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4|回复: 1

[诗意山水] 细碎的海水,被诗歌洞悉(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0 05: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细碎的海水,被诗歌洞悉(组诗)

文/孔祥忠


细碎的海水,被诗歌洞悉

浪,涌过栈桥底下,又穿越
进悬崖的空洞。回击
来自无形的拳头,黑洞硬朗的反力

雪浪花。岩石的女儿
胜过昙花
胜过昙花的清纯
胜过昙花的皎洁
胜过昙花的礼赞

短暂的完美,在于尝试过腾跃       
蔚蓝的土
——厚重的支撑

被诗歌洞悉,细碎的海水
是幸运的
有一种描述
回落,不是埋葬,是重生



初冬,想起海的镜像

初冬的海,不再呐喊
海岸,蜿蜒如虫。散乱的礁石
如浸泡的秋叶
趋于更深的褐色,容入了更多的盐

被遗弃,或许亦是永生
真的碰撞,细碎的浪花会让你
想到火,想到炽热的白
那种极致,那种涅槃

向往的海市。勾引的始作俑者
海蓝蓝,波动的镜面
蚂蚁在位移,划破了,再缝合
镜像,如此虚无。不来也罢



海的名称、界线及其它

寒风里,汽艇在海的边界
往复。盐白的曲线,被熟视无睹
在蓬莱阁,拥挤不堪
之缝隙,发现的美,静动来袭

山下的海洋,他指着说
“那是,渤海与黄海的交界线”
在那儿,似乎黄与蓝
交替着,渗透着,融合着

黄河,被迁移
自然之伟力,演绎过的历史灾难
难以想象。思古
当然会想起海的名称,海的界线

黄海,早已徒有虚名。海图里的名称
交换与否无关紧要
见到海,你的胸怀,便俨然博大起来
直至,浮想的往事,烟销灰灭



龙回头外,打渔船

波澜,涌动着海岸的沙滩
这种蹂躏,已锈迹斑斑

锚,扎在沙土里,牵扯绳索
转化,风浪巨大的拉力

礁石,间隙。浪花无休无止
相互冲击,然后纠缠不清

离岸不远。渔船,在海面
不停地涌上涌下

远望桅杆,让你眼晕
近处,盐的味道潮湿而浓重

断崖下,搭建的小屋前面
中年夫妇,守望着气象

龙回头这边,海浪有些浑浊
稍远一点,水,依旧碧蓝



与石林谋划曾经的海

回忆由不得你自由想象
在石林,这应该说是一个例外
这儿的现场
如何测量海底深度,以及海水的
浓度,已无可能
但石柱子的光滑度,隐含着
海流某些数据可以想象

浪花只是配角,是礁石的白叶子
由于它耐不住寂寞
总是难以改变
稍瞬即逝的命运。锲而不舍
组合的力量,群的动能
遗留在石头的遗迹里
说它们是假山,未免小看了它

诗与石林一谋划,我就成了
远古的小游鱼,桑田又回到沧海



关隘,古道与海冰

寒风一过,波澜成了冷美人
金钗们像游鱼
在秦皇岛外,望山顶的庙宇

因为雪,郎的长城愈加巍峨
关隘,古道
海冰仰望,伟大的要过人命的墙

赶海的车马与骆驼,在城门外
落入红尘。那些铠甲
只是戏装而已,刀枪倒不如棍棒顺手

酒旗,不知冷暖
食客的眼神,在严寒里露出奇异的光
山海关的经书,可不都是寓言



有些海,是用来回忆的

有些海,是用来回忆的
还有那些椰树,极度倾斜向海滩的椰树
未可知,才思考
惯看台风,雄浑的伟力。醉鬼胜过魔鬼

走到天涯,依然望不到边
沙滩的巨石上面,雕刻的巨大的字
沧桑里头,流淌出不尽的诗意
让你猜想他们的心思

海角的历史剧里,喜剧甚少
悠久的传说里,更多的是写意悲催
可当下,小雪的节令
这里春光依旧,这倒是亲眼见识的



海平线那边,饱含挚爱

雪的轨迹,编织的地毯
加上倾斜的风,愈来愈冷
海浪,来势汹汹。它那不是歌唱

浩大的洋面,铺陈着波澜
桀骜不驯。波及鸽子窝,老虎滩的时候
它的自由被严寒锁定

冻结了的自由下面
遗留的脚印,还在种植悲欢
沙粒会成为种子吗

对大海撒娇绝对是一个错误
抛弃的瓶子里,那些忧虑
至今不知,漂流到何方

落日殷红,海霞倒映在冰面
海平线尽处,没有蜃楼
我的遥望,饱含挚爱,这没有错



在月光下的海边想起冰雪

月光极易让人遐想,初冬的海
托起的明月,不用说
色调之
柔美,可以比过任何一块海冰

与江畔不同,海岸可以容纳
更多的情感
端坐在月下的礁石上
思念的时候,其实更期待一场雪

雪的幕布,曼妙无比
初恋在冰雪里,让你回忆起
冻结的柔情,毕竟海洋是
江的母亲,这一刻你会感到温暖

肢体语言,胜过耳畔的呓语
飘落的晶莹里,你又一次
撩起华发,遥望海冰
似乎回到最初的水岸,最初的恋



远山,飞往更远的海

浪平静下来。我沿着沙滩走进这一片海
百步之后
我被海的苦味道
飘起来。我平躺在海面
略略感到,心在随波逐流

很快,到了那几块礁石那儿
这个天然的盆景里
我自然成为一条热带的小鱼
天上白云悠悠
我只会在海里的云朵间畅游

有风吹过,点点飞鸥,足够浪漫
波澜,冲击石窝
浪花把我送上滩头。椰子树
的阴影里,温暖如春
候鸟,不只是说说而已



一个葫芦坐落在渤海北岸

从辽河算起,往西,直至长城脚下
沿海,平野走廊
一个岛屿名字
或者成就一座城市。我想
用这个葫芦,藏些酒令,对海畅饮

冬,对海的情趣全都融进
第一城雪。漫飞轻舞
姿态,形同爱人的抚摸
除了亲爱
容不得你有其它感受

在国际和平广场,观沧海
雪幕,蒙蒙
点点渔舟,再不必在乎,古往的硝烟
盛世水墨点染的
梦中画卷,已被巨轮扯向四海以远

2017年12月
1
发表于 2017-12-10 05:2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荒老师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