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5|回复: 0

卷47点评诗集《一碗月色》【14-3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7 20:3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卷47点评诗集《一碗月色》【14-30】
点评者:山城子(李德贵)

目录:
14.茅兰沟
15.龙江三峡
16.路过的时光
17.我拎着一双新鞋子
18.莎拉•布莱曼
19.清明上河图
20一封寄往白垩纪的信
21.一顿年轻的饭
22.当我老了
23.皱纹
24.打往年轻时的电话
25.遇到一本老式电话簿
26.怀念一封信
27.书香
28.弟子规
29.关于写作
30.流星雨


茅兰沟
  
空气一不小心
裂开一道冷艳的缝隙
被钻来钻去的光阴
裁剪成目光攀爬不及的绝壁

圆润的石头
比丘打坐的木鱼
那得道的高僧
端坐苔藓的禅垫
用阵阵罄鸣的种子
播了一潭浩渺烟波的梵语
溪边的那匹老马   使劲
叼住下沉和上升的学说
兜售着“北方小九寨”的名声
巅峰上的那群揖首的鸽子
这参天拜地的动作
引来摄像机轰鸣的收割
提着半壶老酒的吊桥   飘飘欲仙
拼命扯着栈道的衣角
把惊恐的声音醉得东倒西歪
猫狼早已销声匿迹   亦如
三七年的那台呜哩哇啦的发电机
垂头丧气地躲进上个世纪的橱窗

这披着一身绿色斗笠的山魅
小心翼翼地划着茅兰品牌的桨橹
引领双脚去按摩这料峭的典故
仙女池用虚若无骨的玉体
妩媚地缠绕着怪石嶙峋的彪悍
岩壁上一些经年的伤口
被游人贴上碎石的药棉
缝合上细密枝桠的针脚
痛,完全彻底锲而不舍的疼
四十米铺天盖地的落差
这上上下下悬浮的概念
每前行一步都是一种融化
每一次回身都是一种眩晕的奢华

山城子简评:
同以上读过的旅游诗一样,依然亦喻亦拟活泼地行走。成功地呈现了一种近乎动态的观光旅游风景了。想说这首里一句很心理的句子,就是“这参天拜地的动作/ 引来摄像机轰鸣的收割”。摄像机又不是推土机,“轰鸣”何来?其实作者是让我们读者体会游览者那种震撼而昂奋的心情罢了。可视为妙笔。


龙江三峡

一转身
与你撞了个满怀
这百里灵动的长廊
把百里猎艳的目光
折了又折   染了又染

从红尘中逃出的宁静
带着一腔渺小的幸福
荡着碧波的秋千
在你绿色的炉膛中翻滚
惊醒了一江山水

跨过白居易的田园
扔下李白的诗句
准备好一些绿色的语言
从江南的醉意里赶来
蓦然发现 那些结了疤的日子
一些善良柔软的想法
爬满陡壁感恩的树干

这个撩开季节帷幔的上午
我不想收敛我的童真
龙门峡、金龙峡、金满峡
这些绿色的光芒
针灸一样扎进我劣质的叹息

缠绵地抓住那朵隆起的涟漪
任凭身体慢慢炸裂
任凭骨头嚯嚯轰响
任凭两岸风光温柔地洗劫

多么美好的事物
婴儿般纯洁的景象
一粒梵音浸泡的种子
无意飘进这北疆的画轴


山城子简评
风格依然喻拟活泼。喻拟行走到第五节,那种热爱祖国山水的情怀,就顺势流淌了。先后有“缠绵”“温柔”爱情专属的词汇入诗,那种由衷热爱的情怀,就由“任凭”的复沓而排比出来了。


路过的时光

汤旺河低调的样子
我一眼就能认得出来
他是有族谱和姓氏的
他不在乎一颗红松占尽的风头
他委婉地路过人间
北大桥是事发的第一现场
一部分清凉的声音
从低处悄悄逼近
这些从大山的净瓶里
洒出的一盅甘霖
从来没有高过天空
谁说高贵就必须站在崖头
他们昼夜不停地迁徙着
多么谦逊低调的表情
这小兴安岭水灵灵的视线
这些倒挂着的时辰
这些从鹅卵石上游过的鳗
突然电了我一下
让我浑身都肃然起敬了
对于这片水域
我也只不过是一粒
路过的小时光

