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75|回复: 10

100集精选。周建好朝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3 22: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00集精选。周建好朝的诗

周建好朝诗选


请各位老师再次挑选所喜欢的 周建好朝诗友的诗歌(我的挑选仅仅是抛砖引玉),在此跟帖——也请周建好朝诗友自选一些,在此跟帖——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22: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年以后


那树桃花还是会伸出枝头
还想拽着我们的背影
把多年来不及开放的花瓣
再一次撒满十里春风

被我们羞红的那枝莲花
多年后遇到我们
还是会羞答答地躲进月光
扯一片荷叶挡住
惹得风掀了又掀

桂花酿的一坛陈酿
我们不敢轻易打开
怕一启封
就会把一条走过的路醉倒

多年以后
冬天的阳光
还是会在午后赶到身上
掏走我们心里的火热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22: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在秋天的路上
      
秋天的日子说来就来
季节的门槛再怎么的高
风一样地越过

绿色的日子再怎样的葱珑
一片叶子就轻易地翻过
连一声叹息也只溜出半句

哪怕岁月沉淀得发紫
谦逊地低下头的高粱
最终的日子也是在刀口上过

走在秋天的路上
把痛踩进影子里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22: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又闻桂花香
      
桂花糕的叫卖声
悠长了一条古老的小巷
至今我仍没走出

记忆的青苔沿着墙根
努力地向上爬着
时光斑剥着青瓦
不时有一种痛从瓦缝中漏下

那棵桂花树
就守在巷口
守着月圆
守着月缺
却守不到母亲再次的采摘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22:2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临水而居
   
临水而居
春天就会顺水而来
就会爬上垂柳
用一朵花把我的目光钓出窗外

临水而居
我就能捞起你放逐的桃花
就能找到你在哪株桃树下
就能用黄昏关上你虚掩的门

临水而居
就可以给月亮洗澡
给月亮换上莲花的衣裳
再给月亮抹上桂花的香

临水而居
母亲的捣衣声
就会把童年没摸到的那条鱼
赶进午夜的梦里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22:35:33 | 显示全部楼层
腌制的乡愁


这无边的月色
我一杯杯地斟满

一盘腌制的乡愁
被几两霜炒得很咸

眼角咸出的一滴泪
一下就酸软了故乡的山
那被山硌出的伤疤却很结实

当时的一声痛
总卡在心里
这么多年一直没咳出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22:4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藕嫩的手
埋在岁月的淤泥里
举起一支莲
我坐在莲花上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22:4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天的马蹄声

柳条抽打着
春天策马而来

故乡的小路是根缰绳
紧紧地拽着

春过之后
路笑弯了

还有那声音
溅得故乡湿漉漉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22:4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乡的雪

故乡的雪   来的时候
先摸摸稻草垛的头
擦白老屋的黑瓦后
在路的两边展开厚厚的棉被
待人都回家了才把路盖上
再悄悄地把村庄的夜擦亮

我的脚深深地踏在上面
踏得故乡的骨骼格格作响
她都不叫声痛
只会在我脚底流着泪
在我走过之后
马上填平我犯下的错

如今   老屋已背不起一场雪
故乡的路逼仄得撕不开那床棉被
村庄的夜深得擦不亮了
雪    也就好久没来了

一个游子的心里
却下了一场好大的雪
发表于 2017-12-23 04:40:31 | 显示全部楼层
以《走在秋天的路上》为总题。收入100期特辑
发表于 2017-12-23 04: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在秋天的路上 (八首)/ 周建好朝

      
秋天的日子说来就来
季节的门槛再怎么的高
风一样地越过

绿色的日子再怎样的葱珑
一片叶子就轻易地翻过
连一声叹息也只溜出半句

哪怕岁月沉淀得发紫
谦逊地低下头的高粱
最终的日子也是在刀口上过

走在秋天的路上
把痛踩进影子里


·多年以后


那树桃花还是会伸出枝头
还想拽着我们的背影
把多年来不及开放的花瓣
再一次撒满十里春风

被我们羞红的那枝莲花
多年后遇到我们
还是会羞答答地躲进月光
扯一片荷叶挡住
惹得风掀了又掀

桂花酿的一坛陈酿
我们不敢轻易打开
怕一启封
就会把一条走过的路醉倒

多年以后
冬天的阳光
还是会在午后赶到身上
掏走我们心里的火热


·又闻桂花香
      
桂花糕的叫卖声
悠长了一条古老的小巷
至今我仍没走出

记忆的青苔沿着墙根
努力地向上爬着
时光斑剥着青瓦
不时有一种痛从瓦缝中漏下

那棵桂花树
就守在巷口
守着月圆
守着月缺
却守不到母亲再次的采摘


·我想临水而居
   
临水而居
春天就会顺水而来
就会爬上垂柳
用一朵花把我的目光钓出窗外

临水而居
我就能捞起你放逐的桃花
就能找到你在哪株桃树下
就能用黄昏关上你虚掩的门

临水而居
就可以给月亮洗澡
给月亮换上莲花的衣裳
再给月亮抹上桂花的香

临水而居
母亲的捣衣声
就会把童年没摸到的那条鱼
赶进午夜的梦里


·腌制的乡愁

这无边的月色
我一杯杯地斟满

一盘腌制的乡愁
被几两霜炒得很咸

眼角咸出的一滴泪
一下就酸软了故乡的山
那被山硌出的伤疤却很结实

当时的一声痛
总卡在心里
这么多年一直没咳出


·莲

母亲藕嫩的手
埋在岁月的淤泥里
举起一支莲
我坐在莲花上


·春天的马蹄声

柳条抽打着
春天策马而来

故乡的小路是根缰绳
紧紧地拽着

春过之后
路笑弯了

还有那声音
溅得故乡湿漉漉的


·故乡的雪

故乡的雪   来的时候
先摸摸稻草垛的头
擦白老屋的黑瓦后
在路的两边展开厚厚的棉被
待人都回家了才把路盖上
再悄悄地把村庄的夜擦亮

我的脚深深地踏在上面
踏得故乡的骨骼格格作响
她都不叫声痛
只会在我脚底流着泪
在我走过之后
马上填平我犯下的错

如今   老屋已背不起一场雪
故乡的路逼仄得撕不开那床棉被
村庄的夜深得擦不亮了
雪    也就好久没来了

一个游子的心里
却下了一场好大的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