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04|回复: 19

100集精选。五屏山下一野夫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1 21:5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00集精选。五屏山下一野夫的诗


五屏山下一野夫诗选


请各位老师再次挑选所喜欢的五屏山下一野夫诗友的诗歌(我的挑选仅仅是抛砖引玉),在此跟帖——也请五屏山下一野夫诗友自选一些,在此跟帖——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1:5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医院》之二

入口的门,很大,挺精神的
检视的眼睛,从痛苦表情跨过去直抵腰包
楼内张开许多嘴巴,黑咕隆咚的
紧咬着瘦骨嶙峋,不放

我看见走出侧门的人,大都憔悴萎靡

2017/5/26

点评

感谢提醒。问候秋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8-12 21:49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2: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蝴蝶》

不想成为水晶球琥珀

所以,所以跑出来
漫山遍野
刮起彩色的风

2017/5/17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2:0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旋转》

吞下太多浓烈的生活
这一刻,松手,疲惫瘫在地上

房子,面包,疼痛,孩子的书
围着我,像之前围着他一样不停旋转

2017/5/16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22:02:53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湖风云

风,很轻
只要一招呼
没有固定好锚的云
就撮合在一起
制造了许多江湖故事

2016年11月12日
发表于 2017-8-12 21:45:35 | 显示全部楼层
100集精选。五屏山下一野夫的诗

•《丰收季的遐想》

听见桂树,在空中,炸开噼噼啪啪声响
守望着你的草,默默匍匐在裙摆下
他们已然昏昏欲睡,就在此刻,心还是怦然而动

你可知道,没有得到一双关爱眼神,他们依然清醒着
即将消逝在深秋小家伙,没有人挽留,或用手去抚摸一下
这些无名小草,他们谈不上什么快乐或忧伤,在将踏上的归途

田间地头里,那些挂满了稻穗高粱玉米的秸秆
满山遍野,那些长着柑桔苹果柿子梨果树
他们把最充实美好部分,一点也不剩,笑盈盈送给我们

想必是来填补人们接下去空洞日子,自己静静站在飕飕风中
看着那些丰收,我笑了,笑着笑着就戛然而止
想着镰、剪经过时,没有人,感觉到他们那疼的伤口

那曾经陷于亲切泥土里双脚,无奈被开发区驱逐
好像笼中鸟,困守城市高楼,我与秋天,隔着好远距离
天空愈发空旷,风吹着轻盈的云朵

为如期而至南飞大雁,清扫了远行的路径
给我安对翅膀吧,让我的心,去飞翔
一路向南,在大雁歇脚地方,安个临时的家

2016年9月24日

•《去漠北看看》

很多年了,再也没有人提起
漠北,我家园版图的北边
还有的那一片土地,那一片天
带上泛黄地图,去漠北看看
曾经的金戈铁马,覆在厚厚的沙尘
大漠还是大漠,狼烟依然狼烟
向北再向北,那才是图上完整的漠北
一条看不见的鸿沟,无法逾越
所在的脚下,只是蚕食后所剩下的边角
刀锯剜割生拉硬扯印迹,随处可见

贝加尔湖畔,能否见到苏武在牧羊
乌里雅苏台城,你是否还在留恋过往
渗着血滴的界碑,泪水依然磅礴
埋在地下戍边卫士,孤零零
几多白骨,守护着以南的中国
还透着,森森冷冷的寒光
是我们把你,遗落在城池之外
伶仃的你在遥望,迟客祖先的当年
断了回家的路,密布荆棘记忆
呼啸的西伯利亚风,多像那曲《大风歌》

2016年10月12日

•《昨夜西风凋碧树》
  一一冬至感怀

夜风,横扫
开始削刻岁月
沧桑

飘零的霜叶
不愿远走
陪着树,坚守

心,年轮外
又添一圈,孤独

2016.12.21

•《开往雪国的列车》

年复一年节气里
喧腾的提醒诱惑我们
坐在南方铅云下
发呆,看僵硬了树木

枝丫尚不落的叶
呼啦啦的机械抽搐
等不到六角花瓣莅临
堆迭起的厚厚隐喻

偶尔一不小心的惊喜
实际效果总被敷衍了事
失落的昙花,凋谢
突然厌恶起这里冬天

厌恶下雪,遭踏的心情
泥泞遍地玷污了向往
不再报有任何奢望
此刻唯有遐想着

皑皑白雪眷顾的地方
羡慕神往的北国
让悸动的念想列车
跨越几条纬线

慢慢的一路向北
感知那里层次截面
深入内心的深处
开往遥远林海雪域

童话中故事变得辽阔
让人一眼望不到边
倾国倾城的无瑕
纯种白狐在天地里飞

2016.11.26于椒江三甲

•《跨出穷途的天涯陌路》

穷途的途
该是怎样的路
有多种可能
拐入被认证方向
抛下迟疑不疾不徐

陌路的路
又将如何抉择
难为了你的预期
沿着脚掌记忆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柳已暗,花未明
让误以为的注定,失望
想当然的必然,落空
只要你有意愿
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跳出狭隘窠臼