山城子简评:
汤旺河,系黑龙江水系的松花江下游的一条主要支流,被誉为松花江干流的北岸第一河。
开始就有“低调的样子”、“他是有族谱和姓氏的”,就又喻拟而行。抒情到了快收笔的时候,有“让我浑身都肃然起敬了”句子。其热爱乡河的情感,已经溢于言表了。


我拎着一双新鞋子


妈妈在使劲
给爸爸穿一双过了季的鞋子
妈妈的记忆走丢了
我是这么想的
那鞋子并不算太旧
只是爸爸脚上的风湿有些旧了
我拎着一双新鞋子
横穿马路
想让那条板油路尽量平整些
其实那路本来就让爸爸
和爸爸以外的人磨得很平坦
突然间想起了赞美这个词
时间  远方  伤口
还有一部分更辽阔的事物
我需要找个路标坐下来
哄一下自己的慌乱
让担心尽量别急着跳出来


山城子简评:
父辈们的老路远去了,后辈面临的新路要继续走。
社会沧桑,而与变革具来的负面东西进入诗人的内心,未免担忧。
不必慌乱,中国社会是沿着人类社会发展的普遍规律而前进的。
市场经济时代不可逾越。马翁说的社会主义“入口”,还没有到来。


莎拉•布莱曼

是时候了
让我们停下手里的急躁和不安
赶着胸腔里奔跑的鹿群
趟过那条叫天籁的河
在莎拉•布莱曼的海里
都安静下来吧

斯卡布罗集市  英格兰
一个老得走不动了的集市
一段年久失修的爱情
月光女神  狮子座的女子
多么香甜的眼神儿
抵抗和拒绝已经死去

四十五天的集市
在一首民歌里辗转反侧着
欧芹  鼠尾草  迷迭香和百里香
善良  力量  温柔和勇气
明喻  隐喻  躲在音符里舞蹈
神秘园  好大一棵罂粟


山城子简评:
想不到诗人张世忠还是莎拉•布莱曼的粉丝。莎拉•布莱曼是英国美声唱法的历史革命者,世界级天后歌手。2013年6月曾来中国巡演。作为歌唱家,她才华横溢,个性风格惟一。她的歌声空灵、纯净、清新、甜美、高亢,很天籁的了。有美声女神之美誉。“四十五天的集市”说的是莎拉•布莱曼演唱的《斯卡布罗集市》这首民歌。“鼠尾草  迷迭香和百里香”是这首民歌歌词中提到的。诗人确实沉浸在天后歌手歌唱的海洋里了。但,如果不是莎拉•布莱曼的粉丝,很难读明白这首诗的(山城子是个例外)。

清明上河图

我紧盯了几眼  数了数
那图中熙熙攘攘的旧事儿
然后俯下身子  靠近
才能看懂那些古巷和烟火
那个世界还剩下几秒钟
必须抢时间赶过去
端一杯宋时的烟雨和撸声
紧靠汴京街边的角落坐下来
打算在这个过去里多呆一会儿
只是  别惊吓到画中的生活就好
这个朝代的繁华无需上秤检测
没有农药  化肥  噪音  转基因食品
人群  驼队  廊船  小桥  时间
急匆匆地从身边飘了过去
千年后有雨声的一个下午
在一座拱桥上我懒散地轮回了一次
只捡到了  几个
垂髫少年的一两句嬉笑声
还未来得及回过神儿           
张择端就用简洁的工笔
不经意撞了我一下  我成了
北宋笔下洒落的一滴陈墨


山城子简评:
写一首著名的古画,诗人竟能神形具入。其对画的历史价值与赞美,就一并带进去了。
佩服诗人又不深陷其中,不忘现实,对负面的社会现象,顺便予以抨击。再客观一下古画家张择端的笔法,遂而收笔。


一封寄往白垩纪的信

我站在陈年旧事跟前儿 崇拜
一架过了期的表情
从一个时空到另一个时空
被岩层压扁了的时间
有寂寞一点点渗出
这卸下铠甲后的光怪陆离
巨大的坠落深邃而安静
这些沉默很重 怎么也挪不动

KTG界限举着宏大的锯齿儿
把那个朝代拦腰割断了
脆弱 毁灭 谢幕
操纵 抵达 退场
不知我用尽三尺的热量
还能不能捂热你
埋藏在地下骨质坚韧的夜

我伸出手 一层层解开
捆在光阴身上的袍子
轻叩这亿万年前的瘦骨
亿万年后 又有谁           
会为我去喝彩 去组架成装
面对古老的白与生平 我低下头
清洗一下忐忑不安的文字
凑点份子  筹点纸张和干粮
投进白垩纪的邮箱
捎给遥不可及的时光

