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342|回复: 2

与诗为伍选 天荒一隅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20 17: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雪 于 2009-12-20 19:42 编辑

天荒一隅诗选

编辑中,请勿跟贴^

天荒诗选·等待飞翔
◆给母亲河

多少春秋你就这样地流淌,纯净到黑的水
永远不会带走我的影子
我希望到了冬,你就把我刻画
在坚硬的冰上。那样到了春天
我才会随你远航

无论到哪里,我心里总藏着你
我都在你的影子里成长
相信 你会记得当年
第一次在水里 我划出的是左手
还是右手

因为你,我总是苛求完美
风暴来临时,我常常会把自己抛弃
让雨水和风雪自由地洗礼
带着你抚育的品质,面对生活
一脉相承,匍匐大地
2008.6.30

◆江边的柞树林

这个夏天,田地边缘的柞树林
格外茂盛
老汉的头发越发花白
老汉穿黑色的短衫
老汉手里的歪把子镰刀,锋利得
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林间的空地是祖宗墓地
坟头没有墓碑,坟头周围长满蒿草和
黄色白色紫色的野花
墓地的树上左边是乌鸦
右边有喜鹊
它们一起摹写墓地的画图

老汉割去坟头高一些的蒿草
就像为地下的先人剃去蓬乱的头发
盛开的鲜花被留下来
依旧朝着太阳开放
老汉擦去头和脸上的汗渍
默默站了一会
随后,沿着江边的路返回村庄
2008.6

◆蒲棒的颜色深到褐色

湖边。那些菖蒲又长起来
细碎的小花,随风而落
涟漪飘,荡花药
蒲棒的颜色深到褐色

水清格粼粼。六月比往年更热
我继续等待。立秋过后
也许更热,那时应该忘记夏的身份
让那些成熟的棒飞行
2008.6

◆幻影

盛夏,江比天蓝
倒影里,点水的鸟换上新衣

我梦想像小时候,在江滩
一次次撇钓鱼的缆线

鱼从江水的缝隙跃起
躲进夏的幻影

那些鸟带着好奇的目光看着我
要我与它们一起飞翔
2008.6

◆江村岁月

青年点的茅屋,与老乡的
没有什么两样
那个岁月,拉和辫的
茅草屋成为黑龙江边的村子的特征
屋四周是园子
障子边是杨树、榆树
院子里有正在开花的沙果树。记得
那果叫黄太平

那时很少苛求什么
夏天
在结满了果的树下,听
清唳婉转鸟鸣就很是惬意
到了秋天
收工之后
吃几枚熟透的水李子或黄太平
已经非常享受
2008.6

◆等待飞翔

在江村,就那么默默地
生活了那么几年
习惯了在田野,看着草木纷飞
习惯了在黄昏的江,游
或拾片状的卵石……
而今,依然铭刻那暂短的时刻
思维已习惯于
像江一样,缓缓流淌
沙滩,旋涡,深渊,以及日夜漂浮激流的航标
而解开栓着的船
——那是我的的翅膀
明天在太阳升起时,我等待
飞翔
2008.6


◆悖论

仅用苍凉难以描绘那些过去的荒原
河泡的水纹
隐藏北边疆的神秘。黑土地广阔如男人
解开衣扣的胸怀
草原的风,暴露出大荒的密码
而我们视而不见

昨天令人怀念。但昨天
我们又是多么渺小和缺乏远见,甚至不如当年荒原中
一颗微不足道的小草
那湿地的一只被镰刀砍伤的
马舌子怨恨我们,今天
它的后代已无家可归

最终我们只能自己对自己怜悯
自然将把它的密码锁进抽屉
然后对我们的后人说
“那些寻求富庶的人
随着荒火和犁远去,自动失去返回的船票”
荒漠,将成为
他们的墓地
2008.6


