切闯入红尘

我不知道爱情是否来过这片低矮的房屋
二月春风剪着骄阳,泄露的秘密同样致命
它让我很快决定,和命运进行赌注
佛光映照着流水,红日一样的光辉
我的世界突然缄默,静待一段善缘让我醍醐灌顶

桃花结

倒春寒的三月,花朵拒绝开放
我信,胭脂会逃离情殇,游离在脸颊
桃叶伸不出纤手,挽不住这段邂逅
于是就枯了,唇齿间的温柔

青丝已成忧郁模样,盘着前世寸寸哀伤
脱去荣华加身的黄袍,轻抚单薄的粗布青衫
要让千里之外赶来的桃花为我做证
只要一把纸扇,就能容下今生的妖娆

命犯桃花

不用多想,我口里衔着辗转的词汇
正纷纷扬扬。一路追逐莺啼,一路泄露春光
你所看见的是红袖拂开的软玉
润着媚眼。和你对视
就把迷途的种子点燃

风花雪月的故事,在这个春天匆匆还魂
我的云鬓插满相思。别用目光掐痛了我
怕这多情的注目,无法泅渡我的顾盼
灵魂走进多情的宋词,只用了读一首短诗的时间
罗裳被拧出水,惊扰着绿了的杨柳岸
一路花雨在飞,是粉色的泪。淋湿金陵的三月
三月的淮河两畔,可还有歌坊停泊旧时的渡口

那些所谓注定的缘,正找着去路
折取韶华。带着被红尘打湿的面容
开成花的模样,在江南袅袅,散发水墨般的暗香
光阴渐紧,一些花被风吹去
一些花,被风吹醒

燃烧

太阳和月亮相遇
田里的草长得比哪一年都高
舟楫独自横在野渡,无人问津
太阳揪紧云朵,弦月勾住回忆
这个季节的胭脂媚骨,遗失在草里,
找不到登上方舟的路

我选择和梨树做了邻居
你在阡陌打开诗句,说梨花如雪
或许我的媚骨只如朱砂,适合淡写轻描
难续断弦,谱不出你如花的心曲
那请把黯然神伤的权利还给我
从容拥抱无尽春愁,存留最后的韶华
任阳光穿越我的身体四处流淌
所过之处,遍地碎花

你回头,看见我的时候
我正用一阕最后的词章,蘸满月色
在一河春水里,悄然摆渡
你能看见或者看不见,我还是把一抹嫣红
挂在腮边,点得像烈焰
天地俱废,还如火花
哔哔啵啵地燃

越过风尘,你可是我最美的风景

从花开到蒂落,我一直生活在流言里
灼灼其华,妖冶自矜,不想染上岁月的尘衣

流言的刀子总会上锈并消失
虽然,它会在梦里留下道道伤痕

我只想你带着一眼春色,进入我的梦里
把桃花的种子,再次埋入我的心地

这样,我的每个春天都会长出相思
泛滥成灾,幸福地腐蚀我的身体

就在这里,你能从我胸腔取出花朵
并听到我的忧伤开口说话

蕊的背面,是我隐藏的红尘
梦一样地妩媚。时光,藏得很深,很深

如果你是我的风景
请为我把床前明月光洗尽
让我住进
阳光做的城

桃红泪

有些话,说着说着
就要陷入悲伤
像我的心事,无论怎样飞
还是无法丈量
阳光的翅膀

都说这是我的舞台
有些台词,却被无情篡改
让我怎么也无法参透
躲在暗处冷笑的玄机

岁月!请赐我一把刀吧
让我把那世俗的目光杀死
如果杀不死世俗,我就杀死自己
用我粉红的血滴反复印染扇上的桃花
让远逝的名字在这春天再次复活
重新站上枝头
璀璨,如红日

              2012年2月19日



发表于 2012-6-18 15:0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覃乙峰 于 2012-6-18 22:55 编辑

今夜你从天而降(五首)



