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91|回复: 8

[报名帖·自选精华] 【赛场选稿】专贴(之二)(6——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3 20: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为微信公众号选稿作品(如果已经上了其他微信公众号,请作者跟帖说明,以免不能通过),如有错误之处,或者不同意见,请作者及时跟帖予以纠正!
为配合整体的完美,和阅读效果,在不擅自修改作品的基础上,可能有一些小范围内的取舍,
如若作者不同意,可以跟帖说明。
另外,作者个人简历,和近照一幅,也在此跟帖。也可以微信与我。
哑榴的微信:yaliu999



6.一拂烟云

06-56-54-115034tlzhhuhijxjkdili.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3 20: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六)



一拂烟云:梅花三劫


。晨

清风中略带着健朗
晨曦里白皙的臂
透着晶莹的光
白裙在微风中轻轻摇曳
十八岁的你
娇娆而妩媚
楼梯口的相遇
淡淡的笑容
带着少女的芬芳

年少时的轻狂
害羞时的模样
萦绕在梦中
回想回想......

。乱了方寸

我的江南
有柳绿,有杏花红
有断桥,有烟雨濛
适合想象
我从桥上走过 。桥下的一湾水
垂钓的绿
可是你的影儿
一不小心,一滴泪
在水里乱了方寸

。火花

火花的距离
近到燃烧彼此的速度
那是,心与心
近距离的,感应

当二者对撞,火花四溅
灵魂发出了惊异的呼叫
几乎同时
哦,是你吗?
哦,是你呀!

一片火花
流淌进冰冻的眼里
汩汩地流着
柔软而多情
最终把爱的欲火—— 洗礼!……


。思念的时间

古道边,长亭外
霜白的相思
在冷风里开花

思念的时间有多长
从一到百
用一千零一夜的故事计量:

一次次想象中,离你很近
邀你走进朱红的梅园
恍若灯光下的亲密
绝不是幻觉!……

。修炼

一只白狐
一只纯粹的白狐
很美,很孤独
隐于雪峰
千年修炼一种禅和灵性

每晚,白狐望着月光
离月亮很近,也很安静
她守着月光
目光里除了夜色就是白雪

谁会来救赎这一只白狐
三生石畔,千年的守候
等你,爱的旨意
渡她回到前世

一滴狐泪
冰冻了千年的梦
衣袂飘飘,雪地上留下了
一枚银色发簪


。今夜无诗  

在很深很深的夜里
抱膝浅坐

一缕茶香
给久疼的心蒙上一层雾纱
浮生一梦花事散
原本痴痴的爱
什么时候,都落了尘埃

离开,成为一种割断
我的世界被冰雪尘封
心,渴望着轻抚
和一束阳光的照亮

你落进我心的刹那
注定这幸福终归会如泪沙一样
       泪流成河 ……

。幽月岛

同在这月下的光景
一樽芳酒。怀望。幽思
划落,一滴泪

苍白是朵没有颜色的花
彳亍是孤独的脚音在思考
空酒杯溜走的是光阴里的故事

一个姑娘,海边,伴着她的岛
建一栋房——收藏
所有的朝暮霞光

心月涟漪。含情微笑
眼眸是蓝的,眼前的海也是
还时时绽开白色的花

。雾云轩

那片海,那座岛,那栋房子里的
那扇窗,偷偷地被打开
满山满海的白色花朵
随月华流淌
流过山,流过水
流过梦里的天涯
来到海角边的雾云轩

松下的你,早已迎候多时
披着风的外衣
敞开的胸怀
珍藏最深的角落里
我看到
大海里的一颗
与月亮一样明亮的蓝色泪滴

爱如潮水
潮起,潮落之间
只感觉
唇上印了一记清露

。距离

指尖点触一组号码
终究没有拨响
隔着屏幕
发个信息给你吧
许久,你回了一个笑脸过来
你无法想象到你的心不在焉
敲得我
心有多疼

寒夜,那么刺骨
想不起给自己加一件衣衫
墙上的挂钟
似乎冻僵了
渐渐地沉默下去



【作者简介】一拂烟云,安徽六安人。安徽省散文家协会会员。对文字,源于热爱和一颗虔诚的心。作品散见于纸媒及个人博客。



————————————————————————————————————————————————————————————————


。偶遇的缘

你的突然溜走,令一朵
高傲的梅
在冬日的寒风中独自颤栗
心中有浅浅的忧伤
竟不知,迟疑的眸光
已变成一种落寞

与你偶遇
灵茶山上听海的酣声
罗汉尖云雾里品一杯灵茶
盘丝洞诗意的风衣居所磁化了灵魂
……一段尘缘
一种乍寒乍暖的忧伤
零散了一地的记忆
回眸凝望
皱了的涟漪里
谁去救赎红尘里
那朵朱砂梅



