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30|回复: 12

100集精选。树边上的人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6 19:2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00集精选。树边上的人的诗

树边上的人诗选


请各位老师再次挑选所喜欢的树边上的人诗友的诗歌(我的挑选仅仅是抛砖引玉),在此跟帖——也请树边上的人诗友自选一些,在此跟帖——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9:3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风吹过

不清楚是什么风,东南西北?
不,不是从四面吹来的
突兀,怪异,像是布了一个充满悬念的局
它让我冷的时候感到冷
而体温升到摄氏四十度时更加灼热
它蛮不讲理,粗暴又及其甜蜜温柔
它让我站在那里,四周都是眼睛
狼狈不堪,手足无措
它让我恨恨地想我也变作风
狠狠地,狠狠地向谁吹去
                   2013年4月29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9:3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掌中雪

如果你化了,我愿意
跟着,一起化
只留两片枯黄的柳叶
作为我们曾经来过的见证
来年春天,我不发芽
你也不会
不再随风招摇,不再饮露水而笑
我们就做两只安静的虫豸吧
在地壳深处。有幸
或能听见彼此的心声
                        2013年1月6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9:36: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鹅之死


她静卧浅水,冰冷而又苍凉的水
距离我们不到一米
她羽毛肮脏,身体蜷缩
长长的脖子深深地折向胸口
仿佛自问:我,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长眠的姿势,孤绝、凄清

新闻报道中的人鸟欢度景象我没有看见
死亡气息弥漫现场
草丛中凌乱的羽毛,挣扎过的痕迹
远处她的爱侣传来声声哀鸣

圣桑的《天鹅之死》缓缓在东湖上空响起
忧伤笼罩山峦、湖滩、草地
活着的天鹅离我们很远很远,这是对的
天鹅,请你们保持对人类的警惕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9: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将一朵微笑打入她心房

岁月倥偬,孤单的花已经老去
你如何不来
如何只等死后
化成寂寥的原野一对翻飞的蝴蝶
空空的身子空空的心
等着你,将一朵微笑打入心房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9:47:18 | 显示全部楼层
沁凉

我很轻地睡了,月光薄凉
似水,张开透明的翅膀
捕获梦,在梦里邂逅一场久违的温暖
开满山坡的香,开满心房的爱
我“扑哧”笑出声来
眼泪淌满脸颊
沁凉,沁凉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9:47:38 | 显示全部楼层
荒芜世界里的井

我从没有如此绝望,这荒芜的世界
荆棘密布,杂草丛生
鲜花和笑,和一切美
不知道是否存在过
如坠深渊的井
像大地深邃的眼睛,用暗涌的温暖
盯住遥远、碧蓝的天空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9:4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她是温柔的,她轻
她涌向一切的空
天空的空,遥远山谷的空
近处湖的空
房子的空,树的空
眼前浓荫底下路的空
人的空

她不再白
她饱含泪水,迟迟不肯散去

                   2012年6月12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9:5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台山公园


白天很明朗的台山公园
夜里却变得诡秘和莫测
行人稀少,灯光暗淡
小道起起伏伏,情形不明
寂静里只有微弱的蛙鸣
女同事忽地短促惊叫
她说她听到一种很怪的声音
而我则完全被她的声音吓坏
两个想深入其中的女人只好匆匆逃离


                         2012年3月28日写于湖口县城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9:5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宴席


起起坐坐,推杯换盏
二手烟,再也笑不动的脸
话语和唾沫一起
在桌子上空,飞

我不喝酒,散席时
也一个,趔趄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9:5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忽然忧伤


一本关于爱情和城市的书
忧伤的女人,缠绵有毒的文字
我不应该读她们
不应该在雨水无尽的季节
栖居这座小城
一个人站,一个人走,一个人……

春天的雨下着,春天的空气有些许腥味
春天的夜空泛着幽暗的蓝
细密的雨水淋湿我滚烫的脸
忽然忧伤,忽然想
忘记一切

          2012年3月16日于湖口县城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3 14:51:46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玉芬 ,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诗歌散见《星星》、《诗选刊》、《中国诗歌》、《诗歌月刊》、《创作评谭》、《青年作家》、《时代文学》等刊。诗歌入选《中国诗歌地理:女诗人诗选》。

风景这边独好(组诗)