注:KTG界线就是证明第一批恐龙的最初产生的分界线和最后一批恐龙的灭绝分界线。而只有嘉荫出土的恐龙化石代表恐龙灭绝时期,人称KTG界线区。


山城子简评:
白垩纪,是地质年代中生代的最后一个纪。这个纪的引人注目,是自地球产生生命以来,第一次的生命大灭绝——也就是恐龙的消失。给这样的一个地质时期写信,就相当于祭祀这次生命大灭绝吧!或许,诗人是对诗歌创作题材的一次拓宽吧,抑或是对更多未知世界探知的一种向往。两者兼而有之?


一顿年轻的饭

大家都说这是一顿年轻的饭
面对内心剩下的半壁江山
一堆被伶牙俐齿啃剩的时光
以及不远处的半截黄昏
此刻  无酒不行
一群被白昼和黑夜喂养的人
被昨天、今天、明天娇惯着的人
看早晚提着世俗的琐事
从身体里进进出出
迫使自己一遍遍成为昨天的前身
更新的速度像微信里的红包
稍不留意就成了看客
时间摇晃了一下
私奔还在继续着
我不能拒绝明天的到来
我要提前让文字认祖归宗
并把今天的呼吸均匀地涂在唇边
任凭一部分细节
忽明忽暗

山城子简评:
珍惜时间,就是珍惜生命,珍惜人生。也许认真地思索一回这个,就像进了一次餐。这餐使人的心态年轻起来,于是就可以说“一顿年轻的饭”了。
不过,这首诗我更看重“更新的速度像微信里的红包”这个比喻句。它客观上为这首诗的时代背景,做了清晰的交代。这比那些看不出哪朝哪代的分行,强过一百倍。


当我老了


我要趁着还没老的时候
储存起几斤视野 感恩 明白
准备好慈祥 宽厚 温和
提前优雅地练习一下
靠近泥土和天堂的动作
那动作必须义无反顾
就象当年走进考场
答一份属于年轻时的卷子
那因马虎落下的一道题
结尾的那个句号
需要认认真真画上
我要赶在时光前面老去
继续成为时光的一部分
然后,把自己关进一本书
放在一个叫做历史的角落里
成为孩子的孩子的孩子们
追根溯源的佐证
成为一粒安静的土 抑或沙
听上面的人间喋喋不休


山城子简评:
这是《一顿年轻的饭》的伸延,直接到了人生。
所有的诗人,都不甘寂寞——他们一定要用自己的才华,为后人留下点什么。
什么呢?作者说“储存起几斤视野 感恩 明白/  准备好慈祥 宽厚 温和”这就是了。诗人要以自己的作品,熏陶后人开阔人生视野、知道感恩、活得明白、宽厚善良待人。诚然,人都这样,人类社会就很理想了。



皱纹


峡谷是大地的皱纹
闪电是蓝天的皱纹
街道是城市的皱纹
父母是孩子的皱纹
皱纹  一道
年久失修的门缝儿
门里是我的前世
门外是我的今世
一部分塌陷
随时都在等待发生
多么好的相遇
这和勇气无关
那是一些  不经意
被软禁了的前朝旧事
我拼尽了大半辈子的力气
也没能填满一条沟壑
握着岁月这支巨大的扳手
撬开一面老旧的皮肤
我把自己关进一扇皱纹里
就仿佛收藏起一阕古词


山城子简评:
俗语有言:人过留名,雁过留声。皱纹的喻义就是人生走过的痕迹吧?
“多么好的相遇”,已经暗含了珍视人生的情怀。总之不能白来人世一遭,至少要让自己的人生,像“一阕古词”那样可以吟唱地美丽起来。



打往年轻时的电话


再拨一次号码吧
拨向那些过往
拨向中年 青年 少年 童年
拨向一张张依稀记得的容颜
那些个记忆
混乱地排列在这十个数字中
对不起 您拨错电话了
拨着拨着
便酸了浑浊的眼睛

那些名字还在
只是接电话的又是谁
错过了那么多的季节
错过了那么多的心事
甚至连吵一次嘴的想法
都奢侈地枯萎了
那双张开的瘦骨磷磷的手
只握到了一团
象身体一样轻的空气
那些杂乱无章的记忆
如日渐干瘪的血管
沿着指缝慢慢地流淌着
按健的手指
一直疼到心底

