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07|回复: 3

100集精选。快快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30 21: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00集精选。快快的诗


快快诗选


请各位老师再次挑选所喜欢的快快诗友的诗歌(我的挑选仅仅是抛砖引玉),在此跟帖——也请快快诗友自选一些,在此跟帖——
 楼主| 发表于 2017-10-30 21: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快的二十首


●  那个人的诗

那个人的诗,像石头
搁疼了我,你要问我那里疼
我会告诉你,指哪儿哪儿就疼
但是他的诗这一生我只看一次
一次就是一生,如你一再追问他的名字
我会缄口不提,我会告诉你
你自己去看,去发现

●  秋天的层次

在人们悲秋伤感之时
面对那些失重的文字
我开始怀念刘禹锡云端的那鹤
它在秋天的层次里
唱着别具一格的歌
你站在那里
修剪胡须
镜子里是一个画家和一个诗人
在清扫落叶

●  有种黄

有一种黄。它是比秋天更引人瞩目
它无关情绪中的悲喜、无关爱恨
她每天在镜子面前微笑,黄色的皮肤套上黄色的运动衣
穿上黄色的运动鞋,走进农贸市场购买鸡、鸭、鱼、肉和瓜果
她需要把忙碌换成钞票,再用钞票买回些基本的幸福
我在车里看见她拎着大大小小的口袋从农贸市场出来
像是秋天挂在她身上的风铃,秋风吹来
整个秋天变得悦耳动听了许多

●  轮子的故事

轮子的故事。秋天射出红子弹
你看到的那些都是真的,我什么也没讲
每天就活在诗里,那个有彩虹的地方
在冬天还没大雪纷飞之前
我想一头钻进蒙娜丽莎的微笑里
由你修长的手指,来为她添上两撇大胡子

●    它们都不见了

你写的那首莲花
不见了。那天,我把它
从你笔记里抄下来
放在左边第二个抽屉
我想让它和一只玉镯待在一起
不至于太寂寞
这几天很忙,有人说帮我
收拾房间。昨夜西风
凋碧树。我想看看那首诗
和玉镯都怎么样了
拉开抽屉它们都不见了

●    担子

昨夜连梦都是惊慌的
没睡好。六点半准时上跑道
现在担子重了
需要一股子劲
把它给担起来
完整这一生

●      关于消失

昨晚,你提到那些人
提到消失。也许他们
也不是正真的消失
一定隐藏在
我们看不见的地方
你不来,我就知道你忙起来了
但消失对于我来说
还不是时候。不管你和他们
在或是不在,我都会在这里

●    莫须有感触

秋雨还在继续。打开窗户的手
碰触断翅的昆虫,它顺着墙根落下
西风把它带入雨里。没有鸟飞来
早晨显得宁静而安详
在你打开窗子的对面坡上
长出女孩,这多少都让人羡慕

●  西陵虫鸣

昨晚没睡好
有很多蛐蛐的叫声
这里是城区中心
不是丹水河岸的桩子
出于好奇
我今天上班称着空闲时间溜出大楼
翻遍了所有的砖墙
和水泥路基
没找到半个蛐蛐
现在又到了晚上
又有很多蛐蛐的叫声
闯进耳朵
难道又将是个不眠之夜?

●  再写一次球

电视里传来一片哭声
在人们的叹息里
我取下6号球衣
月亮圆圆的露出来
挂在楼台的一角
像是他们踢上去的
远远的看上去
觉得它比任何时候都孤独

●  鬼节写个鬼话

听竹叶的漱漱声
像远方一首没写出的诗
黑色西装套着你
摘下墨镜
你说心已经老了
风吹掉眼角的一滴泪
落入坟茔
不生草,不生花

▼  四幅画

●  第一幅画:  弹夹

他很久没有写阿满了
阿满最后要去那里
没人知道
我想我爱过阿满
不是一星半点的爱
是扣动板机后射出子弹
无法回头的那种爱
你能懂么

●    第二幅画:断纹

他和我们一起漫步
一起渡过茉莉花开的日子
现在秋天真的来了
他砍了我的心愿树
数五的塔尖掉下来
我看到了断裂的美
像一片叶子落下来
压在轮子上


●  第三幅画  浮白

你们口中的他
是一阵一阵的样子
其实他一直都在
拿烟的左手撑着腮帮
英挺的鼻子和剑眉中间
藏了两颗星星
练习游泳的时候喝过海水
也亲吻过浪花
他的嘴巴才那么性感
如遇见他剪了寸板头
你脸红了
也没什么不可以我要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
我喜欢他比寸板头长一些的发型
掐灭烟后的样子
他把手插在翘起二郎腿的两大腿之间
真帅

●    第四幅画  :变局

天凉下来
外面的世界在雨中
悄悄变幻油彩
我往白衬衫黑长裤小白鞋里
加进红袜子
走在有雨的路上
撑开的小红伞
上面是我的名字
二零一三年七月写上去的

●  舍得

这个早晨
他用一个包裹
带走了我的所有
此刻,房间安静下来
能清晰的听见窗外
风吹树叶的
沙沙声
像是他在朗诵
“妈妈,孩儿已经长大
让我飞吧”
我打开窗户
风吹来
空气里有安幕希的味道

