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8|回复: 20

龙凤传奇(长篇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6 21:2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龙凤传奇(长篇连载)


哑榴/著
 楼主| 发表于 2017-6-16 21:2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凤传奇(1)

蛇,吞掉石头。
是蛇也罢,
是石头也罢,
我总在想为什么蛇还会吐出来。

蛇吐出来的石头,
不再是石头。
长出了翅膀,飞到天空里。
从此,人间有了龙,凤。

蛇们,还在吞下巨石。
大地,巨大的风声作响,
这一吞,一吐,天柱应声断裂。
洪荒之力,应运,雄起。

凹,凸。
版块对撞。我和我爱的人,
沉溺于烈焰,又展翅升到飓风的海面。
岩浆冷却,形成荒礁,初生,
成为岛屿,森林,海水,和爱人。

凸,凹。凹,凸。
版块对撞。
胸骨吱呀作响。
我爱,我爱,无一日不合抱在一起。

地壳之上,爱已死去。
地壳之下,蛇吐出岩浆。
我爱,我爱,在海啸,飕风里,呻吟。
凸。凹。凹。凸。继续雄起


20170615
 楼主| 发表于 2017-6-16 21:29: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场】龙凤传奇(2)



蛇,吞入石头。
那时候,天空很空,没有一丝云彩。
没有太阳,月亮,和星星。

蛇,吐出石头。
石头冒着烟,成为云。
石头自燃起来,成了太阳。一朵炽焰。

傍晚,那些火焰炙烤的天穹,
鳞光四射!……

也叫凤。
蛇又一次将石头吞入。
将太阳吞入。滑落到黑夜的肠道。

天空出现了。
那是那块烧红的石头留下的窟窿。
星星出现了。布置在天穹里。

月亮。从窟窿里钻出来。
她的裸体。
脱掉白日的凤衫。裸露在岩石上。

也像蛇。蜕变。
蜕变的蛇衣飘落下来,
到草地上。
长城一样,断断,续续。
让人看出依然完整。

肠道里的石头,经过海水排泄。
蚀骨,蚀情。
也蚀出了飓风,海浪。

龙。日出东方。

20170615
 楼主| 发表于 2017-6-16 21:3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凤传奇(3)


飓风在海底拍打摇篮的婴儿,
一声啼哭,羊水破裂。

染红的海水,一阵剧烈的疼痛。
太阳啊。白嫩嫩的婴儿,
被托出海平面一一

那时候,混沌还是一只红气球。
气球里的气体,构成太阳,
龙血。

太阳啊。神游天宇。
让无形的气体猛烈燃烧,
几乎没有灰烬。

它仍然在一只红气球内部。
它发出耀眼的光。

宇宙像一只铅封的黑罐。
它的烈焰迅速熔化了这只黑罐。
沿着漆黑的表层流淌。

银河啊。一边流淌,一边
灼烧宇宙的罐体。

一颗恒星只是罐体上的一个孔。
向内,看见太阳,恒星,在漆黑的罐体内部。
向外,
喷出高压的水枪。不是水。
太阳风,粒子流。日冕。

一些光滴落到黑漆漆的罐体内部
成了行星。地球。沿着固定的轨道旋转

这漆黑的罐体绕得通红,
千疮百孔。

法厄同的太阳车撞在罐体上,
人翻马仰。
他看见岩石上的蛇女
赤裸着,爬出洞穴。
分了神。罐体的天空戳了个大窟窿。
女娲开始构想补天,
口衔绯红的相思。

20170615
 楼主| 发表于 2017-6-16 21:3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凤传奇(4)