都老了
时间老了
过程也老了
那些情节再也填不平
象古旧图书一样
折叠在一起的皱纹
那些一碰就碎的记忆
小心翼翼地锁在了来路
任岁月的风一一打包
作茧成蛹
却不知道那个路人会拾起
装裱成轴
珍惜地讲给后人的后人听


山城子简评:
我不年轻了,这电话肯定不是打给我的。但,电话只能即时地打,哪有往从前打的呀?
但在诗歌里就可以。因为诗歌需要想象,需要新颖,需要审美。作者本来是处于回忆中。但不说回忆,偏说打电话,这就是出新——构思的出新。回忆年轻时候的事,未免有错过,有遗憾。说这些干什么?原来是要“讲给后人的后人听”。这个想法,体现了诗歌的社会功能。


遇到一本老式电话簿

时间像楼价一样昂贵
每天都在飙升
我掏空了所有的青春
也没能收买住
一管白发里的浩渺烟波

常被火炭一样的姓氏灌醉
我伸手够了够那些名字
这些反复斟酌过的符号
像我分行书写的诗歌
有些词一用再用
老化了也舍不得扔掉
仿佛自己用旧了的器官

我不厌其烦地擦洗着
疲惫的黎明和夕照
守在白露为霜的渡口
听时钟咔嚓咔嚓的踱步声
拨通在水一方的你
在逆光的影子里靠近想象
思念忍不住越来越锋利
那粘在目光上的尘
能否锁住一段江湖豪情

遗忘随时都可能发生
我把自己低过海拔
用北斗七星的X光
照耀着彼此爽朗的骨骼
掰下几块太阳的柴禾
架起灵魂烤了烤
残骸的炊烟
多像一只离群的鹰
把透明的疼复制一遍
群发给蓝得心颤的高天
培植黑暗和火焰
亦或流水与巨川

山城子简评:
座机电话倒是有老式的(手摇)新式的(按键),而电话簿只有新旧罢了。
作者偏偏把这个“式”给电话簿用上。也许,这样他就可以当电话机用了。
果然,在众多诗句中,只“拨通”一回。竟然拨通了“在水一方的你”。
这“老式”还真妙哉!与诗经中的《蒹葭》灵犀了!历代评论者都说《蒹葭》是爱情诗。但在山城子眼里,那应是诗经中典型的哲理诗。掩藏的哲理是:依着规律办事,就会成功,反之就很困难。也许,张世忠跟我的看法一致吧?所以他有
“在逆光的影子里靠近想象”、“思念忍不住越来越锋利”的句子紧随其后。前者的“想象”,与后者的“真情”,结合起来就是写诗的规律。依此前行,其诗作品会越来越好的。更喜欢带了时代背景的“复制”、“群发”两词入诗。


