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34|回复: 2

100集精选。村姑翠儿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0 15: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3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0 15: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保护色

爱不是别的什么
她只是心动的颜色和温度
是对寂静的痴迷
你制造的这一只月亮
在悬浮中,只谈这一世的变迁
诸多不靠谱的假象
一念丛生,都是荆棘,你说
如别离,如一场悲欢未明的相遇
你唤来的月神,从大地移走阴影
在屋顶织一层薄薄的光,你喜欢
用她们覆盖我,从肌肤到灵魂
让我陷入不能自拔的苍蓝

青  衣

让高深的人继续高深,暧昧的人继续暧昧
而你,只依傍末世残存的山山水水
在黎明五点醒来,到一个早市挑选五谷杂粮
影疏人远,露水漫上脚踝,不问今夕何夕

父亲,你的青衣,旧履,手杖
承载着我成长的过往
我们用半个世纪的交谈,差异,磨合,对视
依然是浮世里,藤木盈裹着幽翠
仿佛渐渐老去的心事

灵魂生病以后, 我多想回到你, 麻花辫的小女儿
回到你的淡薄,你对贫寒日子的心满意足

惊  梦

我不确定,到底是那一颗牙齿在喊痛
第一颗,还是第三颗,或者是
夹在中间的,她们交叉感染, 自相残杀
通宵 与自己过招,把体内的江湖,切割成数片
直到痛,把自己折腾出苍白的内伤

在生与死的边沿,我有过相似的悲哀
在漫长的时空里,我有过相似的丧失
异国他土上,疼痛是风,思念是风
我总是迷失,在异域的语种里
永远找不到自己的真身

何处关山

我也想要那样的明月光
李白用过的明月光,让无数人思归的明月光
我又怕,深陷在月光里,再也爬不出来
再也回不去了. 只有天涯浪子, 会有这样的慨叹
这么多年,我错过了,故土天翻地覆的变化
父母,亲人成长或渐渐老去的点点滴滴

思念, 哀怨, 纠结, 病痛, 他们都咬紧牙挺过来
我看不见,甚至一无所知。偶尔的回家,也是匆匆又匆匆
曾经的门牌号码,熟悉的街道,少年时
一起玩耍的伙伴,喜爱的林园,小舍,亭台,都消失了
这些突然闯进眼前的陌生,父母又徒增的许多白发与皱纹
都让我那么不适, 慌乱, 焦虑, 心痛, 不知所措
关山何处,一壶漂泊,秋夜渐凉

爱你的黄昏和另一个黄昏

牙痛,痛得想找人撒个娇,求安慰
视频的这一端,我使劲鼓着右边腮帮子
让嘴巴更歪一点,老妈老眼昏花,我怕她看不太真切
妹妹和老妈在视频的另一端,笑着抱成一团
说我好可怜,可是
你们能不笑得这么夸张吗,我都这样了

老妈是个医生,或许,她这辈子看到的生死
经历的苦难太多了, 世间的一切事儿, 在她眼里
仿佛都不是个什么事儿。我喜欢她遗传给我的乐观
和对万难的无所畏惧。她笑着对我说
俺家丫头,胖一点更漂亮,脸蛋光洁明亮,
好像十八岁
好吧,老妈,我承认,只要看着你,一直一直
在我的对面开心的笑着,什么样的痛
都不过是神马与浮云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2 18:5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掠过你的城池(7首)

          ◇翠儿

        ‖风掠过你的城池

万朵风声,用来识别记忆
留一缕空心,给自己。逆水寻花
就是这个样子,一边遇见,一边消失

一切都不是偶然的,盛夏
早已过去。秋至,更宜清心寡欲
当我的风,正以无穷小的方式涌向你
所有的感知,生命的本能,加剧了怜惜

一个人的时候,既是风,也是雨
而经过何其轻盈,这里,也是那里
失之交臂,也是再一次重逢

我语无伦次的经过,你的天空
旋转一会儿,静止一会儿
柔软的方向,自说自话,自己断裂

等着瞧吧,各种各样闪动流变的气象
都是轻微的顿悟,韵便自成,唤醒
手背与手心的亲情,唤出
恍若隔世的一声鸟鸣

        ‖续

记住一次摇曳,记住别后
留白的内部,一些端倪,神秘的关联
她便会,无所禁忌,继续生长
以其永不厌倦的节奏
身体的两侧,四海八荒的风声,用来消磨
慢下来的时光。一滴泪就够了
大梦頃刻就是汪洋,让遥远而切近的吟诵
那些没有分行的平仄,把心浸润

