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07|回复: 11

100集精选。彭三县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4 20: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00集精选。彭三县的诗

彭三县诗选


请各位老师再次挑选所喜欢的彭三县诗友的诗歌(我的挑选仅仅是抛砖引玉),在此跟帖——也请彭三县诗友自选一些,在此跟帖——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20: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莲花

一个人何竟独坐
城市远离他财宝远离他罪恶远离他
不远离他的
是自己的手 绽放如莲花
和谐的清风里
阴影是污泥
心是池塘
与他来往的蜜蜂蝴蝶 鸟
是他和睦的友人
他有福了
吐故纳新莲藕正好
焕发了他生命的芬芳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20:2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钓鱼

在别人的梦里钓鱼
是沉重的痛苦和折磨

像心打的钩 往往
钓住的是水藻的虚无
更像拽住自己的发
托不出水深的淹没

不如让心浮出来
像泡沫
投入五光十色的生活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20:36: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根黑色的头发


一根长长的黑头发
在哪一本书里纠缠着?
像相互叛离的昼夜
总和我人生的梦相伴牵手
牵手后撒手
撒手后又牵手......

很多年过去了
一根不可染的长长的黑头发
还在那本书里含着幸福的泪歌唱
像串起说来就来的雨歌唱

或许那本书早己遗忘在苍茫
可我睁眼就能看见
可我闪眼也能看见

沿着这根不可染的长长的黑头发
我看见自已慢慢变白的头发
也在那书里
串起说来就来的雨歌唱

没有灰烬的幸福的歌唱呀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20:38:56 | 显示全部楼层
编钟


在我灵魂的深处
我把我的歌
铸成一排排的大编钟
或许无人欣赏吧
那就静候地壳的变裂
那时
我要去拜访始祖鸟 恐龙......
还有上帝的黑魂魄
让他们甄别我的
宫。商。角。徵。羽。
如果还是靡靡之音的话
我愿唱着大风歌
我愿唱着大风歌
把我所有的喉咙
都 砸——碎
重铸一个
哥哥身上有妹妹
的黄泥坨
永不出土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20:5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海潮来时,雕鱼才咬钩


南阳大街上
有一条梅溪路

我认识它
想像它是一条海

我潜伏在海底
期待涨潮......

我是一条雕鱼
太——饿

可我不想让它涨潮
但 还是潮涨潮落......



————————————————————————————

非常经典!思念如潮……
饿。当思念得不到释放,海潮就会撵来……
灵魂,被钓起。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20: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泅海

我的胸际永远骚动不安
有海浪和长鲸噬咬着我
如我噬咬着一切
泅海 这生存的炼狱
正打造着我生命的亮度与伟岸

假如到岸了
我应该向谁说出——
海参失去的内脏是怎样长出来的
章鱼失去的触手是怎样长出来的
还有我乡思的梦和盐是怎样长出来的

到岸了才知道  海和岸
也有美丽生命的延续
今生呀 我只有用沉默的喧嚣
诠释我灵魂的汹涌澎湃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21:01: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门一窗
小小的斗室

一只蝉
昨日误入 没有叫
我把它装进瓶中
加盖 怕飞

今天打开 我大叫
天花板

头上了

好在我眼前
一片空白


——————————————————————


天花板飞,头顶!妙。
让灵魂出窍之感……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21:0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木鱼

忽然 我感觉到了清醒
我触摸着头顶
以及心灵深处
这些被木棰敲击的痕迹
我开始有了树的想象——

原来某种禁锢的思想
是自己的肉体和意念
被人为地肢解后
重新残苦组合的产物

醒醒吧
不要再麻木了
木愚!
窗外 树木葳蕤
花鸟戏春风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21: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贞节牌坊


石头成精了
在日月的闪电里
    露出狱鬼偷情的脸
          
    吓倒一  代   人


————————————————————————————


这首小诗以像切入,立之则挥之不去。
沧海桑田。狱鬼偷情,让人三思……
那不只是一块牌坊,是一个时代的缩影。
非常精妙的一首。




发表于 2017-12-23 05: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泅海》为总标题。收入100期特辑。
 楼主| 发表于 2018-2-21 02:27:35 | 显示全部楼层


。蝉


一门一窗
小小的斗室

一只蝉
昨日误入 没有叫
我把它装进瓶中
加盖 怕飞

今天打开 我大叫
天花板

头上了

好在我眼前
一片空白


。贞节牌坊


石头成精了
在日月的闪电里
    露出狱鬼偷情的脸           
    吓倒一  代   人

。木鱼

忽然 我感觉到了清醒
我触摸着头顶
以及心灵深处
这些被木棰敲击的痕迹
我开始有了树的想象——

原来某种禁锢的思想
是自己的肉体和意念
被人为地肢解后
重新残苦组合的产物

醒醒吧
不要再麻木了
木愚!
窗外 树木葳蕤
花鸟戏春风

。海潮来时,雕鱼才咬钩


南阳大街上
有一条梅溪路

我认识它
想像它是一条海

我潜伏在海底
期待涨潮......

我是一条雕鱼
太——饿

可我不想让它涨潮
但 还是潮涨潮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