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8|回复: 1

100集精选。秋若尘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0 12: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3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0 12: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秋若尘诗歌:

◇斜坡或平面

大面积的美
来自平原深处细微的动荡

我确信那是美
而不是忧伤

那被人烟遮蔽住的平原
因为我,而纵横辽阔,一览无余的平原

我为什么要爱它
为什么要献出一颗清白之心

在平面上,我是微不足道的灰尘
在斜坡上,我是月光

我爱过的人们啊
请你们欢聚于此

秋天已经到来
我的平原,就要现出它的轮廓和湖水

◇赞美诗

我需要赞美些什么,证明我还活着
如果我赞美草
那一定是我也身在其中
如果我赞美骆驼,我就是骆驼

我喜欢朴素的植物,简单的,低矮的,有清白之心的
我喜欢细草间的微芒
土丘上金黄的落日

每一种植物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它们孤独的时候
我也孤独

我赞美它们,是因为我贫瘠,无知,身有缠绕

我赞美。是因我至今还被人爱着

◇礼物

因为你
我获得了
意外和安宁

多年来
风一直吹着
风把河流拓宽,把平原上的土推到高处

有时候,风也来亲近我
把我吹成他们喜欢的样子

“你会获得永恒
获得世界上最好的礼物”
上帝告诉我

所以我沉默,持之以恒
我相信
夜晚会宽恕孤独的人
我们会获得赞美

◇旷野

少年时,不知生存为何物
以为全天下的旷野都是一样的,寂静,深沉,状若无物
至中年后
才发现它的
辽阔和动荡之美

我以为,我会和旷野一样
心无旁骛
忽略世间的好和悲伤

我以为树叶落下来,自有树叶的去处
我悲伤
是因我身有缝隙

大风过境
吹走了低处的行人和木头

风让我们,回到神的面前
风让旷野扩大了它的裂痕

◇上升或穿过

月亮升起来的时候,那些灯
不停地在转
我也在转

黑暗的事物在悄悄地来临
我不说
你也知道

一个人上升的过程,就是月亮落到山坡上
照着白花花的青草

一个人猝死,他在山中游荡
他获得了比永恒更加持久的孤独

◇明明是灰,落到了雪上

如果孤独是孤独的起点
那么山呢
夜晚呢
丛林里保持安静又持有异域之心的人和兽呢
如果风从北面而来
吹向南面
如果它在半途折返

我是给予避让
还是最终它迁就了我

明明是一个孤独的人,遇到了
另一个孤独的人
明明是一面镜子

明明是水,扩大了它的裂痕
明明是灰,落到了雪上

◇寂静

我一边读诗,一边伺弄阳台上的花草
落日尚有余温
却给人七零八落之感
也许是因为风,尚有冒死之途
也许,是因为一棵开花的树
也许是因为这些句子

我把这首诗读到合适的位置,就停下来
我要等余辉落尽
花草们集体归于寂静

她们在夕光里沸腾的样子,多么像我
她们摇摆的样子
沉默的样子

傍晚来临。万物的雏形俱现

◇掉头或转身

你认为它是圆的,它就是圆的
你认为它迟疑不动
它就放慢说话的语气
你认为它抵达了
于它只是开始
你认为它堕落
它就划过完美的弧度,往更深的
深渊里去

它掉头,我也跟着掉头
它转身,去往露水哀鸣的旷野
我就跟着转身

我转身
是因为我的秋天已经到来

我的秋天,它锋芒毕露
像神
给予我们的赞美

◇晚安

我说晚安
我还和谁说过同一句话?
时间在深渊里,我在梦中,野花孤单单地
开在郊外
最大的一场雨已经过去
转眼是
立秋日
我们可以怀抱着一蓬野蒿去赴死了

我来自别的星球的亲人
请原谅我的寡言
日复一日
我们被千篇一律地复制着
我不曾拥有的
其他人也一定不再拥有

晚安,亲爱的
对于束手无策的事情
我们习惯了选择遗忘

◇我愿意和世上万千的飞逝之物一样

我愿意这样向你呈现
——
一首诗
一个傍晚
一个迷路的人

我愿意这样。向你打开荒郊和星辰,毗邻的草海
矮小的灌木和麦子

我愿意向你说出,一列火车
的冒险之旅
