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422|回复: 4

中成会员评天荒一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20 17: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悖论》中所折射出的诗学

观云忘我

悖论


仅用苍凉难以描绘那些过去的荒原
河泡的水纹

隐藏北边疆的神秘。黑土地广阔如男人

解开衣扣的胸怀

草原的风,暴露出大荒的密码

而我们视而不见

昨天令人怀念。但昨天

我们又是多么渺小和缺乏远见,甚至不如当年荒原中

一颗微不足道的小草

那湿地的一只被镰刀砍伤的

马舌子怨恨我们,今天

它的后代已无家可归

最终我们只能自己对自己怜悯

自然将把它的密码锁进抽屉

然后对我们的后人说

那些寻求富庶的人

随着荒火和犁远去,自动失去返回的船票

荒漠,将成为

他们的墓地


会员作坊推出跟踪天荒专题后,一直要求天荒一隅提交有关个人创作简历和诗论的文稿,以完善这期跟踪,但始终没有见到。无奈之下,只好从天荒一隅的诗篇中寻找。一般的说来一个诗人的诗观或多或少地都会透露在他的诗行里。诗观与人生观有关,这之间不划=号,但其必定是有内联的,而诗人的人生观十有七八是会折射在他的诗中的。天荒一隅作为一个书写自然的诗人,他的诗作也不例外。从《悖论》这首诗中,我们就找到了它。这首诗的关键词仍然是多次出现在他诗中的密码一词,这里用为大荒的密码,其它还有自然的密码、生存的密码乃至生殖的密码等等,那么这个密码就是诗人试图解析和表达的,也是天荒在其写作中所一再追寻的目标。

诗人热爱自然,热爱生活,恪守生存,这是天荒一隅的诗所给予我们的教导,我之所用教导这个词,是因为当下的诗歌写作确实需要接受这一教育。天荒的诗是自由体,其书写也是相对自由的,这样就少了许多诗学教条的束缚,而直至诗学的内核——和谐与自然。他的诗没有用韵,节奏感也不太明显,但他的诗十分平和,宛如那沉默的黑土地和缓缓流淌的江流,他的诗不师先锋,不是因为他的保守而是因为他的积极和主动,他不套近乎这个炽热得发炀的词汇,先锋派所致力的是对生活和生存的反动和骨子里的诅咒,这在天荒诗作中简直是不可能的。先锋的本意是走在前面的人,是探索者与开路先锋,是为未来寻找方向的人,自有人类以来,先锋就是受人类景仰而拥戴的,一个先锋之后往往有大群的人,但现代先锋尤其是现代派之后的先锋是不为人推崇的,他们所指向的是人类早已认识了的自私,躁动与喧嚣,是个人主义的远离人生的一次孤独的旅程,注意没有冒险,后现代主义的先锋不是在激情之下,不是批判,是智者的一场无聊的游戏,消磨和打发时光,他们是不会冒什么违禁风险的。这样的伪先锋通常只在诗歌内偷换概念,在形式上大做文章,而内容他们太多了望而却步。之所以在这儿陈列“先锋”是因为天荒一隅在这首诗中虽然只字未提却无所不在地渗透出的对之的批判和警示。

借自然之口,陈述诗学,讲述诗宗。是天荒这首诗的曲笔。为什么不直接陈述呢?一个很简单的理由,直接的陈述锋芒太露容易引发争论,而争论总会浪费太多的时间,天荒一隅已到了浪费不起时间的年龄,这时候所最需要的是做自已的事,让他人说去吧。我想如果不是中成的一再催促他是不会发贴这样醒目的标题的——《悖论》。在这首诗中天荒以自然为背景,阐述违背自然的必将受到自然的惩处,“荒漠,将成为
/他们的墓地”这个警示是严厉的,在天荒那么多描写黑土地的诗篇里,这样的句式是罕见的。这里所阐述的不是回归自然的命题,而是敬畏自然和遵守自然规律的命题,也是只字未提的诗的命题。

