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09|回复: 7

解析池横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7 07:54: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池横的诗,是最令原原纠结的。

  从去年在厦门第一次来贴吧,就开始关注池横的诗到现在,一年多来原原看到了池横的成长。

  池横是个传奇的诗者。说他传奇,一是由于神秘。原原从没有看过池横敞开心扉的任何一次帖子交流,池横的冷漠让原原印象深刻。二是由于他标志性的诗句。那些诗句的奔腾,堆积和崩塌,仿佛飞滚的乱石堆被迅速卷走的一群群动荡不安的形象,它们或像是天堂里的天使又像是地狱的魔鬼,迫使原原在爱与恨的交织中徘徊。解读池横是艰难的!

  池横的忧郁,就像是宇宙的忧郁。

  空气的透明,天空的穹顶,树木的面孔,星球的目光,自然的轮廓,在他的诗中仿佛被一位熟练的风景画家用画笔勾勒了出来,他处处灌注了生命的骚动。

  这一点是无与伦比的。他总是那样乐此不疲地建筑属于他自己的独特王国。说池横是宇宙的歌者,这一点原原觉得一点都不过分。

  宇宙的神秘,给了他神秘的冲动,这种冲动仿佛是与生俱来的,赋予了池横有如宗教般的信仰。而这种行为就像是人类本身的探索一样,是有益的!

  “风依然活跃在太阳嬉戏中,环绕海岸敏感的界线”我们可以从这种沉思的能力中,发现一种独特的,疑问的,神秘的,像自然一样广大而细腻,平静而骚动的诗的特性。所谓“曲高和寡”,我想在池横这里也是适用的。

  池横的艺术性是显而易见的。丰富的想象使得池横在语言的世界里无所不能。他在他所能触及的高度上心醉神迷,仿佛在被一根魔杖所拨弄,他的肆意纵横,使得自然界中的景物为之欣喜若狂。所有这一切,皆来源于他在语言上象征与暗喻的使用上。他就像一位解救万物的天神,让我们获得了一种全新的感觉。在他的世界里,我们发现了另外一个世界,或者一连串世界。

  但一种忧郁时刻缠绕着原原的心。瑰丽的诗句,纵横的诗情,无不隐藏着他不易察觉的危机,而这种危机,仿佛顷刻之间,使得他的种种努力,化为乌有!主题的纷杂与晦涩,成了欣赏池横诗歌的最致命的障碍。

  纵观古今中外所有的名篇佳作,主题的清晰性是毋庸置疑的。就算是《骰子一掷,避不开偶然》,我们虽猜不透,但我们可以看到作者的所有努力,所有的语言都指向一个最终的主题“骰子一掷,散落一切思想”。

  而池横诗歌的主题缺乏这种趋向的结构。在池横的诗里,每一句诗仿佛都有其自身的生命,独特的光彩,作者就像玩弄在他掌中的玩物那样,玩弄着语言而不思进取。这种脱离总体精神的举动,常常使得原原暗自惋惜。如果忽略了主题的清晰指向,无论语言怎样丰富多彩,怎样精雕细琢,读者的感动永远是冷漠的!当一个个晦涩的意象困扰着读者的思维,当主题的指向被无数的暗喻纠缠不清,原原看到在池横大多数的诗篇里,语言的堆积成了一种冰冷的摆设。多么瑰丽的诗句,那原本闪耀着灵动光芒的语言,此刻在主人盲目的肆意铺陈之下,却闪着冷漠的寒光。当你看到一幅幅精美的图画,在被串联之后,却不如一幅涂鸦之作时,心里是何等的痛惜!

  如果我们说,诗的本质是人类对一种最高的美的追求,那么池横这种对语言的迷醉,对美的过分的追求,恰恰正是因为这些,破坏了诗中的美在读者心中的辉映!

  当池横一边建筑着华美的大厦,一边却使大厦的基石陷于崩溃的边沿,原原相信池横的创作理念是有缺陷的。

  假如这个不合情理的问题能够彻底解决,原原相信,池横的诗歌将占据更高的高度。到那时,文字的华美将跟随着旋律毫不间断地贯穿始终,主题完全融化在巧妙的辞采之中。到那时,池横的诗歌将作为一种纯诗的典范,闪烁着更加璀璨的光芒!
发表于 2016-8-7 09: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应附池横的几首诗作来读。
发表于 2016-8-7 09:42:22 | 显示全部楼层
词藻的堆积决不是文学的目的。它可以视为作者必不可少的基能。但,一篇篇文学作品又是由词汇堆积起来的,这就像房子总是由不同的建筑材料堆砌的一样。但房子是房子,建材是建材。
可能我们常把题材作为文学的材料——这相对于主题来讲是对的。而实则词汇便是一切题材的载体。所以在作家的创作中,题材即词汇的选择。
因此一个作家如果不能准确的把控所使用的词汇,使它们趋向于同一的指向(清晰、朦胧甚至暧昧都可),那这位作家肯定还不是优秀的。
就诗来讲,(一首诗中)由于可用于填充的词汇毕竟受限,那么它的每一个词都不应因为堆积而成为废词。这应是一个最基本的常识。为词藻所迷惑的读者,显然也没有入文学之门。
诚然每一个作者、读者都是喜欢清词丽句的。爱文学的人不喜欢语言那是不可思意的。但喜欢与运用还不是同一回事。
一个稍微有点职业感的诗人,都不应当指望读者从自己所堆积的那些词藻里获得重构。虽然这会形成某些局限,而正是这一局限,让镜框中的艺术品有了更多向外拓展的可能,并且有了镜框内那个不再更改的凭据。否则艺术品的审美也无从谈起。或者只能流于空谈。

                                                                             2016.8.7于大诗界
发表于 2016-8-7 09:5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原原在这篇文章里对池横的良苦用心。我想池横认真阅读之后定会大有觉悟。
发表于 2016-8-7 12:19: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听两位大师讲课,胜读十年书啊。我较反感生涩用词,倾向以境取胜。
发表于 2016-8-8 21:59:3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解读此栏目真的很需要。
发表于 2016-8-8 21:59:5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原原用心!
发表于 2016-9-22 17:3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篇 收入  九月 大诗界 中国好诗歌 专刊  文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