。梅花三弄

听,思念的风在响
浪花拍打着青衣
红袖青衫
止不住泪纵心头

轻轻的呢喃
是一个梦呓
飘兮忽兮漫无边

情真真
为你乱了分寸
你的火焰,焚烧着我的雪迹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3 20:26:40 | 显示全部楼层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4 20:25:38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七)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5 06: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屏山下一野夫的诗


•

《蝴蝶》

不想成为水晶球琥珀

所以,所以跑出来
漫山遍野
刮起彩色的风

2017/5/17


《医院》之二

入口的门,很大,挺精神的
检视的眼睛,从痛苦表情跨过去直抵腰包
楼内张开许多嘴巴,黑咕隆咚的
紧咬着瘦骨嶙峋,不放

我看见走出侧门的人,大都憔悴萎靡


《旋转》

吞下太多浓烈的生活
这一刻,松手,疲惫瘫在地上

房子,面包,疼痛,孩子的书
围着我,像之前围着他一样不停旋转

《新源村之夜》
         
山间的小溪
节奏舒缓
随性的夜色
静谧过于铺张
飘忽的心
有了安逸的归属
今夜,与紧张无关
把心思摊开来
背叛纷扰的现实
让你招安
在逍遥的国度
做快乐囚徒


•《情在云水间》
赏古琴

一钩一踢,一摘一打
灵巧的十指,甘畅淋漓
一挑一抹,一劈一托
变幻中的指法,影踪难觅

一上一下间
宛若行云起,犹如轻风栖
一泼一刺下
怀抱仰止高山,勒紧悬崖之马

时而,凄婉哀鸣
如泣如诉,荡气回肠
时而,激越悠扬
万马奔腾,雷霆之势

时而低头,俯身,凝神
山雨欲来前,又戛然而息止
时而挺胸,昂首,投射出光芒
风满楼,呼啦啦一阵疾驰

轻柔,飘落一片羽毛
万籁俱寂的苍茫
高亢,沸腾的熔炉
翻江倒海,磅礴之势        

一滚一拂中
燕去燕归,花落花开
一几一琴,一雅士
七弦上驰骋,流淌千古韵

2017/7/24


《昨夜西风凋碧树》
  一一冬至感怀

夜风,横扫
开始削刻岁月
沧桑

飘零的霜叶
不愿远走
陪着树,坚守

心,年轮外
又添一圈,孤独



•《目光在聚集,闪着熠熠的辉》
----谨以此文,纪念党建

不管什么东西
一旦闲置
就会失去原有份量
比如,有力大锤
锋利的勾镰

渐渐褪去,原有底色
晾在墙上的图腾
厌倦了那群
端着架势顶礼膜拜
虚情假意之人

有人,爬上去
搬下来
仔仔细细端详
拂去积尘,擦拭打磨
大锤,勾镰

该敲的敲,刈的刈
弥漫冷色光
不再只是可有可无符号
目光再次聚集
图腾闪着熠熠的辉

2017/6/29        


*楼上的倦鸟


唧唧,唧唧,时断时续
调节快乐的开关,开的很低
不在背后江滨公园
树丛里传来

声音就对面楼上被圈养
我确信
某半开半合窗内
导致整个上午一直在思考

为什么不喜欢待那里
为什么单调低沉
为什么哀怨
像与我招呼?唧唧唧唧

嘶鸣着,声音被笼子墙体挤压
在替代落单的我发声
惺惺然,拽出自己魂魄出逃
一片繁华世界之外


*楼上的倦鸟


唧唧,唧唧,时断时续
调节快乐的开关,开的很低
不在背后江滨公园
树丛里传来

声音就对面楼上被圈养
我确信
某半开半合窗内
导致整个上午一直在思考

为什么不喜欢待那里
为什么单调低沉
为什么哀怨
像与我招呼?唧唧唧唧

嘶鸣着,声音被笼子墙体挤压
在替代落单的我发声