《海会寺》

荒凉不仅仅来自遍地丛生的茅草
还有斑驳的墙,生锈的锁,坍塌的坟茔

人去寺空
衍意法师,大学生尼姑,云游和尚,广东居士
四年前,我们坐在“真面目”寮房里聊天
云蒸雾绕的五老峰,耸立在寮房后
只有它天老地荒
只有它永不改变

绑在树上的播放器一遍一遍地念着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单调,落寞,代替了
大雄宝殿飘出的师父们的诵经声
庐山山南“五大古刹”之一的盛名
如今湮没在,古树荒草里

《方竹寺》

再次来到寺里,已是暮春
只有樱花树树叶在轻轻晃动
刹那芳华,那么多绝美的小精灵
一个个都不见
她们落在大雄宝殿的屋脊、飞檐
落在僧人玄色的肩头,居士海青服的衣襟
落入某人的怀中,隐没,等待来年

游客、居士、上香人都会去寺院的右边
摸一摸看似圆实则方的竹子
惊讶过后,他们像竹子一样沉默寡言
盛开的樱花,撩人鼻息的香火
甚至慈眉善目的菩萨
都似尘世的陪衬

没见着寺里的住持惟吾法师
喝过他亲手泡的功夫茶
这个帅气的僧人,问他缘何出家
“为情所困”?他笑而不答
回头看看山坡上葳蕤的樱花树
那一丛蓬勃的方竹跟着风
也开始摇曳

《观音桥》

坐在红男绿女间,喝“天下第六泉”泡的茶
享受陆羽式的惬意
苦涩过后全是甜蜜
深深的欲望啊怕是桥下的溪水也洗不清

过了桥,是慈航寺、栖贤寺
观音菩萨端坐在莲花里,等着喝完茶的红男绿女
“求子很灵的”,寺庙也洗不净
一团的和气,不尽的欢喜

中正行宫旁,蒋夫妇种的两棵柳杉
高大、挺拔,两两相望,不离不弃
夫妻树,这满坑满谷的绿
流动着的还是俗世的情意

观音桥,也称“梵桥”
若愿意,便渡了去


《星子》

一座城的名字,已成为历史
新的名字,覆盖政府、学校、医院
覆盖乡镇、企业、社区
可这种覆盖的力量是有限的
行政命令退让于人心
习惯,约定俗成,怀旧
人们拗口地转换新名字旧名字
有时尴尬,有时会心
到处是旧的痕迹
就像这猛涨上来的鄱阳湖水
它淹没落星墩、步道、观景台
淹没茫茫无际的绿草洲
但总有一些物象物证供你辨认
让你轻易坠入回忆
是的,在这座改名为“庐山市”的小城
稍有年纪的人都变得多愁善感
一开口就是“从前”
像是一个人的名字
长在心里,刻进骨头
一有风吹草动
脱口而出的,必是那个
心心念念不忘的,旧名字


《峡江,峡江》

1、赣江狭窄处

马达声压住了所有声音
哒哒哒,哒哒哒
禁言,止语
赞叹、惊呼只好吞进喉咙
小船穿过赣江最狭窄处
没感觉有什么不同
一样的春光明媚
一样的两岸绿江水清
如果忽略水面漂浮的死鱼、晕鱼
――渔娘说是盗鱼者所为
忽略马达烦躁的声响
赣江游应该是此次峡江行最美的部分

2、洞天福地

喝了酒,同学拒绝进入
罪过,罪过
我也破天荒地喝了一点点酒
我抽的上吉签按收费等次只能算中签
梦神的喻意,让我心生疑虑
“喝酒抽签是不灵的”
顿时释然,人生多迷局
有酒就可以破解
在玉笥山,酒的作用并不限于此
它茂密的竹林,碧绿的法乐湖
都让醉意无限延伸,放大
不信你看,两个陪我来的男同学
梦里神游玉笥山,直到离开也没清醒

3、湖州古村

沂江水从古村前流过
宽阔,平坦
让整个村庄灵动、清秀起来
村里安静,少人行走
大把的阳光像聚光灯打在村庄的上方
打在习家大祠堂的门楣上
习家后人领着我们穿梭在幽深的祠堂
苔绿遍布的小巷
花门楼,神台(神看戏的地方)
庵寺相连的奇怪布局
不过是眨眼功夫,就可以退回一千多年前
习氏远祖长着村支书的模样

