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4|回复: 3

100集精选。白樱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3 16:2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3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20: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樱,原名华心霞,安徽安庆人,大学期间开始写诗,数年来坚持诗歌创作。在她看来,诗歌是灵性的捕捉,是生活的体悟,是情感的归宿,希望在俗世里用诗歌寻求一片属于自己的宁静。


   《秋天的第一场感冒》


斜阳风干雨滴
乌烟瘴气的园子里,桂花病着
黄菊清着嗓子,咳出血
那是唐诗宋词遗留已久的慢性毒素
赏菊看花的诗人曾中毒不浅
漫卷诗书喜欲狂的传染病
蔓延扩散,倾覆十里湿地
藤蔓一般,爬上继承者的帽沿
赶去吊水,吃良药的病人
请记得给秋姑娘干裂的唇涂一点蜜
就像在白水里添一勺板蓝根
秋天在一场感冒里
病入膏肓
这首诗成为病毒携带者



    《民国的忧伤》


强风知劲草,兀自摇曳
细叶在石头缝里轻佻眉目,深情演绎
前朝往事似一条无尾鱼轻若游丝
我在深山丛林的小茅屋,穿月白旗袍
等一味药,医治多年的头痛病
日历爬上墙头,青丝娆娆
轩窗下红烛的火焰埋葬寂寥的夜
化妆匣里的发钗、钟表台,铜墨斗沉睡已久
竞相开放的是你怀中的柔情蜜意
漫过喉咙嘶喊,我身上的药草香
仿若流年最好的虚设
民国之忧伤,爬满时代的铜臭味


    《万水倒影》


你虚拟的蓝色命题
似静立的倒影
它们有时跳出水面,暗送秋波
勾住行人的脚踝
浮云,倾斜身姿驻足凝望
万物众生跟随它看到自己的真身
尘世微凉,思想
也会偶尔流泪,释放咸咸的海水
倒立着流动




