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8|回复: 9

100集精选。天荒一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0 20:2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荒一隅诗选


请各位老师再次挑选所喜欢的天荒一隅老师的诗歌
(我的挑选仅仅是抛砖引玉),在此跟帖——也请天荒一隅老师自选一些,在此跟帖——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20: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月,抛起的秧苗
文/ 天荒一隅

田埂。缘分的大地
高高抛起的秧苗,殷实的愿望
一落地
便站立在明镜般的水上

葱茏绿,最贴心的色彩
连水都那么喜欢
水珠的亲吻
嫩叶子感觉出爱的抚摸

溅落,打湿的裤脚。以及
泥水浑画的脸
劳累之后,依然含笑
这世界,不再隐约夏天的细节

2017年5月28日04:03:46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20:38:42 | 显示全部楼层
终结冬季的花

这一场雪,在终结冬季。花
飘逸如鹅毛
命运,短暂。却以滴水
——最为卑微的方式
亲吻大地

呼唤在无声处,寄托与
草根之柔情
萌动,在断崖紫云间
险峰的使者
杜鹃含苞,初心吐艳

春寒,冬季的尾巴
很难割断。可它摇摆,再摇摆
它的曲线,还是趋于温暖
这,有雪为证
有山花为证啊

2017年2月15日06:34:31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20: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藏腰刀

扎西把威武横在腰间
却把深情,藏在藏袍里边
呀拉索
举过头顶的哈达,那么洁白

卓玛把温柔围在腰间
却把美丽,顶在头花里边
呀拉索
举过头顶的哈达,那么洁白

客人把美酒捧在手端
却把敬仰,留住心间
呀拉索
戴在脖颈的哈达,那么洁白

2016年11月8日15:58:05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20:5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河水浑了一会,就清了

他们在垂钓,野的鱼塘。有鲫鱼翻花。
愿者上钩。“贪恋食物的食物总是有毒吗?”
这个,鱼儿在问。而我,在河边。寻找梧桐
或者登高,攀爬。山路狭窄着潮湿
山花还茂盛。最后的热正在东北游荡。
地形雨,等待雾气昭昭,蜕变为云那个时刻。
小兴安——
红松故乡。你的一片树林
现在被叫成母亲了呢。伐木工老矣,青山遮不住
叫做梧桐的那条河,时隐时现。
它的灵气,弯弯曲曲。一阵暴风雨过后
河水浑了一会,就清了。去往大海
2016年9月13日03:57:22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20:52:36 | 显示全部楼层
◎豆叶黄了的时候

豆叶黄了的时候
豆枝开始摇铃
收割时 我喜欢
紧挨着你
一起收获金色的大豆
或许还有你的心
(2004-3-12)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20:54: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脚猪

阳光照耀山林
天然次生林的边缘
雪野向林中延伸。
微风低鸣,摇曳橡树。
灌木丛边
三脚猪,舔带血的腿。

福尔摩斯侦断
小路上,一深两浅的血印
很明显是野猪的残迹。
让他困惑的是
这猪的那一只脚
哪里去了?
(2003-11-30)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20:5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枯死的草被烧得再度死亡

阳光透过薄云
漏出来。灰色笼罩江和岸边的平原
庄稼地里,雪薄得
尚难掩盖黑土
地里遗留的秸棵在风中摇

江岸的松树砍了栽,栽了砍
现在又已成林
祖坟周围
枯死的草被烧得再度死亡
2007-12-18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20:5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面具是过时的旧报纸

发黄的纸是你看到的脸面
老照片埋在第三版
里面藏着
陈年的种子
一只蛾子从里面飞出来
假设它中了油墨的毒
体面,成了黑色
爱不得已
愚不可及
痛被卷在纸筒中央,从不示人
头版的评论
多么虚假,它总让别人流泪
2009.12
 楼主| 发表于 2017-12-5 16: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白绒花

冬云,低得可以触摸
浅灰色的主调调,蕴涵季节的天使
无风的午后
阳光,再次被盐白隐去

白色的野味,只有在这个时刻
可以分享,你的脸颊
感到的温凉,独特得如千手爱抚
绒花,滴落无痕

音符,漫天。是谁在制作爱的变奏
凌乱就凌乱一点吧
童年,那时候总想在上面
走出点花样

到老,情趣依旧
坦步雪地,脚印谋划的人生
又一次被心爱的颜色覆盖
绒花,为啥总是隐含我的思绪

2017年12月5日05:47:22


小雪记忆

小雪节气,首先是寒潮到了
然后才说,飘来乌云
还算初冬吗,西伯利亚狼来到东亚
搅和的气候
乱作一团,该下的不下
不该下的地方,暴雪连天
我走在堤坝上,数落云朵
这算什么
堂堂正正的北大荒
怎么可以没有林海雪原
怎么可以没有原驰蜡象
没有雪
怎么会有浪漫的爱情故事
大江的冰排
你说是吗?心爱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