◆在通往江的那条路上

在通往江的那条路上
经常有乌鸦飞过
噪音落进草丛,藏在野花中
马车铁轱辘碾压的车辙,深浅不一

天空晴朗的像镜子。云跌入大江
往日的车辙已经磨去棱角
在那条路上,我永远成为
一位陌生的过客

下雨的时候,车辙里的积水
泱过路边的黄花
而我走过后留下的脚窝
水已浑浊。这让我心里充满荒凉

那条路就像那条江,如今
已十分遥远
只有那消逝的马车轱辘
依旧颠簸在心的路上
2008.6

◆黑石路

院墙上爬满茂密的紫藤,细碎的花
一片一片锦簇着
爬到顶端的藤萝,细嫩的芽依然蓬勃向上
海风有些潮湿。墙延伸花也延伸

墙外的空地工人在修小花园
两个女人在锄林间杂草。黑石路在海边弯曲
墙与马路间月季次第开放,时有
暗香扑鼻。

2号院的后门面朝大海,自动门半开。门口
两个卫兵精干的像雕塑,一人面南一人面西
里面的别墅小巧,楼房庄重
那个散步的老人一准是退休的将军

海滨路上,推自行车的女人时而拦住行人
推销自己烤干的海星
潮水退去,沙滩宽阔了许多
一群少男少女追逐嬉戏,弄湿了鞋和衣衫

老式渔船停泊在海湾,长长的缆绳牢牢拴住
路边的铁栏杆。船家女人在路边招揽
乍来的游人出海打渔,这个游乐项目
一次一小时拉一网才一百元

我与老伴第一次来北戴河
第一次在黑石路散步第一次在这里下海
我想,这也是最后一次。因为
一个人不会第二次进入同一个大海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0 19:4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荒诗选·常以沉默深爱这滔滔黑水

◎比如说

这风是秋天吹来的,风声里
秋庄稼把她的气味
挂在雁的翅膀上
捎到城里
我把余香捧在手上
眯起眼
看被风乱了的羽

秋天的街道上,橙色的灯光淹没了旧梦
昨夜的篱笆墙,豆角秧
丢失了影子。秋天
用她的风
把枯萎的花瓣,吹进尘埃
在这无月的夜晚
我该如何重圆残缺的乡梦


◎秋天的花儿

整整一个秋天
她都在忙碌
村子的每条路口
她的手推车都压有痕迹
遇到雨天还会在路上留下车辙
女人没有地
先是给旁人打短工
人家不用了
就去拾地
拣遗落的庄稼
秋天路边还有淡淡的花在开
可是秋天的花儿不会结果
一朵花儿谢了,另一朵还开
直到老秋


◎我的影子正在远离村庄

露珠冰凉,挂在蛛网的丝线上
蜘蛛在树叶背面蹲守
灌木丛里
蚂蚁忙碌不已
它们堆砌城堡,迎接季节的天使

庄稼地里,收割机正在收获玉米
地的死角
一个女人在拾掇落下的玉米穗子
田间路已经没有畜力车与
响亮的鞭响

村子的井水,清凉可口
酣畅豪饮
难分冬夏春秋。只是这个季节
我的影子
正在远离江边的村庄


◎八月,麦子熟了

八月,麦子熟了
黑龙江南部的大平原闪烁光彩
这个季节
人们的心像江水一样暖和。
这样的心情——只有节日——
比如年到了
人们才会产生的
难以名说的这样一种快乐。

在金灿灿的海里,红色亦或绿色的康拜因——
这些巡航的轮船
吞吐麦浪
海上漂浮一张很难雕琢的画。
木刻里有一个身穿迷彩的女子——
细小如刀
正用她的身体雕刻
北方收获的感觉。


◎黄豆开花

穿过田间的白杨,纵横交错
它们的影子
有时倒进沟渠
从另外一个角度描绘水渠潺潺的水
口渴的时候
我会爬下喝几口清凉的水

田垅上,绿黝黝的豆秧
叶腋间
紫花悄悄开放
雨后,豆的根瘤菌
更加贪婪
它沿着毛细管为豆花聚积养料

而我,并不惊奇其中微妙
只顾得用我惯用的锄
铲除那些贪青的杂草
过了这个季节,就该挂锄了
我会把疲劳
一起挂在房子的东山墙上


◎桥

村庄南面,那条河边草在疯长
桥上,栏杆已旧
正在失去记忆中的颜色。桥下
那石滩已不再童年

瘦瘦的河水弯弯地流,桥边
树上有鸟巢
小鸟还小
难以看清楚远方的云

一场雨,急促地出乎意外
有些事被忽略
只等待
雨过天晴,彩虹从桥上飘起来


◎自由

在江边,我时常看见有水鸟儿
在江面飞过
几丝风,不确定方向
几乎没浪,船向那儿去随他们去
鸟儿飞吧,在这个盛夏
你是自由的
你不必降落,你可以去俄罗斯
或返回中国