“仅用苍凉难以描绘那些过去的荒原/河泡的水纹隐藏北边疆的神秘/黑土地广阔如男人解开衣扣的胸怀(这够现代的了)/草原的风,暴露出大荒的密码/而我们视而不见”苍凉是悲壮的,但这个苍凉是自然和人类所付出的超级代价而得来的恶报之果,是自然留给人类警示的一部分,这“大荒的密码”当然是仅用苍凉所难以描绘的,个中密码需要我们细心的解析从而引发人类发自内心的震颤。“荒原”我们可以理解为北大荒式的荒原,也可以理解为自艾略特以来的诗歌荒原,还可以引申为在人类不断“作业”下的日益趋向荒芜的现代荒原,精神的,物质的。过去呈现在我们的眼底,“而我们视而不见”诗人一开始就毫不迟疑的把他的批判直呈给读者,这个读者当然不是普通的读者而是诗人的同行——所有真切写作诗歌的诗人,以引起足够的重视而不能再视而不见。
昨天令人怀念。“过去了的将成为美好的回忆”(普希金语)在大自然至达新的和谐,时间治愈创伤之后,人类总是丢掉疮疤忘了痛的。“但昨天”诗人是自审的,他肩负着原本不是他个人的责任,在努力地探解大荒与人类行为之间的密码,
“我们又是多么渺小和缺乏远见,甚至不如当年荒原中一颗微不足道的小草”是的,纵然荒芜,但造物仍在以他的生殖力修复自然,小如一棵微不足道的小草都在坚持着坚守的信念,而人类只有“镰刀”,这里的镰刀是个双关语既是劳动的工具,也是破坏的利器。“那湿地的一只被镰刀砍伤的马舌子怨恨我们,今天它的后代已无家可归”自然的密码,诗的密码,今天的诗界不是一样地被视为诗人无归的诗界吗?年青的诗歌作者深陷在无诗的迷途而苦苦地追求诗歌,崛起诗界的“三个不屑”不正体现为人类对自然的不屑和视而不见吗?为什么要视而不见?你们明明看到了为什么还是视而不见?!诗人用他独特的智慧情感,进一步地引导读者敬畏自然、遵守自然规则,同时也是告诫诗歌作者,敬畏诗歌,遵守诗歌规则而不能总是非诗歌化地写作诗歌。其必然的结果正如同人类的滥砍滥伐一样“最终我们只能自己对自己怜悯/自然将把它的密码锁进抽屉”自然(诗歌)的密码只有对敬畏自然(诗歌)人解析,

然后对我们的后人说
那些寻求富庶的人

随着荒火和犁远去,自动失去返回的船票

荒漠,将成为

他们的墓地

为什么要对我们的后人说而不对我们的当下讲呢?这是因为当下正陷在故意的视而不见之中,已“自动失去返回的船票”,震慑!多么精确的辟喻。他们,这一代人——荒漠,将成为他们的墓地。是的,我们别无选择地陷入了诗的荒漠的迷惘。本诗所召示的不仅是大荒的密码,也因“悖论”二字而揭示为诗荒的密码。不,时间还来得及弥补我们的过失,只要我们不再视而不见,只要我们从不屑中解放回来,从敬畏自然中回归自然,从敬畏诗歌中回归诗歌。而不是在“开拓”的滥砍滥伐,先锋的非诗中梦想所谓的回归。

天荒一隅太诚俯了,这一篇诗之大论竟然巧藏在他的惯用的题材里。仅题以《悖论》二字。非凡的天荒!天荒一隅是一个实践于行的诗人,对于此篇我没有进行深入的祥释,只叙述了个大概,和把这张金银凳的两面都挪给大家看看,我们多读读他的诗作吧,将会进一步领略自然的奥妙,解析她的密码,从而实践我们的诗歌写作。


                观云忘我

                2009-6-7于中国成人文学论坛
发表于 2009-12-21 11:2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天荒的诗,就像观云说的像早点,午餐,晚饭,嘿嘿,希望天荒能有更多的经典之作!同时我们也可以享受下!
 楼主| 发表于 2009-12-29 00:51:36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想在天荒一隅的诗里舞蹈》



天荒一隅:
  很诗意的情话,小雪的就是小雪的,那印记如此鲜明,别人学不来。问好!



哥,我就叫小雪了,也不再寻思大雪或雪上加霜,你怎么想?因为,因为我知道小兴安岭的每一场雪,都会把我埋个实实在在,而你,在雪地上行走的诗人啊,可曾在意沙沙的雪响……
你的足迹有如千斤巨石,在我的身上烙下那深深的脚印,直到又一场雪将这烙印掩藏,我呵护着在雪被里,温暖在我的心房,你就是我的梦想啊:有一天我能在你的诗行里舞蹈,像我的爱人把我举在头顶或膜拜在天上。



