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3|回复: 3

铿锵玫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5 07:5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铿锵玫瑰


   文/易湄




你把最后的一缕光拔走了
就像拔一根长在山坳里的白萝卜
那唯一的一根萝卜啊
不知道是哪只鸟儿衔来的一颗籽
也不知道,在这颗籽远征的旅途中
有没有过短暂的恐慌或者幻想


你拔走的那一缕光和萝卜一样水渍饱满
我一直想从你赋予的光影里游过去
那么碎的光影,细小而疏散
我却把它想像成碧海汪洋
波涛滚滚,不断地在我的眼前闪现


你拔走就拔走吧
为什么还要把我的眼睛弄瞎
还要给我的心灵抹黑
从此,我再也看不到世界的多彩
再也洗不尽心灵的挫伤


你是上帝布控的深渊啊
我一直在往下坠、往下坠
你渐行渐远的身影已经成一个白点了
它就刻印在我眼眸的中心
不大不小,不偏不倚
且永远无法改变


有人说,你其实是一轮太阳
只是高悬在我前世的天空
那遗漏到今生的一点点光亮
与我,其实没有丝毫关联
可我为何还要耿耿于怀于你留下的空洞
每天苦思冥想要以怎样的方式
把它修补成一朵铿锵玫瑰
然后,永远佩戴在我空落落的胸前
发表于 2017-8-25 08: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早上好,易湄!
发表于 2017-8-26 10:35:42 | 显示全部楼层
以《我要认清自己像蚂蚁样的存在》为总题收入近期诗作入网刊七八合集。


问好易湄!

点评

卢老师好!谢谢!祝福!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8-29 12:56
 楼主| 发表于 2017-8-29 12:5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卢兆玉 发表于 2017-8-26 10:35
以《我要认清自己像蚂蚁样的存在》为总题收入近期诗作入网刊七八合集。

卢老师好!谢谢!祝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