       ‖岔路

隔岸,滾滾远逝的河水
你不知道,那就是我,未生之涼
从沉船的喉咙里,发出呼救
一个又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日子
接踵而来,被稀释的夜,更加诡异而嚣张

练习撒网的人,张开臂膀,小小的欲求,留下倒影
你不信,再用力,也不能捕捉到走失的人
把缄默太久的歌声打捞起来

        ‖还魂草

蔚蓝还是浅粉,一样脆弱,一样嗜水如命
像少女的心,风一吹,就忍不住
颤动,群裳的舞蹈,虫语,月光,迸溅出花纹
迅速散开,延绵无尽。她怎敢不信
只要有水,就能完成一场滂沱
把走失的魂魄唤醒

       ‖涂山记

秋是转着圈走路的,类似泼墨
重复了秋水,又重复落叶
还要涂抹什么,秋天紧挨着秋天
你伸向深处的凝眸里
果实正在跌落

        ‖无人之岸

秋风紧了紧,暮色又重了三分
越来越多的夜晚,像一片静止的湖水
她怀里的羽毛,多么轻啊
时间在高处,偶尔翻弄几下水声和鸟鸣
玩味着命运的滋味
思乡的潮汐,一波一波,撞成
内心起伏的样子,梦中的山水就任意起来
远了又近。近了又远   

[本期导读]
浮云如花评语:
久闻翠儿大名,但最早和她搭档,则是在《风起》举办的一次诗歌舞会,我演策兰,她演海妖。如此了得的诗舞对手,我遇到的并不多,这虽有夸张之嫌,却确有遇见故人之感。当时可谓是如痴如醉技压群雄,艳惊四座!以后,在《诗歌报》《北京诗人》《大别山》《左岸风》《悦读》等我们经常见面,联袂演出,双剑合璧,笑傲江湖,成为“传奇”!

翠儿的诗异质丰满,想说清不容易。如《风掠过你的城池》,一个人的风途充满忧伤的火花,幸好有秋风度,有文字度。虽是风言风语,但融入了诗人若朝露、似水晶、如琥珀无根漂泊之苦,很有在场感。开篇信手拈来,瞬间引人相拥当下,不问来生的荡漾之中。然后妙笔雪色,精巧设境、意像简洁,意境悱恻。全诗层次按序递进,情感脉络稳步深入,空灵、凋落而荒芜。我喜欢“我的风,正以无穷小的方式涌向你”这种倒行逆施的句子。喜欢“一边遇见,一边消失”、喜欢“这里、也是那里/失之交臂,也是再一次重逢”、喜欢“旋转一会儿,静止一会儿”及“自说自话,自己断裂”等等金句,它们充满悖论美,触动很深的疼。

读《岔路》,那种思考的倍增性发散,可以为开动马力的大脑开光镀色。“隔岸,滾滾远逝的河水/你不知道,那就是我,未生之涼/从沉船的喉咙里,发出呼救”……诗人眼不走空路,心不遗锱铢,大脑中沉潜着丰沛储备和流量的诗意元素。

《还魂草》里好句子迎面扑来:群裳的舞蹈,虫语,月光,花纹,“只要有水,就能完成一场滂沱”……它们形成语言的颗粒状,升华诗性,而不是用虚无的手法解构虚无的概念,得到一捧云烟。

《涂山记》跳跃适度,毫不滞涩,措辞清雅舒展,收放自如的勾勒方法和牵引表现,具有装饰性的视角效果。全诗在虚拟和现实场景交叠展开,写意或刻画都触碰诗题,环环紧扣,不落实处,不泄玄机,结构具有极佳的协调性和平衡感。开篇拉长了时空维度,让人体验到诗歌的“慢艺术性”:“秋天紧挨着秋天”,是拟人;且向超现实主义接近,也有意象派的象征味道;最后一句在围绕的事物里作中心点题,进一步拓展意涵,具有象征主义和漩涡主义替代时写法。

《无人之岸》和《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是我比较偏爱的两首诗,孤如天涯的诗人,以爱点燃自己,诗人对工笔,白描的运用,以及她将传统的写作手段与现代意识结合,建构着独特的乡情理念,这是她的精神原乡,也是她寻找自我的一条隐秘路径。有种豁达、超然、和谐的审美情趣,集中表现为闲适、贞静、中和的韵致。
    (浮云如花,真名章凌霄,诗人、作家,文学杂志编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