2016.12.5于台州椒江

《梦与诗》

我喜欢夜的黑
有甚于
光天化日下
虚幻呈现

我喜欢的空灵
有甚于
平铺直叙里
真实描绘

梦,不停的黑
无所不能
诗,带着我
笨拙快乐的飞

•《裸露》

是该你
出场的时候了
就像这季节

隐匿再深层的包裹
都难以掩藏
一场雨后

还是选择那枝节
不起眼裂口
桃花的痛渗出血

好奇的蜜蜂
闻风而动
到处在兜售
尚未外泄春光

羞怯,已无济于事
风过后雨过后
一地的殒香

阳光下一丝不挂
所有视线移开
你,终于走出来

2017年3月14日于台州椒江

•《拿玻璃的人》

你,总在画面之外

不是左撇子
左手提的一片天
隐在视线背面
这刻只能读到右手这片

流动着你的黑白
镜子大多时候收容
一路所走过的
连轴变换的沿途场景

在风里雨里无法停顿
你就框在镜子外
微不足道蝼蚁
小心翼翼使劲提着

生怕石子路边树枝
警觉前方脚下路
趔趄与磕碰粉碎侧影
再也无法缝合

你拿什么拯救
左手那边
提着的一片天

2017年3月17日于台州椒江

•《在石塘》

风不过
只是点缀

鱼虾那点怨气
比腌制的乡愁还浓烈
不够,再添把盐

被看出茧子的日出
压抑不住
第一眼,惊喜

新鲜
冒着腾腾热气
刚刚出锅

坐在海岸礁岩
等我第二眼再看时
竟觉得也没什么

不过我没敢
在供奉他的地盘
大声的说出来

其实,家乡的比他饱满
十倍,百倍
一直驻在我心里

2017年3月19日

•《一株桃花走漏了消息》

此后。风的心
柔软了
云,感动的
淌下泪

一株桃花走漏了消息

让蛰伏虫儿
探出头
假惺惺的安慰
远去的背影

2017年3月30日
发表于 2017-8-12 21:46:16 | 显示全部楼层
100集精选。五屏山下一野夫的诗

•《丰收季的遐想》

听见桂树,在空中,炸开噼噼啪啪声响
守望着你的草,默默匍匐在裙摆下
他们已然昏昏欲睡,就在此刻,心还是怦然而动

你可知道,没有得到一双关爱眼神,他们依然清醒着
即将消逝在深秋小家伙,没有人挽留,或用手去抚摸一下
这些无名小草,他们谈不上什么快乐或忧伤,在将踏上的归途

田间地头里,那些挂满了稻穗高粱玉米的秸秆
满山遍野,那些长着柑桔苹果柿子梨果树
他们把最充实美好部分,一点也不剩,笑盈盈送给我们

想必是来填补人们接下去空洞日子,自己静静站在飕飕风中
看着那些丰收,我笑了,笑着笑着就戛然而止
想着镰、剪经过时,没有人,感觉到他们那疼的伤口

那曾经陷于亲切泥土里双脚,无奈被开发区驱逐
好像笼中鸟,困守城市高楼,我与秋天,隔着好远距离
天空愈发空旷,风吹着轻盈的云朵

为如期而至南飞大雁,清扫了远行的路径
给我安对翅膀吧,让我的心,去飞翔
一路向南,在大雁歇脚地方,安个临时的家

2016年9月24日

•《去漠北看看》

很多年了,再也没有人提起
漠北,我家园版图的北边
还有的那一片土地,那一片天
带上泛黄地图,去漠北看看
曾经的金戈铁马,覆在厚厚的沙尘
大漠还是大漠,狼烟依然狼烟
向北再向北,那才是图上完整的漠北
一条看不见的鸿沟,无法逾越
所在的脚下,只是蚕食后所剩下的边角
刀锯剜割生拉硬扯印迹,随处可见

贝加尔湖畔,能否见到苏武在牧羊
乌里雅苏台城,你是否还在留恋过往
渗着血滴的界碑,泪水依然磅礴
埋在地下戍边卫士,孤零零
几多白骨,守护着以南的中国
还透着,森森冷冷的寒光
是我们把你,遗落在城池之外
伶仃的你在遥望,迟客祖先的当年
断了回家的路,密布荆棘记忆
呼啸的西伯利亚风,多像那曲《大风歌》

2016年10月12日

•《昨夜西风凋碧树》
  一一冬至感怀

夜风,横扫
开始削刻岁月
沧桑

飘零的霜叶
不愿远走
陪着树,坚守

心,年轮外
又添一圈,孤独

2016.12.21

•《开往雪国的列车》

年复一年节气里
喧腾的提醒诱惑我们
坐在南方铅云下
发呆,看僵硬了树木

枝丫尚不落的叶
呼啦啦的机械抽搐
等不到六角花瓣莅临
堆迭起的厚厚隐喻

偶尔一不小心的惊喜
实际效果总被敷衍了事
失落的昙花,凋谢
突然厌恶起这里冬天

厌恶下雪,遭踏的心情
泥泞遍地玷污了向往
不再报有任何奢望
此刻唯有遐想着

皑皑白雪眷顾的地方
羡慕神往的北国
让悸动的念想列车
跨越几条纬线

慢慢的一路向北
感知那里层次截面
深入内心的深处
开往遥远林海雪域

童话中故事变得辽阔
让人一眼望不到边
倾国倾城的无瑕
纯种白狐在天地里飞

2016.11.26于椒江三甲

•《跨出穷途的天涯陌路》

穷途的途
该是怎样的路
有多种可能
拐入被认证方向
抛下迟疑不疾不徐

陌路的路
又将如何抉择
难为了你的预期
沿着脚掌记忆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柳已暗,花未明
让误以为的注定,失望
想当然的必然,落空
只要你有意愿
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跳出狭隘窠臼