雪在天荒一隅的诗行中舞蹈了……
你看,风已平静雪如处子/我们该一醉方休;
初雪蘸着和风,悄悄把冬韵写在江面上;
雪野尽处。林间冬青翠得比冰晶莹;
雪踩着腊月的韵脚,在江面上跳跃/这个季节不容易识破红尘;
这雪来得快,走得也快;
雪后的天空,只有老鹞子在盘旋;
飘忽的风,使屋顶的雪一块一块坍;
枝条上,尖锐的刺挑着雪/如白莲花开放;
树冠的雪很难掩盖/松树的苍翠;
小鹿穿过树林在雪原追逐/雪地上杂乱无章的脚印/如缤纷落地的梅花/其中有关爱情的悲伤/只有冬季的爱才可以承担;
……



啊,我贪婪地摘着天荒诗中的雪句,初雪、雪野、雪地、雪滩、雪原、雪后……但是,但是我寻不见小雪呵!
呵呵,我忘了,我真的忘了,见惯了大雪的天荒怎会书写起小雪呢?小雪的轻盈,小雪的无踪,小雪的飘零,小雪的迷茫,小雪的无奈啊……
在大兴安岭,在小兴安岭,雪一下来就成了漫天的大雪,呀,如果我叫大雪多好!我叫大雪,天荒,我们是不是就可以“雪如处子一醉方休!”
天荒,圆我的好梦吧,让我——小雪,在你的诗行里,和作你的韵律跳一次轻盈的舞蹈,就一次,一次就够了。
这不是我的轻薄啊,因为我知道:纵然是小雪也不可——贪婪诗人的怜爱!
我为我的那么多兄弟姐弟们能在天荒一隅的诗行里团聚而欢喜若狂。
天荒,我就是那个可以称你为同志又可以称你为哥的诗友小雪。你,这林海雪原中的诗人哪,你就是我心中的英雄老杨(杨子荣)!
发表于 2009-12-29 01: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首杰出的诗篇——天荒一隅的《从不言爱》

从不言爱

田头那片灌木,蚁穴隆起
王者画地为牢,疏松的黑土瞬间透出坚硬
刀在叶上磨。风毫无耐性
林蛙栖于小乔木枝桠
榛子躲在叶子后面,质地坚如牙齿
田鼠在与秋天玩脑筋急转弯

收割庄稼的女人,像野玫瑰
从不言爱,只打花语
她称野草莓为高粱果
管男人叫掌柜的,有时候也叫当家的
多数时候叫——
“哎,哎——”
2008.12.15

  也许是我的阅读经历太少,但当我读完这首诗的时候,我立即停止了其他的事情,将一门心思用在重新阅读这首仅有十二行的诗作上。由此我得出了如下的结论:

一、这是一首简朴的诗,简朴得不能再简朴的诗。
  这首十二行的诗,分为前后两片。前一片写景:动态的景,生态的景。后片写人;纯朴的人,自然的人。这首诗简朴得没有任何装饰,就像采撷一枚成熟果子的过程那样阐朴。它是诗人熟练的技艺所抵达的,如同看到苹果从树上掉下来,简朴,它阐述了诗学的万有引力。

二、这是一首工笔的诗,工笔得无以复加也无可复减。
  当自然的景观呈现于诗行中的时候,它是那样的亲切自然,那样的生态,那样的动画,那样的不露痕迹。就好像人回到了家,被捕的野兽放归山林,让我们一起相聚于

田头那片灌木,蚁穴隆起
王者画地为牢,疏松的黑土瞬间透出坚硬
刀在叶上磨。风毫无耐性
林蛙栖于小乔木枝桠
榛子躲在叶子后面,质地坚如牙齿
田鼠在与秋天玩脑筋急转弯


你见过如此的细微与细腻么?每一笔景点都生成了细节。这细节是如此的引人入胜,流连忘返。以至于致微致腻得无可加减。

三、这首诗如神来之笔,尽夺造化之功。
  如果前片我们还只是惊讶于诗人的观察入微,笔力工整,运作自如,从而导致了诗的返朴归真,致纯而可爱得爱不释手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下片,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尽夺造化之功。女娲造人,有男有女,但并没有如何叫他们确立怎样的两性关系,以及女人如何表达她的言辞。这是人类历经漫长的进化所选择的结果。
  “收割庄稼的女人”没有什么比这个衔接更好更自如而自然的了。诗人用了那么多细腻的工笔所铺成的景,全是为了她的出场。出场时的无惊无诧,在于她的裸露如同维纳斯的诞生,让动画的四野突然屏住了呼息。多么庄严而寂寥。又如人之祖初临大地。
  “收割庄稼的女人,像野玫瑰”这是全裸的写法。呈原生态之形。“从不言爱,只打花语”花语是因玫瑰而起的,各种花色的玫瑰或从一朵到九十九朵或者更多,情人们都给予了她特定的意义。这本身是包含了言爱而不是不言爱的。但诗人为何说从不言爱呢?就得于“野玫瑰”这三个字!
  野玫瑰,不只是你我今日视野中的野玫瑰,更是所有玫瑰之祖,这才是本诗的真意。从而诗人巧妙地令人浑然不觉的把读者引向了爱的最原始的朴素的话语。这就是下面的诗行:

