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69|回复: 4

你,怎样才是一首好诗(一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4 22: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怎样才是一首好诗(一组)


诗/哑榴



1.母乳

诗人,你在孕育什么
圆圆的凸起的
我是一粒五千年的种子
生活是一只今天的子宫
疼痛的日子都可以忍受
一天天凸起的是永恒的期盼
分勉的日子,乳房涨痛
顺产难产,我的王朝,我的王,我的诗句

诞生在黎明的前夜,一生下来
没有乳水,是个时代的穷小子
我相信草根和露水终将使他成活
长成栋梁。翕动的婴儿唇
让我成为婴儿的屎尿味儿药味儿糖味儿
让我成了半夜不眠的奶瓶、温度计、心理医生
让我听见年轻的少妇沉沉入睡的鼾声

孩子,你在吮吸什么
从那根白色的塑料管
贫血的日子,母亲在哭泣
我的孩子,我的诗成了饿狼
淤血的源头。咬碎的乳头
让糜烂的乳房里再也没有乳汁
一只怀孕的野羚羊看见一堆堆暴尸荒野
的野羚羊的血骨。鲜血的头颅圆睁的眼睛
被雕刻被腐蚀得面目全非
太阳像一枚散发着铜臭味的金币
奶瓶里下毒的奶粉一样都很可疑

睡在祖国的摇篮
我让一只失去母亲的野羚羊幼崽看见另一个母亲
她的胸怀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
她的乳汁咆哮,入东海
那些千年冰冻的源头
日夜闪烁着诗意的光芒
我从历史书里请来诗经里的窈窕淑女
她成了母乳

一只骷髅,在地平线上久久凝视

2.词语

灵魂啊,你不知自己寄生在何处
风中的草叶居无定所
想回到穗,或青苗的日子
虽有点苦涩,却让人踏实
我让一些词语腐烂
另一些词语变得金黄
我让肉体先于灵魂生长
灵魂在肉体之上抽穗
词语,一片片倒伏
在大地的诗行

肉体美丽,灵魂
寄生之动词美丽
乳房肚脐生殖器美丽
乳房干瘪。枯死的形容词美丽
虚拟的草籽,粮食总挂在自己唇边
像舌尖舔在宽衣的母亲怀里
天空流淌着果实的汁液


3.匠人的自白

每天
一把腐朽的斧头
砍下这些名词
这些虚拟的果实
脑浆破裂
这些动词砍在树木上
这些形容词
闪过一道道白光
暴徒
扛着一天的光阴回家

暴徒们砍了树
在城市搭积木
他想一夜之间暴富
一片森林消失
积木搭成了楼群
他就在更高的一层
搭建
积木
越来越高
指的是他的技术

4.语言之死

咣当,咣当
一只看不见的锤子
在城市的上空飞舞
语言的碎玻璃
如飞瀑倾泻
每一条街道
巷口
楼顶
传来尖锐的叫喊

语言
被钞票收买,成为阿拉伯数字
被商品诱惑,成为商标代言
被爱情阉割,成为婚姻的弃儿

语言
失去了贞洁,成为时代的弃妇
沾染了性病,在身体之间传染
这么多语言无家可归
这么多垃圾裸露在街头

被鸡奸被暴力被碾碎被流血的语言啊
只留下苍白的尸体

5.疯子之歌

我不愿做诗人
愿做疯子
挖掘
腐肉
到自然,和社会

咽下细菌,病毒,生病的器官
咽下舌头,血泡,腐烂的舌根
咽下奔跑的野兽死亡的讯息
咽下野兽肚里的胎儿
咽下满口的鲜血
它们的蹄子踢坏了
口腔,染红了仇恨的牙齿
它们惊恐的惨叫从母亲咽喉里退出
吐到地面成为死胎