怀念一封信
   
短信   彩信  飞信  微信
这些饱食终日的快餐车
让我怀念起一封信
再次敬仰着一些纸张

翘起脚使劲望了望
更远的旧时光
那信从邮箱里递出
就是一方心心相印的翡翠
就是一块尚好的绿洲

那时的心情和空气
没有施过农药和化肥
干净得不用漂洗就可以入口
据说带戳的邮票可以辟邪
我知道那是一种思念的核能量
一束光连着地域和天堂

友情的植被就复活了
翘首一浪高过一浪
暖暖地把焦急一寸寸淹没
守望的种子
在笔下破土发芽

方块字链接的春秋
情感是不是更像情感了呢
一封比手机还要超薄的信件
那封信仍有墨香 体香 唇香
那信带着麦芽的气息
正气喘吁吁地走在
三十年前风尘仆仆的老路上

山城子评论:
是的,“短信彩信飞信微信”的时代噼里啪啦就闯入了今天的生活,而离我们曾经历的书信年代越来越远了。于是“怀念一封信”,就显得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作为深深共鸣的读者我来说,怀念的岂止一封信?我跟初恋的婚姻对象——现在将要步入金婚的我与老伴儿在做了牛郎织女的前三年和后八年当中的信件往来,积下满满的一木箱子。若不是因为那困窘的年代,留存在二内弟家(我们自己等于没有家)的木箱被打开所有的信件被他们卷烟抽了。若不是这样,不必说现在重新温习一回彼时瘦弱的青春也回甜,继续保存下去也是难得的“文物”了。
    “那信从邮箱里递出/ 就是一方心心相印的翡翠”。这个比喻太贴切了,特别是恋爱期间每次打开信件,都是满纸的惊喜与温润!
   “那时的心情和空气/ 没有施过农药和化肥”。这个比喻更贴切了,由于心情被青春的幸福感充益得满满的,一种原生态般的欣喜欣欢欣慰,觉得空气也都出山的泉水一样清甜爽口呢!
     “据说带戳的邮票可以辟邪/我知道那是一种思念的核能量”。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我还没有“核”的概念,但我的思念都积累在或急切或悠扬的勃勃隆隆的凤凰琴声中了。那往往是打过夜班第二天单身宿舍只剩下我一人的时候。
     “一束光连着地域和天堂/ 友情的植被就复活了”说到友情就更多了,有几个同学参军去了,总是盼着加盖了三角形免费邮戳书信的到来;也有几个《中国青年报》“校园生活”专栏里的学生文友,相互的交流与交谈……这里“植被”的比喻不仅贴切,而且更其新颖。那时异地友谊的生命长青,靠的就是书信的往来。
     “翘首一浪高过一浪/ 暖暖地把焦急一寸寸淹没” 。“翘首”是因为有心潮在涌,所以“一浪高过一浪”地形象生动起来;拆开信看,则是一股暖流,立刻就放下心来。这里把心态的形容词“焦急”活用为名词,把数量叠词“一寸寸”做了拟物式活用,把动词“淹没”做了比喻式活用,遂使诗句格外地美丽灵动起来。可见诗人遣词造句形成意象的深厚功夫。
    “那封信仍有墨香体香唇香/ 那信带着麦芽的气息/ 正气喘吁吁地走在/ 三十年前风尘仆仆的老路上” 深挚的怀念之情,从美丽的”墨香体香唇香”的成分排比和“香”的复沓生发出来,从“麦芽”的比喻式活用的气息中生发出来,很浓郁的,挥之不去。
诗人怀念的是三十年前,而对于我,则是半个世纪之前呢。
能引起读者深深共鸣的诗,无论如何都是难得的好诗。

书 香

       (一)
拍卖昨天一小捧光阴
积攒下润笔的盘缠
在光年如水的书房里打坐
用目光的舌尖   舔着
一行行文字米粒
这些流淌千年的华语五谷
杂粮   一盘横撇竖捺点的中餐
一些深爱着的庄稼和泥土
泛着油黑体香    一串串稻谷
躺在一沓沓纸张的场院里

      (二)
跨过一节节
朝代更迭的宫门
从历史琳琅的橱柜里
借一尊高贵的器皿
摇着时间的齿轮
研磨几颗星星的咖啡
勾兑出一杯今晚的月色
那插进时间里的筷子
能否夹起四季氤氲的书香
喂饱内心的鹿鸣

(三)
我学会了饥饿和荒芜
学会了在甲骨文的骨髓里
提炼矿砂和风景
泼墨狂草成   一纸
温和善良的药方
我把刚到唇边的字
用舌头轻轻擦去   因为
这些优秀的句子
不是我的   还有这副
外表看似光鲜的中年皮囊

       (四)
当黄昏被添进山的壁炉
谁把灵感打了一个结
拴住野性的荒原和浅滩
播撒月亮的种子
施太阳的肥料
我看见半截香烟
用一滴火光   把夜
烫出了几颗血泡
文字的鬼魅
是否也在疼痛难忍

山城子简评:
诗人在这首分作四节的作品里,利用比喻等多种积极修辞手段,含蓄了对祖国五千年文明,特别是文化典籍的热爱,以及抑制不住的时时都想表达的情感。
“光年如水”——数千年文化的久远,用遥远的距离“光年”来比喻,同时又将文化的发展与传承比喻为流动的河水。这样的双比喻,很是新颖。
“文字的鬼魅/  是否也在疼痛难忍”。用“鬼魅”来比喻诗情,用“疼痛”比喻这诗情的难以抑制,又是双喻,很形象逼真的了。
这样文字的背后,不就是热爱吗?因为热爱,而百般地通过修辞来艺术地含蓄地呈现真实的思想感情,这就是诗了,而且是好诗。


弟子规

一只鸟兀自飞过千顷
齐眉而至的旧相识
失散多年的血亲  贴紧你
我一把扶住自己的影子
把您的名字  安放在
味蕾的底部
拔光虚词的羽毛
咬断干瘪缺养的脐带
舔舐这一地的碎玉和盐巴
细品朝花夕拾的音节
盘点瘦弱而散乱的搜藏
在您的词汇和庄园里修行
躬身   这接近大地的面孔
犁耕慈祥的泥土
砍伐寄居的藤蒿
在大脑的沟回里放荒
移植弟子规的苗圃
放归内心的小兽
敲开鲁国返璞归真的当铺
拍卖灵魂和德行  赎回
两千年前故乡的摸样