2016.12.5于台州椒江

《梦与诗》

我喜欢夜的黑
有甚于
光天化日下
虚幻呈现

我喜欢的空灵
有甚于
平铺直叙里
真实描绘

梦,不停的黑
无所不能
诗,带着我
笨拙快乐的飞

•《裸露》

是该你
出场的时候了
就像这季节

隐匿再深层的包裹
都难以掩藏
一场雨后

还是选择那枝节
不起眼裂口
桃花的痛渗出血

好奇的蜜蜂
闻风而动
到处在兜售
尚未外泄春光

羞怯,已无济于事
风过后雨过后
一地的殒香

阳光下一丝不挂
所有视线移开
你,终于走出来

2017年3月14日于台州椒江

•《拿玻璃的人》

你,总在画面之外

不是左撇子
左手提的一片天
隐在视线背面
这刻只能读到右手这片

流动着你的黑白
镜子大多时候收容
一路所走过的
连轴变换的沿途场景

在风里雨里无法停顿
你就框在镜子外
微不足道蝼蚁
小心翼翼使劲提着

生怕石子路边树枝
警觉前方脚下路
趔趄与磕碰粉碎侧影
再也无法缝合

你拿什么拯救
左手那边
提着的一片天

2017年3月17日于台州椒江

•《在石塘》

风不过
只是点缀

鱼虾那点怨气
比腌制的乡愁还浓烈
不够,再添把盐

被看出茧子的日出
压抑不住
第一眼,惊喜

新鲜
冒着腾腾热气
刚刚出锅

坐在海岸礁岩
等我第二眼再看时
竟觉得也没什么

不过我没敢
在供奉他的地盘
大声的说出来

其实,家乡的比他饱满
十倍,百倍
一直驻在我心里

2017年3月19日

•《一株桃花走漏了消息》

此后。风的心
柔软了
云,感动的
淌下泪

一株桃花走漏了消息

让蛰伏虫儿
探出头
假惺惺的安慰
远去的背影

2017年3月30日
发表于 2017-8-12 21:47:50 | 显示全部楼层
100精选。五屏山下一野夫的诗

•《丰收季的遐想》

听见桂树,在空中,炸开噼噼啪啪声响
守望着你的草,默默匍匐在裙摆下
他们已然昏昏欲睡,就在此刻,心还是怦然而动

你可知道,没有得到一双关爱眼神,他们依然清醒着
即将消逝在深秋小家伙,没有人挽留,或用手去抚摸一下
这些无名小草,他们谈不上什么快乐或忧伤,在将踏上的归途

田间地头里,那些挂满了稻穗高粱玉米的秸秆
满山遍野,那些长着柑桔苹果柿子梨果树
他们把最充实美好部分,一点也不剩,笑盈盈送给我们

想必是来填补人们接下去空洞日子,自己静静站在飕飕风中
看着那些丰收,我笑了,笑着笑着就戛然而止
想着镰、剪经过时,没有人,感觉到他们那疼的伤口

那曾经陷于亲切泥土里双脚,无奈被开发区驱逐
好像笼中鸟,困守城市高楼,我与秋天,隔着好远距离
天空愈发空旷,风吹着轻盈的云朵

为如期而至南飞大雁,清扫了远行的路径
给我安对翅膀吧,让我的心,去飞翔
一路向南,在大雁歇脚地方,安个临时的家

2016年9月24日

•《去漠北看看》

很多年了,再也没有人提起
漠北,我家园版图的北边
还有的那一片土地,那一片天
带上泛黄地图,去漠北看看
曾经的金戈铁马,覆在厚厚的沙尘
大漠还是大漠,狼烟依然狼烟
向北再向北,那才是图上完整的漠北
一条看不见的鸿沟,无法逾越
所在的脚下,只是蚕食后所剩下的边角
刀锯剜割生拉硬扯印迹,随处可见

贝加尔湖畔,能否见到苏武在牧羊
乌里雅苏台城,你是否还在留恋过往
渗着血滴的界碑,泪水依然磅礴
埋在地下戍边卫士,孤零零
几多白骨,守护着以南的中国
还透着,森森冷冷的寒光
是我们把你,遗落在城池之外
伶仃的你在遥望,迟客祖先的当年
断了回家的路,密布荆棘记忆
呼啸的西伯利亚风,多像那曲《大风歌》

2016年10月12日

•《昨夜西风凋碧树》
  一一冬至感怀

夜风,横扫
开始削刻岁月
沧桑

飘零的霜叶
不愿远走
陪着树,坚守

心,年轮外
又添一圈,孤独

2016.12.21

•《开往雪国的列车》

年复一年节气里
喧腾的提醒诱惑我们
坐在南方铅云下
发呆,看僵硬了树木

枝丫尚不落的叶
呼啦啦的机械抽搐
等不到六角花瓣莅临
堆迭起的厚厚隐喻

偶尔一不小心的惊喜
实际效果总被敷衍了事
失落的昙花,凋谢
突然厌恶起这里冬天

厌恶下雪,遭踏的心情
泥泞遍地玷污了向往
不再报有任何奢望
此刻唯有遐想着

皑皑白雪眷顾的地方
羡慕神往的北国
让悸动的念想列车
跨越几条纬线

慢慢的一路向北
感知那里层次截面
深入内心的深处
开往遥远林海雪域

童话中故事变得辽阔
让人一眼望不到边
倾国倾城的无瑕
纯种白狐在天地里飞

2016.11.26于椒江三甲

•《跨出穷途的天涯陌路》

穷途的途
该是怎样的路
有多种可能
拐入被认证方向
抛下迟疑不疾不徐

陌路的路
又将如何抉择
难为了你的预期
沿着脚掌记忆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柳已暗,花未明
让误以为的注定,失望
想当然的必然,落空
只要你有意愿
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跳出狭隘窠臼

