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观云忘我

诗界群英会《中成诗界》2012年6月号专集启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6-20 19: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收获之觞》

  和这村庄的草木一样,  
  我也生活在四季里,  
  并且一直以一种漠然的姿态,  
  看着它们荣枯生死,  
  轮回。  
  它们应时令而变,  
  活跃地像大地的主人。而我,  
  已然变得被动,  
  逐渐失去了对四时的掌控能力,  
    
  妈妈口中的农谚,  
  不如一朵花印象深刻,  
  千百年流传下来的农耕经验就要枯萎在我手里。  
  小麦在这个季节勇敢地成熟了,  
  我却在度过许多个季节之后,  
  依旧幼稚如初,  
  记不住每一个耕作的细节。  
  
  我心里,  
  失去了土地,  
  失去了祖祖辈辈在这片土地上赖以生存的能力,  
  作为一个土地的纯消费者,
  却依然理所应当地生活在这里。
  
  二,《一场追杀的背后》

  一场追杀正在进行,  
  时钟的滴答声犹如利刃,  
  随时,有人在惨叫声中毙命。  
  清醒的人,踏上了逃亡的征途,  
  他们想把灵魂永远绑缚在躯体上,  
  害怕剥离那一刻的剧痛。  
  未醒的人,还在大好的梦中,  
  沉睡,伴着如雷的鼾声。  
  
  我打开诗集,和一位诗人探讨生命。  
  他说,  
  谁曾从上帝手中夺回什么呢?  
  一切挣扎都是徒劳无功。  
  所谓清醒貌似清醒;  
  所谓未醒也貌似未醒。  
  自己的路,可以走,可以停,  
  也可以走走停停,  
  何必耗尽一生去逃离片刻的疼。  
  该来的终究会来,  
  焦虑,恐惧,愤慨都无用,  
  不如,就让追杀安详地进行。  
  
  好吧,看着诗人的眼睛,  
  我已经听不到午夜的钟鸣。  
  时间去了别处,  
  我看到,又有人在自己的梦中惊醒

  三,《一叶障目的人》

  有个人执意躲在一枚树叶之后,  
  目光时而善意,时而恶意。  
  
  他不知道自己和这个世界一样,  
  都难以被一枚叶子遮挡。  
  
  无论树叶是什么味道,什么颜色;  
  
  摘自哪个季节。  
  
  人间在上演滑稽剧,  
  哑谜一样的台词,深奥无比。  
  
  他躲在树叶后面暗暗欣赏,  
  旁观者知道一切真相。

  四,《立夏》

  在云朵里舀取一瓢雨水,  
  在天空中扯下一缕阳光  
  以此慰藉一枚倔强的种子,  
  它此刻刚在初夏的土壤里苏醒,  
  寄托了我好多的梦想,  
  关于生活,关于文字,  
  关于许多不可思议的叛逆和现实的碰撞。  
  它会刺破雨后的泥土,不可阻止地  
  发芽,疯长,
  长成我期盼的模样。  
  再然后,  
  它会在秋天里成熟,  
  结出饱满的果实,  
  每一粒,都和我最初梦得一样。  
  在冬季里,  
  我会把收获和梅花上的雪水一起  
  在青花坛里封藏。
  然后,让下一年的雷声  
  惊醒下一个梦想。

  五,《有时候,有人说》
  
  有时候,人并不想活着,
  但却又不能死。
  有时候,人很想要自由,
  但心却永远没有自由。
  灵魂是矛盾的,
  他想摆脱令自己厌恶的躯壳,
  但却又无法摆脱。
  躯壳是灵魂的负累,
  躯壳也是灵魂的附着。
  所得,并非都是所想,
  所想,也并非都能所得。
  有人说,人是有灵魂的,
  有人说,人是没有灵魂的。
  世间绝对没有绝对的事情,
  有人说,不是;
  有人说,是的……

  六,《生存,不需要忏悔》
  
  降生之后的每一个灵魂,  
  都膜拜圣洁。  
  阳光照耀下的土地,  
  五颜六色的毒菇茁壮鲜亮,  
  善良的草木,渐渐晦暗污浊。  
  表情狰狞的东西,披着华丽的外衣,  
  指挥着世间的一切,  
  行人,永远只是行人,  
  混乱的理智,  
  清楚地知道行走的规则,  
  每条路,都有它的主人,  
  
  服从,是唯一的选择。  
  路人们没有讥讽任何其他人的能力,  
  瞬时擦肩,瞬时而过,  
  都是行者,谁敢笑谁是过客?
  不是因为别的,  
  只是因为,  
  你要活着。  
  勇敢地呼吸吧,  
  因为,走在别人的路上,  
  你什么都没说!
  