人类的愚行。太阳车撞在黑罐体上,
分裂成九个太阳。

地球,无所适从。
爱谁?跟谁走?只能有一个太阳。

九个窟隆。
岩浆如松土纷落。大海上升,
又迅速被焦土吸干。

海平面上,黑色的烟卤竖起。
那些奇形怪状的岛屿。妖精,怪物。

补天也谈何容易。
那时候天下一片大乱,
共工折天柱。天倾。

幸好,乱世亦有豪雄。
后羿射日。其实不过是用弓剑,
将八条龙射上天空,附着在破口。

龙,吐出肝胆,
旋即死去。
那八个太阳,与八颗肝胆一起消失。

这也是万世之后,
云有龙鳞,凤爪。
日出,日落,英雄的碑文,
无字。却万世千秋,四面八方,显灵。

剩下的大漏洞。太阳,
仍然太过于耀眼。河流继续干涸。
海,一日日退潮,不见涨潮。
深海骚动不安。海面浮尸千里,
海洋生物经历漫长的鼎盛时期,
进化的创孔海百合,贵州鱼龙,……迅速绝迹,
一派落日景像。
大气里却炽热易常,
充盈有毒的蒸气。黑色的鬼魅,
吐着猩红的舌头。

铁罐也许锈蚀了。
女娲想。要重炼一种泥土,
修复。让龙,自由进出。

如茅棚破旧,漏雨,
这天穹既要透光,透气,又要坚固。

混沌初开,哪有大型挖掘机。
没有科学巨人。
女娲捏了九十九万泥瓦匠,木工……
后世,秦始皇陵墓里的陶俑,也不及当时造世补漏之盛况。
又捏了一口巨鼎。
紫烟袅袅。
在烈火灼烧的大地,炼成七色土。

青锋,本出自泥土。
寒光闪耀,销铁如泥。
好土啊。这荒凉人间到处是奇珍异宝。

能人,巧匠。
可是……

后羿只能射日,没听说他能补日。
真所谓毫厘关乎成败,分寸难于泰山。
地球温度下降一度,上升一度,
都将取决于这七色土的可靠性能。
炼剑之锋芒,经历千次试验,
千古秘籍可无,神异禀赋不可缺,
还须时势造化。

这成亿吨的七色宝石,
如何镶嵌在泻下炎炎苦难的大破洞,
松紧自如。让太阳,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让它睡在睡袋里。

20170616
 楼主| 发表于 2017-6-16 21: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凤传奇(5)

蛇,吐出七色石。

或大,或小。一些蛇迅速蜕变。
天下,轰轰烈烈。到处是蛇衣。

一些蛇难产而喋血。
人们剖开它的内脏,取出鳞火飞溅的石头。

那些不见光明的石头,
那些信仰,和真理。
在遇见光的一霎那,
如烟花飞窜,升上天空,炸开。

龙。出现了。那是更高级别的蛇。
在空中吐出七色石,
坠落到大地。

天空中飞行着各种神兽。
翼龙。从四边八方会聚于此,
共商国事。天下事。

匹夫有责。然匹夫之死,轻于鸿毛,
也重于泰山。
那一堆堆七色石,比泰山还重。

寒光逼入。天空反射出神奇的光焰。
给炎炎窒息的仰望者一丝薄荷的清凉。
要变天了。要变天了。骚动。

然,那个窟洞。女娲想,
一日不修理,只怕海水也干了。
太阳是有毒的。
像被腐蚀的容器。

蛇,继续死去。
也继续前赴后继,在血与火的
磨砺中,惊天,动地。

女娲已经捏不出这些绝代天骄,
看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它们是蛇,也是龙。
当一场灾难降临,龙就会
到处飞舞。龙飞,凤舞。

那一条横空出世的巨龙,
天将降大命于厮人。
女娲,想到了他。

这补天之日,越来越近了。
只等一个契机,
俗云,天机不可泄露。

20170616

 楼主| 发表于 2017-6-16 21:3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凤传奇(6)

