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2|回复: 18

与山城子、天荒一隅书 / 卢兆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3 00: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与山城子、天荒一隅书



二位兄长好:

  中国诗讲究情景交融,又有意境之说。其实这两点是同一点,所不同的:前者的对象是包括咏物、山水、田园在内的抒情诗;后者的对象是包括记事、述怀、咏史在内的叙事诗。而这正是中国诗的精髓所在。
  无论长短,情与景,意与境,都是一个一个的统一体,失其一便成偏颇——不是诗性大减,就是词不达意。在当下诗中,我们所忽略的或不够重视的正是它们在一首首诗中理应获得的统一。
  以长诗《离骚》为例。除了屈原的身世、境况、志向及神游之外反反复复的香草美人之喻,正体现了情景的交融,词彩的华丽。所以为中国诗的绝唱之一。
  又以《关雎》为代表的诗经。后人总结出的赋比兴。同样是情景交融、意境相切的结合体。《关雎》篇中开笔的起兴,参差荇菜一而再三的咏叹,何止是乐感的循环,也在这循环中将抒情记事向了高潮。所以读之美感无限。
  曹操的《观沧海》若止于前十二句,没有最后二句的“幸甚至哉,歌以咏志。”的抒情。何以流传千载,充其量咏物而已。
  刘邦的《大风歌》若没有“大风起兮云飞扬”的烘托,则威加海内便失之无凭,守四方也有略失据。其情感的所推,才导致了最后理性的绝对。这里“安得”一词兼有情感与理性的双修。
  及至中国第一长篇《孔雀东南飞》中,人物的描写、性格对话、事态的发展,无一不把中国式的叙事诗推向了极地。成为中国诗无与伦比的高峰。除此之外几令后人以为和内容没有内在联系的开篇之语“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的兴起,实则奠基了全诗的格局。收篇的“两家求合葬,合葬华山傍。……”在这则悲情故事之后,再一次燃起了浪漫的抒情火焰。试想没有这一起一结,这颗东方明珠便会逊色几许。
  至于唐诗、宋词,大凡可圈可点者,有几篇不在情景交融、意境和合之列?
  现代诗若只一味的或抒情或纪事或玩意象于股掌,而不顾及情、景交融;意、境同在,必不能承接中国诗之高峰。因为现代诗中太多了有意无境,有境遗意之作……能顾及情景交融者少之又少。习中国诗的日本人的和歌、徘句,二三行间,也必以季语领先。虽为微型之极限,却深得中国诗之精要。西诗中——那些长篇里,也同样不缺大片大片的景物描写……   
    一切景语、情语皆诗语,中国的现代诗人们绝对不可弃之。


                                           2017.9.2学诗于午夜



 楼主| 发表于 2017-9-3 00:35:53 | 显示全部楼层
请二位兄台及众诗友多加指正!!!
发表于 2017-9-3 10: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祝兆玉终得其悟。

发表于 2017-9-3 10: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从言从寺,法庄严之象。
词,从言从司,效祭司之弄辞。
在中国诗中,两者共生久矣,不离不弃。
唯,近百年来,法西洋而不化,以表意为先,图一时之快意,全不顾诗词章法,以为出言语必成诗歌。殊不知,日常语中,原本为表意交流,非诗也。
发表于 2017-9-3 10:29:2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位心有灵犀啊
发表于 2017-9-3 10:4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景者,背景也。可取风景、人情、世故……

一首诗的主旨必置于其切合的环境之中,方能生存有据,否则便似天马行空……然而有几人见过真天马?欲速则不达!

兆玉兄,此悟为彻悟。真悟出了中国诗之精髓,概略,要领。

为时代而歌,不只会吹冲锋号,还要会打得胜鼓。(除了自己)诗人不是领军者,他之诗歌只产生于“事”后……

情景交融、意境相切,有分明之法,也有融合之则。分明之法舒张有致,各得其所;融合之则浑然一体,互为因果。世人识分明,难辨因果。

发表于 2017-9-3 10:5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悟,有悟,贵在行。
愿君今日重擂鼓。
重擂鼓,
听号令,
冲锋陷阵——
冲锋陷阵,还觉一人独行。
空有余响,不见回音。
发表于 2017-9-6 09: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情景交融、意境,就是旨艺统一。旨——情、思;艺,语言的艺术呈现。

情景交融,产生意境;旨艺统一就是通过情景交融,而隐约出意境来。
发表于 2017-9-9 21:3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情,人的七情六欲。诗言志之“志”。
景,自然风景,人类生活的场景。一个人的行为动作。
何情生何景,而不是景生情。触景生情,也是人内心有情,只是被景色触发。
景色本身没有情感。
主观的情感寄托在客观的景物,二者合一,才可以情景交融。
发表于 2017-9-9 21:3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情景交融,需要一个触点。
它可能是眼前的一个物体,突然引起你的过去的回忆。
这个物体,与以前的记忆里出现过的物体有一些牵连。。。
发表于 2017-9-9 21:51:12 | 显示全部楼层
触点。扣动扳机。
你一定是看见了跑动的物体。
沉睡的记忆,一跃而起。

你追踪的过程,便是可以艺术化的过程。。
开枪射击,击毙的东西,也就是所谓的,旨意。

这一连串的动作,是有因果关系的。
是连贯的。
发表于 2017-9-9 21: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情景交融,有诗意触发的开关,有追踪的过程,有击毙的对象。
缺一不可。

追踪的过程,也许在那一刹那,也许是相隔多少年以后。
发表于 2017-9-9 22: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触点,触发器。
它可以是一口泉眼。
情感的溪流。
也可以触发大河的滔滔不绝,历史的波涛汹涌。

你的记忆里,蕴藏着什么水体?就会触发那个闸口。
发表于 2017-9-9 22: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由此可见,情景交融,情的储蓄,早已在记忆里,是必然的。
景的触动,具有偶然性。




发表于 2017-9-9 22: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景物被情所触感,就会成为情感的附着物。
像共生的动植物一样。
也可以说寄生。

这种寄生或共生成为一种现象。成为意像。
它是动态的,随着情感的深入,流动

而不断深化,流淌
发表于 2017-9-9 22: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情景交融,是动态呈现的艺术。
即使是静物。情感总在流动
发表于 2017-9-9 22: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不是可以这样说,诗歌意像是记忆里蜕变出来的情感。
发表于 2017-9-9 22: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情感,就没有意像,也就没有诗歌。

点评

“意象”这个词,具有极强的主观性。经过东西方的互动演化,有着鲜明的现代色彩。而情、景,意、境,则比现代更悠久也更绵长。 所谓的现代性,说白了即当下性,即时性。它检验的是横的分布,而不是纵的切割。 现代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9-10 06:51
 楼主| 发表于 2017-9-10 06:5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哑榴 发表于 2017-9-9 22:18
没有情感,就没有意像,也就没有诗歌。

“意象”这个词,具有极强的主观性。经过东西方的互动演化,有着鲜明的现代色彩。而情、景,意、境,则比现代更悠久也更绵长。
所谓的现代性,说白了即当下性,即时性。它检验的是横的分布,而不是纵的切割。
现代意义下的“意象”主义,这个东去而又西回的字眼,和意境不同,更和情景各一。在某种程度上,是现代人以现代意识对永恒情景的强暴……

(容后再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