  
  
  
  
  
  
  
  
  
  
  
  

发表于 2012-6-20 21:2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槐 于 2012-6-21 08:23 编辑

  丰盈的梅山(长诗)

       文/青槐
  
  一
  
  远离江南丘陵的日子
  我习惯用四十度的乡音
  温暖每一个脚印
  我不知道这能不能给你安慰
  梅山
  你胸襟上那一朵未绽的桃花
  一直在我的掌心里
      似醒未醒
  
  城市的霓虹一睁眼
  就穿透了我四十年的光阴
  前二十年被资江捂得太紧
  小船摇渡的村庄、山水、星月与萤火虫
  全长成脚板上甩不掉的掌纹
  后二十年发芽的生存与生活
  在城市的碗沿上打转
  二十年了也没有走出
  资江的水声
  
  二
  
  在渤海边生活久了
  我学会蘸着海鸥的飞翔怀念山鹰
  去年春季我与梅山的山崖对坐
  询问断头的蚩尤是不是我的祖先
  他突兀的脖子是否如山崖般刚强壁立
  血雨迸发像不像山崖间迅猛的山风
  他追求的幸福是自由与民主在稻穗上拥抱
  满山的映山红为此捧出一场春雨
  氤氲肠子般纠结的山径

  我说山鹰总喜欢与山崖擦肩而过
  就象一代代王朝擦过大熊山的森林
  我不知日月给予梅山什么样的冷暖
  相信山峦、土壤、果实、动物以及村庄
  只是山鹰眼里或大或小的粉尘
  数千年血洗的江山依旧如梅山般秀丽
  山民的红绿依旧在黑白里自顾自的葱茏
  日月喜欢与山崖用沉默对话
  看山歌在山崖下堆积了一层又一层
  我把童年、少年种在山崖的阳面
  不小心也惹上了沉默的瘾
  乡亲说野兔猖獗不适宜种豆类与花生
  我想有鹰的日子好啊至少兔子明白
  山崖里凝结着高翔的生命
  
  
  三
  
  上山,我一脚踩断了白云庵的钟声
  涧水里黝黑的小鱼滑入深潭
  我也把呼吸托付给青绿的山风
  摸一把望壶桥的瘦骨泡入红茶
  咽下蛮夷血液就不觉得山路险峻
  明清遗影流过古街形容凋瘦
  老脸、幼儿、水牛一起在露影里春耕
  数百年的祁愿在古树下打座
  宝相端庄的枝条结满了心诚则灵与心诚不灵的矛盾
  白云庵超度了文功武治与梅山风月
  却超度不了暗浊的资水与百年的贫穷
  这多像老屋拴得住麻雀拴得住祖坟
  却拴不住青年人嘴边四散流浪的乡音
  
  都说流浪发源于一个黄金帝国的传说
  黄金里有着不老的亲情、友情与爱情
  故土重迁的蟋蟀用尖叫与婆婆的山歌对坐
  燕子与麻雀是老屋最孝顺的儿孙
  擅长流浪的我面对无主墓碑细说流浪
  梅山的暮色朦胧了白云庵祈祷的晚钟
  我的视线游过乡亲米酒里的蛋花
  看见灯光唤醒了三岔口土墙夯实的蛙鸣
  着了蛊的“弓开弦断否箭开碑挡”还在固执守候
  梅山冷月溢出的清凉晚风
  
  四
  
  撑一帘细雨我游进资江的春汛
  天堂伞淘汰的蓑衣蜷在老屋角落里打盹
  细若游丝的溪水拴不住满山乱窜的杜鹃
  老水牛用长哞拌了断崖一个趔趄
  一头扎进资江闪烁不宁的心情
  数千年水路误食了老阿爸的预言
  从此得了咯血的热症
  第一口吐出一个童年泡在资江里潜泳
  丈厚的清澈打包了鱼虾嘬弄的蓝天白云
  第二口吐出一双眼睛洞察了梅山隐秘
  土地、山岭、树林、禾苗从此和我一样有名有姓
  第三口吐出一个中年影子在江岩上与我对弈
  白的三三、小飞、大飞顶不住他黑的尖冲
  他说补丁遮得住隐丝遮不住盗墓者、小偷、杀人犯
  就象淘金船比日子热闹的喧嚣遮不住资江
  日益浊黄的颜容与凋瘦的腰身
  金竹山的沙金逃过无数王朝逃不过时代宣言
  割裂乳房寻找乳汁活成了一代人的命运
  