蛇,吐出一只凤凰。

蛇说,
世界是由羽毛组成的。
蛇没有翅膀。
所以,蛇要生出翅膀。

蛇说,天空的太阳,
太黑了,一朵狗屎冒着热气。

天狗,到处拉屎,满天黑乌鸦。
蛇说,蛇终究在悲惨中死去。
蛇又问道,天空为什么这么炙热,
白天和夜晚沒有界限。

炉火,白天还没有熄天,
在夜晚又火上浇油。
黑夜也一刻不静,乱哄哄。
烧破了锅底。

蛇,吐出一些微粒。
这是真理。

蛇,说出这些话的时候,
七色石,己经堆到云层里。

女娲,注意到了他。
看见蛇满面红光。
看见蛇吐出一些异端。微粒。
这是会受到审判的。绞刑架。

那些微粒正在裂变,
具有巨大的能量。
大地正轻微地颤动。

那是什么东西。
蛇说,核心,核能。
一粒微尘,改变世界,赤球的世界。

需要这种能量,补天。
女娲内心欠缺的,担心的,苦恼的,
正是这个。如果不能将这些七色石
吹上天空,粘贴在那个大破口,
这些石头,与普通的沙土无异。

蛇,正好瞥见女娲的眼神。
吃了一惊。

它看见一堆,一堆,七色杂石。
这太不可思议了。
它将世界照得如此清凉。
不过,这些石头鱼龙混杂,
有的轻轻一碰,就裂开了。
有的,没有韧性。

蛇,啖了几粒。
七色石吞了进去。
七色石与蛇吐出的微粒发生化学反应。

蛇,感到,
时机快成熟了。
它向女娲仰起一张弓,
吐射蛇信子。一朵好看的相思。

20170616
 楼主| 发表于 2017-6-16 22:5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凤传奇(7)

蛇,吐出柔软的石头。

女娲。两块圆圆的石头。
蛇,有些匪夷所思。

女娲。捏了那么多直立行走的动物。
自个也不知道,
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会发生什么。

也许,蛇会吃了她。
也许,她会吃掉蛇。
那又会是什么感觉?一一
自己的身体应该会发生根本的变化。

会不会爆裂开来呢。

蛇,亢奋起来。
干脆,睡在七彩石堆里。
抱着石头睡觉。

在滚烫的大地,人们
自觉地抱成一团。
七色石很冰凉。
也许它懂得,人类需要这种安慰。

女娲,看见所有的七彩石都是成双
成对。
晚上,合抱在一起睡觉。

太极。合二为一。

她摸了摸自己身上的两块石头,
如果,被蛇吞下去,
她不敢往下想。泛起一朵红晕。

一连几天,蛇睡觉的窝里,
那些七色石呈现另一种奇异的光彩。
蛇,不会被烫伤。
那些奇幻的北极光,光怪陆离。

女娲,猩红地骚动着,
感觉到那附近的冰天雪意。
她想跟蛇睡在一起。
告诉他,补天,
需要一个发射窗口,冰凉的。

那太阳太疯狂了,
要放入冰箱冷藏起来。
然后,为它造一个舒适的洞窟。

太阳,舒适地睡懒觉,
或者冬眠一些日子,
七彩石,也就趁机补漏上去。

女娲,这样想着。想着。
有人来报,
垒成的七色石,压伤了人。


20170616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20: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凤传奇(8)

七色石轰然倒塌。
一场轰轰烈烈的悲哀。
死了很多蛇。
出师未捷身先死,
常使英雄泪满襟。

异端。逆流。人们举着火把。
有人大声吆喝,烧死它。
绞死它,打断它的七寸。

蛇,正在熟睡。
做了一个冰天雪地的梦。
太阳正在冬眠。

像一只冬眠的蛇盘被惊醒,
从乱石堆里揪出来,
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

它沉醉在一次补天的壮举。
并且,即将变成现实。
这个发射窗口,正是自己躺卧的七色石。

它吞了一堆,又一堆。
用心血染红它们。
让它们听懂了,补天。

它一口气吞吃了一大堆石头。
吐出来,这些七色石就成了真正的补天石。

不料,这堆成的巨塔,
因为塔基被掏空了几块,
泥石流一样,迅速坍塌下来。

来不及撤退的蛇,
一片死伤。

异端。绞死它。
愤怒的呼喊震动天庭。
如铁锤敲击在铁罐上,
那锈蚀的破铁皮,粉末一下哗啦啦
往下掉。

蛇,完全清醒的时候,
己经被有人烙伤了一根神经。
它吐出了七色石。
鲜血包裹的七色石,
真理一样摆在众人面前。

没有人会怜悯一个疯子。
一个异端。
一条与全世界格格不入的蛇。

尽管,世人皆醉,
他独醒。

20170616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20: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凤传奇(9)