2016.12.5于台州椒江

《梦与诗》

我喜欢夜的黑
有甚于
光天化日下
虚幻呈现

我喜欢的空灵
有甚于
平铺直叙里
真实描绘

梦,不停的黑
无所不能
诗,带着我
笨拙快乐的飞

•《裸露》

是该你
出场的时候了
就像这季节

隐匿再深层的包裹
都难以掩藏
一场雨后

还是选择那枝节
不起眼裂口
桃花的痛渗出血

好奇的蜜蜂
闻风而动
到处在兜售
尚未外泄春光

羞怯,已无济于事
风过后雨过后
一地的殒香

阳光下一丝不挂
所有视线移开
你,终于走出来

2017年3月14日于台州椒江

•《拿玻璃的人》

你,总在画面之外

不是左撇子
左手提的一片天
隐在视线背面
这刻只能读到右手这片

流动着你的黑白
镜子大多时候收容
一路所走过的
连轴变换的沿途场景

在风里雨里无法停顿
你就框在镜子外
微不足道蝼蚁
小心翼翼使劲提着

生怕石子路边树枝
警觉前方脚下路
趔趄与磕碰粉碎侧影
再也无法缝合

你拿什么拯救
左手那边
提着的一片天

2017年3月17日于台州椒江

•《在石塘》

风不过
只是点缀

鱼虾那点怨气
比腌制的乡愁还浓烈
不够,再添把盐

被看出茧子的日出
压抑不住
第一眼,惊喜

新鲜
冒着腾腾热气
刚刚出锅

坐在海岸礁岩
等我第二眼再看时
竟觉得也没什么

不过我没敢
在供奉他的地盘
大声的说出来

其实,家乡的比他饱满
十倍,百倍
一直驻在我心里

2017年3月19日

•《一株桃花走漏了消息》

此后。风的心
柔软了
云,感动的
淌下泪

一株桃花走漏了消息

让蛰伏虫儿
探出头
假惺惺的安慰
远去的背影

2017年3月30日
发表于 2017-8-12 21:48:5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哑榴老师,

点评

•《天凉好个秋》 从风说起吧,这江南的女子 夏日里快速瘦身,闪过窄窄弄巷 深闺蛰伏,伺机一场雨前还是雨后 渐淡了的夏,色彩跑进渐浓的秋 恰好的时间,穿起善舞的长袖 掖着香味笑声,不再蹙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4 16:18
发表于 2017-8-12 21:4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哑榴 发表于 2017-8-11 21:59
《医院》之二

入口的门,很大,挺精神的

感谢提醒。问候秋安。

点评

•秋月 文/五屏山下一野夫(浙江) 多清爽的秋风 日子从空杯走向饱满 有着许多里程碑 一朵花,不只是为了绽放 风和日的味道 在叶片中勾兑发酵 雨这介质将土里养分 集中到某些部位 秋天。赋予太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4 16:17
 楼主| 发表于 2017-9-11 21:3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战国多好啊》
文/五屏山下一野夫(浙江)

可占山为王,君临天下
能据地围营,黄袍加身
多好啊!战国
我这阵子,开始痛恨秦始皇

本来,如有雄才大略
你振臂一呼,群起响应
身披甲胄枕戈待旦
各显神通,威震四方

齐、燕、韩、赵、魏、楚、秦七雄
星罗棋布东周、西周、邾、滕
纪、薛、莒、杞、祝、倪、任、中山
郑、卫、吴、越、徐、蔡、宋等列国多好

本来,如有足智多谋
你著书立说,成名成家
或合纵,或连横
诸子百家,八仙过海

孔子、老子、庄子、荀子、孟子、墨子
鬼谷子、管子、孙子、韩非子
法家、道家、墨家、儒家、纵横家、阴阳家
名家、兵家、杂家、农家、医家、小说家多好

(二)

雄霸一方,称王的
耀武扬威
麾下,诸侯开疆
拓土,派生出更多诸侯

名扬四海,为臣的
尔虞我诈
招贤,纳士三千
门客,学成后各司其主

你用你的籀文,我用我的古文
你用你的度量衡,我用我的度量衡
大家,各自为政
各取所需,各得其所,这样多好

贪得无厌的秦嬴政
唯我独尊,气吞山河
散落四野的葱,拔的所向披靡
江山大一统

(三)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你田地,只适合播种韭菜
屈服于信仰,蒙头生长清一色

世世代代,做你秦天下美梦,始皇
皇天后土想固若金汤,修筑长城
陈胜这燕雀揭竿而起,担起鸿浩之志
孟姜女苦水,从眼里涌出,胜势涛涛黄河

你点的那把火,不灭,一直延烧至今
暗地里相传,火,引燃了阿房宫
你挖的那个坑,埋没星空所有耀眼星子
白天把自己挂上去,夜里换个月亮

不管你乐不乐意,有始就有终
怪圈,自你以降一地鸡血
从一枚玉玺,开始,朝代打着漩涡
周而复始

2017/9/10
发表于 2017-10-14 16: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秋月
文/五屏山下一野夫(浙江)

多清爽的秋风
日子从空杯走向饱满
有着许多里程碑

一朵花,不只是为了绽放
风和日的味道
在叶片中勾兑发酵

雨这介质将土里养分
集中到某些部位
秋天。赋予太过沉重修辞

有些哑语,有些色泽,有些形状
让牙根,滋滋发痒
而离人试图去接近远方

2017/10/2
发表于 2017-10-14 16: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凉好个秋》

从风说起吧,这江南的女子
夏日里快速瘦身,闪过窄窄弄巷

深闺蛰伏,伺机一场雨前还是雨后
渐淡了的夏,色彩跑进渐浓的秋

恰好的时间,穿起善舞的长袖
掖着香味笑声,不再蹙眉,凌空而飞

飘过纵横阡陌,掀起
浪花朵,谷穗不再高昂头颅

飘过起伏山峦,摇动
枝桠上风铃,撞得叮叮当当

路,愈发的宽阔了
快乐天使,盘旋阡陌山峦

弓着腰,不起眼的在忙碌
这群了不起的人说,天凉好个秋

2017/8/24

点评

•《七夕》 秋风,摇醒了悬挂的果儿 也摇落树梢上的黄昏 醉了,山那边的皎月 人们开始收割幸福,装满酒窝 将网撒入记忆 打捞湖面若隐若现银狐 那不过只是传说 夜空里哪来,牛郎与织女 犹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4 16:20
发表于 2017-10-14 16: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屏山下一野夫 发表于 2017-10-14 16:18
•《天凉好个秋》