◎牧鹅姑娘

被扬起的柳条叶子还绿着,湖边的草地
嫩稗草。黄昏
牧鹅女:
喔喔如歌
与小鹅一起,唱红了夕阳

风渐起,湖面荡锦
她,白纱巾飘起来
多像天使的翅膀,啊
如梦,如梦
我很久以前的天使。已重回梦中



◎冬夜

推开黑夜,进来的是雪
风已经在门口
等候多时
与他们一起闯进来的还有寒冷
还有同伴手中
钢枪上冻结的冰霜

毡靴笨重的不能够更加笨重
我穿的皮大衣
在夜间
看不出掉色的国防绿
这个夜晚
我更像一头黑熊,从树洞里爬出来
去江边寻找猎物

沙滩上的雪反射天空的微光
风正穿过
江边茂密的树林
小路上的坚硬的雪上
又被刮上一层比较松软的雪
毡靴踩上去
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树林边缘,江坡的雪地上
草摇摆不停
江对岸的山路
车灯的闪动绷紧了我们的神经
我急忙打开手电
在记事本上写下:某月某日某时某地
苏修有军车通过


◎淋雨

弟弟还在江里撒网,我却与你
躲在江边的柳树林
一起淋雨。
这是愉快的往事。那时
我光身子
从秋水,就是秋天的江水中
爬上来。牙齿在颤抖
你说:
快到柳林来,我暖暖你
我乖乖跑过去。记得是乖乖跑过去的

第一次享受你的温暖
我忘记了是什么感受
而现在,即使偶尔想起你陪我一起淋雨
也是幸福的。
因为有你,我的日历上始终写着
幸福在继续


◎江村4点钟

4点。太阳出山,天空明亮
白鹅已在江湾
向天歌唱,木船游荡着
一缕炊烟从岸上飘下
淡淡的黄。这庄稼秸杆燃烧的烟
依然残留着庄稼的香

挑水的人,身穿老式制服
柞木扁担两头
挂着的俄罗斯式水桶,有些锈蚀
石头槽子旁边几头笨牛正在喝
他刚刚挑上来的江水。那些牛
有黑的,也有黄的




◎火轮起航

村子上空,汽笛回响
天光掉到江面
轮船周围的水,忽明忽暗
离别像那些跌落在水里的云
舒卷不断
有些酸楚
我们就用相视一笑掩饰未来的行程

简陋的码头,风正起
有人在喊“起锚啦!
这么多年
这声音一直超过汽笛的声响


◎牧羊犬

在朝南的坡上,一群羊欢实地叫着
实际上是头羊和
那些母羊在叫着。斜对面的坡,也有一群羊
由牧羊犬照顾
那犬绕着羊群,转来转去

这边穿黑褂子的牧童
在树下乘凉,时而吹响口哨招呼犬
犬按他的意志放牧
马蜂窝在风中晃动着。另一个犬,呆着
它听牧童的鞭子指挥


◎青年与熊


在上世纪江村有一个传说
一个青年与熊的传说
事实上
它就是事实
秋的玉米田
青年被熊一巴掌打倒在地
然后熊把他
当作一段木头
坐在上面
而他真的像一段木头
不会喘息
熊的确把他当作了木头
熊不再理会
这根倒了的木头
死了的木头
这根木头的头被自己的血
染成血葫芦
熊坐在他身上
啃青玉米
啃他种的青玉米
而他
也是来掰青玉米
熊啃完爪子里的青玉米
起身去掰另外的玉米
熊掰了一个青玉米
夹在腋下
熊又掰了一个
又把它夹在腋下
熊终于夹着一个青玉米走了
谢天谢地
熊终于走了
谢天谢地
青年终于醒了