山城子简评:
一部古代圣贤规范弟子言行、待人接物、修德养性的三字经,被诗人以“血亲”为喻而歌之,可见推崇之情已然藏于字里行间了。
进而以 “移植”“苗圃”作喻,号召人们认真学习这个完善于清朝的传统道德的典籍,以相辅相成于社会主义的价值观(这是本诗所隐藏的现实意义)。


关于写作

扯一块夜的铺垫打坐
举着双眼的火把
点亮内心城堡的油灯
用十指禅定的木锤
轻轻敲击键盘的木鱼
释放九曲回肠的经文
架起一把月光柴禾
熬制素材的多维素
提炼淡泊与宁静的丹药
烹调一篇文字早餐
一滴滴挤出
子时厚重的纯色
蘸着粘稠的夜
漂一漂陈旧斑驳的发丝
用漫天星星的磷火
把铺天盖地的黑
烧出半亩方糖
一晌晨曦


山城子简评:
诗人谈写作,就是如何写诗了!但既然是诗,就不止谈写作,还必然含蓄进去个人进入写作状态时的情思。有方法的,亦有情感的,两者麻花似的扭转着推进,就产生了这个诗文本。
“铺垫打坐”,是比喻构思;“双眼的火把”,是比喻调动观察; “点亮内心”是比喻诗人将含蓄进去的情思。这就是写诗的方法,一般共同尊循的法则。直叙出来就是:灵感来了,要迅疾构思,然后调动平日里积累的对生活的观察,选择素材,并将个人要表达的情思,掩映到语言的艺术呈现之中。
含蓄进去的情思应是:通过创作诗歌,而陶冶情性,淡泊名利,宁静致远(提炼淡泊与宁静的丹药),且要正能量兴诗行世(烧出半亩方糖/ 一晌晨曦)。


流星雨

银河的手指
弹断一架夜的琴弦
掉下戛然而止的光芒
诡异的喧嚣   从
光年的老宅子探出头来
窥视这锋利的流年

流星   长长的叹号
九天脱落的发丝
弄哭了或深或浅的词汇
空虚在一滴滴坠落
爱情和鸟儿
在一首诗歌里低鸣

许愿的碎片   绽放出
一朵朵青紫的伤疤
夜空传来辽阔的疼痛
月亮摇晃着钟摆的马达
催促高高悬挂的时间
还魂

山城子简评:
“光年”是与尺、米、华里、公里同类的距离名词。诗人拿来比喻成“宅子”,是状流星雨的“喧嚣(通感活用——将视觉的缤纷,换成听觉的了)”来自遥远——距离实在太大了,一光年=光行走一年时间所产生的距离(而光速=每秒30万公里)。
诗人还将将大自然的现象与民间传说结合起来写,就有了“许愿”的意象。“辽阔的疼痛”是一种喻拟兼通感式的新的词类活用。这样产生的拟喻效果形象而逼真,是语言做艺术呈现常用的灵动的技巧。



黑白发

其实,真的想不起
用多少月色的泡沫
熏白满树的霜花
过滤着青丝里的黑
一些质地坚硬的时间
黑天白天  黑棋白棋  黑发白发
青春嘻嘻哈哈地一转身
看到了  这平行的颜色
心事重重的午夜  失眠的流萤
差点被呼啸而来的辞藻淹死
整理一下镜子里的皱纹
接住没有落在地上的呼吸
捋几张月光的合同
摁上带着鞭炮味的指纹
把自己卖给年三十零点的钟声
过年好!过了年更好!
紧紧赚着日子的通行证
拼图上秩序  概念和庄稼
向着哲学里储藏的种子出发
结缘一滴幸福的春雨


山城子简评:
感慨人生易逝,转眼就是百年。只是诗人太喜欢且喻且拟, 连铺垫也不放过。所以到了第七行,才露出真容来:“青春嘻嘻哈哈地一转身/ ……”。原来是
“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 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 ”罢了。只是没有比过诗仙。窃以为,同类题材,已有名诗,不写也罢。一如李白登临黄鹤楼,读了崔颢的诗,只好压下了提笔的念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