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7|回复: 4

100集精选。阿政的诗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9 14: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00集精选。阿政的诗


阿政诗选


请各位老师再次挑选所喜欢的阿政老师的诗歌(我的挑选仅仅是抛砖引玉),在此跟帖——也请阿政老师自选一些,在此跟帖——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9 14: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政诗歌二十首

。雨巷

雨很细

小巷很长

风声是白色的音乐

天空是无法安置的远方

你是那转身的红伞

我是那屹立的墙

你是那转身的红伞啊

我是那屹立的墙

风声是白色的音乐

天空是无法安置的远方

雨很细

小巷很长


。第三只眼

拿去我的左眼吧

我要练习射击

瞄准的时候

我只需要瞪大右眼

右眼也拿去吧

枪弹已经无用

整容后的敌人

个个风度翩翩

别以为我成了瞎子

什么都看不见

我还有

第三只眼



。一场花事

一片荒无人烟的地方

一场花事正在展开

成群的蝴蝶

翻卷着一滴滴透明的阳光

色彩是唯一的风景

青山是唯一的嘉宾

我来的时候

花事已尽

阳光的背后

一只白发的蝴蝶

悄悄飞来



。一支烟的工夫

点上一支烟

他开始写诗

“光阴生了一只蚂蚁

蚂蚁拖来一场风雨”

