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60|回复: 0

博尔赫斯||我见过一个女人和两三个男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23 00: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g" q  g" _& I! m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 8 O! }4 I" F) t; e
绝望的落日 + U9 L- W1 s! H2 \) b8 S& x" ]
荒郊的月亮 ) o3 }7 o  J2 Q, m' E+ t, J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 _% }, T' c& P  a6 V7 t/ V
7 \" ~; ^& v, ?我给你我已死去的祖辈
! i( J% {! ]; A' ]' J) B后人们用大理石祭奠的先魂 ; i1 [2 U3 Y( J, i% t8 i  [
我父亲的父亲
) F9 O- C. A4 h阵亡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边境 2 N' a$ e+ ^3 M. b, Y
两颗子**弹射穿了他的胸膛
+ F4 y) \, n- G* m死的时候蓄着胡子
. V6 ?/ k" w6 J# ]0 C- p尸体被士兵们用牛皮裹起
% V) e& ]5 U  g- q. d+ |, E, P我母亲的祖父 1 o9 R# ^% ~: T) F/ u; V$ q
那年才二十四岁 ) s3 I# q& L0 p& H
在秘鲁率领三百人冲锋
1 t& W$ m7 _9 H' `* ?* `+ h如今都成了消失的马背上的亡魂
& i! z8 Y7 w5 l, h0 J
1 R. M+ A$ X1 I! C$ J2 Z我给你我的书中所能蕴含的一切悟力
8 g: |* c1 ~. l, I; ~/ z6 C以及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 ) t' C( |( R: R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8 M9 H$ W/ X1 j% |( }. ?' B* K* j8 W
. Q% V0 Q+ k; I: A% ]  H, c1 Q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
" F# y" q2 _! V% @' E% ^不营字造句,不和梦交易
3 X9 K  L2 u' q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 M+ V: i1 R5 \' J3 g$ f

5 h+ {! v; J8 C/ X. N7 l- q8 Y% v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 e: b# ~" U/ @0 E5 G" R3 h- E$ h
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
9 n; v/ B3 T* V' w- `- J5 F关于你自己的理论
; K7 z3 F, y! T3 ~# T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 3 {  u8 j! h/ @$ M1 e6 B  U

