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3|回复: 4

一首最大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30 23: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大的一首诗

   卢兆玉

啊!
自有词汇以来,
所有的词汇叠加在一起——
就是一首最大的诗。

      2017.7.30

 楼主| 发表于 2017-8-3 08:46:49 | 显示全部楼层
边缘化


不是你不想梳理世界,
是你远在世界的边缘。
你的手指太短——
抓不住也捞不着它的精髓。

热身的运动……



诗,如果不叙事,那就只剩下了抒情和表意。至于志,这个东西很模糊,在语言之上在语言之下,在语言之中在语言之外,但如果离开了诗中特定的语言,志便不复存在。
所谓比喻、象征、移情、通感、借代、拟人、寓言……这所有的修辞,不过由此及彼、由彼及此的种种过渡。但志,既然不是明确要表达的东西,怕也不一定非得在诗中表现得隐晦。爱恨一个人就是爱恨了,何必要什么志向呢?由此看来,志不过是我们未曾抵达而想抵达的方向、目标。一个比叙事、抒情、表意更遥远的及物或不及物。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30 23: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的障碍


  卢兆玉


我们无法逃避词汇的叠加,
文字的堆积,
一首诗的大小和长短的关系,
我们无法厘清。

在词和词之间——
那些切割的诗行和焊接的诗句,
一个是火焰,
另一个是电流!

而焊接的诗句,
比之切割的诗行似乎更加沉甸。


              2017.7.30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15:05:52 | 显示全部楼层
解析


解析一首诗,
就是一些词和另一些词的碰撞、组合,
拼凑、嫁接。

诗人的脑洞,
龙卷风,
火山爆发,

极个别词,
出其不意的突然出现,
锋芒毕露,

而另一些人,
则悠闲地——
编织优美的诗句,以求事件的连贯。

我的诗在两者之间,
它清晰而不沉闷,
它机敏而不浮躁。

像机械手,
像模型,
但结果总是机械师在出逃!


              2017.8.1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17: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八一


八一是腥风血雨的日子,
在四一二和七一五之后——
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
向国民党右派打响了反抗大屠杀的第一枪。
并随后成立了中国国民党革命军事委员会!

这是个特别的委员会——
他们的身份是国民党,
但他们倾向于继续革命,
孙中山先生的“联俄、联共、扶助工农。”
他们中有中国共产党人。

“南昌暴动”国民党右派说;
“南昌起义”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及民革说。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是国民党右派的屠刀率先举起,
落向了国共合作的共产党人及工运农运……

国右们掀起的血雨腥风,
血流成河,
白色恐怖,
他们摧毁了一个原本可以建成中华民国的更好的根基。
从起共产党人悟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武装斗争,
绝色割据,
人民政权,
不只是反帝反封建还要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
谁解决土地问题,谁就找到了中国革命的核心。

……

八一,
一个起点,
一次转折,
一次脱胎换骨,
中国共产党人彻底摆脱了对国民党的幻想和依赖。

在未来的日子里,
在艰难的转战中,
这支起义的部队成为了人民军队的源头——
红军总司令,
元帅、将军们……

共和国的总理、部长们!
哦,八一
从军人到政治,
从战争到和平,
从革命到建设……

党性,人民性是八一的军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