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95|回复: 10

100集精选。山东永清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1 21:0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00集精选。山东永清的诗


山东永清诗选


请各位老师再次挑选所喜欢的山东永清诗友的诗歌(我的挑选仅仅是抛砖引玉),在此跟帖——也请山东永清诗友自选一些,在此跟帖——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1:05:2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山东永清

我不敢轻易呼唤,哪怕一朵月光。
其实是怕它,应出我的乳名。

更多时候,我却流着泪水,一次次,
翻出压着的一些笑、一些沧桑。

只有这样,我才能觉得远方就在身旁。
娘,也不再是一个影儿。

我常常会吮着受伤的手指,寻找恩赐。
动作,与娘寻我时,一模一样。

下午的时光


一阵大风,就把太阳吹歪了
把娘,吹了一个趔趄

轻轻的,把娘从地上扶起来
真像,拾起一枚落叶


生活的花朵


我不信神、不信佛
不信所有试图使我相信的一切

甚至,我都不信黑夜

可是此刻,我看着圣洁的玛丽亚
抱着耶稣

刹那间就信了,母亲,那时一定也这样
紧紧抱过我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1: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天的诗
文/山东永清

坐拥彻骨的冷,一夜未眠。
就着第一缕阳光,
屋角的南丰桔,又绿了些呢!

且汲取最后一盏冬水,
追随十指,一点点递进,
唇边,居然有些甜。

来至院中,萧瑟的瓦片,
犹背着一领残雪。
苦楝树,满面肃容。

西墙边,去年的报喜花,
已风干不见。蔓梢,
似有几苞憧憬,悄然孕育。

推门望,远山沉寂无声。
就在地头,过去几声鸟鸣!
呼唤着,路上的归伴。

再看看近前,于地纹裂处,
别有一笋蓬勃。一点点,
试探着,寻找萌发的契机。

可是此时,虽布好心思,
却不愿起手。唯恐不小心,
惊扰了,正在苏醒的冰河。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1: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暖意


太阳仁者,关于人间疾苦
它看得分外透彻

那一片一片的光,是它
不断撒下的治愈术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1: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题


关于一条鱼的表述,通常我只关心
红烧或清蒸这些细节

我和你们一样,往往忽视它
双眼泛白,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发表于 2017-9-3 12:43: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山东永清

或许整条街的落叶
抵不上一张钱纸的厚度
离开了根的叶子
只能在风中、雨中、泥水中
飘来飘去

就象,出租屋里廉价的呻吟
过街隧道中可怜的传记
人行天桥上悲惨的故事
甚至,角落里昼伏夜出的死鬼、走鬼
诸多鬼魅,一样,飘

就象远方,某个孩子的眼神
看着老师
看着同学
看着书本,一样,飘

泥水匠
文/山东永清

他与瓦刀一样棱角分明
唯一不同处
瓦刀将他手中日月分的绺绺清清
他却被日月磨的格外冷静

偶尔他会在脚手架上停下来
瓦刀就立于他身旁
怜惜的看他,粗糙的手摸着口袋
打火、点烟

更多时候,他的手指却是温柔的
情人般抚着瓦刀
每每如此
瓦刀就觉得他的喃喃自语实在让人心疼
发表于 2017-9-3 12:44: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秋成
文/山东永清

你是海浪,是云朵。是黎明时,晶晶闪亮的,
星星,那颗。
你是爱神怀中的天使。七弦琴上,
最悦耳的,音符,一个。
你是春天的风,拨乱冬天的雪,
夏天的花,点缀秋天的月。
你是百草园里,娇嫩灵性的,那朵。

你是清奇,是婆娑。是大地上,迎风摇曳的,
芬芳,那夜。
你是仙女手心的精灵。般若经里,
最动人的,篇章,一页。
你是阴柔的枝,孕吐粉艳的火,
青劲的山,咏唱潺潺的歌。
你是所有美中,最最惊喜的,那个。

芦苇
文/山东永清

每一根身不由己的芦苇,都忍着风浪,
东倒西歪,渐渐白头。

其中有两株,请放弃收割。因为,
它们完全一副,生死相依的模样。


老虎
文/山东永清

从前的老虎,只是老虎。
它巡山、捕猎,但,绝不轻易伤人。

从前的老虎,不像现在的老虎。
吃人、嗜血,双眼全是冷漠。

妹妹
文/山东永清

一砖一瓦,皆精挑细选。我会早早,
预筑一座王城,
将应劫桃花,一一劝退。

我愿明珠千斛礼聘。择,高头大马,
奢华软轿一顶,
登门。锦锻百里夹道相迎。

浅浅,若是江山万里能博你回眸一笑,
若是,
一国之富可换你相随一生。

我愿做,那个烽火戏诸侯的王。
任,世人咏叹,
不论痴情,亦或昏庸。

浅浅
文/山东永清

随便掐一截日子,都水灵灵的
妹妹
一定是你,笼了两袖烟雨

如果一条红线,可绊住你今生
我就用它结环
允你荆钗布裙,南山放牧

我愿向阳坡上掘井、织庐
准你牵着我
让青芒划破流年,只许笑、不许哭

花为媒
文/山东永清

鞭花脆,脆不过秋千上的银铃。
只是一声,
足以摄去我的三魂七魄,飞于天外。

我宁愿,在你门前背插草标,
卖身为奴。
做个用心良苦的,伴读书童。

妹妹,倘若一朵花就是一分爱。那么,
且让我发符念咒,
令花神为你四季花开,秋冬不怠。

妹妹,倘若花为媒月为妁,那么,
且许我添香烧檄,
命月神红绳紧系,绝不许歪。

我愿,上青天、下碧海,
寻一个古老的丹方,
不求一世富贵荣华,但求与你永不分开。
发表于 2017-9-3 12:44: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遇见
文/山东永清

