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7|回复: 5

100集精选。吴先耀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7 12: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3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7 12:0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先耀诗选

。洛阳


  此时的牡丹好艳
  不知哪朵是河图与洛书
   哪朵是武后的皇冠
  白马寺古刹
  何时有了开花的缘
 
此时的牡丹正红
  不知哪朵
  高过偃师二里头的头顶
  哪朵落入香山居士的笔尖
 
刀光剑影
  九州腹地
  何处寻觅贵妃香魂
  龙门石窟的佛拈花一笑
  洛阳的牡丹不知开了几个轮回



。我已学会平静



我心里有一碗水
不管季节风怎么刮
我已学会了
平静

看山看水
看天看云
与世事和解
不再纠缠莫测的命运
将滴水之恩
潜入心底

诗歌是一个很好的跑道
在那些平行线上
把握着
平衡

。穿一双冰刀滑行

穿一双冰刀滑行
我飞翔的速度
缘于刀的锋刃
缘于接触的划痕
象是一双美丽的镣铐
老天作证,我飞翔的舞蹈里
常常无法把握重心

一双冰刀
在我心上滑行
你的步履游刃有余
系数越小
更让我无法确定
象一只乖巧的猫
一次次在怀抱里嗷叫
一遍遍舐舔那些残留的爪痕

。在秋浦河漂流

在秋浦河漂流
我已不属于我
感觉被流水颠覆
起伏在
一个叫河床的手心

我象一朵浪花
惊恐着 跳跃着
我不象叶子收放自如
一只水鸟贴着水面

我们的尖叫
没有流水长久 激烈

。悼母
2011年6月3日,按家乡风俗,母亲安葬于老家屋后黄鹰地。有感作诗悼念。

您走了
随黄鹰飞翔
或者说,您还在
枕着黄鹰的心跳
长眠

我请求黄鹰飞得更高些
以便看到母亲的影子
我请求夜鹰栖息一下
不要轻易打扰母亲的梦

母亲
孤独的时候
就听听黄鹰的歌唱吧
或者轻唤我的乳名
请相信
不管围绕您的草木
怎么荣枯
总有一些根须
成为寻找您的路径

。不能没有水

一路伴着我的
是这些欢笑的水
这些在牯牛降胸腔中奔涌的
自由的精灵

为什么我的诗中总离不开水
因为它是生命的源泉
牯牛降也离不开水

假如我也生活在山涧
我能不能奔放自如
我能不能在飞崖上
腾空一掷

当云雾渐渐往山上涌
我相信牯牛降的绿又增加了几分
牯牛降的神秘
变得更加不可确定
我还相信牯牛降的水
有两个名字
一个叫快乐
一个叫坚韧


。虎丘

倾斜的塔
倾斜的时光
倾斜的江南才子
乱点了秋香

白发姑苏
尽是些倾斜的倒影
匆忙的游人
心情也开始倾斜

。最初的痛

你在我体内渐渐发炎
往事不见消肿
我用了好多时光的药水
为什么心中老是隐隐作痛?

那是一道怎样的伤口
由内而外在我的体内扩散
爱已走远
为什么痛原地不动?

。清泉石上流

这是流水告诉我的
我想告诉每个人
这是时光留下来的
我仍想留给时光


这流水,这磐石
这动与静
这地老,这天荒

。和悦洲

岁月如浮萍
荣枯在一江之间
一个回眸之间
即便登上去了
也靠不了岁月之岸

和悦洲
一直在风雨里
隔着一条浅浅的江水
一条斑驳的老街
白云悠悠
摇曳着
那些支离破碎的梦

。飞一回

我把下午放飞了
亲爱的 还有你
把自己留在陌生的城市
陌生的湖边
遁入这
熟悉的秋的气息
  
其实我也把自己放飞了
沿着一条高铁线
往北飞 在陌生的天空
陌生的夜里
做一回真实的自己

。没有出去玩的欲望

天气很好
假期很长
我只想躲在自己的城堡里
小憩
只想用月光泛起的光泽
看旧日的倒影
也许真的老了
在别人的喧嚣里
我用宁静作为屏障
在充满阳光的阳台上
看一只鸽子慢慢越过山岗