在旷野上
风是低的,乌云压境

我愿意做出迷途知返的样子
我愿意那火照耀着我
那佛光佑我
大地上的灰尘重新变成飞逝之物

◇消逝

我有悲伤的眼睛,你们没有
我有大雁和湖泊,你们没有
我有绳索,白雪,远远近近的高山、丛林,奔跑的麋鹿和豹子
你们没有

我有越来越年轻的心,越来越干净的骨头,越来越深的爱

我有深不可测的海水
我有无懈可击的内心

我有这世间没有的
有你们不屑一顾的
有我自己也为之眩晕和倾倒的,那不可描述
不被人发现和隐匿的
永恒的事物

我把它们称之为
——美。

我有更大的空虚
和悲伤来控制我

◇我热爱黄昏,大于它自身带来的意义

我热爱黄昏,也热爱祖国。但此刻
我热爱睡眠更甚于它们

我要在太阳下山之前
从梦中获取生命的另一种意义

有一条道路
是通向平原深处的
我不能禁止它,胁迫它,诱使它生出三心二意

我不会比它更早
也不会更晚
很多事情,都有它存在的理由

诸如黄昏。它每天适时降临
从正面看我,从反面看我,从各个缝隙里看我

我们在祖国广阔的大地上
默默地爱了一会儿
就回到黄昏中去了

◇一个人,就应该做他该做的事情

我喜欢真正意义上的美学
一棵树,一片叶子,布满了粉末的虫眼
黄昏中劳作的人

我喜欢在你们面前不加修饰的样子
为配合黑暗中来临的事物
我会藏起来
也会虚张声势

我喜欢一个人
做一个人应该做的事情
他们说,风吹动了经幡,风也吹动了我

事实上,远不止如此。

◇每一条河流,都有合理的流向

我为什么要羞于承认这一切
当松针在晚风中轻颤
星光遮蔽了河流
那不可名状之物,就扑簌簌落了下来

我为什么要否认这一切
我活着的证据
我衰老的证据
我在夜里轻声走动,钉钉子,窃窃私语的证据

早于你们之前,我已被泥土指认过,被河流指认过,被飞鸟和
腐败的枯枝指认过
至于你们说到的秋天
我也正在经历

你们爱过的,我都爱过
你们经历的危险和不确定性,我也在一一验证

◇在山顶

如果我说,猛虎还未生出利齿,豹子拥有甜蜜之心
山上是道场
山下,是诸神的出生地

如果我继续昨日的讨论,说起飞鸟与鱼群的关系
风是不是就会落下来
十万大山会落下来

如果在山顶
我点燃虚妄的篝火,赤身裸体
来与你相见

如果我哭,大悲,有赴死之心
如果风回到风中
山石断裂
草木凋零
万物加快衰老的速度

你还会任由那些新的、旧的、残缺的,有不可复制的病态的
孤独之物
散落于江河
和世人的舆论之上么
你会不会相信这是一场意外

在高处,山风孤独而辽阔,大有不可收拾之势

◇无由为寄

我梦见,我被神
又送走了一次
送到灰褐色的瓦片上
送到蚂蚁堆里
送到草木和凛冽的星辰中间

我一次次被送走,一次次放下自身的哀愁,一次次
变成灰烬
又成为火焰和海洋

我想到早秋的露水,正和我一样
以身涉险
月亮悬而未落

人间浩大。多不可名状之物。多歧义。多困。多伤别之人

◇黄昏

我说起黄昏,它有意料之中的美
我想到黄昏中的烟囱,花喜鹊,卷尾巴的土狗和茑萝
我想到乡下的荷塘
在黄昏中寂寂开花的样子

我也想到过你
昏黄的光线从你的正面绕到反面,金色的光泽
像一面镜子
它照耀过你隐晦的一面
也照耀过尘世的欢喜

我喜欢黄昏中虚无的事物
它们使我更接近于真相和甜蜜
我从不怀疑过去

黄昏中,一些有序的事物渐渐被打乱,诸事苍茫
它们有
意料之中的美

◇北风如寄

他一边走
一边低头思考

——他是多么孤独的一个人啊,和我一样
有一张(不辨是非)不动声色的脸

他越往前走,越感到有无底的深渊
越往前
越感到止不住地颤抖

星辰落下来了
枯木头坏死
那一地一地的腐叶,一地
一地的腐叶啊
有坟丘一样的弧度
有冷
和不可宽恕的幽闭之险

◇半边莲

在人前,她隐藏了什么
为什么给你半边的脸和火焰

她用左边的脸示人,吃饭,爱植物和孩子
右边的脸藏起利刃和灰尘

她爱你时,整个江山都是柔软和放松的
她说出悔意
秋天就来临
漫山遍野都是腐烂的果子

◇自白书

她不是第一个被众鸟分食的人
相信,亦不会
是最后一个
远处的丛林,已经相继倒下
星子低垂,群山辽阔,解梦人仍在与水草纠缠

唯牛栏江深不可测,奔腾千里
在众神面前
不吐露半分疾苦

个人简介:

秋若尘,女,70后,河南商丘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