为狗进出的门敞开着,
蛇进出的窟窿也被堵死。

要蛇放弃所坚持的那些粉末,
宁死不折。

蛇说,地球是圆的。
围绕太阳转。
蛇说,劳动者做皇帝。
不劳而获的虫子赐死。

蛇说,过不了几天,
天就会在自己手里给补上。

心惊,肉跳。
蛇吐出嘴里的血沫,
在法庭上,怒嗔这一群腐锈之物。

手镣,脚铐,
更让蛇发出断骨的嘶鸣。
它吐出长长的蛇信,像一面旗帜。

心怀鬼胎的魔鬼,
挥举狼牙大棒,
一次次击打在蛇的肉体。
烙铁,嗞嗞作响。

赤球的世界。让我去补天,
蛇一次次从残忍的毁灭中抬起头,
毁灭吧。精神是不死的。

不能背叛真理,让蛇改口,
那就是亵渎真理。
肉体死了,我所知道的东西,
不可能被铅封在铁罐里。

蛇信子,逼视着这一群小鬼们,
让他们从内心里深深地悚惧。
蛇,会咬伤他们,
这是一纸荒唐的判决。


20170617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20: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凤传奇(l0)


大片大片的海己经干涸。
板块的对撞正在加剧。

这是一场针锋相对的拉锯战。

死去的蛇,成了化石。
刻入山脉。
各种化石,都是长期浴血奋斗的产物。

轰轰烈烈的起义风起云涌。
天空中龙甲闪耀,天兵飞过苍穹。
苍茫太地,谁主沉浮。
蛇,在铁窗下,被铁镣固着自由。

统治者用七色石垒筑花园,看台。
在古罗马斗技场让奴隶们与狮虎相搏,
撕裂,取乐。
在淫乱和淫笑声中度过美好的一天。

饥荒,战乱。路有冻死骨。
谁在乎这个。
铜柱,炮烙,妲己尽想些搏得君王一笑的乐子。

连烽烟,也可以拿来当作游戏。
好玩吧。

蛇,看见大地哀鸿飞过,甚是凄惨。
人们甚至不惜以命捕蛇,度过饥荒。
吃带血的馒头。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城头变幻大王旗,
皇帝轮流当,
江山,依旧是私有的美人图。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只为一人争宠。

蛇有洞,人均土。蛇感到,
蛇与蛇是平等的。
它又吐出了一些闪闪发光的尘粒。
死不改悔的异教徒。

夜空一片死寂,
不断传来死人的嚎叫,
疯子的狂笑。
蛇吐出的微粒,在坟墓般的天穹下,
磷火一样,跳闪着。

被地狱里冒出来的死腐讥咒,
被春风渴望。
春风又绿江南岸,
蛇作了楚囚,己经度日如年。

补天。人间一天,天上五百年。
毫无进展。
七色石沉到泥潭里,
做着恶梦。
一些蛇耗尽了生命,
也没看见一丝风吹草动。

女娲,累了一天,有些倦了。
她捏了又一大堆文明人,
却不懂得统冶他们的心灵。

她也的确需要一条蛇好好缠着她。
让自己懂得爱,统治。
不懂得爱,怎么能懂众蛇之欲,
不懂其欲,安知其忧,
不知其忧,安能顺乎其心。

得天下,统治其心,则能统治其身。
她想与蛇居住在一起。

20170617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20: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凤传奇(ll)