急中生智的青年
假装死亡的青年
欺骗熊的青年
现在已经80高龄的青年
回首往事
他比当年更加恐慌
因为他智慧尚存
可当年勇已不在



◎仲夏

仲夏。江湾水瘦,沙滩嘴尖
你邀我来,看小南河的水流
汇入大江前
怎么穿过乱石滩

可为什么你只顾放你的牲口,用柳条
驱赶羊群
吆喝贪吃的头羊
时而采河边嫩嫩的花

而此时,我手中无琴,树上无鸟
我该如何为你的小曲奏响和声
2008.7


◎大江像飘带

你说大江像飘带
从山谷飘来
我说日头像灯笼挂在山头的树丛
你说薄薄的雾呢
它像什么
我说染上阳光的雾像你的花衣裳
我说这青草地像什么
你说像河啊要不你的鞋咋湿啦
2008.7
发表于 2012-11-11 05: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孔祥忠的诗


--------------------------------------------------------------------------------


  [阅读时·双击页面自动滚屏]

  ·人生

  把那时留下的疤痕包进包袱里
  骏马在灰尘里失去了青春
  田间的路,残留些雨后的残水
  蒿草已老,秋偷偷来临
  江水收藏了五十年的所有记忆
  雪不再淹没低矮的草屋
  夜里难以听见狼在村子边缘森人的嚎叫
  镰刀收割的日子被填写进发黄的日记
  那些苦实际并不是被伤害后的痛苦

  我现在依然认为那是闪耀着光芒的旋涡
  膝盖成为一种工具,跪成为一种劳动的姿态
  捆紧的麦子站立的象一群士兵
  裸露的上身如紫铜般的金刚
  戴了一生的军帽早以失去当年的颜色
  玉米小烧温暖一生的清贫
  日见潦倒的身躯充满北大荒的特殊气味
  花镜的屈光度越来越大
  七彩的人生在阳光下聚合成纯洁的白


  ·被柔软击伤

  晚秋。落草的小兽,描写草莽时代的
  诗意——,在边远的
  山水之间,叶子成为仪仗的旗帜
  如观望多彩的泡沫
  风景,近乎原始。所谓时代的影象
  人或为鱼鳖——
  戏里戏外,草木终算是个人物

  如今,光秃秃的死木头
  每天立杆见影,计较时日长短
  秋风已近,云端的白
  成为朴素的语言
  候鸟听风而过
  悲伤的雨丝——
  落下倾斜的诗句,我再次被柔软击伤


  ·期待

  云在高处飘,有些茫然。江边
  苇丛
  黄得漫不经心
  这个秋
  太快了,那些鸟纷纷离去

  田里,玉米黄成了四季更替的齿轮
  欲裂的豆荚
  焦急地等待早已磨亮的镰刀
  地头,被遗弃的石碑
  盖满灰尘

  我期待一场雨,冲洗这世界
  使这个秋
  清明起来


  ·苦寻

  平原再次被开垦。仅留下江边一些树林
  那些江岛,丢失去原有的绿
  獐狍野鸭山鸡。灌木、攀附在水曲柳上的藤条
  在记忆中难以生长

  有些事情,正在被村子遗忘
  即使老人,也只能在古老的寓言中
  讲述更老的人留下的传说
  日复一日。渐退地消逝

  遗失的世界。肯定不止一个村庄
  城市愈加被年轻人向往
  难道是我,弄丢了古老的天荒——

  山花椒的五味,穿地龙以及益母草
  水边缘,低矮的天空下
  语言沉溺于苦涩,谁在苦寻消失?


  ·这鸟是幸福的

  这鸟是幸福的,出世前
  就可以每天聆听江的声音
  看航标灯闪烁的花
  当露水击败灰尘的阴谋,带着绿
  飞进虹的彩练
  鸟窝里正在孵化的卵
  蛋壳已经淡化成浅浅的蓝

  再有一些时候那些混沌将变化成羽毛
  幼雏的心跳将拨动江的琴弦
  灰色的翅膀
  渴望晴朗的天空
  但你注定需要一条江的呵护
  这个约定不可更改
  除却苦衣是自己的事情
  残碎的壳
  抖落出新生的幸福

  2008.1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