6 e2 ]$ l% n7 r, _, {0 W/ N' v我给你我的寂寞
  U' D+ [8 b8 E* B: }我的黑暗
1 i6 ]1 }4 T" V) y) U  h  x我心的饥渴
0 z1 g( ^; U: e$ g7 f& k6 I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 R5 a! W3 {1 D  m7 W, n
, _1 G- _% F) j5 H% Y8 R
《庭院》' c0 }" F% S8 L
# u! F% C3 Z3 o
夜幕降临/ z0 B9 A! L$ {. v' o2 l6 V
庭院的两三种色彩渐感疲惫。0 @% E; Q; [! X+ O" E8 g, V) V
满月那伟大的真诚& A+ s+ W( s" N# D
已不再激动它习以为常的苍穹。6 D( R: P0 b$ {' i/ \
庭院,天空之河。! a. ]9 h# ?! h' j$ s) {
庭院是斜坡
" v8 I: S- K+ b! \是天空流入屋舍的通道。# }( L9 a# E- e* c
无声无息,
+ m  U2 L' `5 {0 I永恒在星辰的岔路口等待。
- H2 W/ {: q* y* Y住在这黑暗的友谊中多好4 f8 u* X, P. e! m' Y2 }
在门道,葡萄藤与蓄水池之间。
. ~5 f* u8 _1 V9 T. \- _5 ^" g6 _2 b( r8 N5 G  \4 k  X3 M* j( W
《余晖》# A7 I2 H% Y8 g5 p! u3 m  Y/ w
3 O8 D6 p8 S: S4 u, [6 I
日落总是令人不安
( l" r3 t& K3 }& \* I无论它是绚丽抑或是贫乏,
- f( `. k, p6 x3 {, t+ p但尚且更令人不安的8 T# z- G; n( V% E! d, Q6 Q: W
是最后那绝望的闪耀
# A. z* O- A% B2 o3 L/ \它使原野生锈
$ y- R% w7 J4 g: E: F2 F此刻地平线上再也留不下
2 I- R2 d8 Z- G- C# J% Z  ^斜阳的喧嚣与自负。5 ?8 X% c# e5 O; Y; I  y
要抓住这紧张而奇异的光有多难,7 b" d' S8 H( ~$ X; P0 _5 n" b# C
那是个幻象,人类对黑暗的一致恐惧& M1 b3 U5 S& ~* t. g' J
把它强加在空间之上
( e2 ~9 \4 F/ O! \: _. w+ q; W' D它突然停止
. {" R" `# r) N: N在我们觉察到它的虚假之时
+ n1 i5 o6 o' d7 d就像一个梦破灭
* m' G  t( g! M: j$ v% D在做梦者得知他正在做梦之时。
" z6 f# s+ @2 a8 E7 Y$ E. L
7 y1 v4 F- @8 r1 e5 {* F+ j4 ^% `《平凡》
- ]5 n, _3 q0 z& X3 m5 J. {3 r$ Z2 P. S$ Q4 p
花园的格栅门打开
) k9 N$ s' E% [) F1 x0 @; x8 a0 t顺从如一张
1 U1 F. u; t3 O) V' n2 x% p频繁的习惯常加探问的书页
' V9 T; @; w" G7 s而一旦进入,我们的眼睛
0 [: [' H/ Y1 E1 A0 ^2 v; p不需要注视那些' o+ s6 V# E; J, [/ y
在记忆里确切无疑的事物。2 E3 M* H4 T* A* v  C' G
我熟知习惯和心灵: E7 b) I8 B1 P7 }
和那种隐语行话
; ^! A0 \( I  V' \, z" s/ F每一群人都在编织着它们。; ?( E- I% @! u. y( {0 Q' b
我无需说话
2 m1 u+ b- U, G* ]/ r) A8 T也不必佯装拥有特权;
8 W2 t+ J" M. Y( {$ g  G2 p) F我身边的人们都与我熟识," d* O! L) W0 H* x6 T5 e+ ]
我的担忧与弱点他们了如指掌。  z  M4 `; ^. R& l4 w8 q
这就是那最高的获取,
1 z  y. E5 k/ S' L) u. P0 `上苍也许会将它赋予我们:
. |# N% |) C2 s1 x8 U$ B没有惊叹也没有胜利
7 ^$ O1 N) w! L8 D而仅仅是被朴素地接纳
) [2 I* M) z; L作为不可否定的现实的一部分,
) l7 q7 `! @  I像那些石头和草木。; l5 ]/ K' S9 V

& w. ?$ M3 K7 C: }2 U《离别》
. j2 J" ~' U1 Y5 X
  z3 ^5 g0 r* R# B  L在我的爱人与我之间将竖起+ T* I, k! X: j6 a8 n( k" a; |
三百个长夜如三百道高墙( `. }' u; z- @! ^2 F/ |
而大海会是我们中间的魔法一场。" p0 h+ A2 H" V4 K& z5 l1 d
时间残忍的手将要撕碎
( \9 O: I$ z* T" i0 d9 N9 i荆棘般刺满我胸膛的街道。
/ @5 H  m( F: k; M4 h5 @  D什么也不会有了,除了回忆。& h9 v8 N" G  M  s) M

( g, p, `$ R$ [7 m; _. J9 Z(哦悲伤赋予的黄昏,
1 O, X5 w$ q/ e% q渴望见到你的黑夜4 m2 A, W2 R( ]) @4 d( Y9 l
颓丧的原野,苍凉的天空+ L3 A& k: D- f- \; G3 X- z0 W
在水潭深处猛兽耻辱
1 Y( {* h. N* Z1 [如一位堕落的天使……& y; s. A9 t3 H% L8 N8 X( q
还有你的生命为我的向往增辉9 k& G) }9 x6 X7 F  o( y1 T
还有那荒凉而又快乐的街巷; S' w5 n5 A5 ~' i
今天在我爱情的光辉中闪耀……)7 Z' X0 Y2 M4 i8 E, _

