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0|回复: 99

100集精选。梅宇峰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1 20:3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00集精选。梅宇峰的诗

梅宇峰诗选


请各位老师再次挑选所喜欢的梅宇峰诗友的诗歌(我的挑选仅仅是抛砖引玉),在此跟帖——也请梅宇峰诗友自选一些,在此跟帖——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0:49:10 | 显示全部楼层
盲丐
文/梅宇峰

看不见蓝天
看不见白云
也看不见红或黑的心
挂在脸的微笑
始终没法分辨碗里的硬币
是元是角还是分
知道定有垃圾废纸充数
一样地感恩

人生的遗憾
不是我的悲也不是你的悯
蔚蓝和花开都曾看过
凋零和阴霾且留与
耳聪目明的人

从不憎恶
夺去双眸无情的光阴
更别提抢走今天果实的那个
可恶又可怜的人
夕阳中我成为了施者
恬淡地
于暗黑里打开一道光门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0:5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明祭妹

  文/梅宇峰

        

思念是清明的香烛
遥寄虚空
西去
柳绿是新生的哀愁
空留心中
益浓

忘了多久不曾祭奠
非是无情
只是不愿触碰
这痛的永恒
偶尔翻开
岂是痛彻心扉所 形容

永别那天
把你的身体葬于黄土
灵魂
殓在我心中
岁月里
不想打开棺盖
却又尘封不住这伤口

你是残忍的
独留我守着父母渐白头
我是柔软的
一句责备未出口
泪先流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倾听秋语
文/梅宇峰
.
一夜雨
可是你的序曲
清晨
音符沿着夏梦的破碎支离
花谢
一声叹息
叶落
几句唏嘘
俯身
滑过昨日的繁华
亲吻大地
.
忧伤
不应是此季的主题

金风催熟情节
你 适时调整了结局
.
午后 一壶茶的心绪
茶是普洱
恰好配上你的浓郁
夜半 三杯酒的豪气
酒是杜康
喝下忘了时光渲染的别离
.
其实去和留
都需要莫大的勇气
一个去挑战万水千山
一个要独对冰天雪地

选择隔窗听你的
不疾不徐
平铺直叙
听你把简单的轮回
凝一窗诗意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文/梅宇峰
.
吃了头伏的饺子
风有些嘴短
偶尔露一下头
也是了草地应付场面
连垂柳的发丝
都不曾吹弯
.
吃了二伏的面
就开始掰着手指计算
数完手指
才发现今年的中伏
刚过了一半
.
严格地说
三伏已经进入秋天
可惜诱人的烙饼炒鸡蛋
也没堵住
秋老虎的流言
.
熬煎
比酷热还难捱的闷和粘
几番水煮
又被拨丝的苦难
在一场久违的雨后
甘心让一片蛙声催眠
强迫自己不去想
明天是不是今天的
升级版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文/梅宇峰

