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32|回复: 17

【新诗百年】中国新文学大系*诗歌卷(I-5)俞平伯 十七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8 17: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新文学大系*诗歌卷(I-5)俞平伯 十七首


【诗话】俞平伯

俞平伯,名铭衡,以字行,浙江德清人,在苏州生长。有冬夜西还忆,又为雪潮八作者之一。旧诗词功力甚深,所以能有“精练的词句和音律”;写景抒情,清新婉曲。也颇喜欢说理;胡适氏说他想兼作哲学家,反叫他的一些好诗被哲理埋没了。但情理相融的大篇也有的。《忆》是儿时的追怀,难在还多少能保存着那天真烂漫的口吻。作这种尝试的,似乎还没有别人。
录冬夜六首,雪潮一首,西还十二首,忆八首。


【诗目】

 孤山听雨
  悽然
  小劫
  欢愁底歌
  愿你
  北归杂诗
  暮
  夜雨
  乐谱中之一行
  儿语
  晚风
  小诗呈佩弦
  东行记蹤路牌寄环
  到紐約后初次西寄
  假如你愿意
  囈語
  忆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17:4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孤山听雨



云依依的在我们头上,
小桦儿却早懒懒散散地傍着岸了。
小青哟,和靖哟,
且不要萦住游客们底凭吊;
上那放鹤亭边,
看葛岭底晨妆去罢。
  
苍苍可滴的姿容,
少一个初阳些微晕的她。
让我们都去默着,
幽甜到不可以说了呢。
  
晓色更沉沉了,
看云生远山,
听雨来远天。
飒飒的三两点雨,
先打上了荷叶,
一切都从静默中叫醒来。
  
皱面的湖纹,
半蹙着眉尖样的,
偶然间添了——
花喇喇银珠儿那番迸跳。
是繁弦?是急鼓?
比碎玉声多几分清悄?
  
凉随雨生了,
闷因着雷破了,
翠叠的屏风烟雾似的朦胧了。
有湿风到我们底衣襟上,
点点滴滴的哨呀!
  
来时的桦子横在渡头,
好个风风雨雨,
清冷冷的湖面,
看他一领蓑衣,
把没篷子的打鱼船,
划到藕花外去。

雷声殷殷的送着,
雨丝断了,近山绿了;
只留恋的莽苍云气,
正盘旋在西泠以外,
极目的几点螺黛里。


一九二一,八,五,杭州。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17:4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悽然



  今年九月十四日我同長懷到蘇州,買舟去游寒山寺。雖時值秋半,而因江南陰江兼旬,故秋意已頗深矣。且是日雨意未消,游者闃然;瞻眺之餘,頗感寥廓!人在廢殿頹垣間,得聞清鐘,尤動悽愴懷戀之思,低回不能自己。夫寒山一荒寺耳,而搖蕩性靈至於如此,豈非情緣境生,而境隨情感耶?此詩之成,殆吾之結習使然。

那裏有寒山!
那裏有拾得!
那裏去追尋詩人們底魂魄!
只憑著七七八八,廓廓落落,
將倒未倒的破屋,
黏住失意的游蹤,
三兩番的低回躑躅。

明艷的鳳仙花,
喜歡開到荒涼的野寺;
那帶路的姑娘,
又想染紅她底指甲,
向花叢去搯了一握。
他倆只隨隨便便的,
似乎就此可以過去了;
但這如何能,在不可聊賴的情懷?

有剝落披離的粉牆,
欹斜婉轉的游廓,
蹭蹬的陂陀路;
有風塵色的游人一雙。
蕭蕭條條的樹梢頭,
迎那西風碎響。
他們可也有悲搖落的心腸?

鏜然起了,
嗡然遠了,
漸殷然散了;
楓橋鎮上底人,
寒山寺裏底僧,
九月秋風下癡著的我們,
都跟了沈凝的聲音依依蕩顫。
是寒山寺底鐘聲麼?
是舊時寒山寺底鐘聲麼?


九,三十,杭州。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17:4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劫



云皎洁,我底衣,
云烂熳,我底裙裾,
终古去敖翔,
随着苍苍的大气;
为甚么要低头呢?
哀哀我们底无俦侣。
去低头!低头看──看下方;
看下方啊,吾心震荡;
看下方啊,
撕碎吾身荷芰底芳香。
罡风落我帽,
冷雹打散我衣裳,
似花花的蝴蝶,一片儿飘扬
歌哑了东君,惹恼了天狼,
天狼咬断了她们底翅膀!
独置此身于夜漫漫的,人间之上,
天荒地老,到了地老天荒!
赤条条的我,何苍茫?何苍茫?

十,二十,杭州。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17:4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欢愁底歌


    一九二一,十,三十一。
      ——呈长环——



欢爱底泉奈他竭,
欢爱底焰奈他灭!
今日之前,如梦如烟;
今日之后,如雾如漆;
今日底今日——
且吻着,且握着,且珍重着;
且牢牢让着,
耿耿的这一点痴愚;
且莫问前路底光明,昏黑!
君啊!我啊!
谁歌?谁和?
且歌!且和!
大家歌,大家和啊!

