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80|回复: 7

让先锋认可先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4 23:4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阿尼
作者/孟小语

阿尼不喜欢别人叫她美女
她剃掉了头发
成了光头
光头的阿尼走在街上
还是不断有人喊她美女
阿尼找来一件灰色长袍穿上
还是有人叫她美女
阿尼实在受不了
就打起了裹腿,敲响木鱼
这下好了
每当佛事日
大家围过来,看着她
双手合一再也不敢出声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2-4 23: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谁的斑马
作者/刘一君            

一头狮子追了很远
终于在河边  抓住了斑马
它正要喘口气的时候
来了两只鬣狗
围着斑马  也围着狮子看
狮子吼一声
鬣狗向后退了退
狮子开始吃第一口肉
一只鬣狗的哈喇子流出来
另一只跑走  再叫了两只鬣狗来
狮子再吼一声
四只鬣狗礼貌地向后退了退
狮子扑向鬣狗
他们跑开  然后又跑回来围着斑马
也围着狮子流哈喇子
狮子和鬣狗对峙
又有一只鬣狗跑开  再叫了三只鬣狗来
狮子再吼的时候
七只鬣狗已不再向后退
而是向前上一小步
狮子退了一小步
暮色升起来  草原昏黄一片
鬣狗们的包围圈也越来越小
为了面子  狮子再吼一声
然后晃了晃鬃毛  离去
鬣狗们蜂拥而上  分食斑马
在落日映照的剪影中
狮子回头  舔了舔舌头
这原本是我的斑马
但在草原上
斑马该是谁的  根本不重要
不是对不对的问题
而是敢不敢
 楼主| 发表于 2017-2-4 23:4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拥抱
作者/张侗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
一位刚参加工作的女记者
跟随铁路局长慰问青藏线职工
在可可西里机务段
局长讲完话
问养路工还有什么要求
尽管提
一个平时爱说笑的青工
站起来说
“我有一个请求
能不能抱一抱那个女记者”
他顿了顿又说
“我不会弄疼她”
后面的话
早已被山呼海啸的狂喊淹没
局长让女记者当成一项
重大的政治任务来完成
女记者当众紧紧地拥抱了
满身油污的青工
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等他走到台下
又是一阵欢呼
他被养路工挨个拥抱
好多人一边嗷嗷叫着
一边流下眼泪
 楼主| 发表于 2017-2-4 23:4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死人的口水诗
作者/赵智渊

昨晚被在建的高架桥砸死之后
他最想说话
像那些在现场和不在现场的大领导
训另一些在现场和不在现场的小领导
狠狠地  训狗一样
像那些没被砸住的路人
在寒夜里远远站着  挤着
一边看现场救援一边骂奸商贪官
像几个现场的记者
即使录音笔里的话还来不及转移
就被有关部门的指令加密
哪怕像那些消防员
只说一些专业的名词和术语
甚至可以像拷起来的施工单位负责人
被逼着说话  总胜过
连屁都不能放的自己
实在不行就像自己的家人
赔偿连夜就开始谈了
他真想捣住对方的鼻子
大骂:操你妈的,
为什么偏偏只砸死老子?
 楼主| 发表于 2017-2-4 23:47: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买了一件白衬衫
作者/诗一

我买了一件白衬衫
我选择白色
因为它容易被玷污
因为它百搭
这好比妓女
如果我不写作
就做个妓女
 楼主| 发表于 2017-2-4 23:47:41 | 显示全部楼层
[]狐妖
作者/燕刀三

董生与朋友喝酒
喝到很晚很晚
才回家
故事就是这样
开始的
他发现
卧室的床上
躺着一个女子
赤身裸体的女子
皮肤过于光滑
那声音
又过于柔
所以董生
很快就明白过来
她是一只狐妖
她当然
就是一只狐妖
故事就是这样深入的
过程毋须多说
过程很美好
只是结局
不太美好
董生形容枯槁
董生后悔极了
后悔极了也没用
后来
董生就死了
董生托梦给朋友
于是这位朋友
杀死狐妖
死董生和死狐妖
官司打到阴曹地府
打到阴曹地府
也没用
故事就是这样
结束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2-4 23:48:02 | 显示全部楼层
[]火葬场出售的骨灰盒
作者/落莎

那天,为父亲挑了一大号的
深红色
骨灰一放进去
就后悔
小了,装不下
超出盒面好几公分
眼看阴阳先生
就要盖上,姐姐喊住
要求把头找出来放上面   
如愿后,就听到盖子着力
合上时发出的粉碎性
声音,这让我们的心又
痛了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7-2-4 23:4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机器与诗歌
作者/唐突

我开动机器
机器发出吼叫
我有点喜欢
机器的吼叫

时间久了
我终于忍受不了
机器的吼叫

我开动诗歌的脑筋
我写下了
很多诗歌

时间久了
也有点讨厌
词语在我
脑海中嘈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