  孤坐江滩我用皱纹打捞资水洄旋的泡沫
  老水牛的长哞唤醒了码头上阿妈反复缝补的叮咛
  养蛊的阿婆捋一把春汛摁入土壤
  天涯海角的草木长出了资水的蛮夷口音
  大哥说藤王阁的孤鹜驮走了长天一色
  我说走过洞庭湖就像走过资水河滩上晒干的春汛
  与滩水对话我释放相机里打坐的黄山云海
  资江说那是我晒干在梅山山巅的前世今生
  梅山羞赧地扯出一缕晚霞镀红了岩烟的氤氲
  氤氲中我发现那一轮洞庭明月
  繁华了城市繁华了随江流淌的红砖小楼
  繁华不了资江千年依旧的清冷河风
  
  
  
  五  
  
  相约水车,我撞见了紫鹊界第一百声鸟鸣
  山雀拽住启明星的微白打开山林静谧
  细密的山泉挽住了朝霞的第一缕嫣红
  木屋里阿爷的咳嗽在山腰打了一个转
  满山的梯田睁开了绿油油的眼睛
  燕子说梯田是梅山手指尖的涡斗
  涡纹里圈养着金黄的丰收与草绿的虫鸣
  黄牛擅长用蹄印打漂梯田岁月
  涟漪里舒展了二千多年的蛮夷筋骨
  一直攀爬在涡纹迷宫
  梅山说梯田是大王视线里的一块心病
  手术的刀戈上沾满了王朝的泪痕
  长剑秦弓射不落枇杷树上白头翁的聒嗓
  文明的冷敷却让茶亭收藏的山歌
  清淡了唐宋遗韵
  如今王朝沉入历史
  归隐的茶亭留下最后的遗嘱
  梯田是蛮夷血脉一代代夯实的皱纹
  
  在紫鹊界我沿梯田拾阶而上
  修长的毛竹垂钓着蝴蝶蹀躞的行踪
  阿婆为我捧出香甜的蛋花米酒
  皱纹里盘旋的慈祥有着梯田神情
  她说感谢远道而来的观光朋友
  二万亩梯田是老祖宗留下的生活福份
  寻一池荷叶我与朋友坐拥梅山
  山顶的树林掏出了凉爽的清风
  朋友说梯田为什么不能走到山顶?
  风说水是草木的血液是梯田的根
  高到极限必不能独善其身
  一声牛哞点燃了紫鹊界晚归的云朵
  阿婆说山路弯弯请多加小心
  面对逼近梯田的水泥巨蛇我叹了一口气
  闭着眼再次亲吻紫鹊界翠绿的田垅
  兴奋的归程里朋友说踩中了秦朝的诗意
  农家乐的彩灯从我背影剥出暗黑的疑问:
  走入水车,踩疼的难道只是秦朝的风?
  
  
  六
  
  人到中年我终于承认
  死亡就是生活的谜底
  却一直搞不明白红彤彤的桃子
  为什么用甜蜜迎接死亡的诞生?
  四十年来我把光阴打了无数个结
  房子车子妻子儿子以及
  若隐若现的票子
  都不如田垅边的金樱子更容易亲近
  我用智慧打开一个又一个结局后发现
  每一结局都是开启疑问的门
  
  油菜籽与稻穗私语的秘密
  你能用一个眼神解开     乡亲
  我把四十年的结都献给你
  只求你给一碗黄泥味道的宁静
  梅山秋风催熟了无数山崖的沉默
  它们沿我的掌纹浩浩荡荡地走
  洞庭湖放养的那轮秋月
  高悬梅山之巅祖坟之上
  它照见一只猫头鹰
  守护着树林、菜园子与恹恹欲睡的屋影
  资江在新化码头坐了下来
  就着月光我看见
  命运般曲折的脚纹里旋着:
  悬念就是生活的本身
  
  
  
  
  
  
  
  
  
  



发表于 2012-6-20 21:4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水九寨蓝

2012年冬,“九寨沟国际冰瀑节”和“‘蓝冰——暖阳’九寨沟国际散文诗笔会”在九寨沟举行,九寨沟的瀑布也在这个季节凝结成冰

彩色的自然呈现另一种风情……

      

蔓  琳



蓝色沉默

九寨沟,在我离开你无数个日子以后,我,开始想你。

我开始想你,想你那泛着幽幽蓝色的深度,苍翠的树木在铺天盖地的洁白里扎根,柔弱的水在陡峭的悬崖赫然站立,童话的精灵携着你的思绪,以玲珑剔透的纯净飞翔于我的梦境。

你的宁静是蓝色的,你沉默的蓝色牵引着我心底的爱慕,让淙淙的流水在个这个季节坚硬起来。这是一个透明的世界,尘世的喧嚣在你的心情之外戛然而止。

我不能不去想你,那些单纯的山,静穆的树和纯粹的水;我不能不去想你,那些冰凌里盛开的水晶的寒冷。它们在一条狭窄的沟壑里,浩浩荡荡地演绎着世间最复杂的情感与最简单的哲理。