" y4 W5 `7 s9 C! c" ~如同一座雕像决定了一切
2 N$ i( t0 Y, o; k- d没有了你会使更多的原野悲伤。
! \3 u& W# p1 G2 ~
7 A/ n( d. Z$ `+ M( K《爱的预感》( y% r4 T7 K% z- u5 P

1 ]& D; ?7 f9 C" B无论是你面容的亲切,光彩如一个节日
  y0 z  @8 T6 q2 X7 s无论是你身体的恩宠,仍旧神秘而缄默,一派稚气,
# q# |8 |5 A  E6 l# b$ G1 x: @% l还是你生命的延续,留在词语或宁静里: C+ @; I6 g+ `' N2 F
都比不上如此神秘的一个赐予
% g  a+ o8 A5 q像注视着你的睡梦,拢在/ \- z" L" n5 t3 c
我怀抱的守夜之中。
1 Y. e, F2 B" f* w" E2 d奇迹一般,又一次童贞,凭着睡梦那赦免的功效,
; W4 C6 ^& ?( f+ \( j8 A$ _6 G9 c沉静而辉煌,如记忆所恢复的幸福,
+ }& m* p) Y: i, h  w1 m7 O! W你将把你生命的那道岸滨交给我,你自己并不拥有。
7 R% G8 ^" D3 a4 b" O& I  L投身入静寂,
/ k. a) N! k+ N  O5 X% L$ `我将认清你的存在那最后的海滩2 J% r8 A/ W: H
并且第一次把你看见。也许,) y' x/ r- A. l6 z7 w2 c
就像上帝必将把你看见,
5 T7 z5 C' N; b: y# V; k  A1 W被摧毁了的,时间的虚构,
9 a, |- H, C/ E  ~  h( ?. A没有爱,没有我。# [% f$ t( }  y. ~# N  W

% r" e/ ^, H4 `) H( x《蒙得维的亚》8 ^7 S# C" Z5 q; [
- h' a' R# q  X4 d
我滑下你的暮色如厌倦下一道斜坡的虔诚。
* y$ p* O* e; ^/ S2 Y. ]年轻的夜晚像你屋顶平台上的一片翅膀。
9 N8 M, ?1 q) g你是我们曾经有过的布宜诺斯艾利斯,那座随着岁月悄悄溜走的城市。
' P. z' u/ w$ ?' {7 b, O5 g# |' B你是我们的,节日的,像水中倒映的星星。& v1 W1 M* e% f5 K/ ^) Y
时间中虚假的门,你的街道朝向更轻柔的往昔。
4 z' ~+ ^6 n0 Y& y) y' W$ F黎明之光,它送出的早晨向我们走来,越过甘甜的褐色海水6 n' X) ^) j2 F! d
在照亮我的百叶窗之前,你低低的日色已赐福予你的花园。* k1 z8 {0 e- s. q; T; J! z0 V
被听成了一首诗的城市。; f1 _' p: e) a1 k
拥有庭院之光的街道。  c# I% G4 b7 a4 n* y" }

