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2|回复: 1

100集精选。孤雪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30 21:33: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3
 楼主| 发表于 2017-10-30 21:3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诗界网刊
孤雪自选



。琴弦上的阳光


这些漂亮的音符
来自水下游物
岸上抚琴者
执独弦,钓人生

阳光从他脸上划着弧线
洒落水面,微漾开去
余音缠绵悠长

鱼儿咬住音韵的辫子
浮出水面
让琴弦高高扬起
再轻轻的,抛洒出去

。杏花疏影


说开就开了
只是不见你的踪影
江水依旧清澈
不过少了岸边垂钓之人

风声不减,或许
你已在枝头行走唯我不见
老旧的故事藏身花海
发黄的情怀陷进字里行间

没什么能挽留我的漂泊
没什么能拽回你的离去
定军山的墓冢又多了许多
落红深处,白发疯长

。橘子树下


坐在这里的风是绵长的
坐在这里的光是隐忍的
坐在这里叶子总是动荡不安

山还坐在这里
水还坐在这里
唯有我不敢坐下

我一坐下就落泪
落在地下的泪水
定会湿了你那极少的几根头发

。逆风


冬天已日渐消瘦
寒气越发逼人
天空不露蓝
风也发呆

我若不言
一些尘埃便找不到方向
雾霾倒是念念有词
一路顺风而去

雪收敛住内心的飞翔
还有阳光
逆风行走的人总会提前被发现
且易遭暗算

。还是那朵云


看上去是安静的
安静如远处的一座山峰
事实上她一直在走
边走边变换姿势

我没听到她异样的声音
不代表她不言语

落雪一样的簌簌碎语
不止一次砸疼我
从长安到新京
从新京到奉天

。扫描TTM


脱去外衣、皮靴、袜子、外裤
褪去最后的文胸、内裤
她微闭双眼十秒钟
睁开眼睛的时候,已从心底
褪去五十余年的奋斗史

她像一个懵懂的孩子
按照医师的指令站到旋转台上
做简单的动作
旋转体360°缓慢转动

心肝脾肺肾中枢神经以及血管照影
从头到脚由内至外
赤裸裸的呈现

她从来没有这样坦白过
从来没有这样安静过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把自己
交给别人,不做任何反抗

机器发出微弱的呻吟
似乎出自她的体内
她平静地走出机器的视线
穿好衣服那一刻
她才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溜进体内

。正月十五

夜幕低垂,烟花不断
一声声腾空而起的
不仅仅是美妙的落花
有些疼痛来得唐突且持久
瞬逝的花越美
我越疼。这种疼偶尔也会被烟花
带走,一小会儿
那一小会儿我向上帝祈求过
我怕疼,怕牙痛、怕头痛、怕心痛
怕很多很多痛
有些痛,医生也去不掉
如同天上那盏盘
圆满时让人窒息
月缺时让人绝望

