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25|回复: 1

《 我的野麦子 你冷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22 22:0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野麦子    你冷吗


                 龙   龙

你冷吗?
我的野麦子一一
一地试飞的鸟!
当热烘烘的日子
被风雪掳走
阳光缩进厚厚的云被里
你冷吗?
我的野麦子
当流水倾吐着幽冷的
        颤栗
丛林苍白了年轻的面容
山鸟断了飞行的路
连大地啸声都被寒风
        呑没
在这样的雪天
你冷吗?
我的野麦子

是谁出卖了一个季节
背离一片萧瑟
一片凛冽
哑了绿色的旗语
拖着一颗颓丧的心 ?
在这样的雪天
只有你坚守在这里
卷起一地的呼啸
一地绿色的渴望
以一道鲜活的风景
透露出谁的行踪
谁的遐想……   
在这样的雪天                                    
只有你坦祼在这里
我的野麦子
你冷吗?

有谁能告诉我
有谁能知道
这个冬天发生的事一一
地面上一次小小的雪崩
就是一次小小的暴动
小小的革命
在这样的雪天
当所有的种子假寐着
只有你这不眠的精灵
泼辣辣   
丰满一地绿色的羽翎
绿色的诱惑!
吁    我的野麦子一一
一地试飞的鸟
被冰雪搂得叽叽喳喳
            起来一一
齐刷刷睁开了亮亮的
        眼睛
仿佛有清脆的鸟声
高一阵低一阵
在雪被下
讲述一个王国的诞生
那些雪粒便一哄而散
冬的栅栏斜向深处!

噢,我的野麦子
在这样的雪天
你冷么?
你不曾告诉我
只在茫茫雪海
扑哧扑哧    叽叽喳喳
写下一行行滚烫的歌
让人觉得
春天一直活着
春天在向高处飞翔!

吁,我的野麦子
一地试飞的鸟!

      (此诗摘自龙龙诗集《情海深处》,稍有改动。该书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全国发行。)

创作后记:
        我写《我的野麦子,你冷吗》,是在写一种人生态度。我试图把童真与追求与希望写进我的诗中;我通过野麦子暗喻自己,暗喻所有在逆境中与命运抗争的人。我不必去定位,你可以把野麦子看成忠贞不渝的爱人;也可以把它当作患难与共的朋友;还可以视为你身边的亲人……  我把想象的空间留给你。我总以为,只要怀抱生活的大海,张开童真的翅膀,希望的前方就是诗!就是妩媚的岸!我想起英国的畅销小说《我就要你好好的》,这书名取得真好!一个肯定语就强化出深深的爱来!而该书封套上的一句话:“活得好是对生活最大的报复”,简直太哲学太经典了!我好喜欢。不是吗?我想起我的“野麦子”身陷囹圄,被冰雪禁锢丶强暴而不屈不挠,仍在好好地活着,在冬天也要绽放美丽的春天,如同小小的鸟叽里呱啦,成群结队挤在一块编织绿色的畅想向着高处飞翔,翔向一片金黄!这难道不是对冰雪的最大报复吗?于是,我爱上了她(这不是个错别字),我爱我的“野麦子”,爱她的倔强,爱她的沉默,爱她无声的奉献!她的无声让我肃然起敬! 每逢雪天,我就会想起她一一那一地的野麦子呀,一地试飞的鸟就是我的爱人,我的朋友,我的亲人!!
     我写诗喜欢朴素丶自然丶洒脱丶别样;我拒绝雕琢丶卖弄丶诡谲丶雷同。我写《我的野麦子,你冷吗》就是在呼唤我的魂!于是,我心中便铺开一片草原,似有一匹脱缰的野马腾空而起,呼啸而过!有一种率性让我无拘无束,我用蹄迹般的语言告诉你一种奔腾!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奔腾!我写诗只会张扬个性,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无视外界的存在;我无视外界的存在,一如雪地里的野麦子特立独行在反季节的最前哨,无视风雪的存在……
 楼主| 发表于 2017-2-22 22: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独辟蹊径,兀自成景
  一一《我的野麦子,你冷吗》赏析

