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67|回复: 4

王建峰 走下苍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6 05: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17-1-6 06:0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编 于 2017-1-6 06:07 编辑

老牛湾村


环绕老牛湾村走了一半
就想在路边的石头上坐坐,看看几乎荒芜了的人间
末伏里的太阳很近
一孔孔没有门窗的石板窑洞,目光很远
远去的目光还在远去的路上
屋顶的瓦楞草也是。很久了
古城堡,望河楼,小戏台上没有飞过一只鸟
侧耳,我只听见黄河水从身体深处的弯道走来
从傍晚的峭壁下,悄然的离去


河边偶得

在小河边,我
静不过一朵花,不过牛可以
母牛低首咀嚼着草叶
牛犊吸吮着母牛的乳房
母牛,牛犊,大地,流水
这源远流长的人间——
远山漫过夕阳
寂静,将我越抱越紧


山谷

走进山谷,酒后
两侧的山峦依次在我身体里起伏
我看见草丛簇拥的小溪
从巨大的石头旁流过
这闪光的曲线
神秘,衿持
我看见倒伏的杨树
被风拨弄出声响的树叶
在天空飞翔的翅膀
也看见,一棵光秃的黑树桩
时间里灰烬的影子
仿佛一些事
从我身体里一点点漫溢
水声,草叶间触碰声,虫鸣的回声
一条多么丰盈的山谷,在我沮丧的午后
我从未进入,也未曾走出


冬日辞

我就是这样一个
整天生不如死的活着,却说不清哪儿有病的妈了
她大声哭诉着
转过身子紧靠在我的胸前
我伸出了手臂,轻拍着她
弯曲如书卷的后背
另一只手愈发握紧了那只
没有着落的手
我缓缓抬起噙满泪水的双眼,只看见
一只鸟儿
正从街门前小巷的天空,鲲鹏一样
慢慢滑向
我暮年的黄昏


秋日记

三点半了,窗外又下起了雨
我转过身翻看着母亲,九天前出院的病历
就像从字里看见了自己
年少的时光,从行间里看到
暮年的我
自己走过的部分,母亲一直都在
母亲走过的路,自己是否
将要去重复
雨滴打在苍翠的银杏叶上,碎为旧事,落下来
雨滴打在三天前开放的野洋姜花上,碎为新语,落下来
直到暮晚,我关上窗户的时候
看了看仍旧阴郁的天空
依然将我所目及的一切,亦或背面
越抱越紧
没有察觉到一丝风


今日之雪

公交车窗外的雪
越下越大了
这是冬至前,小城收到的献祭
和他
身体里太多的细节无关
十二天了,母亲像一朵枯萎的花
蜷缩在老屋床头,在季节的深处蹙眉
咧着嘴挣扎着
犹如他身旁
一辆接一辆的汽车,朝迎
暮送的生活
对于一个人多半生的记忆
一束,接一束
明晰,又模糊的防雾灯光
是他独自拥有的
包括那满目的白
与他即将相遇,一双
一会儿耷拉下去,一会儿
微微抬起,执着的眼睛


走向苍茫

到这儿就行了,回去吧
再送送你
在街门口,母亲拄着拐杖执拗着
被搀扶着的左臂
愈加夹紧了我的右膀
我们左摇,右晃着
冬日的阳光像刀刃,齐刷刷的砍向
一排排平房,在小巷的路面
溅洒下错落的影子
多么像我们半个世纪的旅途
将一个从树上掉下来摔晕的孩子
行走为父亲,拉着女儿越握越紧的手
来到巷口
我看着你走——
她松开了手臂
走出很远后,我回头
忽然看见,在风雪肆虐的夜晚里
一个背着孩子的身影
拄着枯树枝,一步一摇的
走向苍茫


昨日之雪

鸟儿一样飞过
天空就留下了你
翅膀无形,声音有痕的轨迹
在窗口前的枝头
草坪,路面,一个人的身体里
叠放出往事的厚重
我们的爱
炽烈过,在时光的心空
灿烂为青春之花
曾经的恨
不过是阳光下的涓涓水滴,将自己
慢慢消融
无论你以何种形式物化
只要我们在世间抱紧过
便是你拥有的


点评

王建峰//走向苍茫 诗人简介 诗观:每个人都是诗歌,包括自己    王建峰,笔名:语轩,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老牛湾村     环绕老牛湾村走了一半 就想在路边的石头上坐坐,看看几乎荒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8 01:05
发表于 2017-1-8 01:05:26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建峰//走向苍茫

