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44|回复: 5

100集精选。蝶小妖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9 20: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3


mmexport1514503302727.jpeg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9 20: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蝶小妖诗歌20首

《你为冬暖,我为夏凉》
文/蝶小妖

多少年
我习惯你的呵护
习惯你浅浅的笑
习惯说早安晚安,习惯无声胜有声

脚上的泡
是冒出来的风景
我妖,我柔
我三十六计
每一步
都要锲在你的心尖上

一直到额头隆起皱纹,布满一日二人三餐四季

《风吹麦浪》

此刻
一粒无名的麦子
慢慢爬出土地
风来时,麦子将长成一粒生活
我长成一粒麦子

越来越多的白发,像麦浪一样翻滚
让一个传奇的故事
被烟熏火燎

把幼稚杀死
抓紧一个人的手
别说借口,也别借疼痛之姿势
将断开的链接,用石膏粉
修补

《蝴蝶兰》

我们老了
你忘记吃饭,我会记着
我忘记吃药,而你记着

手儿勾着手儿
谁也别说我们是孩子
日子从唇干舌燥中过来

窗外
一丛蝴蝶兰走入我们
温暖,深情
它们也经历了人生,挽着幸福纷纷飞出

《圆与缺》

踏着细蜜的月色
怀着青闺心事
铺一路鹅卵石
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扇动圣洁的翅膀

月头或月尾
你在放大的草地上奔跑
我舀来泉水,跟着你跑
水声也随了一路

月圆了又缺
又圆。月份涨,思念也涨
我却找不到丢失的那个月了

《微小确切的幸福》

此刻,我站立的地方
正是你凝视的地方
你治好了我的忧郁症

从前世开始
就读你,读到今世
读到一根琴弦温润如玉
读到我小小的行囊里,装满你的微笑

不索取点滴
生活中
总有一些美好,微小但确切的幸福

《银丹草》

细数半分往事
想起半个片段
第一滴清凉
来自银丹草,可以包装保鲜的
可以咀嚼发酵的
可以对症下药的
可以去除青涩和顽劣的

你的眼睛里有星星
童话的二分之一
身心都在低吟,能把人苏到骨子里去

《一碗马齿苋》

切段,焯水
淋上佐料
一碗马齿苋的口齿噙香
敌得过所有的漂泊

平凡的世界里
总有花香、鸟语
可以把失眠的心从漂泊中唤醒

母亲
你的背影日渐变薄
我要从你手里接过日子
接过一碗马齿苋的独门秘方
卸下脚底下的踉跄
朝你降落

《重楼》

我误了花期,误了赶往远方的火车

失聪的左耳
让一些消散的念头复又提起

镜头里的镜头
脆白,层次分明
山间梯田披红挂绿
有小鸟飞过
留下神秘气息

神秘的七叶一枝花
它离尘世偏远、清瘦
对于一种植物的疗效
破尘而出,并非不可能

《无暇》

这一片黑土
让人贴得更温暖厚实,系在现实和虚拟之间

从浦江到黄河的行程
柔化成一顶雪笠
走过苍茫,站在地标中央
那年,你做了北国的新娘
醉于风雪之中

这段岁月,是一段灵魂和爱情的歌谣
再长些。长些
黑,也能凝成白玉无暇

《从北方回来》

在那遥远的北方,河水奔流
果实结队
草木砰然心跳
而我又回到一个娉婷的少女

所有杂念
被洗净了。回来的路上
遇见一只候鸟的愿望
遇见一株松树的绿,头顶的松针沾满了我的泪
我的心啊,我的思念
我的倾诉

请你,俯下身
把松针捻成一支玉簪
为我挽出一个髻,和
一生的幸福

《茶道》

我是你的崇拜者
泛着白光的盖碗,呈起起伏伏的山峦
一程一程
招摇着

这是一个驿站
这是一个心灵的的驿站
可以拿起来
放在手中的驿站。可以一手品咂,一手沉思的驿站

这小小的法力
可别小瞧了它。氤氲中
绝不是一碗静水

《读你》

跑到海的另一面。调皮地、淘气地
一声一声,读你
蝴蝶当了信使。没有什么比一只翠鸟更清澈的心事
我渴望你,细数时光的笑声
撇去行囊中的浮肿,刻下脚印里的深情
大地深陷,我不拍趔趄。将肋骨一根一根拆下
体内的空白,在月光下
唯有你弹弹琴,可以填满