。又一片雪花降临

在夜里
人们熟睡之后
又一片雪花降落人间
掉进俗世生活

黑夜遮蔽住人们的耳朵
没人听到她临盆时的哭声
和入世后的笑声

当第一缕阳光将大地照亮
当我一个跟头与她扑了个满怀
我分明看到了
她热切的泪水瞬间凝结成冰石

尘埃侵染
她坚持说爱
爱,这个世界的悲剧
爱,满天星斗的饥饿
爱,大地消瘦中的焦虑

铲雪车呼啸而出
她的内心又空又冷
整整一天,她羸弱的躯体
被僵冷的机器
翻个不停

四月的乡愁(组诗)
◆ 油菜花

四月,金色谢幕
游人离去
小蜜蜂逐渐归巢北上
剩下的
绿油油的果实孤独待熟
阳光愈加强烈
偶有细雨轻洗大地

我珍藏的花儿
依旧在我心底盛开
唯有那场蜂拥而出
至今,未能全数归来

◆ 致亲人

从南至北,由北至南
一只孤独的燕子
紧贴着天空不断迁徒

俯瞰人间,背向天堂
一枚叶子的饥饿
多像我的亲人

四月是位老人,春天
越走越老,我的亲人
越走越远

清明的雨水,未能熄灭
漫山的冥币烟火
布谷鸟一直在远处叫

叫声来自北方
隐约中,我看到一个小小的土堆
小小的,是父母的坟茔

◆ 信仰

我不该如此忧伤
赎去诸多罪恶
我要干干净净地走向你
怀揣一株初春的花蕊
走进你的喜乐,才能
获得真正的拥有

诺亚的方舟,距我
越来越近。主啊
请原谅我的种种罪过
让我走近,我那灰色的村庄
允许,水淋淋的阳光
将我永久沐浴

我是你的羔羊。一切
从这里出发
我正经过一片花海
你热爱的美丽的汉中盆地
油菜花金灿灿地开
如我的内心,从未被污染

和风一阵阵吹过
绿野真言,太多人的影子
逾天堂而过。命中注定
我会在你的寂静中飞翔
即便坠落,我也是你怀中的一枚花瓣
不会说话,只会对你深深地赞美

◆ 清明

“庄园”的路很少有人走动
周围坟冢又多了许多
上山的路荒芜着
河沟里的水不知何时已枯干

山路两旁野蒜郁郁葱葱
雨水逐渐稠密
或许与泪有关
樱桃花已经落去

春风还在摇曳
撒开一张张生活的网
被困住的人们瞪圆双眼
一条小路越走越远

有人死去,有人降生
如地下的种子
呼啸而来,或呼啸而去

◆ 雨落下

油菜继续谦卑地站着
微微躬着腰身
像等待远方的一个人

死去的花朵和出逃的蜜蜂
早已不见踪影
天空阴沉着脸硬是想憋着
挖掘机忙着整理河床

小蝌蚪排着长队向远处游去
我扶起一株跪倒的油菜
自言自语:该回家了
              2017.4.26
塞罕坝草原
天上的白云在奔跑
绿色的草地在奔跑
草场上的马匹和羊群在奔跑
我头顶着白云沿着草地追赶着马匹、羊群……

1、千里松林
从第一个梦开始
从第一阵涛声开始
我已无法描述
千里松林以及与其牵手的白云
甚至不能描述
松林脚下竞开的野花
野花丛里缄默生长的小白蘑菇
以及呼啸的山风,清脆的鸟鸣
直插云霄火箭式的古塔

当我抚摸过第一叶松针
当我摘取草原上第一朵白云时
我已无法逃脱
落叶松的涛声白桦林的圣洁
洗去我满身烟火
寻回早年走失的宁静

风还没有忘记,轻拂我的衣角
我早已不再独自忧伤
我愿,与松林长相思守
我愿,与白桦结成姊妹
我愿,与长风仰天歌舞
我愿,与白云牵手同行
我抛洒出去的孤独
瞬间变成松林里一株株盛开的野花
谈论着人世之外的话题

2、草原
打马骋过的草坪
在朝阳里含羞
温润的,散发橘色光芒的太阳
与我的血液一起流动

牧草捧着鲜活的露珠在我脚下蔓延
金莲花一朵朵静静地开着
远处的马群低食不语
偶尔有悦耳的铃音传来
悠悠扬扬,把这空旷的草地
撩拨得金光闪闪

露水不仅湿了我的鞋子
同样弄湿我的心
当我悄悄吻着一朵黄花一叶绿草
恍若我就是那只
出世不久的小小白羊
与神同在

3、七星湖
从日落到下一个日出
显然我已迫不及待
下午七时之后到次日四时之前
我一直守着你
坝上的黑夜令我不安
气温一降再降
我躲进宾馆的平房里
身披厚厚的毛毯
用我的梦守着你的梦

让第一缕晨辉
同时倾洒在你我身上
是上帝的恩赐
站在你的面前我不再追寻
飘渺的梦境
看着你安静的面孔
罩着薄薄的面纱
阳光斜射过来那一刻
我分明看到了四十年前的自己