你不是回头,也不是转身。你是,
匆匆里的一点火光,
火光里的匆匆,泪痕。

你更象山路上的眺望,旷野里的无垠,
那一束,那一朵,
那不可复制的天真。

其实,你是二月路口里,纤弱的一枝,
嫩粉。是凌凌河上,
渔歌里,一个清淅无比的眼神。

阳春三月
文/山东永清

1、
桃花与三月私奔。将大大的绿帽子弃于,
南山、河畔。
此时的我,正伙同一群白云走在松格朗山。

所有与出轨有关的迹象,远不如山花下,泂泂的思念那般,能印证春天。
如果你看到,那么,也请假装不见。

我想我有必要,将带着马奶酒味道的炊烟打包了。背不动风和眼神,那么,就让我,
踩着夜的尾巴,与黎明一起走出黑暗。

2、
我不愿与,哪怕一只飞鸟,一只蚂蚁,去谈论,
那些曾经路过的春天。
我不愿,将谎言编织成负担。
更不愿,你看见,我空洞洞的双眼。

我宁愿放下深重的苦楚,走近黄土地,苦井水,
走回圆上,起步时那个点。
生活的鞭子,抽我一个人就够了,我不想,
让所有的落雪,都有泪涟涟。

我会回到一堆柴禾垛处,用熟悉的味道擦拭伤口。就如无数次原谅自已一样。
我会选择,原谅,所有的背叛。

故乡
文/山东永清

自从离家,我不再轻易触碰一些目光
不敢
让某些哆哆嗦嗦的词,于唇边流淌

我怕,挽不动父弓母弦
扯不圆,女儿,手心的月亮
更怕你希望过后,愈加失望

那些匍匐于城市边缘的麦子
一茬接一茬,掏空了村庄
与我,一模一样

只有在酒醉以后,我才敢指着
炊烟升起的地方,轻轻的对你说
看,那里是故乡

老兵
文/山东永清

你只看见他的固执无理,可是你没看见,
他满身伤痕,
犹有硝烟的气息。
其实,你和我一样清楚,他的愤怒与呐喊,
今天,
并无任何意义。

可是,如果不能明白,他的无礼,
你就不能明白,那个烈士遗孀,苦涩的泪滴。
那个,不曾拥有父爱的孩子,梦中的哭泣。
以及革命烈属这四个字,
每笔每划中,血染的印记。

其实看清了,他死缠烂打的上访,
就等同于看清了,
那些不作为的政府机关,
冷漠的官吏。
以及,精神世界一片荒凉的,
我,与你。
发表于 2017-9-3 12:45: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馒头
文/山东永清