诗人简介
诗观:每个人都是诗歌,包括自己
王建峰,笔名:语轩,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老牛湾村

环绕老牛湾村走了一半
就想在路边的石头上坐坐,看看几乎荒芜了的人间
末伏里的太阳很近
一孔孔没有门窗的石板窑洞,目光很远

远去的目光还在远去的路上
屋顶的瓦楞草也是。很久了
古城堡,望河楼,小戏台上没有飞过一只鸟

侧耳,我只听见黄河水从身体深处的弯道走来
从傍晚的峭壁下,悄然的离去


河边偶得

在小河边,我
静不过一朵花,不过牛可以
母牛低首咀嚼着草叶
牛犊吸吮着母牛的乳房

母牛,牛犊,大地,流水
这源远流长的人间——

远山漫过夕阳
寂静,将我越抱越紧


山谷

走进山谷,酒后
两侧的山峦依次在我身体里起伏
我看见草丛簇拥的小溪
从巨大的石头旁流过

这闪光的曲线
神秘,衿持
我看见倒伏的杨树
被风拨弄出声响的树叶
在天空飞翔的翅膀
也看见,一棵光秃的黑树桩
时间里灰烬的影子

仿佛一些事
从我身体里一点点漫溢
水声,草叶间触碰声,虫鸣的回声

一条多么丰盈的山谷,在我沮丧的午后
我从未进入,也未曾走出


冬日辞

我就是这样一个
整天生不如死的活着,却说不清哪儿有病的妈了
她大声哭诉着
转过身子紧靠在我的胸前

我伸出了手臂,轻拍着她
弯曲如书卷的后背
另一只手愈发握紧了那只
没有着落的手

我缓缓抬起噙满泪水的双眼,只看见
一只鸟儿
正从街门前小巷的天空,鲲鹏一样
慢慢滑向
我暮年的黄昏


秋日记

三点半了,窗外又下起了雨
我转过身翻看着母亲,九天前出院的病历
就像从字里看见了自己
年少的时光,从行间里看到
暮年的我
自己走过的部分,母亲一直都在
母亲走过的路,自己是否
将要去重复
雨滴打在苍翠的银杏叶上,碎为旧事,落下来
雨滴打在三天前开放的野洋姜花上,碎为新语,落下来
直到暮晚,我关上窗户的时候
看了看仍旧阴郁的天空
依然将我所目及的一切,亦或背面
越抱越紧
没有察觉到一丝风


今日之雪

公交车窗外的雪
越下越大了

这是冬至前,小城收到的献祭
和他
身体里太多的细节无关

十二天了,母亲像一朵枯萎的花
蜷缩在老屋床头,在季节的深处蹙眉
咧着嘴挣扎着

犹如他身旁
一辆接一辆的汽车,朝迎
暮送的生活

对于一个人多半生的记忆
一束,接一束
明晰,又模糊的防雾灯光
是他独自拥有的

包括那满目的白
与他即将相遇,一双
一会儿耷拉下去,一会儿
微微抬起,执着的眼睛


走向苍茫

到这儿就行了,回去吧
再送送你
在街门口,母亲拄着拐杖执拗着
被搀扶着的左臂
愈加夹紧了我的右膀

我们左摇,右晃着
冬日的阳光像刀刃,齐刷刷的砍向
一排排平房,在小巷的路面
溅洒下错落的影子

多么像我们半个世纪的旅途
将一个从树上掉下来摔晕的孩子
行走为父亲,拉着女儿越握越紧的手
来到巷口

我看着你走——
她松开了手臂

走出很远后,我回头
忽然看见,在风雪肆虐的夜晚里
一个背着孩子的身影
拄着枯树枝,一步一摇的
走向苍茫


昨日之雪

鸟儿一样飞过
天空就留下了你
翅膀无形,声音有痕的轨迹
在窗口前的枝头
草坪,路面,一个人的身体里
叠放出往事的厚重

我们的爱
炽烈过,在时光的心空
灿烂为青春之花
曾经的恨
不过是阳光下的涓涓水滴,将自己
慢慢消融

无论你以何种形式物化
只要我们在世间抱紧过
便是你拥有的
发表于 2017-1-8 01: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自己增加了繁重的编务。只为了诗。为了《大诗界》宽广的胸怀。从网页走向手机微信的,还可以再度回到网页。正如在论坛发表的一样可以收入纸媒。
发表于 2017-1-16 16:40:44 | 显示全部楼层
观云忘我 发表于 2017-1-8 01:05
王建峰//走向苍茫

诗人简介

清新,而富于灵性的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