现在,风停了夜远了
我坐在廊桥上
坐在你宽厚的胸怀里
再也不用害怕被风抽干

4、吐力根河(界河。滦河源头)
银色的玉带
像我早年埋下的伏笔
蜿蜒曲折。清澈的河水
每天都走相同的脉路
如听令,健步如飞

你亲眼目睹,康帝肄武绥藩
春搜、夏苗、秋狝、冬狩
语义之外余音袅袅
你亲耳听到,呦呦鹿鸣
宫宴经歌,猎马蹄音哒哒
仿佛都是从你身上溢出

我想跳下去这翡翠样的水域
夜幕降临之后
我要收集所有的月光与星光
他们都记得我的乳名,如同
从此我记得你一样

。八月忍


1、
我们甚至忘记了夜幕的颜色
没有谁能躲过八月
酷暑的折磨,时间似乎
停滞不前。而热浪昼夜不分从天而降

我从窗前看到
炼钢厂的烟筒大口喷吐烟雾
已经隐隐遮盖住远山的胜景
红彤彤的夕阳火势正旺

昨日的避暑山庄已不再宜人
闷热的气流早已篡改
当年的政权。破败寂寞的别墅
空无一人,却击中我糊涂的悲伤里

我又想起一个叫平谷的地方
该在的人不在,旁人又怎知我伤在何处?
晚宴开始的时候,我把所有的汗水
和泪都灌进肚子里,待夜深时

向着暮色褪去的方向继续流淌
我势必要忍住这般暑气

2、
整夜整夜奔跑的汽车
在城市的马路上
疯嚎。垃圾处理站午夜开始压缩
凌晨四点的搅拌机
谁甘示弱?

记者老韩说事带着
患有心脏病的老妈妈四处奔波
午睡刚刚安稳,窗外飘来
一阵小号练习声

喧嚣的城市哪里去寻得一分宁静
我势必要忍住这般鼓噪

3、
雨水说来就来
来的突然,来的热烈,来的凶猛
教育局紧急通知
幼儿园的孩子不得入园
立交桥底下成了免费的游泳池
街道四处洪水肆意
民房淹了,商铺淹了
明年的口粮淹了
市内交通瘫了,火车停运
失踪的人,丧命的人
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广东、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
橘子洲头“穿洲”

试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我势必要忍住这般浪遏飞舟

4、
就要秋收了,幸存的食物
无处收藏。物价一轮一轮上涨
我怀念那些被毁掉的日子

村庄、老屋、乡亲、走失的父母亲人
村头的白杨,简单的小木桥
我骑着两轮自行车在操场上画圈摔跤
一束阳光落在我沾满尘土的衣裙
纯洁的灵魂长出辨别黑夜的眼睛

继承是个多么纯洁的词汇
可我偏偏弄丢了它
我迷失在城市钢铁丛林里
不知道那古老的风车可否还在转动
我以谦卑的心请求它的原谅

生活原本就是一个大赛场
黑暗与光明交替,死亡的时刻孤孤零零
我势必要忍住这般生活的捉弄,忍住
落英缤纷又充满忧伤

。落日沉沦前的一刻

站在湖边,我清晰地看到
自己弯曲的身影
微微漾着。我知道
山那边又将开始一个密不可宣的
白天,与这水中的倒影一样
更多的门一扇扇被打开
世界总是一片混乱
与夕阳相比我更喜欢月光
喜欢安睡的门窗

站在湖边,看日落沉沦前
守口如瓶的许诺
门内的人都在保守秘密
装作一副高枕无忧
而我总能看到
有什么从他们的身体溢出
弄脏如水的月光
我却无力阻拦

。外暑


这是夏天最后一场雨
也是秋天第一场雨
雨整整下了一天
将所有的暑气洗的一干二净
我相信明天的太阳
会更加明亮

当秋凉从第一个黎明走来
我用露珠洗净双手
洗净荒蛮的内心
以蓝天为画布,以枫叶为画笔
画一幅绚丽多彩的秋图
弥补我欠下的秋镰

。在磬锤峰

这些局外人
在山顶
面对一块石头
有人注视
有人拍照与石头合影

宝山寺钟声缭绕
香火正浓
没有谁愿意把自己
置于孤峰内部

这些局外人
谁能了解一座孤峰
内心面临的险境
即便就在现场

我只想爬上孤峰的顶端
独自鸟瞰塞外山城
与天接壤,直到
化作一朵行云
随风飘去

。浮白


风吹,云走
都是不得已的事
如我们的一生
身不由己,跌跌撞撞
看到过生死国界
听到过喜怒悲歌
漠然、无睹
且以此高谈幸福
阳光把我们从梦中一次次叫醒
又一次次送回去
黑夜里那一双双黑色的眼睛
从未安宁过

。旧事

没再重提。并非
忘却。算不上故乡的小镇
穿过农作物踩出的小道
学校围墙被我们扒出的豁口
农场角门被砸坏的锁头
数学课上一条手帕
私下里抢来抢去
考场上纸飞机
穿梭而过
…..更早的还有
父亲蒙冤被关审查
大队部批斗台上
四类分子五类分子头戴尖帽
脖子上挂着木牌
大红叉叉格外鲜艳
被黑布条朦起的眼睛
当着众多围观群众
一棒子下去
倒下一个人棒子断成两截
被吓哭的孩子
被家长捂住嘴迅速离开
傍晚血肉模糊的人倒挂在双杠上
昏昏沉沉
没人敢上前问津
……那时的我
不懂法制是何物