1 Z" g& t2 K: m; n《我的一生》
0 o8 g' Z; [0 D9 U: {, p* g" j* V$ i( _/ k2 b* H( c" Q4 g
这里又一次,饱含回忆的嘴唇,独特而又与你们的相似。! s( [$ G4 s1 b0 e  B' k
我就是这迟缓的强度,一个灵魂。% Z$ R& r. m1 i
我总是靠近欢乐,也珍惜痛苦的爱抚。
6 u& m5 D; ?( W& L8 E+ {9 v/ V我已渡过了海洋。
4 Z7 [) S$ P& o: c1 y: U7 E. s我已经认识了许多土地;我见过一个女人和两三个男人。
$ C% P4 h, y% h' @6 |我爱过一个高傲的白人姑娘,她拥有西班牙的宁静。9 w  L' Q3 v1 O4 o4 q
我见过一望无际的郊野,西方永无止境的不朽在那里完成。
# Z1 i. x$ f# P$ m我品尝过众多的词语。! j8 D3 `3 k% \& V7 e
我深信这就是一切而我也再见不到在做不出新的事情。0 K* T0 q' t  B
我相信我日日夜夜的贫穷与富足,与上帝和所有人的相等。& q$ f6 U  }, S! o+ Y7 K
维拉·奥图萨尔的落日
$ D4 B1 p) B4 F" m' |5 s最后审判一样的傍晚。# E- p$ L0 c; A8 V
街道是天空中移到崩裂的伤口。0 m3 u/ M0 h1 J8 J2 W8 w- s
我不知道在深处燃烧的光是一个天使还是一次日落。  g0 C$ c6 M8 x' }  ]0 E! D
像一个恶梦,无情的距离压在我身上。4 y/ F4 j6 \* R% _# N! h
地平线被一道铁丝网刺痛。
% g/ N8 Q- ~6 s6 v8 R' |8 H世界仿佛毫无用处,无人眷顾。
! A7 O4 [8 v$ X9 v0 y! ^天空中仍是白昼,但黑夜已在峡谷里背叛。
/ t8 V: u8 U1 i' r* r所有的光都在蓝色的围墙与那一片姑娘们的喧闹之中。5 S- I) U3 i) d
我已经不知道是一棵树还是一个神,透过生锈的大门呈现。; E6 Z4 t5 ]0 Y; B, E5 q
突然间有多少国土:原野,天空,郊外。
) t2 @# m) _* Q2 ^: c2 z9 |$ \! x今天曾经有过的财富是街道,锋利的日落,惊愕的夜晚。- }. H! q$ u! U5 d7 e
在远方,我将重获我的贫穷。
& Y1 q+ M/ g9 M! H' }0 {$ [8 I2 E
5 w: |6 X5 _( J1 A1 l两首英语诗
# {! q  n; Z8 F+ ^
) X# E9 i, {. `! h! b* b4 ^/8 l0 a6 I4 X5 ~  g' B
; k0 c8 a0 y$ H" s
无用的黎明发现我在一个荒凉的街角;我活过了黑夜。- ]+ \* ~: n; X7 T

/ a; C. y1 b) A黑呀是骄傲的波浪:暗蓝色的波浪高高落下,满载着深土的各种色彩,满载着靠不住而值得渴望的事物。9 {1 [: o2 A) T. `4 ], b% \
9 m/ a3 @) ?5 k# {
黑夜有一种神秘赠予和取舍的习性,将事物一半放弃,一半扣留,那是黑暗半球的快乐。黑夜如此行事,我告诉你。% A& P5 \- G- h+ c

4 N, R, J/ [& F2 }: D) x8 N澎湃的波澜,那黑夜,照例留给了我细碎和琐屑的东西:某些受憎恨的聊天朋友,奏给梦听的音乐,刺人的灰烬的烟雾。我饥饿的心并不需要的东西。, J/ u2 P. j; O

2 X# U6 E3 Z0 _/ r; J  \2 _巨浪送来了你。4 v5 T) J; e5 t6 m1 Z& d  @5 b
- m  K0 E/ P+ |/ R+ p9 a0 _0 m
词语,一切词语,你的笑声;还有美丽的如此懒散而没完没了的你。我们谈着话而你已忘掉了词语。. u5 P. Z1 N7 f; L' ]/ m/ x
% ?: s' N8 D  [+ J5 E
溃散的黎明发现我在我的城市里一条荒凉的街上。
* T; I* W+ i% G, r+ C# t. ]: |$ C, ?& L
你背转的侧影,组成你姓名的声音,你笑声的曲调:这些都是你留给我的赫赫有名的工具。( }6 f9 u1 V: ^( r! Z# e% d