从风说起吧,这江南的女子


•《七夕》

秋风,摇醒了悬挂的果儿
也摇落树梢上的黄昏

醉了,山那边的皎月
人们开始收割幸福,装满酒窝

将网撒入记忆
打捞湖面若隐若现银狐

那不过只是传说
夜空里哪来,牛郎与织女

犹如一只夜猫与银狐
也不过是一场,似醒非醒的梦

2017/8/16

点评

•《草木葱茏,蚕食,几处愈发瘦弱炊烟》 地处边缘西坑源,阻挡住域外来风 好在有几座大山阻隔,没被抛到县境之外 大山有鲜活的水,汩汩向村外流 不同方式出走的人,村庄泼撒去的种子 早年小叶顺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4 16:21
发表于 2017-10-14 16: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屏山下一野夫 发表于 2017-10-14 16:20
•《七夕》

秋风,摇醒了悬挂的果儿


•《草木葱茏,蚕食,几处愈发瘦弱炊烟》

地处边缘西坑源,阻挡住域外来风
好在有几座大山阻隔,没被抛到县境之外

大山有鲜活的水,汩汩向村外流
不同方式出走的人,村庄泼撒去的种子

早年小叶顺着河,去了千里之外北大
在京畿三环以内有两处豪宅,小村庄标杆

他的堂弟妹,远侄,邻居挤在那条羊肠小道
有去省城有在沿海城市,刨个坑,草一样种下去

更多年轻后生女孩,混到技校毕业
林林总总工厂的浮萍,找不到合适土壤

剩下操起砖刀,摆弄漆刷,伺候锯刨
有能量的当个小包头,村外土里,自生自长

八爪章鱼的吸盘,倾斜城市
黑洞。敏锐,触须舞出绚烂之光

与之对应偏远农村,堪比旧时抓壮丁
手段高明,不过,从不生拉硬拽

偌大着小村庄,淹没在崇山峻岭下
幢幢空虚小洋楼,与山坡茔坟分庭抗争

支撑小村的梁抽走了,柱也抽走
剩下几根檩木,苦捱着颓废

老人围坐村口树下,守望着夕阳撒下孤独
几个大孩子领着弟妹,河里自娱自乐

小河抛下村子,踹着粗气渐行渐远
草木葱茏,蚕食,几处愈发瘦弱的炊烟

2017/7/30
发表于 2017-10-14 16: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情在云水间》
赏古琴

一钩一踢,一摘一打
灵巧的十指,甘畅淋漓
一挑一抹,一劈一托
变幻中的指法,影踪难觅

一上一下间
宛若行云起,犹如轻风栖
一泼一刺下
怀抱仰止高山,勒紧悬崖之马

时而,凄婉哀鸣
如泣如诉,荡气回肠
时而,激越悠扬
万马奔腾,雷霆之势

时而低头,俯身,凝神
山雨欲来前,又戛然而息止
时而挺胸,昂首,投射出光芒
风满楼,呼啦啦一阵疾驰

轻柔,飘落一片羽毛
万籁俱寂的苍茫
高亢,沸腾的熔炉
翻江倒海,磅礴之势        

一滚一拂中
燕去燕归,花落花开
一几一琴,一雅士
七弦上驰骋,流淌千古韵

2017/7/24
发表于 2017-10-14 16:24:47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源村之夜》
         
山间的小溪
节奏舒缓
随性的夜色
静谧过于铺张
飘忽的心
有了安逸的归属
今夜,与紧张无关
把心思摊开来
背叛纷扰的现实
让你招安
在逍遥的国度
做快乐囚徒

2017/7/14

•《石头》

冥顽不化沉默
遇见,你的那刻
萌动撞击
内心自发燃烧
灼灼,火山
喷薄,一路奔跑
熔岩追随你
扇动,蓝色烈焰蝶翅
澎湃的激情
风,一次次抽身
沸腾的心
坠入冰河里,淬火
暗淡,熄灭
铁石心肠
一块寂静石头

2017/7/15
发表于 2017-10-14 16:29:03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光在聚集,闪着熠熠的辉》
----谨以此文,纪念党建

不管什么东西
一旦闲置
就会失去原有份量
比如,有力大锤
锋利的勾镰

渐渐褪去,原有底色
晾在墙上的图腾
厌倦了那群
端着架势顶礼膜拜
虚情假意之人

有人,爬上去
搬下来
仔仔细细端详
拂去积尘,擦拭打磨
大锤勾镰

该敲的敲,刈的刈
弥漫冷色光
不再只是可有可无符号
目光再次聚集
图腾闪着熠熠的辉

2017/6/29       

点评

战国多好啊(十五首)/ 五屏山下一野夫(浙江) 可占山为王,君临天下 能据地围营,黄袍加身 多好啊!战国 我这阵子,开始痛恨秦始皇 本来,如有雄才大略 你振臂一呼,群起响应 身披甲胄枕戈待旦 各显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2-24 17:03
发表于 2017-12-24 17:03:28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屏山下一野夫 发表于 2017-10-14 16:29
•《目光在聚集,闪着熠熠的辉》
----谨以此文,纪念党建

战国多好啊(十五首)/ 五屏山下一野夫(浙江)