惺惺然,拽出自己魂魄出逃
一片繁华世界之外

2017/10/4

?年轮里记录不朽春秋

荒原空旷
空出太多留白
你,拽出
种籽内藏着生命

春天了
赤条条的你来
于缤纷的五彩世界
站成一株树

鹅黄了,翠绿了
装饰旷野,充实你葱茏青春
酷夏储运光粒
果,悬于秋的枝头

一场秋雨,簇拥
叶蝶变。翩翩,不为云彩
没有笔墨
年轮里记录不朽春秋

2017/10/4

?《晨中的新安江》

经一夜喧嚣
卧美人,略显疲态
依江静卧
沉浸昨日飘渺梦境里

都说流水无情
你一步三回头脉脉含情
曾经一浪高过一浪
白沙渡魂魄早已皈依黑夜

这刻与其说是江
还不如说是湖来的妥帖
风,频频投来媚眼
碧江不老,微波荡漾

一袭蓝丝绒旗袍
丰乳肥臀散发着氤氲的体香
几株雪松落了一层薄絮
香樟嫩梢拱出新绿

倦鸟,远道迁徙而来
他要停止扑腾翅膀
选择留下乐土上筑巢
想在这里生一大堆子孙

2017/10/6

?夜幕下的新安江

早已淹没汪洋大海中
低处远处山村
萤火虫的光,忽略
漫过来,夜色留下阑珊

不夜的城市
高脚杯里
一个谎言绽放
撞击,另一个谎言

飞蛾吸食摇头丸
魅影在暗处舔着泡沫
高于夜幕声音
隐匿了坎坷

浮躁夜色足以引爆
柔的软的欲望
蠕虫一样
不可名状悸动

2017/10/5

?那一抹云彩

沉重就会堕落
以至于丢失自己
去掉潮湿让你轻盈

那一抹云彩
错过了桃花雨
错过季风

你的来处,少有人问起
留下最后一扇窗
一错再错机会之门

你终将的归宿
一阵风潜入夕光隧道
秋水深深不见底

仿佛童年里丢失的
父亲魂魄
飘忽不定怎么也挥不去

2017/10/7


?江河?井水(一组)

一)江河,改变不了往下

江河,改变不了往下

遇到阻力
直到囤积起足够大的
能量
让出一条去路

有时会有不可预知困惑
比如磐石
冲击,你改变不了突兀现实
那就迂回着

偶有回流潮水
那短暂就忽略的插曲
终将被裹挟
仅有的一小部分

二)你,不在江河

隐于井下
不需要汹涌波澜
有一种安逸
叫静如止水生生世世

尘世的土覆没井口
独享
属于你的一片天

你,不在江河

井水与河水,各自相安
压水井机械的装置
保留与外界单向联络
会多出一种可能

三)歧途,一次例外的逆行

力道作用于
压手柄
吸水管有了剧烈喘息
打破井内平衡

他们设置了单向阀
杠杆,向谁倾斜
抽空胸腔

歧途,一次例外的逆行

顺着垂直管道
井水,爬升
成为他们索取部分

即便有一万个冒犯理由
井水百口莫辩
面对浩大的涛涛江河
滚滚而去

2017/10/8




*这恬静的深秋


天,就这样舒缓的展开
水墨画一样呈现
雨水湿透太阳耷拉着翅膀
茫茫的躲在雾后远处

凝固。恬静的深秋
山静静的,江水静静的
眼前静静的树
叶片庇护静静的鸟儿

鼓噪的蝉蛙,遁去
在低处,成为先知的隐者
而凌空的黑鹰挟持风
划出一道口子沉闷画面在动

惊飞几只灰雀,向着空中而去
不时又落回了地面,啄食瘦瘪光粒
同时惊飞有几片金黄叶片
几个弧度,落英让秋愈发的深沉

2017/10/20
徐建生:网名,五屏山下一野夫,五屏山下。浙江杭州建德市人,打工者。当地作协会员,网站编辑。中国诗歌网浙江频道推荐诗人。作品散见各大论坛,网站。希望写一点有温度、有力度、有思想的文字慰藉自己。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5 06: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建生:网名,五屏山下一野夫。去年开始再续诗歌不了情,希望写一点有温度、有力度、有思想的文字慰藉自己。
地址: 浙江杭州建德市更楼街道镇前路;电话:13588361281