茶是昨日随手采摘的
几片秋意
需要一夏的沸腾
冲沏

一个人
从清晨到黄昏
从黄昏到深夜
独品
浓浓淡淡的风韵

少年是酒
烈了传说的江湖
中年是茶
在不经意的谈笑里氤氲

普洱 乌龙
黑红白花绿勿论
饮进一杯风情
品出人生
道不明的滋味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致初登职场的儿子
文/梅宇峰
朝阳升到了山顶的高度
光芒必将夺目
花朵到了盛开的季节
谁还能阻挡怒放的脚步
稚嫩的手
把剧情拉到精彩之处
踮着脚尖昂起头
骄傲地起舞
.
云在翼下起伏
雷在头顶欢呼
如火的七月
你坚定地迈出这一步
从此
左肩风右肩雨
我相信一定会风雨无阻
.
世界在等待你的魅力和勇气
征服
当然还可以选择
用爱包容
人生从没有一路坦途
仰视和俯视
决定了困难的大小程度
.
成功和失败是一对孪生
只有都能面对
才算成熟
跌倒了总要爬起
所以你最需要一股不屈的韧性
洋海和沟渠
最大的区别是心胸
如果你是注定的胜者
就要学会不认输而非嫉妒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莲子
文/梅宇峰
繁华三千是你珍藏的前生
日渐干瘪的思念
相信等待只是一个过程
坚强 一次次
浓缩进羸弱的宿命
洁白却是
藏于黑暗里你不变的心情
一年两年千万年
但得半池碧水
必还一夏葱茏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二0一七年的头伏
文/梅宇峰
.
一个不经意的迟到
一个刻意的抢戏
事件更象某次考试漏了题
答得再精彩
也没了一点意义
结局
北方暴跳如雷
干打雷不下雨
南方心碎地
滂沱长泣
.
头伏的饺子二伏的面
早已沸腾的锅里
漂着一片
不咸不淡的饺子皮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艾骨精偶遇渔悟空
文/梅宇峰
一一周渔《大话西游》八首系列诗被剽窃事件有感
.
原来
渔悟空的肉吃了才可以长生
你看这个艾骨精
连三变都懒得玩了
就直接生吞
只是被金箍棒硌掉了牙齿
毁三观 还在装纯真
人至贱则无敌
这一出是三打白骨精
却做足了真假美猴王的戏份
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
没有到3.15
渔兄就搞了一肚子气愤
浓缩的都是精品
七十二变不如三变
三变不如一变
悟空不相信这个悖论
天下文章一大抄
到今天又怎么来的百家纷纭
想出名想疯了吧
你不如改名叫秦桧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荷塘月色
文/梅宇峰
.
当荷塘遇见月光
激昂和温柔碰出一池
情波荡漾
青蛙跳出水
跟着荷叶摇摆的幸福
晃啊晃
.
当月光跳进荷塘
痴迷的眼神就再也离不开
亭亭玉立的姑娘
粉扑的俏脸
真的是梦中的模样
今夜
我是鱼儿
恨透了夜短情长
.
剧情千万年一样荒唐
高潮的美丽
总是接壤着离别的凄凉
清晨
你拒绝了我的远方
只说琥珀色的夜晚是你
此生的珍藏
站在云端 回望
一只蜻蜓
是我别在你发髻浓浓的殇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一年七月七
文/梅宇峰
.
听说安倍要买空对地
听说日本经济又不景气
孝子贤孙们
快去快去 快去表孝心
就算没资格参拜神社
背回几个马桶盖
供进你的神厕
也能一脸奴才相地沾沾自喜
.
之后你的干佬
用你的孝敬备足武器
趁夜
再给你来一个泣血的七月七
别跟我说你懦弱的哭泣
也别跟我说你会愤然而起
其实最大的可能
你轻易就折了腰屈了膝
.
那个敲边鼓
唯恐天下不乱的大个子
别再妄谈什么正义和中立
就算你已经升级为爹
也不能保证
唤醒你梦的永远不再是
珍珠港空袭的警笛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快递
文/梅宇峰
我看向你的只有尊重的目光
不会有一丝怜悯挂脸上
尽管烈日
反复蒸腾你的汗水
尽管匆匆的身影
365天总是一路的风霜
.
我知道怜悯是一种侮辱
尊严证明的过程
只会浸满勤劳的芬芳
你的工作不是丈量大街小巷
而是用诚信编织一张真情的网
你送去的不是一个个邮包
而是按时到达的一个个梦想
签上我的名字
不仅仅表示收到
还有诚心诚意的嘉奖
.
小小三轮
你又去何方
扯着一根剪不断的丝线
去联接下一个陌生的心房
小小三轮
我听到了你的歌唱
轻快的歌声可是因为
快乐有越来越多的人分享
小小三轮
我看出了你的渴望
燃烧青春
为世界添一道奋斗的荣光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途中
文/梅宇峰
.
春天 我听到稚嫩的花蕾
在开放的途中欢歌
秋天 我看到昨日的繁花
在寂寞的途中沉默
白雪
想要成为所有故事的结果
却发现不过是
一个略显苍白的段落
.
什么时候悟透
就再也不会徒劳地用生命
去丈量时间的长河
不管你选择滔滔 还是
悄悄流过
.
飞鸟是天空的过客
花开是季节的过客
季节是时光的过客
时光是世界的过客
世界何尝不是时光的过客
.
我是一颗流星从天际掠过
偶至的身影
是否让这路途美丽一刻
短暂的途中
我幸运地艳遇了
如诗的你和那一袭月色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白赚一场凉
文/梅宇峰
.
夏至前的几日
天闷得叫人堵心
只想敞开胸撕开肺
晾晾
几被蒸透煮沸的灵魂
.
夏至这日黄昏
几声雷
突破厚得不能再厚的云
掐疼脸
反复验证是梦是真
.

