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85|回复: 2

冰斌的诗歌/冰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26 01:0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冰斌的诗歌/冰斌 


*村 庄

我在返回。一座山
与我一起起起伏伏。
我遇见的,可能是一个
虚构的秋天——
树木由另外的一些
树木构成。
流水流向低处,
其实是匍匐的白云。
石头多么像藏身其中的
牛羊和猪。

*我睡着了

我睡着了:我消失了
而床浮现出来。
夜晚是褪色的白昼——
风吹过但道路消失了,
花香弥漫但花朵消失了。
我睡着了:睡是一座
游泳池,我在里面潜水
而大地上升。
一把斧头醒着——
而森林是它的梦。

*秋天:马

雨落下:一匹马
从雨中慢慢走出来——
他看着,可是他看不见。
他把目光投向地上。
那里:雨幽暗的鞭子
抽打着。
“我的身体里有一匹马,
卡在关节很多年”——
他喃喃自语。
雨更大了:更多的马
从雨中走出来,在大地上
列队——不移动却行走。

*失踪的鸟鸣

鸟落在石头上,
鸟鸣:它在石头上
写字。
鸟飞起,像一颗
被弹弓射向天空的
石子,上升——
鸟鸣跟随它。
上升,打开坠落。
在密林深处——
寂静,已经凿好
深渊。

*简书:瞬间

风中:
悬铃木倾斜着身子,
公交车倾斜着身子,
过马路的人倾斜着身子,
一只蚂蚁倾斜着身子。
眨眼间——
我的目光就一一扶正
他们。


*月 夜

我站着——
站在平原上,站在
我的身体中。
蛙鸣从四周涌来,
蛙鸣:隆起的山岗。
我坐下来——
坐在我的影子里,
影子:月光虚构的
另一个人。

*记 忆

他偶尔替代我一次
被明月唤醒。
从我的身体里坐起来,
听见月光:鸟鸣一样
好听的声音。


*梦 游 者

梦游者是梦在屋顶上
行走——
他是我。爬下向上的
铁梯,转身进屋。
熟睡:这巨大的遮蔽
苏醒。
而他,将继续在
黑暗的长廊。像黑暗
穿过黑暗——
他是你,是你们。


*看见一个人

当我看见一个人
整夜站在月光下,
我就想:他
应该像我一样
躺下来——
我摊开月光。
月光,摊开草地。
草地,摊开平原。
我们流逝——
缓慢的。


*下雨的黄昏

下雨的黄昏是一个
侵略者:他进入我的身体,
占领我——
我腐朽如一艘沉船。
他取走我心中的漩涡,
替代我——
我眼睛里的山岚,是他的。
我耳朵里的暮鼓,是他的。
我的喜悦,是他的——
忧伤,也是他的。


*雨的印迹

雨水奔向河流。
之后——
雨的印迹是盲目的。
它们并不知道
要去向哪里——
但是太阳知道。
有一阵子,它们
一直荡漾在眼睛的
木桶——
在太阳照耀它们
之前。


*春日:书

雨一直下。雨有
恍惚之术:轻易就让
万物置身自身之外。
雨,多么像一位
到访的客人,被雨
阻隔——
你们日夜交谈:客人
下着雨,你下着雨。

*想起一片树林

想起一片树林——
树林,就不再是树林
而是鸟鸣的群山。
黄昏:这只时间的
右手,挥落一次——
一片水域,就替代
群山一次。


*挖 掘 机

挖掘机开始
轰鸣:一只鸟从工地
一跃而起——
它来自挖掘机司机
身体内部心形的
钟楼——
从前,它一再盘旋在
他的头顶。

*伐 木

我砍倒一棵又一棵树。
累了,就躺在这些
木材上,睡着了。
这些木材,顺水
漂流而下。我醒来时
你们——
所有人家里,都会
多出一只一模一样的
箱子。
发表于 2017-8-17 20:35:04 | 显示全部楼层
简书:瞬间

风中:
悬铃木倾斜着身子,
公交车倾斜着身子,
过马路的人倾斜着身子,
一只蚂蚁倾斜着身子。
眨眼间——
我的目光就一一扶正
他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