●  素衣流风

唱段
是《红楼梦》里的
枉凝眉
那一句
“若说是没奇缘,
为何偏偏遇着他”
眼波流转
双臂下垂
像福字那样
顺应天象
天空有瑞雪降临


●  限购令

他说
商品限购
是一次慈悲
像一根火柴潮湿了
它内部的海
湮灭火焰
你无法点燃忧郁的香烟
像限制在深崖下的石头
祈求有限的阳光
上帝让你回到原始
最贫瘠的石器时代
屋后一笼菜地里
种满佛之心

●    花瓣上浮动的光影

檐下听雨的人
有吸血狼人一般的表情
和教父一样端放的双手
在暗香浮动黄昏的春天里
这是种富有磁性的色彩  
令人陶醉。倘若他能笑一笑
一定有兔子入怀,亲吻他的双手
那样的他看上去会更加有爱
但是他没有笑。只专注于听雨
沉浸在嘀嗒嘀嗒声里

●      d弦上的朦胧与忧伤

陷在d弦
暮色苍茫
她曾说
能拉出最美旋律的云杉
长在凤县
凤县是个神秘的地方
它以画圆的方式
切过她、切过琴面
把一个男人的世界
切成了万状的碎片
每个碎片内心
都有一首没唱出来的歌
每首歌里都饱含着她

●    你要我做个诗人

翻阅历史长卷
岁月就会变得冗长而辽阔
你的目光如炬
说我骨子里住着蛇和农夫
应该抛弃简单的头颅
首先做个有趣的人
然后做个诗人
我默不做声
只看滚滚东流水
那流水里倒映着我
我身旁有白云飘过
也有一座座山峰
在脚下一闪即逝

2017.2.26

●  微信

母亲种的黄姜丰收了
我拍了照片
发在微信朋友圈
一个叫陶渊明的人在朋友圈里@我:
“这是什么鬼,干什么使的”
我回:“据本宝宝所知,黄姜
能吃、消炎、止痛和避孕”
没过多久,有很多人私微我
让我把黄姜给他们来几斤
有的还用红包付了款
那个叫陶渊明的也在其中
叫陶渊明的我记得晋朝也有一个
晋朝的那个当过官、喜种菊、也写诗
他写诗的时候发不发朋友圈
我不知道。我能肯定的是
那时没有马化腾。如果有
他发“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时
也会有人@:“给我来几斤”

●  教授

阳光扑倒大片叶子
下午没有人来的居所
茶叶呆在罐子里发霉
碗筷也不叮当作响
床铺不起绉折
教授无聊的看着天空
天空平静的出奇
他想要是有一只鸟飞过
那该多好
就算拉一身鸟粪
也会连蹦带跳的
去清洗




发表于 2017-11-15 12: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 日出


不要问我为何来到这里
亦不要问我为哪只蝴蝶和鹰做了衣裳
在山顶,一个心怀日出的人
回望来时的路,裤管插满鬼针草
蹲下来,我用一双手扶起一朵花
有人认为,这朵花已经历了无数的风雨和刀剑
我看着远方,远方还是山,山围过来
像两把巨大的空椅子,在远方一定有我爱的人
他正以相同的目光看着远我,只是都还没来得及抵达
那个有彩虹的地方。只有山的弧度对准东方的云霞






● 刻画


他走进去,用七色彩笔刻画葭里
被人们遗忘的事物,从历史里走出来
回到他的集子里,他在他们的脚下
刻出山水和田园,教他们重新认识自我
我躺在椅子上预测明天的天气
一片深秋的梧桐叶,落下来
吻着大地






● 冬至


新闻里利比亚的战争还在继续
那里的土地被炮火炸出许多深坑
我把电视换成北京TV
那里的天空灰蒙蒙的
房顶也压着许多乌云
关上电视,走出吧台
听见客房里有人喊再拿一瓶酒来





● 只握住一把冬至的空气



闭上嘴巴,合上眼睑躺着
脑子里全是人影。他们吹着口哨
踩着滑板经过,我伸出手
想抓一个捧在手心。天上的月亮
走的很快,我看见门已露出白色的缝隙
手的动作又太慢,只握住一把冬至的空气





●  独裁者


挖机的轰鸣
赶走山前白鹭
戴斗笠、披蓑衣的老翁去向不明
斜风、细雨是隐忍在云朵吗?
天空灰蒙蒙的
一群人围绕着挖机旋转
它伸长手臂劈下山体的样子
多像一个独裁者






●  不适合写诗了



没有柔软的双手,就不适合写诗了
我得留一些时间,让岁月沉淀
让爱我的和我爱的都安定下来
当有一天慢慢老去,站在你面前
银色的头发迎着阳光闪烁
会想起这一刻的决定是甜蜜蜜的
本主题由 草山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2 18: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支持!感动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