绝望者眼里的彩虹。

女娲看见蛇囚禁在笼子里。
蜷缩着。受到致命的催残之后,
身体呈现紫红的血斑。

一根烧红的铁丝。
扭曲成一团。
还会有第N次再次灼娆。拷问。

铁丝慢慢冷却下来。
皮肤呈现被烧过后那种金龟子的花斑。

蛇。女娲轻唤。

蛇,从一场梦境里惊醒。
抬头看见女娲。

她有黄铜般的肌肤。
如鼎站立在那里。
她的两块石头丰满而柔软,
表面如银如锡。

她是健美的。
两口井泉射出一丝丝闪电。
如此清澈。
让人想起雪山上的雪莲花。

她的手扶着在铁栅上,
那是一双带电的手。
铁栅顿时响起噼里啪啦的火花。
照照了黑暗的走廊。

蛇们,一齐惊醒过来。
狱牢里到处是火花飞溅。
蛇们的眼里顿时闪现出前所未有的光芒。

她是谁呀?
听说会捏人。一个女人。
神呐。神啊。

蛇,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
松开蜷曲成一圈的身体。
拖着一条铁链向门槛爬过来。

娲。娲点点头。
你犯了什么法?为什么会这样。
我是被陷害的。蛇说。

蛇,又吐出一些微末。
让女娲尝尝。
这个会帮助你补天。
女娲啖了一点,顿觉体内有万千风云。

窗外,雷声滚过。
乌云卷起,让监牢里迅速暗下来,
伸手不见五指。
除了蛇们布满血丝的眼晴。

女娲,在黑暗里,
伸出舌尖,舔了蛇信子。
天空的闪电割破了这破笼一般,
尖叫声中,一场冒死的逃亡更在上演。


20170617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20: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凤传奇(l2)

女娲的身子里孕了蛇。
孕妇一样,她有了使命感。

如果蛇被屠杀,
补天更是遥遥无期了。
蛇吐出的微粒,
一粒一粒发出钻石般的光芒。

女娲在泥土里掺入了一些,
捏了几条蛇。
这些蛇复活的时候,
身上长满了羽毛。

这又让她吃了一惊。
也许,蛇是可以飞起来,
口衔七色石。

牢狱里的蛇,
因为吐出一些粒子而死,
这是不公平的。

沒有牢狱里的蛇,
这些成堆的七色石有么意义?
譬如肉体,没有思想,和灵魂。

只有思想武装起来,
蛇才是战无不胜的。

迫在眉捷的,
蛇被屠杀,则无可救药。
手无寸铁,
会被活活饿死,打死,不知去向。

他身体里的微末,
也会随尸体被掩藏在人们无法预料的地方。

像,谜。
永远,消失。

女娲捏的那几个新人类,
一起合计着,
先将蛇从狱中劫救出来。

对女娲说,
让蛇钻到她的身体里。
女娲点点头,忍着泪花。

20170617

 楼主| 发表于 2017-6-17 21: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凤传奇(l3)

三月,桃花开了。
狱外的桃花与高墙内的桃花,
一样怀惴春风。

尽管太阳烧得有些发黑,
桃枝铁勾一样,
天空的岩浆不时喷洒下来,
落到桃的躯干,成了数不尽的窟隆。

像,一口口,
泪眼。

春风里,夹带着纷飞的火星。
花瓣的边缘烤得有些发黑。

那些龙飞过天空,
口含水龙头,
洒下一丝丝清凉。
据说这是龙的春天。

砍掉头的蛇张着岔口,
蛇肉味美汤鲜。
七色石的花朵不断更新。
那只巨鼎,
也成了华夏的象征。

女娲在鼎里不断加入微末,
新一代的七色石,
蹦蹦跳跳,
在大地掀起一阵清新的风。

如果不出意料,
龙,该显灵了。
女娲空腹饿了几日,
只为迎接他的到来。

吃掉蛇。她想想,
够逗。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容不得细想未来。

女娲头戴桃花,
用粉末捏了一把钥匙。

20170617
 楼主| 发表于 2017-6-23 09: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凤传奇(l4)

