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19|回复: 2

朱曦:只言片语侃诗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5 02:2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定南朱曦 于 2017-1-15 02:37 编辑

大诗人.jpg

         朱曦:只言片语侃诗歌

    语言表意有多重性,容易造成写帖者与读帖者之间的误读误解。语言表意的多重性,在诗歌中可以视为正常,在理论分析文字中,却不宜。因为诗歌是抒情的,诗论之类理性化文字呢,是说理的。说理的文字要逻辑严密,切忌语气的时断时续。

    诗是真情涌动的旋律。这种真情一旦掺了“水”(政治的、功利性的色彩),那就会使诗性、诗意黯然失色。

    “形象思维的活动,在于为自己的感觉寻找确切的比喻,寻找确切的形容词,寻找最能表达自己感觉的动词;只有新鲜的比喻,新鲜的形容词和新鲜的动词互相配合起来,才有可能产生新鲜的意境。专注地寻找的过程,就是创作的过程。这里无论形式,无论语言构造,都要服从表达感觉的需要,也同样服从思想的需要——力求创新。”达此境,方能谓之“诗创作”。
      
    鸟人,是鸟和人媾和杂交转基因的人。哈哈?

    灵魂是映照现实的哈哈镜;诗是灵魂的高歌低吟。

    零度抒情,亦即冷抒情。写这种风格的诗歌者,在其诗创作过程中所选择的表意物象大多是冷色调的物象。因此,其诗出,必营造出冷色调的意象,从而构建出冷色调的意境。所以,我将这种诗艺表现手法命名为“零度抒情笔法”抑或“冷抒情笔法“。这种笔法,在表现社会生活中的冷峻主题时,尤其恰如其分。

    诗创作,不是搞装潢,也不是玩杂耍,而是抒发有思想底气的情感的艺术;这种艺术创造出来的作品所表现的内容,其基本特征是“情在思中,思在情中;情思合一,美赛碧玉(朱曦语)”

    诗人是通过意象与物象之间的契合点,来营造他所期望的美妙意境——换句话说,物象与意象的契合点,是诗人表情达意的”幽径“或曰”通道“。

    臆想,是诗歌的子宫;凡人皆有臆想,臆想本身就盈溢着诗性和诗意。诗人能够用文字将它整理成诗,舞者可以将它编成舞蹈.......

    灵魂的巢在哪里?在诗林的深处;没有诗林,就没有给灵魂筑巢的地方;灵魂没有安居之所,它就像城市里一只无家可归的鸟,到处漂泊流浪。

    天下诗,不过“情趣诗”、“理趣诗”、“物趣诗”而已也。南殴诗,能够神思独运,在寥寥数语间,将情、理、物三趣,溶于其中,可谓表情、疏理、格物之高手。

    意境,是人类的意识形态;是人类的思想和感情营造出来的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唯精神可以感知的诗歌美学境界。意境虽然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是,诗人用人类的语言,是可以能动性地创造意境的。他们运用语言创造出来的这种意境,我们也是只能揣摩感悟而不能解析清楚的。一首诗,如果被诗学理论家解析清楚了,那么,这首诗就死了。

    诗,是凝练的艺术。它要求所有诗人在诗创作的过程中,不懈追求“简言达意,尽致表情”的真诗风格,将纷繁复杂、多姿多彩的天地人文意境,浓缩在简练的字词句中,正如文论大家刘勰所谓“以少总多,情貌无余”,是将复杂简单化,而不是将简单复杂化——《松》不能称之为“诗”,只能算是几行文字;如果要牵强附会为“诗”,那么,作者是犯了写诗大忌的:也就是说,他是反诗学原理而行之的。可以作为诗创作的反面教材案例——

附:《松》
作者:独孤九

松这个字
从脑海中浮现
大大的写在墙上
周围再出现一些其它的字
就分别组成含义不同的词语
松树松鼠松绑放松松散松紧松井松了……
应该还有很多
装饰着我的墙壁

再将这些词语分别和其他的汉字组合
又会成为一句话甚至一首诗
一棵松树可以长在山顶上,也可以长在一个人的墓碑旁。
眼前的松鼠已经不是多年前见过的那一只,眼前的这个人
不像是以前的那个人。
死刑犯被执行枪决,在死后,他们会被松绑。
有的人喜欢玩儿一些捆绑的游戏,一定要适度,松绑要及时。
出生的时候,母亲需要放松,临死的时候,我需要放松。
回忆就像地上的落叶松散着,被集中,或者一片片被风吹走。
松紧不只是腰带的事情,还有帽子的关系。
松井是个日本人,在战后留在中国,掌握了更多的汉语,
他留下一本书,在文革前病逝。
她的身体越来越松了,一些东西在持续溜走。
将这些话再添加上更多的汉字
会成为一部小说甚至
延续不止的历史
那会写满屋外的走廊和道路






发表于 2017-1-30 21:4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过!!采用到网刊!

点评

谢谢山哥关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31 12:22
 楼主| 发表于 2017-1-31 12: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山城子 发表于 2017-1-30 21:42
阅过!!采用到网刊!

谢谢山哥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