一只潲水桶里的馒头,绝不会觉得幸福
若看不透,它的前世今生
你就无权说,理解了它的痛苦

如果你知道,每只馒头出炉前
必先是麦种扎根于土
历尽风霜酷暑
捱过干旱荼毒
好不容易分蘖灌浆
还要担心牛羊啃青、麻雀田鼠

且不必再细说,它又是如何,从流火的夏日
进粮仓、至磨坊,
如何,从一粒麦子
变成一只馒头,香喷喷热乎乎

每一次遇见潲水桶里的馒头,我都看到
触目惊心的它
像极了那些小村中,愈来愈白的头颅


拆迁
文/山东永清

砖是倔强的、瓦是倔强的,石头
也是倔强的
不用点气力,它们决不轻易屈服

它们和那个种了一辈子地的泥腿子
是一样的。

挖掘机张着血盆大口,将石头房子的同党
啃的尸骨全无

当一切矮下去后,它就更高了
于渗人的月光下
越发孤独

路(散文诗)
文/山东永清


如果有条路,让我可以抵近天堂。
让我能以最谦卑、温顺的态度,保持一种聆听的姿态,那一定,非你莫属。

就如那些闪耀着恩泽、感悟等光芒的篇章一般,我坚信,就在你的身后,必有一个天使,伏案而书。

即使是黑天使,我想,他也一定见证过天堂的沦陷、重塑。
那些于破坏掉的废墟之上,重新建立起来的秩序。

今日的我,与那些虔诚的,对你顶礼膜拜的兄弟姐妹们绝无二样。
烟火红尘里,我们,始终不曾被你遗忘,就象我们从未忘掉一些关于神圣的信仰,以及孤独。

虽然,注定这将是一场漫长的苦旅。
虽然,注定我们,要承受更多的质疑、嘲讽、揄喻。
虽然,世人待我们并不似我们那般,推心置腹。

即便如此,我还是看见满载着救赎、怜悯的方舟,从你闪耀的地方远道而来,
为这被生活累弯了腰、压低了头的芸芸众生,指引着,看似浑沌、却清晰无比的路。

渔歌
文/山东永清

雪白,白不过一截红丝线、黄铜钱,
紧系的脚踝。
风一吹,有香自来。

小指头挑得水草,却挑不动眸中,
别样的神采。
一篙子下去,就是三桥二水之外。

可是对岸那个少年,早已不在。
采莲一支,
又有谁,可以共开怀。


浣衣
文/山东永清

捶散了不解风情的泠泠之水,
却捶不开,
这皈依无门的相思。

洗皱了长夜,
却该如何,洗清墨染的云彩。

每一只月亮,都行走在灯火黄昏的天外,稍不小心,
就会,一头栽下来。

那片浆洗声中,
有一个,清澈无比的眼神,
仿佛羞涩、又似期待。
发表于 2017-9-3 12:46: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远方
文/山东永清

风轻着、雨轻着
唯有深一行浅一行的脚印
烟里,重着

夜饮
文/山东永清

十分醉只余下三分,一分
哽在喉中
一分,落在路上


文/山东永清

不过是一枝入世应劫的花,
风也吹打雨也吹打。

月光下擎住的孤独,你会在意吗?
所以,
切莫妄言,很爱很爱她。

思念是一种痛
文/山东永清

云不说。忧伤来自风中的一柄落寞,
让心事,
在遥远的路上雨成滂沱。


文/山东永清

醉酒的是我,
为何它,也一个跟头栽下来。

我拼命想扶起它,
却一不小心,跌入那怀。


东门菜市
文/山东永清

感觉十分遗憾,
有一种血它至今不曾尝过。

它哪里知道,
那些飞禽走兽市井小民的,
其实干净的多。


不得不说
文/山东永清

勤俭节约是一种美德。所以

潲水油完全可以吃的
安居工程必须偷工减料,能省则省的
赃款绝对不可轻动的

……凡此种种,均应载入史册

火柴
文/山东永清

这些分行的文字,唯有死了,
才可于黑夜中,发出一点黯淡的磷火。

每一颗倔强的头颅,
都以一种拼命燃烧的姿势,挺着。

政治
文/山东永清

一会抛下裹脚布,一会捧上高跟鞋,
当官的惯用戏法。

我既没空、也不敢和妻抬杠。
她愿跟我光脚下田,我就该谢天谢地了。

对比
文/山东永清

一把斧头,一杆笔,
足以完成,顺民与暴民的转换。

斧头与笔皆善于剖析。不过,更多时候,
笔却低眉垂眼,一副毫无骨气的样子。
 楼主| 发表于 2017-12-5 21: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暖意


太阳仁者,关于人间疾苦
它看得分外透彻

那一片一片的光,是它
不断撒下的治愈术


。娘


我不敢轻易呼唤,哪怕一朵月光。
其实是怕它,应出我的乳名。

更多时候,我却流着泪水,一次次,
翻出压着的一些笑、一些沧桑。

只有这样,我才能觉得远方就在身旁。
娘,也不再是一个影儿。

我常常会吮着受伤的手指,寻找恩赐。
动作,与娘寻我时,一模一样。

。下午的时光


一阵大风,就把太阳吹歪了
把娘,吹了一个趔趄

轻轻的,把娘从地上扶起来
真像,拾起一枚落叶


。生活的花朵


我不信神、不信佛
不信所有试图使我相信的一切

甚至,我都不信黑夜

可是此刻,我看着圣洁的玛丽亚
抱着耶稣

刹那间就信了,母亲,那时一定也这样
紧紧抱过我


。无题


关于一条鱼的表述,通常我只关心
红烧或清蒸这些细节

我和你们一样,往往忽视它
双眼泛白,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浣衣


捶散了不解风情的泠泠之水,
却捶不开,
这皈依无门的相思。

洗皱了长夜,
却该如何,洗清墨染的云彩。

每一只月亮,都行走在灯火黄昏的天外,稍不小心,
就会,一头栽下来。

那片浆洗声中,
有一个,清澈无比的眼神,
仿佛羞涩、又似期待。


。飘


或许整条街的落叶
抵不上一张钱纸的厚度
离开了根的叶子
只能在风中、雨中、泥水中
飘来飘去

就象,出租屋里廉价的呻吟
过街隧道中可怜的传记
人行天桥上悲惨的故事
甚至,角落里昼伏夜出的死鬼、走鬼
诸多鬼魅,一样,飘

就象远方,某个孩子的眼神
看着老师
看着同学
看着书本,一样,飘


。春


冬天过去就是春天?
那片雪可不这么认为
它已有点固执
不想轻易走远

旁边,荠菜芽气的浑身发绿
傻瓜蛋,看不见?
微风中的苗,
扬着,张张渴望的小脸

终于,雪听见了某些呼唤
沉思、许久
它决定放手心中的执念
悄悄的泪、却许久不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