  《我愿和你虚度时光》


余下的旅程是灵魂的归宿
把青果子,酸汁液塞进行囊
流星蝴蝶以及那些美好
都知道,有个姑娘
是它们的新娘

别说分手,别说再见
别说聚散终有时
腹腔孕育生命
吐出五彩的幻想
吐出虚实相间的音符

想和你虚度时光
不是纸上谈兵
是山一程,水一程
是行走的青丝变白发
是时光的心事
又酸又甜



《小提琴的初夏》


过往的单纯,一次次
在月色、星星里破茧成蝶


就这样,将骨骼里的炊烟吞下去
就这样,在人群中里寻找真实的幌子
就这样,让历史吹弹可破几千年
就这样,将对岸的琴声弹进海底深处


那一年初夏,一阵阵龙卷风
在我的额角如一道闪电
迎面袭来,刻画过的血肉之躯
与青春剥离


下一秒,日薄西山
听琴声悠扬
看白云深处有人家



《诗意如烟似火》


她的笔尖指向颓废的落日
颤抖的嘴唇
是时代里盈盈而动的花瓣
卸下衣装,远方雾气弥漫
内心,突然安静下来,一只乌鸦
突破夜的重围


揭起黑暗的窗纱,做出飞的姿态
此刻,她美丽的脸庞
适合月色下任何一种浅吟低唱
诗意如烟似火,被生生埋葬


有些光芒,是一副日历挂在墙上
翻过去的那一页,注定无处安生
月色趴在墙头
照亮她空空空的灵魂,初夏的风
一直吹痛她的脊梁骨


   
   《风尘仆仆》


那片疆土,辽阔无边
你寂寞的嘴角,在风中思念
大地上的一草一木
比去年更加孤独,于是
走一次,爱一场
把容颜比下去,把前程咽下去


你说我只是习惯了一个人
其实我知道,两个人的生活
是纳鞋底的日子,你一针
我一补,成为彼此的公仆


一场电闪雷鸣的交错
让耳鬓厮磨的夜晚,失去疼痛
一匹马以梦游的方式
去了远方,你在我心上
迟迟不肯醒来


《黄昏》


鲜红的血液和翻滚的汗珠
从遥远的东方开始
将一页空空的白纸涂染成
五彩缤纷的世界
一双双,大地的儿女
在母胎里繁殖


此刻,西方的彩霞一一收起
大地潮湿的衣衫
老牛的脚步没有停下来
生活的劳苦没有停下来
你听,屋檐下孩童的哭声
才被屋顶的炊烟打断


扛肩的锄头
在巷口压低晚归的乡音
曲躬的脊背
被晚风拉着,走进不远处的村庄




《出家的蒲公英》


烟火,莫要与我为舞
待清秋,收获一粒种子
喂一匙汤药
应允我:发芽,变绿。


夜空,别与月色作别
时钟转动的频率,拥着轻盈的体态
几许愁,终成空。


小小花色,别问远风
云朵与你相遇
雨滴是你手心的红痣
春风懒,眉间暖意融融


哦,等禅院相逢
我们一起,搭个小木屋
勿念,永生。



  《过渡》
     

你来时如此突然
又去无影踪
夜色藤蔓一般,一截截
医治春天的疼痛


不要说,你不是刽子手
真相在水里沉默
一旦有风吹来
那些波纹,便开始慢条斯理地
梳理


错落有致的痛
慢慢收敛,放开脚步
远处的荷花
开得正艳



    《风影》

   
不要去猜测一场预谋
风声走过来
蒲公英的种子,无处安家立命
依旧与影子相伴


背后的行者
没有装走月色与繁星
那片原野足够荒芜
藏不住一双翅膀
逃走的初衷被蓄意谋划
那美丽的背影


我想,是你散落天涯的种子
至今仍未发芽



  《在与不在》


如果时光追溯,我仍然选择
与你相遇相知
在桃花开与未开的地方


五月的夜晚,来不及伤悲
打开房门,月色尚未远离
空气的瞳孔已经窒息
夜色,正从窗户褪去


晨曦朦胧
你的脚步声轻轻
你来,我在
你走,我不会远送


等到天明
那株桃花,在与不在


    《情荒》


我不明白,你眼里的
那句谎言,比蓝天更蓝
村庄在你眼里格外明亮
村头的溪水
差点把自己埋了进去


只是思绪,比黄昏更长
你心不在焉,说着誓言
我凝神屏气,认真地像河里的水
听自己静静流淌


一颗心,饶过你
途经阔别已久的荒漠,历经沧桑
辜负了大好年华
   
   

       《离开》


一头牛奔跑的姿态
是否如发梢般,轻盈
我走时,行囊里装起日升和日落


途经山川,河流,和大地奔涌的血液
正以火的形式
巡视冰的所在


我五指张开,掐住
岁月的咽喉
却无法用一张复写纸
印出色彩斑斓的春天和夏天


白天,剩下一小片空白
多少人的脚步,缄默不语



    《七月所向》


不是为了更好地走出旷野
是为了更好地认识你
你三月的容颜


如今已是七月
枝头的知了还在叫个不停
只是诗人的耳目
还在江南,在一叶扁舟上逗留
把所有值得托付的身后事
逐字陈列


在欣欣向荣的季节里
快鞭快马,一步一步,哒哒而来
再一字一句推向墓地



       《渡口》
   

身躯在发了霉的试管里
穿行,匆匆而过
窗外的日落
从子宫到胚胎,孕育,生根发芽
风吹过
旧炊烟,从杨柳到老屋子


在走不完的前世里,取一瓢水
再爱上这个尘世的:自然,纯净


你,还在等下一个渡口
理所当然地,把日子渡到门前
把自己渡过安全地



    《偷走青春》


苔藓依然青,那一路落叶
出境时,蜂飞蝶舞
只是路途坎坷,你莲花轻语
宜情宜景

我抬头看见的,除了杯子里的红酒
还有你眉间的午夜愁

此时,花正开
十五的月亮,圆了又缺
在许多人弯腰的瞬间,偷走了半边天



     《去年旧日》


那时候,月色像去年的我
在秋季的夜晚
让薄薄的单衣,裸露肩头的锁骨
风一吹,便有花香四溢


贞操和爱情
还有那些年的单纯
没有什么必须被我们套牢或记住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
他或她走进你的生命,又走出去
像月亮从山这边爬到了山那边
中间的过程,去掉相思

            
      《余生》


如果剩下的人生
可以虚拟成一只老虎
日子是不是多些斑白
你的睫毛下面,是不是多些迷人的温柔
轻易地劫走四季的战火


我在密林里活着,不再吐出火焰
身穿绿衣裳的姑娘
细细把文字裁出,在我身上拼接阳光
纸上那些字迹
分明不再让我假设
雨越下越大
你富于生命力的眼神穿透雨滴


我看不见自己,在风里
是什么样子
我的原始森林,之后是水做的透明


               
    《梦回乡里》


稻花,秧苗,母亲覆满褶皱的手
父亲脸上的汗水
都像是,童年里的弯弯新月
不知何时变成镰刀,尖锐锋利
一岁一岁割断年龄
一道一道
将年轮里的刀口越割越深


一时间,我也想不出怎样减轻那些痛
除非那些炊烟不再飘远了
除非那些黄土地可以带我一起走
除非我可以和庄稼汉一样
在旱地地睡觉,在洪水里奔跑


到那一天,我会相信
力量是足够大的瓶子,像透明膜
无色无香的,我看不见里面是什么
却能想象它的样子
那里桃花盛开,鸡鸣四野,有着男耕女织的日子
我可以在那里活,在那里死
在那里堆砌父辈们,长满青青草的坟头


 楼主| 发表于 2017-11-4 21: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深山丛林的小茅屋,穿月白旗袍
等一味药,医治多年的头痛病
日历爬上墙头,青丝娆娆
轩窗下红烛的火焰埋葬寂寥的夜
化妆匣里的发钗、钟表台,铜墨斗沉睡已久
竞相开放的是你怀中的柔情蜜意
 楼主| 发表于 2017-11-4 21: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时间,我也想不出怎样减轻那些痛
除非那些炊烟不再飘远了
除非那些黄土地可以带我一起走
除非我可以和庄稼汉一样
在旱地地睡觉,在洪水里奔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