“你和我把门来开!
侈和我把门来开!
欢情底树叶,栽向怀中来,
愿长把馨香消散!
哀!……哀!……”



似滔滔的水,
旧愁弃我们去了,
似叠叠的山,
新愁呢,向着我们来。
四年之前愁未生,
四年之间愁初生,
四年之后愁将长成。
愁长成,将奈何?
你和我!
打破——无这力啊,
怨咀——无此心啊;
只吻着,只握着,只珍重着,
只默默的忍着。
忍着,忍着,
愁将老死,将终于老死。
我们唱愁底挽歌,
欢所生底挽歌。
君啊,我啊,
谁歌?谁和?
且歌!且和!
大家歌,大家和啊!

“你和我把债来赊!
你和我把债来赊!
赊来的离忧,大啊大如海。
大如海,会枯干;
愿长把愁云吹散!
哀!……哀哀!……”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17:4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愿你



愿你不再爱我,
愿你学着自爱罢
自爱方是爱我了,
自爱更胜于爱我了!

我愿意去躲着你,
碎了我低心,
但却不愿意你心为我碎啊!
好不宽恕的我,
你能宽恕我吗?
我可以请求你底宽恕吗?

你心里如有我,
你心里如有我心里的你;
不应把我怎样待你的心待我,
应把我愿意你怎样待我的心待我。
十一,十一,夜,苏州。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17:4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归杂诗



  十四 到家了

卖硬面面饽饽的,
在深夜尖风底下,
这样慢慢地吆唤着。
我一听到,知道“到家了”。

十二,一,北京。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17:4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敲罢了三声晚钟,
把银的波底容,
黛的山底色,
都消融得黯淡了,
在这冷冷的清梵音中。

暗云层叠,
明霞剩有一缕,
但湖光已染上金色了。
一缕的霞,可爱哪!
更可爱的,只这一缕哪!

太阳倦了,
自有暮云遮着;
山倦了,
自有暮烟凝着;
人倦了呢?
我倦了呢?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17:4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雨



  八

短的白烛,
残照依依地,想留几番摇曳,
因流泪初凝,
便将开始了人间底遥夜。

一九二二,四,二0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17:49:49 | 显示全部楼层

乐谱中之一行

孤山听雨
  悽然
  小劫
  欢愁底歌
  愿你
  北归杂诗
  暮
  夜雨
  乐谱中之一行
  儿语
  晚风
  小诗呈佩弦
  东行记蹤路牌寄环
  到紐約后初次西寄
  假如你愿意
  囈語
  忆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17:4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儿语

孤山听雨
  悽然
  小劫
  欢愁底歌
  愿你
  北归杂诗
  暮
  夜雨
  乐谱中之一行
  儿语
  晚风
  小诗呈佩弦
  东行记蹤路牌寄环
  到紐約后初次西寄
  假如你愿意
  囈語
  忆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17:4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晚风

晚风在湖上,
无端吹动灰絮的云团,
又送来一缕笛声,几声弦索。
一个宛转地话到清愁,
一个掩抑地诉来幽怨。
这一段的凄凉对话,
暮云听了,
便沉沉的去嵯峨着。
即有倚在阑干角的,
也只呆呆的倚啊!

      四,二三。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17:5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诗呈佩弦

微倦的人,微倦的脸,
微倦的风色,
在微茫的街灯影里过去了。

       六,三十。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17:50: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东行记蹤路牌寄环

孤山听雨
  悽然
  小劫
  欢愁底歌
  愿你
  北归杂诗
  暮
  夜雨
  乐谱中之一行
  儿语
  晚风
  小诗呈佩弦
  东行记蹤路牌寄环
  到紐約后初次西寄
  假如你愿意
  囈語
  忆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17: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到紐約后初次西寄

孤山听雨
  悽然
  小劫
  欢愁底歌
  愿你
  北归杂诗
  暮
  夜雨
  乐谱中之一行
  儿语
  晚风
  小诗呈佩弦
  东行记蹤路牌寄环
  到紐約后初次西寄
  假如你愿意
  囈語
  忆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17:5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假如你愿意

孤山听雨
  悽然
  小劫
  欢愁底歌
  愿你
  北归杂诗
  暮
  夜雨
  乐谱中之一行
  儿语
  晚风
  小诗呈佩弦
  东行记蹤路牌寄环
  到紐約后初次西寄
  假如你愿意
  囈語
  忆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17:5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囈語

孤山听雨
  悽然
  小劫
  欢愁底歌
  愿你
  北归杂诗
  暮
  夜雨
  乐谱中之一行
  儿语
  晚风
  小诗呈佩弦
  东行记蹤路牌寄环
  到紐約后初次西寄
  假如你愿意
  囈語
  忆
 楼主| 发表于 2017-2-18 17:5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孤山听雨
  悽然
  小劫
  欢愁底歌
  愿你
  北归杂诗
  暮
  夜雨
  乐谱中之一行
  儿语
  晚风
  小诗呈佩弦
  东行记蹤路牌寄环
  到紐約后初次西寄
  假如你愿意
  囈語
  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