。目光在聚集,闪着熠熠的辉

不管什么东西
一旦闲置
就会失去原有份量
比如,有力大锤
锋利的勾镰

渐渐褪去,原有底色
晾在墙上的图腾
厌倦了那群
端着架势顶礼膜拜
虚情假意之人

有人,爬上去
搬下来
仔仔细细端详
拂去积尘,擦拭打磨
大锤,勾镰

该敲的敲,刈的刈
弥漫冷色光
不再只是可有可无符号
目光再次聚集
图腾闪着熠熠的辉
。这恬静的深秋

天,就这样舒缓的展开
水墨画一样呈现
雨水湿透太阳耷拉着翅膀
茫茫的躲在雾后远处

凝固。恬静的深秋
山静静的,江水静静的
眼前静静的树
叶片庇护静静的鸟儿

鼓噪的蝉蛙,遁去
在低处,成为先知的隐者
而凌空的黑鹰挟持风
划出一道口子沉闷画面在动

惊飞几只灰雀,向着空中而去
不时又落回了地面,啄食瘦瘪光粒
同时惊飞有几片金黄叶片
几个弧度,落英让秋愈发的深沉



•情在云水间(赏古琴)


一钩一踢,一摘一打
灵巧的十指,甘畅淋漓
一挑一抹,一劈一托
变幻中的指法,影踪难觅

一上一下间
宛若行云起,犹如轻风栖
一泼一刺下
怀抱仰止高山,勒紧悬崖之马

时而,凄婉哀鸣
如泣如诉,荡气回肠
时而,激越悠扬
万马奔腾,雷霆之势

时而低头,俯身,凝神
山雨欲来前,又戛然而息止
时而挺胸,昂首,投射出光芒
风满楼,呼啦啦一阵疾驰

轻柔,飘落一片羽毛
万籁俱寂的苍茫
高亢,沸腾的熔炉
翻江倒海,磅礴之势        

一滚一拂中
燕去燕归,花落花开
一几一琴,一雅士
七弦上驰骋,流淌千古韵

。昨夜西风凋碧树
  一一冬至感怀

夜风,横扫
开始削刻岁月
沧桑

飘零的霜叶
不愿远走
陪着树,坚守

心,年轮外
又添一圈,孤独


。年轮里记录不朽春秋

荒原空旷
空出太多留白
你,拽出
种籽内藏着生命

春天了
赤条条的你来
于缤纷的五彩世界
站成一株树

鹅黄了,翠绿了
装饰旷野,充实你葱茏青春
酷夏储运光粒
果,悬于秋的枝头

一场秋雨,簇拥
叶蝶变。翩翩,不为云彩
没有笔墨
年轮里记录不朽春秋


。那一抹云彩

沉重就会堕落
以至于丢失自己
去掉潮湿让你轻盈

那一抹云彩
错过了桃花雨
错过季风

你的来处,少有人问起
留下最后一扇窗
一错再错机会之门

你终将的归宿
一阵风潜入夕光隧道
秋水深深不见底

仿佛童年里丢失的
父亲魂魄
飘忽不定怎么也挥不去



。新源村之夜
         
山间的小溪
节奏舒缓
随性的夜色
静谧过于铺张
飘忽的心
有了安逸的归属
今夜,与紧张无关
把心思摊开来
背叛纷扰的现实
让你招安
在逍遥的国度
做快乐囚徒


。晨中的新安江

经一夜喧嚣
卧美人,略显疲态
依江静卧
沉浸昨日飘渺梦境里

都说流水无情
你一步三回头脉脉含情
曾经一浪高过一浪
白沙渡魂魄早已皈依黑夜

这刻与其说是江
还不如说是湖来的妥帖
风,频频投来媚眼
碧江不老,微波荡漾

一袭蓝丝绒旗袍
丰乳肥臀散发着氤氲的体香
几株雪松落了一层薄絮
香樟嫩梢拱出新绿

倦鸟,远道迁徙而来
他要停止扑腾翅膀
选择留下乐土上筑巢
想在这里生一大堆子孙

•《昨夜西风凋碧树》
  一一冬至感怀

夜风,横扫
开始削刻岁月
沧桑

飘零的霜叶
不愿远走
陪着树,坚守

心,年轮外
又添一圈,孤独

2016.12.21

•《开往雪国的列车》

年复一年节气里
喧腾的提醒诱惑我们
坐在南方铅云下
发呆,看僵硬了树木

枝丫尚不落的叶
呼啦啦的机械抽搐
等不到六角花瓣莅临
堆迭起的厚厚隐喻

偶尔一不小心的惊喜
实际效果总被敷衍了事
失落的昙花,凋谢
突然厌恶起这里冬天

厌恶下雪,遭踏的心情
泥泞遍地玷污了向往
不再报有任何奢望
此刻唯有遐想着

皑皑白雪眷顾的地方
羡慕神往的北国
让悸动的念想列车
跨越几条纬线

慢慢的一路向北
感知那里层次截面
深入内心的深处
开往遥远林海雪域

童话中故事变得辽阔
让人一眼望不到边
倾国倾城的无瑕
纯种白狐在天地里飞
。医院