□今夜你从天而降

送你出门时飘着细雨
路灯下琉璃铺地
空气别样清新 完美了这一夜心绪

细细算来
前次相聚已是一月前的同游
那片春绿 犹有暖意

今夜 你从天而降
黑缎一样的轻衣
难掩胸前初夏的热力

谁说我就不该轻狂浪语
小别胜新婚可不是我的名人名句
一夜喜雨 滋润得还不够彻底

于是 我念叨起分行的咒语
要把这片夜色魔幻 给平淡人生
添一点雨意




□那些苦逼的打扮

金雀钗 玉搔头 饱饮唐代云髻的丰腴
转眼间在KTV里变瘦
成一台小品的搞笑道具
而今的女子头上已没有那么多的金玉

大把大把的金银
却隆进了肉底 还有那
越来越苗条的身躯 从古至今
人们对性感的追逐和投入让我汗颜

我得感谢上苍给我一个你 素面朝天
小小的发夹和美好的眼神
是一个春天的三只小鸟 在黑瀑水边戏玩

我们不要金雀钗 玉搔头 和那些
苦逼的瘦身手段 我们吃香的喝辣的
坐拥诗歌的船头 一起荡舟去采莲 唱莲叶何田田



□夏天的风

冬天的风像刀子这是很古老的比喻了
这个夏天 风却像指甲
把我内心的猫抓出了血痕

这只笨猫 活该
它太不用心 没有看好我的羊群
我勒破了手指也没能阻止它们

修指甲这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
但它的确破了 如我的羊圈
我得修 但我不知从何修起

你已带着我的羊群离去
夏天的风只卷起一阵阵羊粪的气息
破了 我的指甲 我的羊圈

我唯一的办法就是乘了这阵风去
追逐羊粪的气息 就一定能让猫和羊
在秋天之后冬天之前团圆




□味精

一直以为性是爱的味精
当我赤裸成一个男人时
却感觉到爱是性的三聚氰胺

什么时候 我不再对欲望留恋
爱 或许才是
打断骨头连着肉的那根筋 那根
沿着我的背脊向上长征的筋

这奶里看不见的毒
这肉里看不见的筋
同样的力道 让我这样一个男人
活得肾亏 活得坚韧




□宅男时光

一杯茶一支烟
蜗居里没有什么快感
快乐都在遥远的天边

做一个与世无争的宅男
宅是宅得深了 没有你
我还算个什么男 与这破宅何异

阳台上花都把头伸向外面
你在哪儿 我的向日葵
不到夜晚 已低头向着脚尖

我要戒茶 戒烟
从此喝露水
潜入楼下的草丛。你听
虫子们的合欢曲 夜夜准点
















点评

乙峰好,久未见,握握 今夜你从天而降 真诚地希望乙峰以中成为家,同耕其园。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6-18 21:18
发表于 2012-6-18 19: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月,在清风里唱和(组诗)

阿麦

1.木槿子

黑色的长发
披肩。像波浪流过悬崖
陡峭处。两只幼兽在奔跑

一只猫叼着印泥
殷红的部位,让我着迷
古典乐里,月牙儿爬上树梢
布谷鸣叫……

暗夜
杀机重现

2.临岸徐行,不惊一丝波澜……

鹭鸟惊飞
在湛蓝的天空上划着弧线
经书曰“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 ……”

天空开始落雨
你把长弓收于裙裾下。红色的种子在异性的肌肤里永生
你徒步,望着远方,悄悄地隐退

3.树边上的人

草是绿色的
骑白马的女孩也是绿色的
她说爱你的时候,天空闪烁着暖和的光芒

她的行囊里装满线装书,或一再删减的痛苦
她说要热爱生命,敬畏文字……
并向闪电驶去

4.哑榴

五月属于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我爱他们
如同深爱着大地,麦苗在抽青
请不要怀疑,
文字的尊严。如果我写下
乳房,大腿,嘴唇,耳朵,眼睛……
是大地的结构,或器官

五月,让我和众诗人
一起舞蹈

1012.4.28


《倾诉》

告诫自己:
对一切事物保持怀疑,或者敬畏
大师让我们困惑,要和他们保持距离
走路一定要看清风向,警惕指南针
失去准星

家乡降大雨了
村口的溪水愈发浑浊

而玉米籽在薄膜下萌芽
这是我要告诉你的,并且也是慰藉自己的语言
他们的手指粗粝,衣衫破旧……
赞美他们。是虚妄的,谁也不配

请记住过去
历史上的今天,5月12日
有人在纪念汶川,玉树,舟曲的亡灵
大家不要提及母亲
如果遇到这些孤儿,和他们一起进餐
赠送他们画笔,纸,书籍……
他们在明处
或在暗处

2012.5.15
发表于 2012-6-18 19:3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澄无爱


清明语


《尘缘,是宿命里的雪》

一直以为,不会再遇到你
关于你的印象,是夜晚悬在月亮里的传说
她们说,没有什么是永恒不灭的
包括尘缘
没有什么是不能破碎的,亦如宿命



你是在夜晚里行走的人
你说,男人,只信弯刀烈酒
信自己,信足下
信用心为灯指引的路
你说,你愿化身湖泊永生不碎
换我,灯火阑珊里的一次回眸

月儿听了,便醉了
久久垂在柳梢之后
不肯探出头来
夜色太深,搅起流年似水
立在月色中祈祷的人,又一次相信了宿命
茫茫尘缘似雪,似天空盛开的花朵
在你坚定的瞳仁里,我不忍
抽回被你呵起的手