* b" G9 U7 x) D) n+ I8 N我在黎明倾倒它们,我丢失它们,我找到它们;我向寥寥无几的迷路之犬,也向寥落迷失的晨星讲述它们。' E& e; [# T1 }3 P1 [5 l
; v/ X: N* G2 x' M. ^+ ~) L
你黑暗富足的生命……& M! O, T/ y7 g: Z, V7 ]$ g0 C$ k

% t+ F, o  s. ?) `( R; N. g我必须认清你,用某种方式:我收起了你留给了我的这些著名的工具,我要你隐藏的容颜,你真实的微笑——你凉爽的镜子熟悉的,那寂寞,嘲弄的微笑
) U! c8 w9 Y$ }2 {2 q
0 [6 a; z2 @6 A! T2 a//
2 E  H9 `/ w1 _" ]  [0 l0 i6 z: Q% O& I6 N0 X7 O
我能用什么来拥有你?
- [; |; {1 C1 L
  Q6 M/ h( j7 R# A8 o我交给你狭窄的街,孤注一掷的日落,荒郊的冷月。
+ z' @+ P6 q2 G0 m# v/ \1 C& ^8 r' L8 I
我交给你一个人的痛苦,他曾向寂寞的月亮久久凝望。
+ j0 F2 S2 F; E; |' A
& s1 q/ P! ]' I, ~5 a: h$ V  z我交给你我的祖先,我的死者,活着的人们用大理石祭奠的幽灵;我的父亲的父亲被杀于布宜诺斯艾利斯边境,两颗子弹穿透他的肺叶,他留着胡子,死去了,他的士兵把他裹在一张母牛皮里;我母亲的祖父——才二十四岁——在秘鲁率领三百人冲锋,如今是死马上的鬼魂。7 U5 ~+ y' g) Y# W0 ^  T8 T4 c