她称野草莓为高粱果
管男人叫掌柜的,有时候也叫当家的
多数时候叫——
“哎,哎——”


这样的称呼是我们所熟悉的,不只是活现在北方人的口语中,在表达北方人的影视里也屡见不鲜。但在一首诗中如此集中地推出来,却是观云所见诗章之第一次。最令人惊叹的是:多数时候叫——/“哎,哎——”在中国,在夫妻之间,在这个音词产生并被用于称呼之后,谁没有这样呼唤过啊。有时近,叫声低的,有时远,叫声响的。可我们见过有谁如此入诗吗?而且是这样的自然而然,如果不是神来之笔,哪能如此尽夺造化之功!
  一首杰出的诗就这样被我意外地发现。我的言说也只能归于简朴而抛弃一切铅华。

             观云忘我 09-05-07于中国成人诗文网
发表于 2009-12-29 01: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盗花贼》之天荒兄写意

盗花贼

那浩瀚的森林,从旷古走来
它及它的影子
言说的故事只可意会
无数的落叶,腐烂的或将要腐烂的
散落在林间
情深至潮湿的土

几只恐龙在岩石里不肯醒来
它们的卵
映现小兴安岭沧桑的遥远
那个时刻,时间被窒息
今天岩峰的杜鹃花再次缤纷落地
鸟儿却占尽高枝

落日山林,岚烟漫过来,云霞愈加暗淡
晚春,你涌入山谷的谜团
撞向我的思绪,这无语的诗歌
——我似懂非懂,我只有学着盗花贼
等待夜晚,开始飞行
去寻觅遗失的瞬间
2009-4-7 3:11:13

  如此浓墨重彩的诗章,若不曾身临其境,如何写得出来!我笨拙的秃笔啊,又如何解析此等华章?小兴安岭沧桑的遥远此刻正展示在我的眼前,浩瀚的森林,从旷古走来/言说的故事只可意会,观云忘我一个自诩的诗的忠诚的读者,此刻早已词不达意。
  无数的落叶,腐烂的或将要腐烂的/散落在林间/情深至潮湿的土,我只能俯伏在你的足下尽情地吮吸那恒古的气息。大自然啊,你造就的万古生灵至今仍在生生不息,纵使有一族成为化石,哪一朝的苏醒,他的热血也将喷薄而出。时间被窒息,不解的生态之迷,在这儿我又一次读懂了先贤杞人式的忧天。
  天荒,好一句今天岩峰的杜鹃花再次缤纷落地/鸟儿却占尽高枝,那昔日彼此共存的鸟语花香如今已成为不再,这浑然的一转,人与自然的主题被揭示出来,笔力苍凉而雄健。
  落日山林,岚烟漫过来,云霞愈加暗淡浓墨之后水浸成诗,似近尤远,似远更近,明暗交替如织。晚春,至此又揭另一题旨——惜春之作——用此等阳刚笔法而竟令人浑然不觉,令人叹服。
     结句:我只有学着盗花贼/等待夜晚,开始飞行/去寻觅遗失的瞬间,此结尤见诗人之诚实,可见天荒兄人品忠厚无匹!此盗花贼非彼盗花贼,乃诗人也。盗花贼——诗人,其共同之处在夜行,所以可以通用一下,又粘合了前面的杜鹃花再次缤纷落地和惜春之主题,可谓极尽工笔!去寻觅遗失的瞬间,这个瞬间不是别的而是直指灵感。观云之所以激赏此篇所析射出的作者人品的高贵,就在诗人结句中毫不掩饰地道出了灵感在那一瞬间的遗失。作者在面对大自然的造化之功时的木然——人在自然面前的渺小,诗人也然。
  综观此诗,人在大自然面前,形如赤子,你涌入山谷的谜团/撞向我的思绪,这无语的诗歌/——我似懂非懂,诗品、人品熔于一炉。天荒此作纯以灵性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