<第一个没有母亲的春天>

这个春天来的似乎有些迟,风
依旧清冽的冷
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加雪
天阴沉的象戏文里花脸

母亲,这让我想起了那年春天
村子里搭起的戏台
想起了你蓝头巾,和那年春天
漫山遍野的兰花花

这一次,再也不能陪你看戏了
不用在戏台下为你偷偷递手绢儿
可我依然相信,你在某个地方
注视我
看我一点点的穿上那件叫做生活的戏装
然后,再一点点的蜕下
尘风中,泪流满面

<第一个让我无法托举的清明>

我无法再将清明放进手心,攥出三月
湿漉漉的潮水
无法再将这个日子放在唇边,吟一句
雨纷纷,欲断魂
母亲,这是属于你的第一个清明节
我不用再向你倾诉烈士陵园的花木
不用再向你复述烈士的故事
我只安坐在那里,怀抱着你聆听时吟吟的笑
迎着清风,迎着灰沉沉的天空
陪伴着我的故乡的老枣树,钻出新嫩的眉眼
母亲,我必须重新学会
对一抔黄土充满敬意
学会捧一捧新土手不再颤抖,心不再流泪
在夜深人静时,坦然呼唤
您的名字

母亲,我的妈妈......



<啊,清明>(外一首)

三月,是你的生日
忧伤的雨帘有些轻柔
我把眼睛眯起来
亲爱,我的目光穿不透它
那些雨轻飘飘的落下来
打湿我的发,我的眉
让我的心里也落满,清冷的泪

总有些东西是回不去的
比如时光,比如爱
比如月光下倾心泼出去的潮水
得与失,仿佛是一张牌的两面
我不知道,该怎样才能翻开
你温暖开心的笑容


当我埋身于田野的一抔黄土
清风里,你是否还能念起
是谁,在暗夜里
用手轻轻抚过你的面颊

《当相守成为责任》

清澄无爱

灶堂跳跃的火光,烧灼着
捡拾岁月的手,晨钟暮鼓
你的身影,在每天第一缕炊烟里剪出
在最后一缕炊烟里隐没
不再奔跑的月光,安静的吻上你的额

当你的脸颊有了树一样的纹身
当你的笑有了金子一样的光泽
当我拉起你的手,为你摘下
岁月开在你头顶的第一朵花
藏在月色深处的孩子们,绕膝
唱出,我们童年时的歌谣
  
当,相守成为责任
我与你,便是岁月林中
距离最近的的两棵树

《流水》
想着你的名字,岁月
便有了液态的腰身,它随着
树林里杨树叶子拍起的潮声
从你的眉头,一直
赶到我的心头

《碎》
你丢在夕阳里的笑容
多么灿烂
我逐一记下
微风拂起时,我的心湖里
便跃起一簇簇
金子般粼粼的波光

《月影》
我愿意站在柳树下
古老的故事,都与它有关
我愿意站成月光里黑色的剪影
等柔柔的枝叶,为我
垂下相执的缘分
等风过柳梢,为我
拂落睡在月色深处的约定




点评

蜀道姐辛苦!! 感谢蜀道总版已着手对未能自己发帖的会员进行组稿……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6-18 20:17
 楼主| 发表于 2012-6-18 20: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评

是我给他们qq留言,因为网络出了问题,拜托我去博客代选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6-19 01:22
 楼主| 发表于 2012-6-18 21: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覃乙峰 发表于 2012-6-18 15:05
今夜你从天而降(五首)

乙峰好,久未见,握握

今夜你从天而降

真诚地希望乙峰以中成为家,同耕其园。

点评

是蜀道人生提醒我的。呵呵。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6-18 22:08
发表于 2012-6-18 22:08:15 | 显示全部楼层
观云忘我 发表于 2012-6-18 21:18
乙峰好,久未见,握握

今夜你从天而降

是蜀道人生提醒我的。呵呵。

点评

覃乙峰朋友不必客气。这是应该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6-19 01:24
蜀道人生是很尽职的总版主大姐。 你的博客我已加在论坛链接里了 覃乙峰的2006- 点开来看看是不是你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6-18 22:31
 楼主| 发表于 2012-6-18 22:31:53 | 显示全部楼层
覃乙峰 发表于 2012-6-18 22:08
是蜀道人生提醒我的。呵呵。

蜀道人生是很尽职的总版主大姐。

你的博客我已加在论坛链接里了

覃乙峰的2006-

点开来看看是不是你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