。隔着一条河

很多年后
当我再回到这里
回到辽河岸边
再也找不到一艘渡我的船
一切旧事留在对岸
我确信往事依旧还在对岸睡着
只是我正在逐渐消失
我已看不到炊烟袅袅而上
偶感有风从对岸吹来
想要告诉我些什么
声音很轻,很轻
那时,漫天的星星落下来
落到隐隐的墓碑上

。初语

北方的第一场春雨
诡异、缠绵
足足让我倾听一夜

晨起路过洛阳路口
几只小鸟正路边一边觅食
一边耳语,以至我走到跟前
都不曾飞起

被雨水洗刷过的行道树
虽不见绿意却也干净了许多
春风吹得很轻
似乎怕惊扰了什么

细细的雨丝喃喃自语
我不敢擅自揣测
更不敢轻易与春天对话
即便这样还是沾湿了我的衣裳

。相遇
一场雪,尾随
最初的春雨到来
雨雪相逢并非新鲜事儿
如同你我,同归大地
以至天地之和,天地之序

洒落的碎片,碎的如此精致
像极了当初无声的泪花
绕过多少峰回、路转
碎成心底那声惊叹

雪花静默如烟
似轻纱
我只需拨动春风
即可启动封存已久的琴弦

。红寺湖

说出水,便包容了所有鲜活的事物
四月末,不可忽略有蛇出动
喜鹊落向枝头
游艇呼啸而过
垂钓者蜂拥而至抢占钓位
各种饵料相继抛出

湖心岛的炊烟
具有大度雍容之美
小木屋瘾于林中若隐若现

四月暮,春天要给自己寻条生路
湖水微漾,小鱼冷不丁钻出水面又迅速扎下去
撩拨岸边撑杆之人
梦想的镜像

一条条纤细的鱼线
顺着阳光倾泻的势头伸向水中
背后那片竹林
春笋还在不停地生长

所有活着的事物。暗潮涌动,筑巢扎根
唯有我骑着炊烟南北奔跑

。采茶

一片茶园有一片茶园的隐秘与暗伤
好看的绿在暮春里拉长了尾音,轻颤
掩住山下飘过的人形

采茶人呼吸都是六角形的如花瓣
两双纤细的手指蜻蜓点水般飞过
嫩嫩的叶子装进腰间茶篓
山歌清亮,山风少有的安静

茶园里适合练习分身之术
绿色隐体不会招来怀疑
一排排茶树是大山的纽扣
我放出体内全部的鸟
好像看到自己在飞

。夏至

太阳今天已经到达最北方
我站在我的制高
手里拎着自己的命
一路向北奔跑

在北方
我看不到木槿花开
听不到雄蝉鸣叫
我只想写字祭神祈求
灾消年丰

雨水一直未停
想必是上天在清洗人间浊气
我站在雨地里不停地咳嗽
等待云散阳出,直把自己
等成一株半夏

。空城

走进
一座城

他抬手,准备
画天

活着的
日子,在身后

全部倒下

。时光此间

用两个晚上的时间
读完这本书

在俪园居适合读
这样的文字
在芳邻旧事酒吧
一定也适合读

这两处居所相距甚远
一个在奉天
一个在天府之国

我在奉天读到《时光此间》
读着读着就好像到了
天府之国的酒吧

兄弟,再来一杯酒
这些文字适合默读
不适合朗诵

不知怎么
我总想要大声读出来
想让天下人都听到

。哥哥

你躬身的背影
胜过峡谷的高度
我们都走了很远很远
几十年光阴弹指一挥间
我们爱过、哭过、恨过
炊烟流淌不止
眷念流淌不止
南来北往的风吹来
万物选择承受
缄蓬草一天红似一天
水田金浪翻滚不止
我们无法抗争
人间繁华我们不可摘取
世上无常的泥泞我们无法绕过
我们不及浮游之物
我们终是要抓紧泥土
学着植物的样子
把根扎下
而人间太过空虚
我们挣扎着要挺直腰杆
向着天空的方向
生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