《棠荫岛》

洪武二年,段姓先人弃舟登岛
那时该是春天吧
该是被一树海棠花所吸引
就如同六百多年后的今天
我来到汪洋中的孤岛
仅仅是喜欢“棠荫”二字

登岛时看到的海棠树
开着和几百年前一样的花
只是此树非彼树
不像棠荫村的渔民来历清楚

他们的祖先避战火,躲乱世
在此辟一方净土,建一座桃源
打鱼结网,叩拜三神
休养生息,繁衍子孙

棠荫岛,它风吹过后的孤独
水洗一场的安宁
多么契合我现在的心境
真想留下来,像岛上的居民
一生只用湖水和湖草
来回替换这人间布景

《蛇岛》

惊蛰过后,蛇岛的蛇也该醒了
不知道哪一片草丛埋伏着那对小眼睛

这是无人岛,几个小伙子驻守水文基地
岛上风大,长不成一棵大树
灌木丛、芒草以及白色的刺莓花
漫山遍野

当快艇靠岸,一条大黄狗正兴奋地摇头摆尾
岛主说,它叫阿文,它非常热情
阿文一直跟随着我们
你轻声唤它,它就围着你打转转
甚至直起身子,想亲亲某人

我们一群人呼啸而来,呼啸而去
阿文呆呆的立于岸边
我忽然意识到,阿文的热情
正是为孤独所生

《鄱湖大风》

落星墩有点远,草洲湿滑泥泞
伤残的脚已无法带我前去
一起来的人消失于远处
刚刚喧闹的湖滩安静下来
只有风,春天鄱湖的风
“呼呼”地吹呀吹
凛冽,充满草腥味
一个人,真的扛不住了
被风吹至凌乱,不成人形
站着,蹲着,压低身子近似匍匐着
在草滩上打着转转,躲避风
一只鸟从高空一划而过,它看见的我
狼狈不堪,随着湖草起伏
我却在低头瞬间听见它尖细的鸣叫
好像有压抑不住的伤悲
倾泻而出

《十二月,矶山湖滩》

在绿洲沙滩之间来回穿行
短暂,甚至是瞬间的时空置换
就历经冰火两重天
历经生与死,青春与衰老

眼前的十二月矶山湖滩
湖水隐退,留下小面积的积水潭
水岸优美的弯度和流畅的弧线
弥补了一点绿洲与沙漠的冲突

被绿滋润豢养的湖滩,渐次沙化
而正在沙化的何止是湖滩,面对
抽身而去的绿
他们无从抱怨,只能沉默

其实他们都在等待
等待来年春天而至的大水
渐渐淹没,抹平
没有分化,没有颜色质感的对比
只有仿若身边的这一场
汹涌荡漾的爱情

大雁一次次从头顶飞过
一次次在远处的湖滩唱起歌
从俗世而来的五个人
在巨大的流失和残缺的美中
找到无法言说的快乐


《在灵山》

1、转山

转山时,只要握住了一缕风
几声清脆的鸟鸣,就行
一圈一圈,以什么样的姿势行走
走多久,不必纠结
看尽山色,悟透空蒙
到时自会醍醐灌顶

寂静中,蜡瓣花、五裂槭、木合
这些陌生的名字会排列在山崖边
等待和我们相认
而野生花椒树小小的叶子像极了玉兰花
我们一致认为她为我们所熟悉
忍不住上前看了又看,认了又认

当然,灵山的石头才是重头戏
它们在栈道旁静默,云海里翻腾
演绎人间故事,兽中乾坤
其实我们要记住的应该是石头上的花纹
那是大自然馈赠的文字
是灵山留给世人唯一有迹可循的密语

“什么愿望都没有时,
就什么愿望都能够实现”
双手合十,转山吧转山
让灵山,洞悉我们内心的一切


2、玻璃栈道

踏上去时,我克制住了一声尖叫
旁边的女孩子替我喊了出来
她满脸惊恐,贴着崖壁小心翼翼地通过
而我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
或站,或盘腿而坐
摆POS,用微笑压抑住内心的慌张
一层透明的玻璃下就是万丈深渊
深不可测的森林,森林里隐蔽的动物
一时间,仿佛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老鹰在我头顶上来回睃巡
只有它看出我的渺小和脆弱
看出我,喜欢一切危险而又美的事物
隔着玻璃,我想飞翔
但仅仅限于做一个飞翔的动作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3 14:53:52 | 显示全部楼层
. da_1513132525597.jpeg
da_1513132525597.jpe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