可占山为王,君临天下
能据地围营,黄袍加身
多好啊!战国
我这阵子,开始痛恨秦始皇

本来,如有雄才大略
你振臂一呼,群起响应
身披甲胄枕戈待旦
各显神通,威震四方

齐、燕、韩、赵、魏、楚、秦七雄
星罗棋布东周、西周、邾、滕
纪、薛、莒、杞、祝、倪、任、中山
郑、卫、吴、越、徐、蔡、宋等列国多好

本来,如有足智多谋
你著书立说,成名成家
或合纵,或连横
诸子百家,八仙过海

孔子、老子、庄子、荀子、孟子、墨子
鬼谷子、管子、孙子、韩非子
法家、道家、墨家、儒家、纵横家、阴阳家
名家、兵家、杂家、农家、医家、小说家多好

(二)

雄霸一方,称王的
耀武扬威
麾下,诸侯开疆
拓土,派生出更多诸侯

名扬四海,为臣的
尔虞我诈
招贤,纳士三千
门客,学成后各司其主

你用你的籀文,我用我的古文
你用你的度量衡,我用我的度量衡
大家,各自为政
各取所需,各得其所,这样多好

贪得无厌的秦嬴政
唯我独尊,气吞山河
散落四野的葱,拔的所向披靡
江山大一统

(三)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你田地,只适合播种韭菜
屈服于信仰,蒙头生长清一色

世世代代,做你秦天下美梦,始皇
皇天后土想固若金汤,修筑长城
陈胜这燕雀揭竿而起,担起鸿浩之志
孟姜女苦水,从眼里涌出,胜势涛涛黄河

你点的那把火,不灭,一直延烧至今
暗地里相传,火,引燃了阿房宫
你挖的那个坑,埋没星空所有耀眼星子
白天把自己挂上去,夜里换个月亮

不管你乐不乐意,有始就有终
怪圈,自你以降一地鸡血
从一枚玉玺,开始,朝代打着漩涡
周而复始

2017/9/10


·七夕


秋风,摇醒了悬挂的果儿
也摇落树梢上的黄昏

醉了,山那边的皎月
人们开始收割幸福,装满酒窝

将网撒入记忆
打捞湖面若隐若现银狐

那不过只是传说
夜空里哪来,牛郎与织女

犹如一只夜猫与银狐
也不过是一场,似醒非醒的梦

2017/8/16



·目光在聚集,闪着熠熠的辉
----谨以此文,纪念党建

不管什么东西
一旦闲置
就会失去原有份量
比如,有力大锤
锋利的勾镰

渐渐褪去,原有底色
晾在墙上的图腾
厌倦了那群
端着架势顶礼膜拜
虚情假意之人

有人,爬上去
搬下来
仔仔细细端详
拂去积尘,擦拭打磨
大锤勾镰

该敲的敲,刈的刈
弥漫冷色光
不再只是可有可无符号
目光再次聚集
图腾闪着熠熠的辉

2017/6/29   


•情在云水间
     ——赏古琴

一钩一踢,一摘一打
灵巧的十指,甘畅淋漓
一挑一抹,一劈一托
变幻中的指法,影踪难觅

一上一下间
宛若行云起,犹如轻风栖
一泼一刺下
怀抱仰止高山,勒紧悬崖之马

时而,凄婉哀鸣
如泣如诉,荡气回肠
时而,激越悠扬
万马奔腾,雷霆之势

时而低头,俯身,凝神
山雨欲来前,又戛然而息止
时而挺胸,昂首,投射出光芒
风满楼,呼啦啦一阵疾驰

轻柔,飘落一片羽毛
万籁俱寂的苍茫
高亢,沸腾的熔炉
翻江倒海,磅礴之势        

一滚一拂中
燕去燕归,花落花开
一几一琴,一雅士
七弦上驰骋,流淌千古韵

2017/7/24


·医院 之二

入口的门,很大,挺精神的
检视的眼睛,从痛苦表情跨过去直抵腰包
楼内张开许多嘴巴,黑咕隆咚的
紧咬着瘦骨嶙峋,不放

我看见走出侧门的人,大都憔悴萎靡

2017/5/26


·丰收季的遐想


听见桂树,在空中,炸开噼噼啪啪声响
守望着你的草,默默匍匐在裙摆下
他们已然昏昏欲睡,就在此刻,心还是怦然而动

你可知道,没有得到一双关爱眼神,他们依然清醒着
即将消逝在深秋小家伙,没有人挽留,或用手去抚摸一下
这些无名小草,他们谈不上什么快乐或忧伤,在将踏上的归途

田间地头里,那些挂满了稻穗高粱玉米的秸秆
满山遍野,那些长着柑桔苹果柿子梨果树
他们把最充实美好部分,一点也不剩,笑盈盈送给我们

想必是来填补人们接下去空洞日子,自己静静站在飕飕风中
看着那些丰收,我笑了,笑着笑着就戛然而止
想着镰、剪经过时,没有人,感觉到他们那疼的伤口

那曾经陷于亲切泥土里双脚,无奈被开发区驱逐
好像笼中鸟,困守城市高楼,我与秋天,隔着好远距离
天空愈发空旷,风吹着轻盈的云朵

为如期而至南飞大雁,清扫了远行的路径
给我安对翅膀吧,让我的心,去飞翔
一路向南,在大雁歇脚地方,安个临时的家

2016年9月24日


·去漠北看看


很多年了,再也没有人提起
漠北,我家园版图的北边
还有的那一片土地,那一片天
带上泛黄地图,去漠北看看
曾经的金戈铁马,覆在厚厚的沙尘
大漠还是大漠,狼烟依然狼烟
向北再向北,那才是图上完整的漠北
一条看不见的鸿沟,无法逾越
所在的脚下,只是蚕食后所剩下的边角
刀锯剜割生拉硬扯印迹,随处可见