《一辈子》

春天的味道浓了
一杯水点亮唯一的绿,在不远处敲门

且不说狐狸和森林的故事
也不说想念与守候

朋友这个称谓
我愿意用一辈子翻阅
深陷的渴望
像山一样

《你是我胸口永远的痛》

我想归去
还你一笔债
在这个夜晚,为你站成一个忧郁的渡口

一竿子心事
溺在你的湖底
却无法溅起一片水花,或者
无法托起一个誓言

为什么还看不见底呢
浅或者深
请给我一个答案,哪怕是一道闪电
击中我的城池
呛住我生疼的无眠

你可知道,无论日子怎么决绝
尘烟有无踪迹
当我漫不经心念你的名字
回眸、转身、写诗、看盛开的月光

所有举动
都掩不住这场念想

《夜莺》

一只夜莺的歌唱
是悲伤的
失去了自由,也失去了飞翔的天空

月翻墙而来
一起躲进紫禁城的眼眸
夜莺啊,你这个忘形的歌者
每一朵音符,都是从竹笛里流淌出来
那么动听
像迷途的岛屿

身体慢慢消失
完整于梦中
是不是听童话故事
就能忘了病痛,是不是夜莺的歌声
让相思变得清澈

不远处有泉水叮咚
星子挂满城墙
失声惊叫
那是一只鸟的心音,在渴望天涯

《无双》

铺宣纸,填空白
空气中弥漫着青草的味道
溪水清澈透明
水畔的草房子,是我们搭建的
里面有欢声笑语在漾开

几张竹凳子
木桌子。摇曳,萦回
水光陆离,抱紧誓言
荡起风
划伤黑的角落
固执地将你倒流

翻开诗卷
荡出回忆,在月下弹奏流水的长音

《另一种行走》

低下去
低下去
低到无法靠近,一扇半开半合的门

骨头磨过的风
开始倾斜、残留。一切了然无痕

不谙水性
岛屿下沉
回忆里袒露的瓷土
多年没能消失
我把身体内的一小块石头,寄给你
我把两生花的故事,寄给你
我把春风之杖的回忆,寄给你

你看,那弯新月
用另一种方式行走
带着疤痕,重拾夏天巨大的响声

《秋天的深度》

秋天很小
很深。蹲在
一块纯棉的布上,结成果子

有多少故事
正在重复
或许某一张枫叶上
写满了最真的傻话

妈妈,您停下来
坐一坐
听我念一念写给您的诗
这中间有您许多目光
让我懂得
阳光与风中的故事
就算把手松开,身子也绝不摇晃

《天空,在流浪》

夏季是有斑纹的,与我对视
坐在树荫下歌唱。那么小的身子
那么小。圆润的曲线
和,一颗心两两相对

旧时光里的黑白默片
带着沉淀之美
悬挂着露水中的夜,暗藏心经

这一切
还只是刚刚开始。揭开它
上面铺着一些思想和野藤
这些不同形状的物体
尖锐
异样。嗅着青草味的往事
随风而至
撞向,流浪过的天空。那儿刻着,一个名字

《有一种陪伴比夜沉默》

这么多日子,沉默
滑落在光影里
觊觎的一种陪伴,没有半点声响
把心完成一个交割
爱不断被瞳孔放大,黑夜和黎明
不断被缩短
那棵斑驳的老树
在一条路和一条河的夹角里,送来徐徐的赤诚

