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69|回复: 0

深邃的复杂的情感抒发——欣赏如水心情的《距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24 22:3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深邃的复杂的情感抒发——欣赏如水心情的《距离》
文/  山城子

我用了“深邃”“复杂”两个形容词,在我的标题里。这是因为诗的题目为《距离》。前后读了数遍,没看到是零距离,而是“无法抵达”的“无法缩短”的“距离”呀!这是说的什么距离呢?愿与感兴趣的诗友,一起阅读探求。请阅读原诗——


【德昌精品】
距  离
文/如水心情

你在水之湄,秋色深处
向我抛出一份沉甸甸的纯净
犹如萧瑟的风声总是令人无法捕捉
我远去藏北高原,聆听一片鹰鸣
却无法抵达你的岸

那是季节更替,还是心之天涯
在马嘶剑鸣的阵地
还是在典藏的青稞酒香里
我把仅有的欲望匍匐成低矮的红柳
在高远之处,借着雪光
寻觅一声苍凉的回声

在梦里,所有与你有关的事物
莫名地被疼痛打湿,被宿命浸染
记忆落在高出海拔的经幡之上
这是一个遥不可及的距离
让一颗心搁置在旷远辽阔的寂寞
无时无刻,感受刻骨铭心的遥远

沉溺于极西的寂寥与磅礴
我同样沉溺于前世与你执手的流年
秋风一起,这里已是大雪纷飞
牧羊人挥鞭转场,去追逐季节的脚步
而我只能坚守篝火明灭的边关
遥望一个无法缩短的距离

2016.08.24西藏阿里


如水心情是一位军旅诗人,边防军官。他常年驻守在西藏的阿里地区,这一驻好像是二十余年了。作为边防军官,他热爱驻守的这片土地,热爱这里性情“纯净”的藏族人民,也热爱他身担的神圣职责和坚定不移的信仰。
军人的信仰坚定不移,藏民的信仰更是坚定不移。事实上这个诗题的产生就在于两方面的“坚定不移”。毕竟信仰不同,虽然在民族政策上可以找到爱社会主义祖国的共同点,也可以在长期的共处中找到军民鱼水情,但信仰就是两回事了。
诗人所以拿出这个“距离”来,抒发情感,正是说明诗人对藏族人民的热爱——“向我抛出一份沉甸甸的纯净”。这是何等可爱的人民啊!但“我远去藏北高原,聆听一片鹰鸣/ 却无法抵达你的岸”。这样的遗憾,无疑是热爱的心情所致。不爱,岂不是离得越远越好了。这样分析,还有诗人附于诗下的藏民长扣图可以证明,毕竟作为唯物者的军人,特别是军官,不可能与他们比肩长拜的。

“我把仅有的欲望匍匐成低矮的红柳
在高远之处,借着雪光
寻觅一声苍凉的回声”

这三行背后的含义,是多么想亲近他们,但在信仰这方面,不可能得到什么回答。毕竟,宗教和民族,都是一个历史范畴,它们的产生、存在、发展和消亡,是个漫长的历史过程。这样,就可以理解诗人吟咏的“记忆落在高出海拔的经幡之上/ 这是一个遥不可及的距离”,棋背后的含义了。但正是藏民祖传下来的虔诚信仰,才造就了他们那种“沉甸甸的纯净”以及“鹰鸣”的善良、而又彪悍的民族性格,才令人特别地热爱和尊重他们,特别是与他们相处日久的边防军。所以到了末节,诗人又在落笔之前写到了“牧羊人挥鞭转场,去追逐季节的脚步”——他们是在建设祖国,而诗人自己及边防军,是在保卫祖国,虽然信仰的距离一时还不能缩短。

以上,就是我理解的这种军民情感的深邃与复杂。诗人的这种感受是很真实的,很现实具体的,是不具有诗人的阅历和岗位,就没法反映的历史实际。

2016-8-24于夏云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