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54|回复: 0

李富元诗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4 00:2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富元诗歌

千年古柏

文化广场东面,大成殿白玉雕栏前
两排千年的古柏,星光下
像是早朝的元老、宰相和大臣
正冠束带、官服整装,似在参议国政。

月光如雾,湮没松柏沧桑的年轮
更蕴藏了风霜刻下的斑驳皱纹
庄重、肃穆的身影,让我深悟
以德为本,仁治天下的崇高理念。

春秋、战国,已去二千五百多年了
诗、书、礼、乐,却走过雄关漫道
直到今夜,依然站在大成殿的石阶上
与树影深切地话说春秋。

千年的大树,寥廓的苍穹下
我看到伟岸的身躯,闪光的智慧,
深邃的道理,撑起广场上灿烂的星群
守候着黎明的曙光。


山歌

苍茫之上,是更远处的苍茫
辽远之外,是更深处的辽远
“哎……呀……呀……咿……
我的命哟……尕妹妹……挽在你心上……”

悲切深厚的腔调
像鹰一样跃起,盘旋
盘旋在苍茫之上,缚住鹰的翅膀
在高空里使劲拽着

抖落在遥远处的风,停了
山歌,似乎站在风上
把远处的山
近处的树,震惊


拉卜楞寺的经声
      
我知道,拉卜楞寺的经卷
如大夏河平静的水声日夜流动
是经声洗净了大夏河的水
还是大夏河的水流过经卷
使经声如鼓如罄,如湧如潮
时而隽永,时而滔滔

那天,桑科草原深邃的天空
自由盘旋的一只鹰,让我感到
苍穹下拉卜楞寺的辽远、深刻
有一种博大的引力,提着我的心
在雄浑合唱的经声中沐浴


一匹狼
                                 
一匹来自天籁的狼,风雪的旷野
划过嘶吼的裂痕,那声音
把沉重的苍穹举起,又狠狠撂下

似在灵魂深处痛切地撕扯
荒原上狂卷的旋风
是放逐的灵魂

有时候,仰望天空
咬住一颗冷冷的星,或空旷处的寂寞
用长声,再拖长孤独

如是今夜,泛白的月光
照亮一匹狼
美丽的忧伤


古道驿站
   
茶马贩子,丝绸商户
粗布搭裢中沉甸甸的五贯铜钱
打马柱没拴住夜光下的那些脚步
今天来看望你的乌鸦
不再是唐朝的那一只

油布包里背着经卷的那个僧人
不知从何云游而来,不走了
住进驿站南面山上的窟龛
一住就是扎根,直到圆寂,留下的
经卷,还被后来的钟罄唱着

驿站在垂暮中,迟迟不愿离去
走向它的砾石路,都成了滴雨板
一脚踏上去就走进了传奇
挂在翘檐上的圆月
比宋朝时磨得更明


老人

吃完昨夜最后一颗土豆
老人说走就走了

在温热的被窝里,双手
紧握着他余温的气息

留下的许多事情,站在台阶上
门框的拉手,还等一双熟悉的手拢合

什么事都没有结尾
什么事都嘎然而止


爸爸的骨头
      
像是秋后的谷杆,能撑起
沉甸甸饱满的谷穗
也是高粱的杆子,挺直腰板
让那些紫红的穗子,如是
西北汉子坚毅的头颅
在风霜里笑傲蓝天

爸爸的骨头,更像我家
房梁的柱子,脚下
坚定的踏着柱石
头上顶起椽子、瓦片
爸爸用自己的坚毅,给我们
撑起一个暖和的家

或有时候,我觉得
爸爸的骨头更像石头
让人抚摸的时候,感觉到
一种触目惊心的骨感
像耸立的纪念碑一样
让人肃穆
     

天堂寺的云
                              
那些云们,如吉祥的哈达
缠绕着天堂寺洁白的塔顶
似一只大手,抚摸着人间

我是在一卷又一卷
梵音馨香的经声中
听见天籁与大地说话

风吹过玛尼堆的石头
我站在尘土上,听风
抚摸头顶
   

黎明

是力的暴发弓的满弦
大喝一声,壳就破了
天就亮了
血光也就临盆了

新生命,如是浴火
如是涅槃

当地平线上,血肉割开
一条缝
火红的喷薄,如箭镞
四射,夜的盔甲
片片击碎

散落在狼烟的后面
夜被吹散


晨雾
                          
晨雾,覆盖住了大地
山影,美人般熟睡在胭脂中
被雾轻轻托起,又悄悄放下
世界在今天早晨被朦胧淹没
那些喧嚣的声浪,胀死的欲望
姣媚的人,丑恶的事都成了记忆
让人暂时只得用好恶去评判
世界给人留出空白多好,以可
修改错了的事,冤死的人
雾散了,路又清晰放在眼前
路上走着打呵欠的人
树下站着翘尾巴的狗



                  
煮茶,忆岁月
说家事、论稼穑艰难
话沧海桑田,风物变迁

煮酒,指江山
说美人、论英雄气概
话千古豪杰,历史云烟

有时候,也架起瓦釜煮我
点燃文字干硬的柴火
蒸发出生命的辛酸
沁出骨头的汗渍
砒霜味,很咸


心灵的眼睛
                              
心,睁开明亮的眸子,透过苍穹
看见神仙行走在天狼星上的脚步
看见山坡上玉兰花开的声音
看见黄土中根系延伸的声音
以及血管里,脉搏律动的声音

比房子大的是山影
比山影大的是蓝天
比蓝天更大的却是心灵
心灵的眼睛,看见风的声音
看见云的声音,看见
阳光普照在生命上的声音
虽然眼睛看不见凹凸不平的世间
却用声音看得见色彩杂陈的人生

闪动在心灵上的眼睛
用声音抚摸世界
用声音温暖自己


黄土谣
                             
父亲,黄土岘的黄
令你眼生苍茫,和我想的
皇天厚土里的黄,是一个黄
地也老了,天也荒远
走在山梁上,无论什么吉凶日子
伸出关节粗糙的手指,都会
勺上一掬西北风狂饮,并且
醍醐灌顶,洒满衣襟

父亲,命造的多么真实啊?
真实得就像黄土上的一棵槐树
你说上帝不洒雨露,就掘地
所以,你把根一直弯曲着,盘旋着
往下,再往下,那些板结的土层
仿佛听见生命掘进的声音
你的生命力,令上帝感慨
令我流泪

父亲,他妈的什么叫人生
不过就黄土上看一生黄土
日子里苦一场日子,犁耙,锄头
还有比日子更苦的旱烟锅
成为一生的道具,今天想你
为你画一幅心灵中永远的肖像
所有温暖的颜色都不对称
却画秃了几枝炭素铅笔

素描临近完成的时候,我知道
你把囫囵的一生也埋进了黄土
生前沧桑的笑容,和那些
温暖过我的朴素话语,都成了
人生的箴言,在我心中
树起一面丰碑,精神
像祖先传唱的黄土歌谣
穿透岁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