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34|回复: 9

缪克构 时间的炼金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24 11:2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间的炼金术

  缪克构

# 路角

离“海头”最远的那个村庄
我知道名字的时候已经叫“民主”
母亲在世时信奉基督教
每个星期天做礼拜,她就说:
“我要到民主去了”
那里的村口有一座不干起眼的教堂

我在城里待了二十年后
有一天,经过多方打听
终于知道这个扭扭歪歪的村庄
原来的名字叫“嘴角”
多么令人叫人名字啊
过了路角,就是一大片平原

族里第一个读了博士的兄长告诉我
耸原来就住在民主
“民主在哪儿你知道吗
过了合理,就是民主”

两个村庄毗邻而居




 楼主| 发表于 2017-2-24 11:26: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倦的渔火

涛声从海堤漫上来的时候
她正在箩里收藏一缕月光
然后轻盈地走向小木屋

没有人知道  儿孙满堂
她为何选择在海边独居
只有远去的孤帆
对照她无言的心事

十年前,我去看她
她已经像现在这样老
现在,她更加沉默寡言了
但不忘再送我一盏渔火

每一个在夜晚归来的渔民
都会从她那里得到一盏渔火
因为有一盏灯在她心中常开不败

这个人,是我的母亲
她十年前就去世了
但依然点亮一盏又一盏渔火
等待父亲从海上归来



 楼主| 发表于 2017-2-24 11:3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因

此刻,喋喋不休的争论已经停止了
酗酒、暴怒和离家出走
都已与这个平静的年轻人无关
是生活出了乱子
把一个人的秩序打乱了

在混乱的乡镇
习武的堂弟死于父母
用金钱为他铺就的前程
乱哄哄的声名
令莽撞的他难以把持

颠来倒去的婚姻
把他彻底推进了浮华生活的深渊
每天他都从醉醺醺的夜晚
走进摇摇晃晃的工作中

没有匹配的手艺
弟弟一身的力气显得空空荡荡
最终,迎面扑灭的超载货车
把他的力气全部取走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2-24 11:40:26 | 显示全部楼层
#车泊邓肯


大海对天空说
到蓝的尽头相见

那一种蓝
不会有尽头
 楼主| 发表于 2017-2-24 11: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沉默


在喧嚣的世界里
人群更需要沉默
生活对沉默者报以白发
这是矜持内在的力度

沉默吧,我主张:
站在风暴的中心一言不发
奔波的人疲惫的人
暴虐的人麻木的人
统统口吐莲花

死亡、暴发——
这些都与沉默无关
看这世界表乖张
沉默是对它最好的报答
 楼主| 发表于 2017-2-24 12:5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听友人讲家事


一个北方姑娘嫁到南方
飞机上两个钟头的距离
她竟要用一生去丈量

寡居的双方母亲,年幼的孩子
甚至红辣椒、海瓜子
像沙子一样在鞋里越堆越多

“不能怪谁,造化弄人”
此外,她还提到了爱情
眼睛里闪动着当年的光芒
 楼主| 发表于 2017-2-24 12:53: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近和远


我听见了她
往深处去,靠近我
拍打我
一年一年的光景

十年,一梦
我靠近她
拍打她
一梦一梦的流水
 楼主| 发表于 2017-2-24 12:5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魂灵闪烁


我感到了魂灵的闪烁
唉,我觉得左和右都可
我觉得前和后都可,唉
我感到了魂灵的不可捉摸

我觉得这一天无异于另一日
这一晚存同于另一晚
这一生与另一生相关无几
这几人与另几人都一样面目模糊

你要我说出哪一样
我都含糊其词
我感到了魂灵的闪烁
而我,只是一闪中的影子
 楼主| 发表于 2017-2-24 13:05:39 | 显示全部楼层
#秋日


去年的青山看明月
曾见两棵松产在凄冷夜
今年在故乡不见玉盘
只见你清幽脸庞
和已冰凉的唇

相互取暖的日子渐远
而冬日渐近
抒情打败了晚归人
有人收获残荷
有人收获莲子
有人,干脆就收获影子
 楼主| 发表于 2017-2-24 13: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花可以开了


美人蕉已经开失败
下一季
要等待漫长的夹竹桃

如果你还要守候
那就期望——
葳蕤的草丛中可能的野雏菊吧

没有花可以开了
要走就放心一走吧
杏花不会因为你的离开
而卷土重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