                文/涓涓柳

        艺术最忌讳“千人一面,万人一腔”!艺术的雷同必定让艺术短命!真正动人心魄的艺术作品总是思想深刻、感情饱满,且风格独特、与众不同!
        当你走进艺术大观园,你会看到艺术品种琳琅满目,五彩纷呈,这时你一边观赏,一边称赞,又免不了片刻的沉思:这些“艺术品”都能深印在我脑海中吗?你不免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叹。倘若你在大观园里发现了独特的美,你便会驻足不前,反复品味而不忍离去,甚至想将其占为己有,以抚慰心灵之神往。
        读龙龙的诗总能读出一种精神,一种态度,一种骚动中弥漫出的孤独气质。龙龙对诗艺术执有一种崇高的追求和表达。这亦如他孤独的性灵,亦如他特立独行的诗观,与逆天下而行之的态度密切相关:非要创造一种独特的美,真正意义上的美,具有生命力的美!
        在《我的野麦子,你冷吗》这首诗里,龙龙就很好地放进了他的思想,很好地阐释了他“特立独行”的诗艺。
        要怎样表达才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呢?龙龙不是用一些理性的词语和抽象的句子去做空泛的解释(诸如“标新立异”、“独树一帜”等等),而是把内容的焦点,用蒙太奇手法去剪辑成一个个富有动感的镜头,透过众多画面的组合,让读者感受和领悟其中之玄妙与情境之美,让诗语鲜活、情境撩人,而不是单一的去勾勒一种刻板的意境。
        从诗题看,《我的野麦子,你冷吗》,“野麦子”这个形象就充满了象征意义,很具诗性和隐意。野麦子象征不死的春天!正如龙龙在该诗《创作后记》中说 “我写野麦子是在写一种人生态度。我试图把童真与追求与希望写进诗中;我通过野麦子暗喻自己,同时也暗喻所有在逆境中与命运抗争的人”。透过诗中“冷”与“热”的描写和抒情,一种“梅花”的秉性,一种“独辟蹊径,兀自成景”的傲骨,铮铮作响。
        诗中的冷色调与暖色调,龙龙都拿捏得很到位,如同两本对比鲜明的画册,相互作用,相互叠印,辉映成趣。
     全诗由冷色调导入,  诗人对严冬的景象做了全方位的最具典型的描写:“当热烘烘的日子/被风雪掳走/阳光缩进厚厚的云被里/你冷吗?/我的野麦子/当流水倾吐着幽冷的颤栗/丛林苍白了年轻的面容/山鸟断了飞行的路/连大地啸声都被寒风吞没/在这样的雪天/你冷吗?/我的野麦子” 。面对万物萧瑟,野麦子又是怎样张开强大的欲望,绽放凌雪的清姿呢?渲染!渲染!!再渲染!!!这似乎是一种对艺术的苦苦追求所必定经受的巨大磨难。
       接下来,作者笔锋一转,运用对比,强化了“野麦子”在冷环境里的坚定执着的信念。“是谁出卖了一个季节/背离一片萧瑟/一片凛冽/哑了绿色的旗语/拖着一颗颓丧的心?/在这样的雪天/只有你坚守在这里/卷起一地的呼啸/一地绿色的渴望”,这是“点”的勾勒,也是鲜明的反衬。诗中多次诘问:“我的野麦子,你冷吗”,这种问候语呈递进式的轮回推进,对情感起到了极大的强化! 对“画面”起到深层次和高强度的“面”的渲染和反衬!“地面上一次小小的雪崩/就是一次小小的暴动/小小的革命/在这样的雪天/当所有的种子假寐着/只有你这不眠的精灵/泼辣辣/丰满一地绿色的羽翎/绿色的诱惑!” 读到这里,我们不禁赞叹,好一朵“冰之莲” “雪之梅”,如此惊世骇俗!从该诗的《创作后记》中也能触摸到诗人的一种挑战式的人生态度。
      在这寒冷的冬天, “热”的抒情也更为炽烈:野麦子“被冰雪搂抱得叽叽喳喳起来/齐刷刷睁开了亮亮的眼睛/仿佛有清脆的鸟声/高一阵低一阵/在雪被下/讲述一个王国的诞生”,执着的追求,终于诞生了一个自己的“王国”,“那些雪粒便一哄而散/冬的栅栏斜向深处!” 这些轰轰烈烈,跌宕起伏又富有童趣的描写让人顿悟“春天一直活着”一一
野麦子就是春天!诗人就是春天!诗人与野麦子已融为一体,顽强而乐观地站在反季节的最前哨!!“在茫茫雪海/扑哧扑哧、叽叽喳喳/写下一行行滚烫的歌/让人觉得/春天一直活着/春天在向高处飞翔!”
       诗的结尾再现 “吁   我的野麦子/一地试飞的鸟”,语句中有一种内敛的自豪和欣慰,体现了诗人对“诗的个性追求成功”的由衷感叹。
        诗题《我的野麦子,你冷吗》也独具匠心。诗的开头,一句深情的问侯语引发出的悬念自然勾起读者一连串的思索,也从侧面突出了诗思,烘托了野麦子不畏严寒的高洁品质。龙龙写“爱情与生命”写得情真意笃,写“乡音与乡情”也写得情味盎然、妙趣横生,诗中有些语言略带点俏皮甚至有点幽默,把雪地里的野麦子写得那么可爱,那么雀跃,那么活灵活现!
        该诗的表现手法异彩纷呈。文学、音乐、绘画、摄影等诸多技巧天衣无缝地融合在一起,使诗情、诗境、诗思达到了完美的统一!这又得益于龙龙热爱诸多艺术的结果。龙龙还很喜欢雕塑,他的客厅充满了艺术氛围,装饰品几乎全是雕塑;他床头挂着自制的别开生面的墙画;书房门边悬挂一字幅:趣坐家中呷茶满开心一一自得其乐。这些都足见他多么爱独处,多么爱美,多么爱美化生活。广州有位群友张霞,在读了龙龙这首诗后也情不自禁地写了一篇赏析。张霞在文章的最后写道:一片不屈的野麦子,却是强权(暴风雪)下的一条大横幅。“春天一直活着/春天在向高处飞翔一一吁,我的野麦子,一地试飞的鸟”  一一展翅,向着春天!其实,作者就是一株倔强的野麦子,在风雪中追求春天,于是才有了这 “一行行滚烫的歌 ”   。
       是的,从冷峻的美过渡到热烈的美,从坚忍的秉持到完成崛起的雄姿,其语言张力是巨大的,不仅仅是“特立独行”的标榜,它的神韵,它的喻意,它所隐含的人生态度,只要我们细细咀嚼,便会品出“其中的种种美妙”。让我们像龙龙一样带着纯粹,带着诗心,带着满腔的热爱去写诗,从平凡的事物中去发掘那些鲜为人知的世界,调动“艺术与技术的双刃剑去挥洒独特的美,给人美的享受” 吧(龙龙《创作后记》)。
      写到这里,似乎意犹未尽。 在与龙龙多次交流中,我总觉得他似乎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但他内心释放的情感又是那么亲切,那么纯净,有时还那么天真,一如雪地里的野麦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