这样很好
我不怕堵车、堵气
坑人、宰客
一首老歌
轻易地将我释放
一杯小酒
轻易地把我放倒
岁月是新的
我的心情是旧的
在这新旧的勾兑中
品尝时光恩赐的佳酿

我已经无悔了

我已经无悔了
如果在你青春的版图上
有了思念的曲线
如果我柔情的闪电
曾划过湛蓝的天空
这就够了
我会珍惜这生命的悸动

。我已经无悔了

在离别的日子里
我将以诗歌的方式
保持长久的凝视
我将用爱与文字
围作一座城
文艺,是我们的出入证

怀上你
怀上你
我孵出一首小诗
那些受孕的小蝌蚪
在初春的池塘
跃跃欲试

。怀上你

我在黑夜里总是轻轻转身
生怕一不小心
压坏了
这小小的生灵

。这样看你

我不过是借着46级台阶
不过依着夕阳的余光
回望了一次

或者说我不过是
被风雨淋湿以后
冷暖之后
短暂的对视

太好了
那些曾经的日子
望着你远去的背影
一般的人都情不自禁
发出这样的叹息

而我只是呆在原地
任一缕游丝
掠过眼际

。在怀杜轩

杏花、酒
还有你
在这里定格
有些瞬间即是永恒
有些永恒不过是
匆匆的一瞬

我相信
你依然在杏花之间
那魂魄
仍然在怀杜轩盘旋
杏花纷纷
一半是雨
另一半一定是你的诗魂

。池州,你准备好了吗

长三角一个转身
与池州撞了个满怀
池州,你准备好了吗你如何迎接
长三角伸出的橄榄枝
如何随着皖江的浪潮
一起舞蹈

池州,你准备好了吗
长三角
当你有些疲惫的时候
请投入池州温暖的怀抱
请相信一个个新兴的工业园
将会为一只只西飞的锦鸵鸟
栖身筑巢

这是一曲华尔兹
还是一个深情的拥抱
也许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皖江已舞起她的黄金腰
这里的人民幸福地起跳
或者说,皖江
已成为高规格的跑道
笑迎各路健步如飞的
英豪



。缓慢地成长


此刻 幸福在我身上融化
它让我体会到
一杯茶所传递的香度
一条巾所抵达的温度
在这个世界上
我所知道的
就这么一点点

窗外人声鼎沸
车来车往
而更多的时候
面对不可知的未来
我总是默默地看着你
把一口茶
含在嘴里
细细地品



。在雾中

一缕轻纱
让大地上的事物
柔软
让一个人与他的影子
合二为一
现实与梦境
谁能分得清呢


在雾中
一个人的苍茫
就是时光的苍茫
一个人的孤独
就是大地的孤独
一个人朦胧的意识
更透彻地贯彻内心

。拔火罐

她们打下十个梅花桩
我经年的积劳
象梅花朵朵

虚寒
在十个指尖
印染成一幅岁月的画卷

今夜
我要闻着梅花的香
在梦里  打坐

。在文字里老去

少年
我在文字里挥斥方遒
年少的血性与轻狂
结痂了
在文字里
附体

中年
开始在文字里漫游
一朵无名的小花
一片散淡的云
牵绊了我的脚步
在一次次不期而遇中
获得小小的欣喜

我知道
我将在文字里老去
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
象茂盛的野草
终将我覆盖
我只能枕着蛐蛐的
低吟
沉睡 或继续做梦

作者地址:安徽省池州市池阳路229号池州市博物馆
邮   编:247000



 楼主| 发表于 2017-10-31 21: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吴先耀简介
安徽省宿松人,1989年毕业于厦门大学,写诗多年,出版诗集《尘在我心》、《指尖醒了》,散文集《宁静的抒情》,现为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
 楼主| 发表于 2017-10-31 21: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秋浦河漂流

在秋浦河漂流
我已不属于我
感觉被流水颠覆
起伏在
一个叫河床的手心

我象一朵浪花
惊恐着 跳跃着
我不象叶子收放自如
一只水鸟贴着水面

我们的尖叫
没有流水长久 激烈
 楼主| 发表于 2017-10-31 22:5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已学会平静



我心里有一碗水
不管季节风怎么刮
我已学会了
平静

看山看水
看天看云
与世事和解
不再纠缠莫测的命运
将滴水之恩
潜入心底

诗歌是一个很好的跑道
在那些平行线上
把握着
平衡
 楼主| 发表于 2017-10-31 22:54: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平行线,生活,生存,与诗歌。
非独轮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