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03|回复: 0

五月的11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 03: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月的


五月,花色

山那边,进入黎明
一条亮线描在弯曲的天际
蓝抻个懒腰
开始苏醒,并按春天的颜色渐变

我在晨露里,挑选钥匙
想用它打开鲜花
编织的彩门。可谁知
一滴露珠,只能打开一个花瓣

好在我的群,听从一个号令
天工设计,向甜蜜出发,
“花粉都在急切期待了”
花色,其实是一种撩惹的语言

2017年5月1日16:44:30


立夏,油彩

过了立夏,这山谷终于开始
春季的苏醒
在这儿,所有的节令
都在延迟。每一个根须
的记忆,都在按着物候学
指定的时候懵懂
五月七日,始终是一个
模糊的界限,小叶儿
用各种不同层次的绿
为乔木画脸谱。这一次的
难点在于一周之内
时光曲线,太过混乱不堪
让定积分无法选定起始
至结束的区域,以至于风
都在说——
“玩笑没有这么开的”
白天,南风还在送高温
夜晚北风呼啸乱飘雪
——微缩的四季,该让人
如何涂抹层林的油彩

2017年5月8日5:14:58


初夏写一写苍鹭

苍鹭比天上的云朵的白
更加悠闲,多数时间
它都独立在水草间,纹丝不动
但它的眼的光芒是锐利的
以至于它的眼光被湖水折射
的时候,都刺向游动的
小鱼,那些叫做——
柳根儿——的长不大的鱼
喙,也那么长。探囊取物之
工具,被天公安排的恰如其分
长一分太长,短一分太短
就如这湖滨演绎的常态
成为大湿地里的点睛之笔
温暖的风让初夏的水活泛起来
被打破的静默,随憨厚的鸣
在湖面飞翔,好风景无始无终
随手一写,都是一篇好诗歌

2017年5月9日4:51:41


湿地栈道的微分学

所有的折线,角度都不尽相同
趋近观鸟塔的那个呈
大角度钝角,角尖那丛毛柳
是一种唤醒,它的狗
——毛毛狗毛色的黄,表达着
湿地的春意。它的招摇
取决于风,取决于天然的爱抚
我们几个用相机,描述
水泡子的曲线,还有陌生感
把立体的风景平面化
那种投影将会丢失太多的信息
比如长脖子的鸟,捕食鱼虾
那些光点,往往会有马赛克出现
光晕里面到底隐含了什么
是不是需要引入数学模型
建构湿地栈道的摄影微分学

2017年5月11日4:17:20


在冬夏的缝隙曼妙转身

这个初夏,异常高的水位
让湿地里的水泡子,荡漾如海
过多的草,被淹没在
水面之下。靠近水泊边缘的
三楞草则被它的塔头墩子
支撑出湖面,而且它攻出来的
嫩芽,成为野草进入夏季
的尖兵。毫无疑问,它的勃发
是湿地夏季美的第一笔
而它的邻居,那几株蒲棒
在风中呈现的依然是
冬天的意蕴,褐色的棒棒
以及裸露的毛茸茸,更像是
淡淡开放的乳白色花朵
北大荒春季短暂的不可思议
可诗的思维得跟上去
用曼妙的转身,迎接夏天

2017年5月13日4:04:21


湿地,夕阳下的骨节草

尽管夕阳余晖的爱抚
让湿地的海,表面呈现温暖
夏风的皱纹仍在掀起
凄凉的小波澜,那种拍岸
刚刚钻出芽儿的野草
都在一阵阵颤抖,弱不禁风
惹人怜爱。稍微向上一些的
骨节草,嫩褐色的草芽
被吹得摇头晃脑无所适从
但它依然在暗地里允吸
黄昏的热量,以增加自己医治
人类伤病的机能。这一点
诗都在敬佩它,我呢
五十多年前就认识了它
知道它的药用。那得益于
在广阔天地同吃同住同劳动时
贫下中农对我的再教育

2017年5月14日6:13:34


湿地,被鸟的飞翔歌颂

草分割的海,塞北的镜片
被云点缀。初夏
嘟噜河湿地,再一次,被飞翔歌颂
那是因为,南来
或北飞的雁阵,留下的雁鸣
已经被它降落的那一刻
湖泊形成的水纹刻录

那些乐章,延展着水天的辽远
更为莽原之壮阔
拍打出,重生,光复节奏
萌动的绿,正在成为人类追求的符号
心的色泽,在趋于草木本色
归来,延展。希冀,起飞——
许多好词汇,都在撒向咱这片土地

2017年5月15日6:12:55


水獭,或湿地的老鼠

湿地,鸟的天堂
当然也不会是水獭的地狱。湖海
很适合演绎生命的另一类运动
潜伏。沉稳,或轻浮
都不能叫浮躁。洞穴之门
隐蔽在岸上,某一株树根或草丛

小生命,依偎在一起
嗷嗷待哺。它们还不会游动
或消化系统,还不完善
鱼虾的蛋白质,仍然需要母亲的
抓捕和乳腺转化,这一过程
为本能驱使,亦或是一种教习

浪涛滚动,水草飘忽不定
诗要描述的那一刻,水獭成为
湖泊的海豹,潜泳之后
你会惊叹,褐色的华丽转身
追捕,袭击。食物链上
没有血腥,只有平衡。我的鱼

2017年5月16日4:55:09


滚兔岭攀登记

云彩不懂得空虚,悠悠也不懂
山间的雾,飘得那么空虚
毫无方向感。峰顶的塔
时有时无。一条白色的尼龙绳
由这一棵树,联向
更高的那一棵,只至悬崖那边
我的心,一会清晰
一会迷茫。登高峰的感觉
与山岚的起伏,似有相通之处
急促呼吸,让你胸的动态
比自然的浮动要更强烈一些
征途也成四维函数,各个变量
让攀登的曲线飘忽不定
只有心思,指向不变。那灰色
的瞭望塔,最难的那一刻
你是我的天,风云无阻。
我不怕我像远古的那只兔子
滚落山涧,真是这样。到岭上
才可拍下大江最美的风光

注:滚兔岭,黑龙江三峡最高的一座山峰。
2017年5月18日4:40:20


青荷,记忆在阅读

在湿地,草塘引申一下
就锋利起来
呈现为切割之刀
水面随随便便的图形
任你瞬间的想象
成为人生意义诠释

这一次看到的枯荷叶
漂浮在平静的水面
它旁边,重生的绿葶仿佛
长着婴儿的眼睛
在惊异一个新的世界
这种审视,记忆在阅读

水底,沃土或草炭在延伸
它架构的淤泥里
不同的根茎,芦苇或青荷,
在小满,姊妹携手出浴
初夏,她们刚刚抹上一笔
就让画卷充满想象

2017年5月22日2:18:24于萝北


五月,抛起的秧苗

田埂。缘分的大地
高高抛起的秧苗,殷实的愿望
一落地
便站立在明镜般的水上

葱茏绿,最贴心的色彩
连水都那么喜欢
水珠的亲吻
嫩叶子感觉出爱的抚摸

溅落,打湿的裤脚。以及
泥水浑画的脸
劳累之后,依然含笑
这世界,不在隐约夏天的细节

2017年5月28日04:03:46于哈尔滨


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