0 ~2 t8 @; L1 B7 G* A/ c  ~我交给你我的书本也许会拥有的无论什么样的洞见,我生命中所以的无论什么样的男子气概或谐趣。
! C1 g! z" w  g( X0 a) X% G; l' y9 F) v! J* N, f
我交给你一个从不忠诚的人的忠诚。3 z- Y: A2 T4 D9 ~0 _# C9 y6 n
5 M5 U) }: E# \4 ~# f
我交给你我自己的核心,我以某种方式将它保存下来——不经营词句,不与梦交往,不为时间、快乐和噩运所接触的中心。
+ N5 `* N4 J! Q5 C
4 z$ f* q/ {$ ^2 G我交给你,在你出生前多年,在日落之际看见的一朵枯黄玫瑰的记忆。
: I% K5 J# D7 Q& n5 ~/ ]3 Z6 M" |" X; r9 _) N& @
我交给你对你自己的解释,有关你自己的理论,你自己的确凿而惊人的消息。. L" R6 ]/ a+ c4 j, @9 @
# Y( Y, y7 q$ t+ @' P
我能够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灵的饥渴,我在尝试贿赂你,用无常,用危险,用失败。
0 B# n0 z; q- E1 A% K+ H. v0 T! p3 L
《边界》1 w' y9 u9 z; g) z
9 |  S) L+ o6 M0 w6 N' E1 t
这些在西风里深入的街道! [5 B+ M4 N4 @+ T5 w9 ^# }
必定有一条(不知道哪一条); [- P0 p1 W- L1 S# m
今天我是最后一次走过,
% l' D- U6 D1 N/ W3 P2 m漠然无觉,也不加猜测,屈从于5 p4 H; Z, p' j* ^
某人,他制定全能的律法
% R+ v$ z5 Q& _; J9 ~和秘密而又严格的标准
- S4 \* J0 c. a( p7 Q& U' Z; Z给阴影,梦幻和形体
) S9 R. I' z. X2 k9 t4 S0 o正是它们拆散又编织着这个生命。8 `2 d% S# U& M" p' |
倘若万物都有结局,有节制$ O/ ^( p6 ~' a5 n* Z
有最后和永逝,还有遗忘
+ c0 N: k% L/ a& n( F谁能告诉我们,在这幢房子里,是谁
" t/ G" F; E2 C1 e9 k已经接受了我们无意中的告别?
% w  O6 C8 p3 \; ]& `1 W透过灰色的玻璃黑呀终止,
" G% m) a8 V1 m在黯淡的桌面上,那堆
/ k, g- e% E# N; |* H5 T" R被参差的阴影拉长的书籍
- O. A$ v) L9 a$ u必定有某一本,我们绝不会翻阅。
6 @7 e6 y. G* M5 W& K9 E% m# t) I……# @9 \- s- T0 M6 c) Q8 m
……
) ~1 u( v! k0 q/ E' s3 \( ~- f/ Q8 g. v0 A: [
某一扇门你已经永远关上
) T$ K/ u: |& ~& D8 D) L$ y1 f也有一面镜子在徒劳地把你等待;; j) ^' O1 d! e5 ?% E
十字路口向你敞开了远方,
* ?% H: p! ^( z5 b! R3 N还有那四张脸的不眠者,雅努。
/ D! b( I+ D0 U1 l在你所有的记忆里,有一段, r' l6 O( c) q- |$ a, S$ |% C7 m
已经失去,已经远不可及;
, Y6 F5 x; M; @9 X1 G谁也不会见到你走下那处泉水
( c& T9 B% E. @* ?/ y5 j无论是朗朗白日还是黄金的圆月。
; S$ Z+ ]8 g) _* B+ j# K6 @……
6 V. |1 n  Z3 p$ Z7 H) [……
1 M$ K4 j6 w$ ^- \. m) Q  ~; ^% e. N1 b. v) }" b/ }2 d
在黎明我仿佛听见了一阵繁忙的2 P; z  m+ E# Z1 |
喃喃之声,那是远去的人群;+ f! \9 U: I7 l0 q. L
他们曾经热爱我,又遗忘了我;) O) h; L% S' U
此空间,时间和博尔赫斯正将我离弃。
. c. P2 |. S6 k# ~' T5 L9 \4 |# I# ^) E. j( T& Z8 U

