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15|回复: 11

【百年新诗】中国新文学大系*诗歌卷(I-1)胡适 九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7 17: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新文学大系*诗歌卷(I-1)胡适 九首

【诗话】胡适

胡适,字适之。安徽绩溪人,有尝试集。喜欢以乐观进取的主张入诗,多说理之作。
诗形颇受旧诗词的影响,自己比做“一个缠过脚后来放大了的妇人”。朱湘氏嫌他“新诗”用“了”字韵尾太多。
《应该》用笔缴绕可喜,学的人最多。
录《尝试集》(初版)三首,四版六首。


【诗目】

 一念
 应该
 一颗星儿
 许怡荪
 一笑
 湖上
 我们的双生日
 四烈士塚上的没字碑歌
 晨星篇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18: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念


我笑你绕太阳的地球,一日夜只打得一个回旋;
我笑你绕地球的月亮,总不会永远团圆;
我笑你千千万万大大小小的星球,总跳不出自己的轨道线;
我笑你一秒钟行五十万里的无线电,总比不上我区区的心头一念!

我这心头一念:
才从竹竿巷,忽到竹竿尖;
忽要赫贞江上,忽在凯约湖边;
我若真个害刻骨的相思,便一分钟绕遍地球三千万转!


原注:竹杆巷是我住的巷名。竹杆尖是吾村后山名。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19:2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




他也许爱我,——也许还爱我,——
但他总劝我莫再爱他。

他常常怪我;
这一天他眼泪汪汪的望着我,
说道:“你如何还想着我?
想着我,你又如何嗵对他?
你要是当真爱我,
你应该把爱我的心爱他,
你应该把待我的情待他。”

他的话句句真不错:——
上帝帮我!
我“应该”这样做!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20: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颗星儿




我喜欢你这颗顶大的星儿,
可惜我叫不出你的名字。
平日月明时,月光遮住了满天星,总不能遮住你。
今天风雨后,闷沉沉的天气,
我望遍天边,寻不见一点半点光明,
回转头来,
只有你在那杨柳高头依旧亮晶晶的地。


八年四月二十五夜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20: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许怡荪



怡荪!
我想像你此时还在此!
你跑出门来接我,
我知道你心里喜欢。

你夸奖我的成功,
我也爱受你的夸奖;
因为我的成功你都有份,
你夸奖我就同我夸奖你一样。

我把一年来的痛苦也告诉你了,
我觉得心里怪轻松了;
因为有你分去了一半,
这担子自然就不同了。

我们谈到半夜,
半夜我还舍不得就走。
我记得你临别时的话:
“适之,大处着眼,小处下手!”……

车子忽然转弯,
打断了我的梦想。
怡荪!
你的朋友还同你在时一样!


九,七,五。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20: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笑



十几年前,
一个人对我笑了一笑。
我当时不懂得什么,
只觉得他笑的很好。

那个人不知道后来怎样了,
只是他那一笑还在:
我不但忘不了他,
还觉得他越久越可爱。

我借他做了许多情诗,
我替他想出种种境地:
有的人读了伤心,
有的人读了欢喜。

欢喜也罢伤心也罢,
其实只是那一笑。
我至今还不曾寻着那笑的人,
但我很感谢他笑的真好。

九,八,一二。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20: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湖上



水上一个萤火,
水里一个萤火,
平排着,
轻轻地,
打我们的船边飞过。
他们俩儿越飞越近,
渐渐地併作了一个。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20: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的双生日



他干涉我病里看书,
常说,“你又不要命了!”
我也恼他干涉我,
常说,“你闹,我更要病了!”
我们常常这样吵嘴,——
每回吵过也就好了。
今天是我们的双生日,
我们订约,今天不许吵了。

我可忍不住要做一首生日诗。
他喊道,“哼,又做什么诗了!”
要不是抢的快,
这首诗早被他撕了。


原注:国音,诗音尸,撕音厶,故可互韵。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20: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烈士塚上的没字碑歌


他们是谁?
三个失败的英雄,
一个成功的好汉!
 他们的武器:
 炸弹!炸弹!
 他们的精神:
 干!干!干!

他们干了些什么?
一弹使汉奸破胆!
一弹把帝制推翻!
 他们的武器:
 炸弹!炸弹!
 他们的精神:
 干!干!干!

他们不能咬文嚼字,
他们不肯痛哭流涕,
他们更不屑长吁短叹!
 他们的武器:
 炸弹!炸弹!
 他们的精神:
 干!干!干!

他们用不著纪功碑,
他们用不著墓誌铭:
死文字赞不了不死汉!
 他们的纪功碑:
 炸弹!炸弹!
 他们的墓誌铭:
 干!干!干!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20: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晨星篇


  送叔永莎到南京

我们去年那夜,
豁蒙楼上同坐;
月在钟山顶上,
照见我们三个。
我们吹了烛光,
放进月光满地;
我们说话不多,
只觉得许多诗意。

我们做了一首诗,
——一首没有字的诗,——
先写着黑暗的夜,
后写着晨光来迟;
在那欲去未去的夜色里,
我们写着几颗小晨星,
虽没有多大的光明,
也使那早行的人高兴。
钟山上的月色,
和我们别了一年多了;
他这回照见你们,
定要笑我们这一年匆匆过了。
他念着我们的旧诗,
问道,“你们的晨星呢?
四百个长夜过去了,
你们造的光明呢?”

我的朋友们,
我们要暂时分别了;
“珍重珍重”的话,
我也不再说了。——

在这欲去未去的夜色里,
努力造几颗小晨星;
虽没有多大的光明,
也使那早行的人高兴!

十,十二,八。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22:34:45 | 显示全部楼层
后记:

其实,我们从这最初的尝试里,已窥探到了未来诗形式的多样性。
一直以来,我们以为仍需要探索的诗形式,其实在这随后的时间里已经得到了基本的确认。诗的分行,标点,分节,是在最初的时间里确定的,这也是横的移植带来的快速的时效。
今天的诗,大体上也在这个框架之内。所不同的还是诗的内容和诗人的精神面貌在各个时间段的各异。今天的诗显然也更广泛,更深入。

2017-2-17
发表于 2018-1-23 17:4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收入网刊 101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