神下到凡间。她看上去像个凡人。
她心中那念头让她有些颤抖,
那个念头,
让她无所畏惧。

人间到处是牛鬼蛇神,
嗜人的血,
啃人的骨头。
在真神面前露出獠牙。

补天的壮举,
只给他们腾来搜膏刮民的口实。
这些家伙私藏了七彩石,
聚活囤奇,营造冰凉的冰宮雪殿,

哪管一墙之隔,排出的毒气
和火烟,熏得土焦石黑。

女娲沿着河流行走,
河水里漂浮着一具具焦尸。
她看见不远处一座花园,
从那里,冒出些许冷气。
七彩石,堆得比屋顶还高。

匪夷所思。如今,
谁敢私自囤积七彩石?
她不敢想像,
用来补天之凉石,竟也有人私吞。
女娲忽然明白那些珍藏七彩石
的宫殿,为什么总有那些
纸糊的窟窿,一一

一指,便破了
却人人长着看破红尘的眼。
神,不会懂得人是怎么想的。
死期快到了,
还要鲸吞掠夺。
夜夜笙歌。

绕过花园,则又是一片焦土,
废墟。
女娲含着泪,当她第一次看见,
这一群衣衫褴褛,
裸露出一脸忧伤的卑微动物。

这也是自己亲手捏出的人么?
她加快了步速,
迅速穿过那散发出臭汗和腐血
气味的低洼之地。

20170621
 楼主| 发表于 2017-6-23 09: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凤传奇(|5)

一群人蛇行着,
从四面八方向那边合拢。

女娲听见一条蛇说,
昨天,又处死了很多有罪的蛇。
砍下的蛇头,
堆满了庄稼地。

今天,还要处死一条罪恶的蛇,
他吐出的粉末,
自己吃下去,
鞭体的伤痕也不感觉疼痛。

但是,他快要死了。
为什么?
为什么?
留下来吐出粉末,
也好治病救人。

这条蛇,让世界恐慌。
他必须死。
莫须有的罪名就是最大的罪,
难道不懂么?!……

莫须有?什么罪?一一
女娲听清了,
这条蛇命在旦夕。
让世界恐怖的蛇,
才是补天的恐怖的力量。

前方,炮烙,铜柱。
巨鼎里沸腾着黑水。
沸出的液体溅出鼎体,
落到地面,冒出死神的白眼珠。

一眨,一贬眼
又是一个怨魂消失了。

一批囚徒,
像驼鸟们拖着脚镣,
从囚笼里放出,
脖子上一律套着催命的符咒。
还有一些拥有百灵的叫声,
披着的散发,
落着零星的小野花。

因为,女神莅临。
天空有了些生气,
小雨里,吹来了细碎的花瓣。
刽子手们,紧握屠刀。


20170621
 楼主| 发表于 2017-6-23 09: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凤传奇(l6)

蛇,再也吐不出一些微粒。
吐血。咯出一阵阵胸痛。

似回光返照,
蛇从淤血的潮湿的地面苏醒。
仿佛石头被烈焰烤透,血滴却可以让它冒烟,
血红的莲花一样爆裂。

这污染的牢洞,
四壁上留下血色的鞭影。
各种酷刑带来的痕迹,
泼溅在天花板上。

蛇的脊骨也损了一些。
神经产生了幻觉。
在幻像里,
他看见春风一样的女子,
从天的东南方向走过来。

那是一条斜坡,
天倾西北。
这囚笼离天很近,
西北的天那么矮,天柱己折。

各种岩浆顺着斜坡淌下来,
凝固成地狱一般的岛。
各种大小不一的湖泊,
冒着烟,和狰狞的火焰。

蛇,笑了。
这魔鬼的宫殿即将被吞噬。
而最后的息壤怀惴在胸,
蛇感觉烈焰正在将自己逼近。

同归于尽吧,
哈哈。
焦土之上的死寂,
蛇,会在息壤里钻出。

蛇的笑声,
让己倾西北的天晃了又晃。
不周山上的石头发出恐怖的
断裂的声响,

天空中的碎石,碎片
鸟儿一样击打在铁皮屋顶上。

毁灭吧,
沦陷吧。
燃烧吧。
蛇的笑声在火光里,
苍白的脸上一阵阵红晕。

20170621

 楼主| 发表于 2017-6-23 09:2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凤传奇(l7)