咽下按住野兽的双手沾满杀戳的腥味
咽下刺入心脏的尖刀放出的鲜血
咽下冒着暑气的汤汁,焰火
咽下不能下咽的骨刺,咽喉里的血泡
咽下戳穿的咽喉,喷出胸腔的血液

咽下口唇,舌头,口唇生疮,舌头生蛆
明知病从口入,还要不停地吞食
成群的山羊
成群的野兽
成群的树木,和人!……

咽下自己的舌头
从此失去了知觉
咽下自己的咽喉
从此没有了咽喉
咽下煤矿,石油,金属,矿床
咽下土地,海洋,成堆的钞票
如枯叶落入不见底的深渊
咽下破裂的脑壳,这脑浆早已失忆
成了植物人打着石膏绷带
没有眼睛
没有耳朵
没有鼻子
也没有脸
透视囫囵的颅壳
却屡屡不见开窍的裂痕

咽下脓包,在体腔之内
肠炎,胆囊炎,胃穿孔,肾结石,肺结核
淋病,梅毒,艾滋病,癌细胞
咽下狂犬病,疯牛病,病灶,祸患的源头
它们的尸体
咽下苍蝇,鼠害,瘟疫,盛敛蛆虫的活棺
咽下那一只火罐
咽下火罐里煎熬的苦药

咽下自己的咽喉,气管,曲曲折折的肠道
饥饿通过咽喉寻觅自己的胃
空气流入气管找到自己的肺
咽下青草,花朵的香味
咽下青草,花朵
咽下灵魂的香味
咽下灵魂
咽下河流的香味
咽下河流
咽下河水流经的历程
胃,心脏

咽下自己的语言
咽下嘴唇,口腔
咽下绿叶和蔬菜,大气的肺
咽下水草和鱼,河流的肺
咽下动物,飞鸟,天空的肺

我要打开阳光的笼子
自由奔跑,自由飞翔

6.语言的建设者

天空是一面巨大的玻璃幕墙
谁在呐喊!——
暴徒的分贝
将它震碎
暴徒的锤子
将天空砸出一个窟窿
太阳像一个火球
钻进人们的卧室
从温室里,空调里
恋人们躲在巨大的绿玻璃后面
唯唯诺诺
被吓坏了胆
暴徒们大声说话
将心灵震碎
大街上到处是
闪闪发光的,真情
街头巷尾的废铜烂铁
古老的诗书走出尘封的书架
看见大街上的绿林好汉
赤裸的膀子
袒露,炽热的熔炉


抡起一铁锤,打碎了清晨的寂静
打碎了红色的花瓶,枯萎的玫瑰
卧室和厨房丢弃的杂物
灰尘扑扑,从窗口裸露
咣当,咣当,砸碎了鱼缸
我就是这条流淌在卧室的金鱼
咣当,咣当,打碎了花盆
我就是这株窗台上枯萎的水仙
咣当,咣当,打碎的过去
我就是碎片里颤栗的心跳
咣当,咣当,每一天就这样
打碎了自己,拯救着灵魂

咣当,咣当,每一天就这样
走出小天地,奔赴疆场
咣当,咣当,每一天就这样
开始新生活,建设新世界
咣当,咣当,咣当,咣当
抡起一铁锤,打碎了城市的玻璃幕墙
爆裂的生硬从高空跌落
抡起铁锤的人紧紧握住这份快意
又是一铁锤,坍塌了裙楼
钢精弯下腰来,地板破碎如冰
挖掘机迅速推进
装卸车来来往往

咣当,咣当,生命被一双手
最终,打碎了


7.你,怎样才是一首好诗

鹿刚初生,母亲被枪杀
诗歌,请为我痛哭!——
请从青草的词语里挤出乳汁
喂养这一首,小诗
诗人,请将你身上继承的恩典
加在他的身上

请为一首小诗命名
他是你的孩子










发表于 2016-10-26 03: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气的一组。全方位的解析与构建,试图确立好诗歌的命名方式。
发表于 2016-10-26 03: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收入 十月网刊 诗舞同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