刹那满楼满了乾坤
霹雳叫嚣着
推波一场倾盆
朋友圈里的水城
不断冲击着视觉烘托气氛
石家庄的暴雨
更是走出儿子的QQ清晰可闻
.
妻安抚着狂燥的猫
讲述着雷的成因
我知道她同我一样
早已准备好了迎接这场
久违的肆虐降临
.
只是这场雨
戏剧性地
变成了秋夜的缠绵温存
清晨
还在淅沥沥
冼涤惊诧的眼神
.
白赚一场凉
我贪婪地狂吸这难得的清新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夏至未至
文/梅宇峰
.
你还没有跨越赤道
我就听到狂野的心跳
炽热的呼吸
想必早已在半途狂奔
挥汗如雨
.
知道你的路程
绝不是地图上两条纬线之间的
几厘米
也知道激情燃烧的岁月
不是从芒种或更久前
就开始撕扯的十几页日历
.
再焦急
也只是倚门而立
等待
等待你把天涯的风光
包装成重逢的惊喜
.

羞涩的结几枚青果
挂在枝头等你
等你超越烤熟麦田的热情
烤熟我
汁甜如蜜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梅宇峰 于 2017-8-19 05:36 编辑

端午前的夜雨文/梅宇峰
.
终于突破连绵经年的压抑
思想地冲撞磨擦出闪电
割裂黑暗的天际
倾诉
挤过乌云的缝隙
倾诉
从一滴两滴到浓密
痛快 大声地
不再需要任何顾忌
肆意 淋漓的
如当年那绝然一跃的勇气
.
那绝然一跃的勇气
你应该庆幸没掉进时空虫洞
否则今天 就算你
忍着邻国布署萨德的无礼
听着安倍特朗普的叫嚣
还能抒发风歌的狂意
可是当你
面对如潮的美日韩购物游大军
我依旧不敢想象结局
.
好了 你的无奈
就留于你凄美的时代里
端午前
让我独对这场夜雨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等一场雨
文/梅宇峰
.
云的心事不断累积
高密度的渴望
被一根发丝悬于天际
风地流动
艰难如百倍重力下的呼吸
蝉鸣一声声
撩拨濒临崩溃的忍耐力
.
花的汗水
从昨天就再也挤不出一滴
习惯性的推开窗
才发现世界竟然如此统一
.
此刻 只需一声雷
就能吼碎乌黑的锅底
趁着闪电无规则割据的空隙
所有的雨
都成了漏网的鱼
尽情渲泄堕落的激情
喜极而泣
.
梦醒了吗
梦醒就耐下心
继续等 一场雨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晌午
文/梅宇峰
.
时间和血液
无限地放低流速
上眼皮和下眼皮支撑的
只剩痛苦
坚持 仍是唯一的信念
再短的光阴
也不想寄托给梦
.
终还是做了
这场白日的梦
少年的莽撞和中年的优柔
还有推杯换盏的豪爽
换来的三高的莫名半生
睁开眼
惊天动地的霹雳
原是中午一点半的闹铃
.
擦擦冷汗 庆幸
不是夜
仍有半天的时光
容我珍惜修整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