入口的门,很大,挺精神的
检视的眼睛,从痛苦表情跨过去直抵腰包
楼内张开许多嘴巴,黑咕隆咚的
紧咬着瘦骨嶙峋,不放

我看见走出侧门的人,大都憔悴萎靡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5 06: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mmexport1514153668423.jpg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5 20:36:25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屏山下一野夫:


。蝴蝶

不想成为水晶球琥珀

所以,所以跑出来
漫山遍野
刮起彩色的风


。身在江河

遇到阻力
直到囤积起足够大的
能量
让出一条去路

有时会有不可预知困惑
比如磐石
冲击,你改变不了突兀现实
那就迂回着

偶有回流潮水
那短暂就忽略的插曲
终将被裹挟
仅有的一小部分

。多出一种可能

隐于井下
不需要汹涌波澜
有一种安逸
叫静如止水生生世世

尘世的土覆没井口
独享
属于你的一片天

你,不在江河

井水与河水,各自相安
压水井机械的装置
保留与外界单向联络
会多出一种可能

。井水之痛

力道作用于
压手柄
吸水管有了剧烈喘息
打破井内平衡

他们设置了单向阀
杠杆,向谁倾斜
抽空胸腔

歧途,一次例外的逆行

顺着垂直管道
井水,爬升
成为他们索取部分

即便有一万个冒犯理由
井水百口莫辩
面对浩大的涛涛江河
滚滚而去

。旋转

吞下太多浓烈的生活
这一刻,松手,疲惫瘫在地上

房子,面包,疼痛,孩子的书
围着我,像之前围着他一样不停旋转

。楼上的倦鸟

唧唧,唧唧,时断时续
调节快乐的开关,开的很低
不在背后江滨公园
树丛里传来

声音就对面楼上被圈养
我确信
某半开半合窗内
导致整个上午一直在思考

为什么不喜欢待那里
为什么单调低沉
为什么哀怨
像与我招呼?唧唧唧唧

嘶鸣着,声音被笼子墙体挤压
在替代落单的我发声
惺惺然,拽出自己魂魄出逃
一片繁华世界之外

。夜幕下的新安江

早已淹没汪洋大海中
低处远处山村
萤火虫的光,忽略
漫过来,夜色留下阑珊

不夜的城市
高脚杯里
一个谎言绽放
撞击,另一个谎言

飞蛾吸食摇头丸
魅影在暗处舔着泡沫
高于夜幕声音
隐匿了坎坷

浮躁夜色足以引爆
柔的软的欲望
蠕虫一样
不可名状悸动

。去漠北看看

很多年了,再也没有人提起
漠北,我家园版图的北边
还有的那一片土地,那一片天
带上泛黄地图,去漠北看看
曾经的金戈铁马,覆在厚厚的沙尘
大漠还是大漠,狼烟依然狼烟
向北再向北,那才是图上完整的漠北
一条看不见的鸿沟,无法逾越
所在的脚下,只是蚕食后所剩下的边角
刀锯剜割生拉硬扯印迹,随处可见

贝加尔湖畔,能否见到苏武在牧羊
乌里雅苏台城,你是否还在留恋过往
渗着血滴的界碑,泪水依然磅礴
埋在地下戍边卫士,孤零零
几多白骨,守护着以南的中国
还透着,森森冷冷的寒光
是我们把你,遗落在城池之外
伶仃的你在遥望,迟客祖先的当年
断了回家的路,密布荆棘记忆
呼啸的西伯利亚风,多像那曲《大风歌》









作者简介:


徐建生:网名,五屏山下一野夫,五屏山下。浙江杭州建德市人,打工者。当地作协会员,网站编辑。中国诗歌网浙江频道推荐诗人。作品散见各大论坛,网站。希望写一点有温度、有力度、有思想的文字慰藉自己。


————————————————————————————————————————————————


发表于 2018-1-28 11:49:59 | 显示全部楼层
6-7已经收入网刊。


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