. ?# t% H( L$ T, k! D' c; `0 e《赠礼之诗》' m4 h  w2 d6 ]' u& o/ t. \
8 z- `4 [! `2 o. m) _$ w& I
没有人能读出泪水或责备
! t6 U  p$ A* }来贬低这篇上帝之威力的
2 K. W8 U% N; X- F! l0 f0 l宣言,上帝以他绝妙的反讽
! E0 X+ A3 n! a+ m7 G' x同时给了我书籍与黑夜。
) `6 X- j9 e8 B/ W他让失明的双眼来充当' r3 O3 T/ z3 o( I6 v' {' c' ?
这座书城的主任,这眼睛只能+ w- c4 ?1 P9 a5 R
在梦的图书馆里阅读; j& c: J4 `$ y. m/ O4 n
毫无意义的篇章,它们都由黎明
8 c6 d1 M  ]2 h* N7 u* o$ H让给了它的渴望。日子) f: R# O+ u8 L1 n; d- R, [1 H
在眼前突然挥霍它无限的卷帙# ?5 T2 a3 f/ S7 M
它们艰深如那些在亚历山大
0 c2 _7 M" ~0 G, \! f被焚毁的艰深的原稿" y9 D* g% l; R) @6 `
因为饥渴(一个希腊传说讲述过)/ i6 a% Q" s9 u* x$ n  R8 a- X3 ~
以为国王在喷泉与花园间垂毙;
7 n# y3 o) `) r7 Z我漫无目的跋涉在这盲目的
* v- G; r9 d7 j( U, a! p7 M6 u图书馆,这座高大而幽深的监狱。' a  n  S7 }( [- \" h$ \. [
……
* H+ s# `  S6 t; K
& C2 N. g- }" R+ e在我的黑暗里,那虚浮的冥色# @& m* h6 Y$ e/ I
我用一把迟疑的手杖慢慢摸索. a; C) |4 E3 ~' f( m4 z0 {$ _
我,总是在想象着天堂, Z5 y, C5 I9 h: U
是一座图书馆的类型。
+ n3 a2 p; ]1 d- I6 `+ w% R- |: J5 O; K某种事物,肯定不能名之以$ _5 Q7 O  Z. ]* E" D; n
命运这个词,安排了这一切;
4 L" X0 T2 Y  n2 z; N. P, G另一个人在另外的迷蒙之夜里
# ^+ u# g+ b; r) V( F4 W) W也曾领受过这数不清的书籍与黑暗。/ f& y) ^% l2 J: u8 M
在缓慢的陈列馆里游荡3 g+ ?- [6 |2 `% F" w; E  U% y, \
怀着神圣的无名恐惧我时常感到
2 q5 r! G0 j" c3 o1 n我就是那另一个,那个死者,曾经
. s. C) A$ i' R4 v1 t( a7 H4 E! |在同样的日子迈过同样的步履。! k( r2 B/ {* |! E
在两者之中,是谁写下了这首诗# t* R1 O) o, Y
一个复数的我还是一道孤单的阴影?
( l4 p0 u& f7 {6 G那给我命名的词有算的了什么/ e8 h# G# O: k
倘若这诅咒是共同的,是同一个?% H, o8 x5 C4 _9 Y
格鲁萨克或博尔赫斯,我观看着
+ \8 \3 C9 A3 J8 e, H这亲爱的世界变形与熄灭, f8 ~+ j. k5 ?# m: U
成为一堆苍白,模糊的灰烬7 `& a5 F5 S% g' G% Q1 R* L1 j
就仿佛是梦境,或者是遗忘。
$ k3 Q) c, j8 E- ?  A3 G4 f0 ^: @% f/ L% m
《雨》7 W3 J5 F$ g  C* d$ H8 M" W: \: H: X
; B- v! r' N, s( T' B
突然间黄昏变得明亮5 D8 A$ f+ q) Q4 d
因为此刻正有细雨落下。, o$ e# @8 e% z( }
或曾经落下。下雨$ R! `8 ~1 q8 f" ~, e- e8 f5 G8 a
无疑是在过去发生的一件事。
) d; Y$ g# y2 o; Q- u+ M9 X谁听见雨落下,谁就回想起' D! d+ r' K: Q; }' d
那个时候,幸福的命运向他呈现了
7 g, n1 J( {) \* O一朵叫做玫瑰的话
$ X+ v$ `9 i7 k' m2 I6 v' _, m和它奇妙的、鲜红的色彩。
* s, i4 ^) }$ h6 W这蒙住了窗玻璃的细雨
8 ^4 |2 R8 V2 K9 y7 j' b必将在被遗弃的郊外
% p, m+ J& M9 T+ a在某个不复存在的庭院里洗亮
5 [( x/ k* ^8 ?7 l  i架上的黑葡萄。潮湿的暮色
6 G: n$ t4 |( H+ a: W' D" h带给我一个声音,我渴望的声音,: z: y, X1 ]9 e8 C
我的父亲回来了,他没有死去。
' p# }- ^' C- q+ f7 F$ {
! E+ [2 [) }; |% b+ V+ s《诗艺》
9 s; d0 J8 }0 T+ P! n5 Q8 A+ U7 `; A6 h, P1 c5 N/ f" d5 [
眼望岁月与流水汇成的场合+ R' \7 G9 p8 N, r) L1 x# p& F0 N
回想时间是另一条河,
4 |+ C. {4 ~( H# c# L要知道我们就像河流一去不返: W3 ~  ^0 M5 N- U: `/ a( v
一张张脸孔水一样掠过。
0 i! a9 s  }  e9 V1 o要觉察到清醒是另一场睡梦
6 c0 N2 b* |5 t: Y3 R梦见自己并未做梦,而死亡
9 u1 ?9 q9 S% M8 n* ~使我们的肉体充满恐惧,不过是那
( Y, v9 n4 ]7 X夜夜归来的死亡,又称为睡梦。
, f+ Q* m8 m9 K  K4 g) Y- ~# R要看到在日子或年份里有一个象征
- @$ Q; [: \' M1 S# H- z属于人类的往日与岁月,5 j; M1 c. E" J) t( |
要把岁月的侮辱改造成
7 d. k, p9 s8 O# U3 L# `5 z一曲音乐,一声细语和一个象征。9 X9 c0 }* t3 K3 F
要从死亡中看到梦境,从日落; `9 p8 J7 ]# Y
看到痛苦的黄金,这就是诗
; B% M3 \- G6 l! U1 t它不朽又贫穷,诗歌0 k5 F4 @) R) m; l6 C- c+ C0 `* n. l
循环往复,就像拿黎明和日落。
3 H* M8 v0 L5 R1 ^7 R: _3 A有的时候,在暮色里一张脸孔
: v2 t; I) |0 a$ |从镜子的深处向我们凝望;4 G* B$ |$ m- }, F# }: Z
艺术应当像那面镜子
+ A0 D3 o0 u. [显示出我们自己的脸孔。
' Y5 h! T( l3 ?# F& g8 t" Z  E! o人们说尤利西斯厌倦了奇迹
2 F/ S9 @( |0 A. ^当他望见了葱郁而质朴的伊撒加; |+ d& x, i$ y' ^" Q0 i% U
曾因幸福而哭泣。艺术就是伊撒加
) ^4 x5 A7 f, \6 Y: g, H属于绿色的永恒,而非奇迹。
& s" K4 p) e& E4 x它也像河水一样长流不息) r* N; C6 w2 M, G
逝去而又留存,是同一位反复无常的2 O# E/ I5 b$ n4 a* F
赫拉克利特的镜子,它是自己
& \9 @) ?1 f; S6 b1 q  N又是别的,像河水一样长流不息。
* C0 c; @2 ^* @, h/ ^* @0 f灵魂(那么我告诉自己)会以一种秘密而充分的方式,懂得
5 H2 \# X% H1 }" W" n6 w它是不朽的,它巨大而沉重的
& F. v6 A0 Z* |; {' p圆环无所不包,无所不能。0 U6 ]8 a* |) m% m9 Q* s
比这渴望更远,比这首诗更远,* S# p5 {/ M- g  e* N7 \7 i' V; V
无穷无尽的宇宙在等待着我。. S+ w  F' }% E* n! |