贝加尔湖畔,能否见到苏武在牧羊
乌里雅苏台城,你是否还在留恋过往
渗着血滴的界碑,泪水依然磅礴
埋在地下戍边卫士,孤零零
几多白骨,守护着以南的中国
还透着,森森冷冷的寒光
是我们把你,遗落在城池之外
伶仃的你在遥望,迟客祖先的当年
断了回家的路,密布荆棘记忆
呼啸的西伯利亚风,多像那曲《大风歌》

2016年10月12日


•昨夜西风凋碧树
  一一冬至感怀

夜风,横扫
开始削刻岁月
沧桑

飘零的霜叶
不愿远走
陪着树,坚守

心,年轮外
又添一圈,孤独

2016.12.21


·开往雪国的列车


年复一年节气里
喧腾的提醒诱惑我们
坐在南方铅云下
发呆,看僵硬了树木

枝丫尚不落的叶
呼啦啦的机械抽搐
等不到六角花瓣莅临
堆迭起的厚厚隐喻

偶尔一不小心的惊喜
实际效果总被敷衍了事
失落的昙花,凋谢
突然厌恶起这里冬天

厌恶下雪,遭踏的心情
泥泞遍地玷污了向往
不再报有任何奢望
此刻唯有遐想着

皑皑白雪眷顾的地方
羡慕神往的北国
让悸动的念想列车
跨越几条纬线

慢慢的一路向北
感知那里层次截面
深入内心的深处
开往遥远林海雪域

童话中故事变得辽阔
让人一眼望不到边
倾国倾城的无瑕
纯种白狐在天地里飞

2016.11.26于椒江三甲


•跨出穷途的天涯陌路

穷途的途
该是怎样的路
有多种可能
拐入被认证方向
抛下迟疑不疾不徐

陌路的路
又将如何抉择
难为了你的预期
沿着脚掌记忆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柳已暗,花未明
让误以为的注定,失望
想当然的必然,落空
只要你有意愿
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跳出狭隘窠臼

2016.12.5于台州椒江


·梦与诗


我喜欢夜的黑
有甚于
光天化日下
虚幻呈现

我喜欢的空灵
有甚于
平铺直叙里
真实描绘

梦,不停的黑
无所不能
诗,带着我
笨拙快乐的飞


•裸露


是该你
出场的时候了
就像这季节

隐匿再深层的包裹
都难以掩藏
一场雨后

还是选择那枝节
不起眼裂口
桃花的痛渗出血

好奇的蜜蜂
闻风而动
到处在兜售
尚未外泄春光

羞怯,已无济于事
风过后雨过后
一地的殒香

阳光下一丝不挂
所有视线移开
你,终于走出来

2017年3月14日于台州椒江


•拿玻璃的人


你,总在画面之外

不是左撇子
左手提的一片天
隐在视线背面
这刻只能读到右手这片

流动着你的黑白
镜子大多时候收容
一路所走过的
连轴变换的沿途场景

在风里雨里无法停顿
你就框在镜子外
微不足道蝼蚁
小心翼翼使劲提着

生怕石子路边树枝
警觉前方脚下路
趔趄与磕碰粉碎侧影
再也无法缝合

你拿什么拯救
左手那边
提着的一片天

2017年3月17日于台州椒江


•在石塘


风不过
只是点缀

鱼虾那点怨气
比腌制的乡愁还浓烈
不够,再添把盐

被看出茧子的日出
压抑不住
第一眼,惊喜

新鲜
冒着腾腾热气
刚刚出锅

坐在海岸礁岩
等我第二眼再看时
竟觉得也没什么

不过我没敢
在供奉他的地盘
大声的说出来

其实,家乡的比他饱满
十倍,百倍
一直驻在我心里

2017年3月19日


•一株桃花走漏了消息


此后。风的心
柔软了
云,感动的
淌下泪

一株桃花走漏了消息

让蛰伏虫儿
探出头
假惺惺的安慰
远去的背影

2017年3月30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5 05:3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存稿。(十月号刊登之作品)。


录梦帖~之停车场收费员


梦着的人胡言乱语
天马行空。押进集中营
检体当天就因迟到五分钟
一顿怒责,血压
高出好几十毫米汞柱

注定了这是趟磨难旅程
画地为牢的囚徒
困在一百五十米范围
街头毒日风雨
不由分说向他侵袭

二)
紧挨城市心脏~文化广场
车水马龙人潮涌动
宽阔的江边风情大道
各式各样铁甲大行其道
小铁龙见缝插针

被不断挤搡,愈发的弱小
从白八到晚八有十二个时辰
二十片责任田一字排开
停车位土壤肥沃
你只管忙于低头收割

三)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
有人给安上金手指点石成金
绕过一个个庞然铁疙瘩
对着他点一点
流进都是白花花银子

你哪里来得及收割
一天不知道能收多少茬
足足有四百多石
还剩下一半留下图片字据
来来回回缝隙里讨生

四)
这座年轻城市
没有中山路,没有
解放路,没有建国路
人民路呢
没有

所有宽一点热络街道
都被圈起来
盘踞着无形老虎
张合间嘴巴一点点吸走
车辆与收费员魂魄

五)
这几天秋日如发烫钢针
憋出体内盐水
烈日下朝下直淌
密密麻麻往皮里扎
嗓子眼冒着青烟

渔夫指令七八只鸬鹚
在自己负责塘里四处抲鱼
钳住的喉管
抲来的鱼小虾米
如数落入渔夫的鱼篓

六)