不知是白天,还是夜晚。
这孤岛上的熔岩在不远处
血一样,起火

一座桥由铁链构造。
赤足的囚徒们带着双足而来,
回头,经过这座桥,
脚板又被熔岩烧瘸了一次。

一些无足的蛇,
从桥上掉落到万丈深渊下的烈火中。

乐土。桥的另一头是乐土,
却不断传来死讯。
要么,死在囚笼,
要么,掉下火坑。
桥的另一头,魔鬼张开血盆大口。

又一朵火焰。
殒石一样击中了魔鬼的宫殿。
巨大的破漏,
加强了重重的电网。

剩下的蛇,
不多了。

漏网的蛇也难逃恶运。
倒毙在逃亡的途中。

魔鬼们,
似乎感觉到了一些迹像。
在迁移的前夕,
要大批处死这些蛇。

不留,一条活口。

20170621

 楼主| 发表于 2017-6-23 09: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凤传奇(l8)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女娲经过刑场,
径直向牢狱奔去,
来到桥边,
看见几根烧红的铁链,
一座铁索桥,
挡住了她的去路。

她拿出怀中的两块七色石。
胸部不再那么隆起。
这是两块奇异的石头,
散发出蓝色的火焰。

女娲用包裹系在足板。
走上了桥。
这两块石头像冰一样,
融化在铁索上。

水,火,不容。
在蓝色的冰石溶化之前,
她要飞过桥去。

她那鼎石一样的双足,
踩得九根铁索发出断裂的哀叫。
疯狂振荡,
欲将这个女儿掀翻,滚下油锅。

她那音乐般的身躯
如跳动的音符
在九根琴弦上弹过
发出九度的高音。

那是冰与火的旋律。
人间只个七个音,
她弹出了8,9,
让九根琴弦为之变色!

像一道冷艳的寒光
从烈焰上飞过,
把守桥头的巨蜥被她踩死。
七色石的足印深深地烙入它的胸口。

另一具巨鳄,
咬住了她的腿。


20170622
 楼主| 发表于 2017-6-23 09:2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凤传奇(l9)


蛇醒来的时候,
天空响起高九度的音乐。
铁笼里的老少妇孺,
跳起街头舞,摇头舞……

仿佛冰川沿着雪山坠落,
巨浪砸入深渊。
巨大的旋律让山河震撼,
雪山连环倾崩。

蛇向窗外望去,
女娲的一足站立在快要崩断的铁索上,
另一只被鳄魚兽紧紧咬住,
那是一只刚刚踏上桥头的巨足。

鳄鱼兽半藏在桥头堡里,
咬着女娲的足向洞里拖拽。
这胆小的家伙,
害怕铁索的断裂声。

咔嚓,咔嗦。桥头堡
向一棵连根拨起的树倾斜着。
倒向深渊里。

女娲双手攥紧树冠,
另一只足也悬空了。
鳄鱼兽被咬着她的足牵出,借助那弓形的树干反弹,
女娲纵身一跃,一一

蛇看见天空里,
女娲和鳄鱼兽撕打在一起。
鳄鱼兽在空气里翻滚,
对女娲造不成多大伤害。

天空里没有水。
女娲从口里哈了一口气,
用手捏了捏,
成了一把寒光四射的宝剑。

她骑到鳄鱼背上,
猛戳了一百个窟窿。
黑色的血变成了一百朵乌云,
落下雨滴。

蛇,看见女娲离窗前很近,
那一刻,
猛地一吐,将整颗心脏吐了出去,
女娲一张口,正好吸入了。

蛇,蜕飞。
牢笼里留下一张蛇衣。

女娲顿时感到,
有异物在身体里。
周身像伸出了一万只手臂,
那是蛇的手臂。

一万条手臂,
钻入了鳄鱼兽的巨腹,
沿着戳破的窟窿。

这巨兽,
乖乖松了口。
蛇缠在女娲的足上,
伤口不再流血。

2017062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