. P/ o7 O/ e: Y! x6 F" x  [2 u《谜语》
7 ?9 Y/ J6 ?$ S# k1 S  O% T- O* P$ s5 x7 V" b' [) a
今天吟唱着诗篇的我: A, g2 l/ @' {1 L" d, I
明天将是那神秘的,是死者,& e$ A# c2 \* a% j
居住在一个魔法与荒漠的) b; S$ J# c7 r( c: U3 S. x
星球上,没有以往,没有以后,没有时辰。6 C$ `6 |  Y7 z: F- g2 _
神秘主义者如是说。我相信* p( g% z% b- P" j. M1 H( k
我不配进入地狱或天堂,
# t# l9 ~" K( _1 u/ ?但我不作预言。我们的历史
( m% Z/ S; E2 J; ^像普罗透斯的形体一样变幻无常。6 `3 R/ c/ b$ H' W* h2 Z5 _- X2 Q% l1 J
是什么飘泊不定的迷宫,是什么
& l, {2 }9 J7 ^+ q! Y& m4 H光辉的盲目之白,将成为我的命运,% z* C. r( O# Y6 |! e5 `2 _
当这场冒险的结局' F: V: N: O# d' n% G
支付给我奇特的死亡的体验?! ^& B) o) `$ g6 A( }3 B. `
我要畅饮它清澈的遗忘,
% B% g' }6 O4 ~9 u永远存在;但绝不曾经存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