没有窝棚,空余躲在树荫
遇到下雨蜷缩在屋檐
天天轮番转老骨头也扛不住啊
想休息还得等招到替死鬼
劳动力市场半月招来十个跑了九个

一个月有36班次对应25
二只半鸬鹚供给量才抵得上渔夫
没人提及餐贴能省则省权当我们奉献
感恩国有资产管理局收容
我等老弱病残者能有一口饭吃

2017/9/27


*‘你就是不可或缺一块砖


如果再度东北沦陷南疆失守
五千年灿烂历史蒙尘,国破山河碎
草木皆兵,家人到处流离失所
铁蹄下只有一群亡国奴

如果外虏不时出没村庄肆虐
你的亲人,你的同胞肉体被任意
践踏,精神被残暴蹂躏
自由民主尊严何在

如果子弹还冷飕飕在耳畔飞
虽不完美还算宁静夜空
被呼啸过流星划破
哪来你小确幸

保家卫国,自强不息
血泊中染就五星红旗屹立
从遍野横尸里
奏响,义勇军进行曲

你就是不可或缺一块砖
万里长城才能永固
你就是涓涓细流一滴水
涛涛黄河才能不绝

如果你是粒种子
那就亲吻脚下这片土地吧!
把希望的根深深扎入

如果你是个炎黄子孙
尽可能去拥抱你安宁生活
那就好好珍惜如今拥有当下吧!

如果你是热血青年
我们万众一心众志成城
共同努力建设守护好苦难祖国

2017/9/27


*楼上的倦鸟


唧唧,唧唧,时断时续
调节快乐的开关,开的很低
不在背后江滨公园
树丛里传来

声音就对面楼上被圈养
我确信
某半开半合窗内
导致整个上午一直在思考

为什么不喜欢待那里
为什么单调低沉
为什么哀怨
像与我招呼?唧唧唧唧

嘶鸣着,声音被笼子墙体挤压
在替代落单的我发声
惺惺然,拽出自己魂魄出逃
一片繁华世界之外

2017/10/4

?年轮里记录不朽春秋

荒原空旷
空出太多留白
你,拽出
种籽内藏着生命

春天了
赤条条的你来
于缤纷的五彩世界
站成一株树

鹅黄了,翠绿了
装饰旷野,充实你葱茏青春
酷夏储运光粒
果,悬于秋的枝头

一场秋雨,簇拥
叶蝶变。翩翩,不为云彩
没有笔墨
年轮里记录不朽春秋

2017/10/4

?《晨中的新安江》

经一夜喧嚣
卧美人,略显疲态
依江静卧
沉浸昨日飘渺梦境里

都说流水无情
你一步三回头脉脉含情
曾经一浪高过一浪
白沙渡魂魄早已皈依黑夜

这刻与其说是江
还不如说是湖来的妥帖
风,频频投来媚眼
碧江不老,微波荡漾

一袭蓝丝绒旗袍
丰乳肥臀散发着氤氲的体香
几株雪松落了一层薄絮
香樟嫩梢拱出新绿

倦鸟,远道迁徙而来
他要停止扑腾翅膀
选择留下乐土上筑巢
想在这里生一大堆子孙

2017/10/6

?夜幕下的新安江

早已淹没汪洋大海中
低处远处山村
萤火虫的光,忽略
漫过来,夜色留下阑珊

不夜的城市
高脚杯里
一个谎言绽放
撞击,另一个谎言

飞蛾吸食摇头丸
魅影在暗处舔着泡沫
高于夜幕声音
隐匿了坎坷

浮躁夜色足以引爆
柔的软的欲望
蠕虫一样
不可名状悸动

2017/10/5

?那一抹云彩

沉重就会堕落
以至于丢失自己
去掉潮湿让你轻盈

那一抹云彩
错过了桃花雨
错过季风

你的来处,少有人问起
留下最后一扇窗
一错再错机会之门

你终将的归宿
一阵风潜入夕光隧道
秋水深深不见底

仿佛童年里丢失的
父亲魂魄
飘忽不定怎么也挥不去

2017/10/7


?江河?井水(一组)

一)江河,改变不了往下

江河,改变不了往下

遇到阻力
直到囤积起足够大的
能量
让出一条去路

有时会有不可预知困惑
比如磐石
冲击,你改变不了突兀现实
那就迂回着

偶有回流潮水
那短暂就忽略的插曲
终将被裹挟
仅有的一小部分

二)你,不在江河

隐于井下
不需要汹涌波澜
有一种安逸
叫静如止水生生世世

尘世的土覆没井口
独享
属于你的一片天

你,不在江河

井水与河水,各自相安
压水井机械的装置
保留与外界单向联络
会多出一种可能

三)歧途,一次例外的逆行

力道作用于
压手柄
吸水管有了剧烈喘息
打破井内平衡

他们设置了单向阀
杠杆,向谁倾斜
抽空胸腔

歧途,一次例外的逆行

顺着垂直管道
井水,爬升
成为他们索取部分

即便有一万个冒犯理由
井水百口莫辩
面对浩大的涛涛江河
滚滚而去

2017/10/8


*2015诗赛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
读《在此呼吁中纪委对XX这个中国诗歌界的败类进行查处》有感

歪扭扭的列车继续往前
奖状,多像席梦思
头等舱
躺着两具人
商人玩震,其乐融融
二等舱里好几个
其中有那夜,刘下某片云
15年诗赛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
也许下一站就终点
中纪委

2017/10/11


*这恬静的深秋


天,就这样舒缓的展开
水墨画一样呈现
雨水湿透太阳耷拉着翅膀
茫茫的躲在雾后远处

凝固。恬静的深秋
山静静的,江水静静的
眼前静静的树
叶片庇护静静的鸟儿

鼓噪的蝉蛙,遁去
在低处,成为先知的隐者
而凌空的黑鹰挟持风
划出一道口子沉闷画面在动

惊飞几只灰雀,向着空中而去
不时又落回了地面,啄食瘦瘪光粒
同时惊飞有几片金黄叶片
几个弧度,落英让秋愈发的深沉

2017/10/2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