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0|回复: 1

若非深受感动,哪会叨此絮语 // 徐方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6 21:4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若非深受感动,哪会叨此絮语   

                                                                    徐方强


     肖开秀,茫茫人海中,一个以前不曾与闻的名字,如今,年届70的癃叟我,却要忱尊她为大姐了。既为她是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的副会长,同为中华母亲的儿女,有缘晚岁相识,敬她服膺中华文化,更为夜读她之《抿嘴的夕阳》赠书,在我心中激起万丈狂澜,说灵魂为之震撼亦非虚美。

    《抿嘴的夕阳》系肖开秀大姐现代诗、散文诗姊妹篇。癃叟学浅识窄,虽亦拜读过一些新诗大家、著名新诗诗人的作品,并为之击节赞赏,但无庸讳言,新诗我毕竟读之甚少。所谓的朦胧诗,这样派那样派,无病呻吟,故作深沉,距离远,读不懂,恐怕有些自认很有诗意的句子,日子久了作者自己读都会犯晕,我焉有不避之理。但读《抿嘴的夕阳》,我却生出放不下,并怕很快就读完了的悠悠心会的情愫。

     肖开秀,1943年生人。对她的诗作,木斧老先生有镜衡,书名《抿嘴的夕阳》就是木斧老先生给取的,并代《现代诗集》书序,海梦先生亦为《散文诗集》作序,为其流布人间劲鼓扬帆之风。

     书字三段,已染“买驴”之嫌,该切入我读《抿嘴的夕阳》的感受了——自谓“黄昏恋”,晚晴夕照明。

     诗,不分旧体、新体,活的灵魂,皆是文字下作者血脉的流淌,生命的呼唤。肖开秀大姐的诗就臻此境。我一直以为,对古诗可作深入浅出的鉴赏引导,不宜译写,水平再高的鉴赏也不宜诩为辞典之类。就是对新诗,他人也不宜作条分缕析的解读——看似头头是道,实则治丝益棼。好诗哲思睿语,都具通感之力,作者心血凝聚,读者由自身的心路历程各得程度不同的体悟,有生命力的作品自能流传不衰,感动甚至影响一个人的人生态度和人生走向。我读《抿嘴的夕阳》诸多篇章(虽仅寥寥几行),就为感触到一个年长我数岁的知识女性波澜壮阔的生命鸣奏曲而怆然涕下。

     我认为,有《抿嘴的夕阳》文本在,任何转录都是挂一漏万的,任何礼赞都是苍白无力的。我只是在想,同样的问题,同样的外物,为什么肖开秀大姐写出来就不一样,就能外文绮交,内义脉注,就能那么令人一咏三叹,回肠荡气。结论是:不是诗玉成了诗人,而是诗人升华了诗。诗人是热爱生活的人,是对爱情不离不弃的人,是对信仰忠贞不二的人。晚岁泪墨为诗,诗成一鹤排云,那些以诗文为敲门砖,那些鬻文卖诗者,那些猥亵了诗文的舞文弄墨者,在真诗面前,可自惭形秽?

   《抿嘴的夕阳》首首可读,篇篇值赞。谓予不信,不避挂一漏万之嫌,谨录二首:

            诺言   


    笃信,你决不食言
    那份许诺
    虽葬入黄土
    沦为云烟

    执拗,让一个老匠
    从不停息,向
    罗布泊,死亡谷
    佝偻跋涉,探险
    搜寻大漠废墟遗存的
    贝壳,石头,砖块,残片
    总想,锔一尊柏拉图式的残雕
    与你作伴
                 
IMG_20170802_083848_副本.jpg IMG_20170802_083901_副本.jpg IMG_20170802_083909_副本.jpg IMG_20170802_083925_副本.jpg IMG_20170802_084004_副本.jpg
      人生之哲      

          ——敬仰一棵千疮百孔的梧桐

    岁月,风霜,惨淡了你的颜色
    蝼蚁,蟊贼,啃噬了你的五脏六腑
    电闪,雷劈,斩断了你的头颅与胳臂

    你用洞穿了的盾牌,抵挡着
    污泥浊水,电闪雷劈

    新枝,顶住了霜降,小雪,大雪......
    不死的梧桐啊,你活得如此震人魂魄
    还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张扬,固守的
    人生之哲

    晚岁吾亦为诗,虽多为旧体,亦非尽皆速朽之作,但于新诗,终不敢弄险也!想以诗为絮语作结,亦不敢附骊也!读者诸君,哪怕是涉世未深的年轻人,读读肖开秀的诗,都会有洗心养气的收获。若是吃笔墨饭的人,更应读出铁马金戈、剑气箫心。
雨果说:“人类智慧掌握着三把鈅匙:一把开启数字,一把开启字母,一把开启音符。”写书人,我的兄弟姐妹,我们手握有一把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