银色的树枝是你的长袖吗,在那样的湛蓝里朝我深情地飞舞。

拥我在你怀中吧!让冰清的欲望冷藏这个冬季;用阳光将我与冰雪一同融化吧!我愿意躺在你的怀中,细数你的水纹。我愿意用我洁白的思想,聆听你滴滴答答的雨露唤醒酣睡的春风,然后在你的沉静中凝视生命的律动。

蓝色无言,静谧的海子怀抱着深邃的幽蓝。


邂逅诺日郎


当我第一次见到你,你的世界就已经寒彻心扉。

我不知道是怎样的寒风吹过你曾经温暖的晶莹?是怎样的冰雪封冻你曾经奔涌的激情?我不知道你曾经拥有怎样彩色的梦幻?也不知道你曾经怎样风光地在岁月里翩翩舞蹈?

不去说你湛蓝的寂寞,不去渲染你澎湃的过往,不去询问你绚丽的色彩,也不去打探你深藏于心底的每一种疼痛。

我爱上你了,从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从第一眼看见你的容颜。上天注定的宿命,我的爱恋明明白白地在我的眼中流淌。

我曾是怎样骄傲的女子啊!此刻,却在你汹涌的情怀里丢失了自己。

我心甘情愿地丢失了自己,我所有的美丽和矜持在你面前变得无足重轻。而你,以千军万马的豪情朝我涌来,坦坦荡荡而纤尘不染,凝结成冰也定格成奔腾的气势,在灿烂的阳光下灼灼生辉。

从此,我们的世界变得温暖,我们的心灵因为彼此的热爱而柔软起来。而我尘封的柔情,被你一泻千里的澎湃掠走,我的梦想,追随着你的排山倒海呼啸而去。

因为爱,在你的身后,我无比谦卑。


    风景里的长海


   我拍下一张与你的合影,在九寨沟最高的海子边。

   一路风霜已经停息,雪开始融化,那些被冰雪覆盖的花儿开始对春天满怀期待。

   我曾是一个不羁的女子,在繁杂的尘世中坚守信仰。我不刻意追逐春风,也不畏惧风冷霜寒。

   而此刻,我被你揽入怀里,静静地听你的呼吸,你沙哑的耳语如梵音低唱。那棵站了千年的老人柏,就是为了今天见证我们此刻的相许。

   雪山还在,依然是层层叠叠的雨雾迷朦,依然是甜甜蜜蜜的心事凝结。远处的山峰有苍郁的树木挺立,而我们,就在这肃穆的风景里深情拥抱。

   听不见风声与燕啼,看不到烟尘和喧嚣,那些来来往往的脚步也忽然淡出了视线。我的心绪如沉静的海子,被风卷起万顷碧波。

多么庆幸能够在此刻与你相拥,心里腾空的地方,满满地装着你的笑容……

   拍下一张与你的合影,沧桑的岁月在照片里渐渐模糊。

上天可以作证:我们紧紧相拥在此刻的风景里,而风景之外,云淡风清。


     贪恋珍珠滩
   

     我本是雪宝鼎万年不化的冰川,因为阳光的煽动,一路漂泊而来。

已然看过太多山的阻隔,听过无数风的挽留,却在这陡峭的山谷与你不期而遇。

于是你成为我的出路,汹涌向前是我们今生坚定的誓言。因为你,这重重叠叠的山峰豁然开朗,那些曾经嶙峋的石头变得温馨而圆润。我的追求因你的激情而在流水的枝头与浪花一道绽放珍珠的花蕊,即便寒冬袭来,我也能将锋利的冰凌盛开成花朵的芬芳,让寒冷的时令春意盎然。

别误解我是你追逐的财富,我就是山涧自由流动的喜悦,我就是沟壑随意含苞的花蕾。

然而,我仍然期待匆匆的脚步停下来,在这里听听树上的鸟语,在这里晒晒干净的阳光。

因为贪恋你的怀抱,我还是情不自禁地在你的胸口枕流欲眠,于是,就在季节转身的一瞬,哗哗啦啦流了一地的珠玉,便在悬岩边纷纷坠入深渊。





 楼主| 发表于 2012-6-24 14:5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荒兄,可以收稿了。

{:soso_e18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