夏天已燃烧成一团火
我的十指如花
你的火车
疾风而来了么?我们以不同的方式
抚摸那些在风中颤抖的时光



作者简介:蝶小妖,90后,祖籍山东无棣,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2016年与杨歌自费创办诗歌民刊《她》,主编诗集《中国诗歌精选300首》,诗作录入多种选本。组诗《江南小镇》获2017年玛宁宁•明克兰特青年诗大奖华文组优异奖。著有个人诗集《绿蝴蝶》。
发表于 2017-12-29 04:2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另一种行走 / 蝶小妖


低下去
低下去
低到无法靠近,一扇半开半合的门

骨头磨过的风
开始倾斜、残留。一切了然无痕

不谙水性
岛屿下沉
回忆里袒露的瓷土
多年没能消失
我把身体内的一小块石头,寄给你
我把两生花的故事,寄给你
我把春风之杖的回忆,寄给你

你看,那弯新月
用另一种方式行走
带着疤痕,重拾夏天巨大的响声

·秋天的深度

秋天很小
很深。蹲在
一块纯棉的布上,结成果子

有多少故事
正在重复
或许某一张枫叶上
写满了最真的傻话

妈妈,您停下来
坐一坐
听我念一念写给您的诗
这中间有您许多目光
让我懂得
阳光与风中的故事
就算把手松开,身子也绝不摇晃

·天空,在流浪

夏季是有斑纹的,与我对视
坐在树荫下歌唱。那么小的身子
那么小。圆润的曲线
和,一颗心两两相对

旧时光里的黑白默片
带着沉淀之美
悬挂着露水中的夜,暗藏心经

这一切
还只是刚刚开始。揭开它
上面铺着一些思想和野藤
这些不同形状的物体
尖锐
异样。嗅着青草味的往事
随风而至
撞向,流浪过的天空。那儿刻着,一个名字

·有一种陪伴比夜沉默

这么多日子,沉默
滑落在光影里
觊觎的一种陪伴,没有半点声响
把心完成一个交割
爱不断被瞳孔放大,黑夜和黎明
不断被缩短
那棵斑驳的老树
在一条路和一条河的夹角里,送来徐徐的赤诚

夏天已燃烧成一团火
我的十指如花
你的火车
疾风而来了么?我们以不同的方式
抚摸那些在风中颤抖的时光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07: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blog.sina.com.cn/u/2886464963
蝶小妖,90后,祖籍山东无棣。作品散见于《诗选刊》《诗歌月刊》《大别山诗刊》《岁月》《北京诗人》《新诗》等纸媒,入选《诗选家》《诗歌中国》《中国诗歌地理:女诗人诗选》《诗酒情缘》《中国诗歌2013年度诗选》《西江月》等选本。诗歌《回到无棣》获2013年全国“乡梦杯”诗歌比赛三等奖。诗歌《月光煎熬》获第六届“珠江国际诗歌节”优秀奖。现担任《好心情诗歌网》诗歌编辑,《北京诗人》诗刊副主编。
诗观:诗歌是从心底流淌出来的心音,是我笔底永远的灵魂。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07: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blog.sina.com.cn/u/2886464963
蝶小妖,90后,祖籍山东无棣。作品散见于《诗选刊》《诗歌月刊》《大别山诗刊》《岁月》《北京诗人》《新诗》等纸媒,入选《诗选家》《诗歌中国》《中国诗歌地理:女诗人诗选》《诗酒情缘》《中国诗歌2013年度诗选》《西江月》等选本。诗歌《回到无棣》获2013年全国“乡梦杯”诗歌比赛三等奖。诗歌《月光煎熬》获第六届“珠江国际诗歌节”优秀奖。现担任《好心情诗歌网》诗歌编辑,《北京诗人》诗刊副主编。
诗观:诗歌是从心底流淌出来的心音,是我笔底永远的灵魂。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9 07: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 mmexport1514503302727.jpeg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