一支烟的工夫

只写了这两句

闭上眼

他听到胡子拔节的声音



。草民

他出生于一片草丛

成长于一片草丛

他的一生都在奔跑

从一片草丛到一片荆棘

又从一片荆棘到另一片草丛

他习惯称自己为小草

有一天,他真的像小草一样


被风吹倒

靠紧一块石头

他的身体变成一个大字

像人,又不像是人



。笛声

悠悠的笛声

我想起你的眼睛

那一片湖水

无法放置我的诗情

就此沉默

然后离去

你如烟

我走遍黎明



。失眠

今晚一如昨晚

夜色依然是黑的

娥眉月迟了五十九分钟下山

也许因为有风

星星忧郁了许多

那个总是深夜归家的男人

又撞到我家大门

邻家的婴儿

提前了十分钟唱歌

凌震一点钟

我再次看了下天气预报

2014年3月4日星期二

广州,白天小雨,微风

一把小花伞

撑起我后半夜的爱情



。父亲越来越像个孩子

自从那次爆炸后

父亲就穿越了时空

当然,他需要适应

适应一个无声的世界

他应对一切的方式就是简单的笑

二十年过去了

他对于笑的技艺越发炉火纯青

这与母亲眉头的风声形成鲜明对比

此时母亲把正看电视的父亲拉出房间

递上筷子

右手比划着吃饭的样子

父亲乐呵呵地笑了

俨然就是一个三岁的孩子



。乡愁只有六公里

六公里

被六十秒分割

再被六十分钟分割

再被二十四小时分割

再被一辆轮椅来回碾压

乡愁

每天都是一场

淅淅沥沥的雨



。诗人之死

一个诗人死了

两个诗人死了

三个诗人死了

我还活着

他们先是做了诗人

然后死了

我是死去活来

才做诗人

他们的诗写的很好

认识很多大诗人

我的诗写的很平凡

认识的都是平民

他们死了

很多人哀悼他们的死

我就这样活着

很多人不知道我的活

我不知道

他们是否因为写诗而死去

但我知道

我是因为活着才能写诗

他们死于刀死于铁轨死于山林

死于很多种能死的死

我活在一碗饭一间房一个角落

活在简单的简单

他们选择死

为了不想再写诗

我一直写诗

才能证明我还活着

就像现在我在写诗

写一个诗人死了

二个诗人死了

三个诗人死了

其实我不想这样写

我最想写的是

一个诗人活了

两个诗人活了

三个诗人活了

……



。十五年

别提了

除了喝茶

就是生病

偶尔把日子摊在掌心

想看一看自己

却总是不小心

碰倒一把空椅子



。不说遥远

从现在起

我不再说遥远

不说北京很远

不说南京很远

不说广州很远

不说连云港很远

更不说开封很远

把一张地图放在胸口

折叠成乡下老屋的样子

然后,喝茶,写诗

把一杯酒举起

灌醉那些铁路,高山和江水

此起彼伏的鼾声

把瘦瘦的月亮充满



。两只蝴蝶

妹妹,现在是凌晨两点钟

你来过的这个小县城下起了雨

雨声惊醒我梦里的两只蝴蝶

它们打开我房间里的灯光

如同打开明媚的春光

他们在我的房间展开十八里花海

那只身材高大的蓝蝶

一边绕着那只娇小的粉蝶飞

一边学我喊你的声音

喊着,妹妹,妹妹

妹妹,当我喊你的时候

那只粉蝶停在一枝油菜花上

以你看我的目光,看了看蓝蝶

轻轻地喊了一声哥哥

说了一声等我

通往祝庄的路口

风吹散了粉蝶的影子

那只蓝蝶盘旋的样子

很像今年春天,你走后

我徘徊的脚步,没有方向



。花开的声音

声音来自河的上游,那里

是一处悬崖,一枝藤与一棵树

相遇之后,悬崖就成了它们缠绵的根

挂满阳光的天空有时也会下雨

或长或短的风声

催生一场又一场姹紫嫣红

花开的声音,顺流而下

在玛曲,在星宿海,在河口两岸

种下山水,种下村庄,种下生活

在禹门口,在龙门,在桃花峪的土地上

种下林木,种下城郭,种下爱情

种下天上人间以及只可仰望的神灵

驻扎在下游的岁月,和我一起长大

在我的头顶,打开一片沧海

我有时称它母亲,有时称它父亲

依偎着花开的声音,我俨然

就是这条河的躯干,奔腾不是因为诱惑

它本就是我祖传的一首诗歌



。你看你看

你看你看,我说着桃花,桃花就开了

你看你看,我说着燕子,燕子就来了

你看你看,和我的设想一样

油菜花已经遍野,真的有一条小路

路的中央有两个人,一男一女,他们在接吻

姿势和我拥抱你的时候极其相近

你看你看,突然有一座山啊

你看你看,又跳出一条河

你看你看,河岸有人在搭建茅屋

用的材料全是我的皮肤以及毛发

你看你看,茅屋里跑出一个孩子

其长相让人怀疑是不是我的童年

你看你看,那孩子学着我的腔调喊妹妹

妹妹啊,你怎么突然就和他青梅竹马

你看你看,他们多么幸福,如我和你的幸福

你看你看,妹妹,这多么像我给你写的诗啊

除了我和你放飞的烟火,除了人间,没有天堂



。与古寺呆坐一天一夜

钟声弥漫,和对面树林的叶子交织一起

阳光一直在倾泻,很像我想象中的湖

天空很蓝,如我女人的裙衫

一支笔游走的时候,我开始寻找自己

这样的天气,一直挂到晚上

月色是我预定的晚餐

很多风啊,我站在他们中间

组成另一个天空,伸出手

就有星星雨一样落下,嗯,别说话

让那个老和尚继续打坐吧

我们一起剪刀石头布,捉迷藏



。在床上

能把白天睡成黑夜,把黑夜

睡成白天,这需要时间

还需要毅力。要把一张床

睡成一条小径,甚至是一条马路

更需要的是艺术

很多年了,他就这样躺着

每天从身体里牵出一匹马

把不能自理的生活扶上马背

挥一下长在手掌里的马鞭

一声嘶鸣,生活就跟着马儿

从窗口跳出去,奔跑起来



。垂钓者

他利用分身术,将自己一分为二

一个他,投入湖中成为一条鱼

另一个他,坐在湖畔垂钓

鱼竿是一缕悠长的风

鱼饵是大把大把古老的新鲜的

各式各样的诱惑。鱼热切地望着他

他热切地看着鱼,连接他们的视线

很像他来时的路,弯弯曲曲



。刀客

他随时随地都带着一把刀

一把锋利的双刃的可长可短的

永不生锈的杀人不见血的刀

有时出于自卫

有时仅仅为了抢占先机

他杀过不少人

也伤过不少人

他承认被杀的人不见得都该死

也承认受伤的不一定就是坏人

他把一切失误都归罪于那把刀

他说那把刀的立场不代表他本人

他又一次发表他的高论时

有人对他“呸”了一下

他的刀再次出鞘

呸他的人倒在舞起的白光里

他倒在回旋的白光里

一个路人经过

像捡起自己的影子

捡起那把刀



。在立冬之前,预支一个春天

他手中的香烟缭绕成一团夜幕

有雪花飘起,落在他光秃秃的头顶

无所谓饿,无所谓不饿

无所谓冷,无所谓不冷

半斤白酒下肚之后

他的心底开始起风

声音在耳朵里渐渐成熟

天空高了起来,万里无云

时机很好,他从眼睛里放出一群蜂蝶

无边的油菜花紧随而至

看不到人,有脚步声

从一块巨大的石头里传出
 楼主| 发表于 2017-10-31 21:55:38 | 显示全部楼层
草民

他出生于一片草丛

成长于一片草丛

他的一生都在奔跑

从一片草丛到一片荆棘

又从一片荆棘到另一片草丛

他习惯称自己为小草

有一天,他真的像小草一样


被风吹倒

靠紧一块石头

他的身体变成一个大字

像人,又不像是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10-31 22: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他杀过不少人

也伤过不少人

他承认被杀的人不见得都该死

也承认受伤的不一定就是坏人

他把一切失误都归罪于那把刀

他说那把刀的立场不代表他本人

他又一次发表他的高论时

有人对他“呸”了一下

他的刀再次出鞘

呸他的人倒在舞起的白光里
 楼主| 发表于 2017-10-31 22:35:42 | 显示全部楼层
刀的立场,一个阶级,一个阶层。
一个时代,一次风暴。
这把寒光森森的刀,
令人不寒而栗。

使用刀子的人,
分寸,火候!便是一生的荣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