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92|回复: 7

100集精选。鲁午坡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4 19:4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3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4 19:4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鹤壁,一座凝华的城(组诗)

诗从淇河来

一带明亮的水在中原打个结
有人轻唤鹤壁
有人诵起诗经
诗意的城被水宠着

淇河在时空纵深捋胡须
它也孩子气地拐几道弯
显一显在河之洲
露露窈窕淑女
活在诗经的鱼听老了伐檀声

一城一水被诗系在一起
深陷一片桃花
纵容蜜蜂蝴蝶的自由
熏风两岸让一穗高粱微醉

村庄的灯火走进一朵浪花
一粒沙趁机做了一沓诗稿的镇纸

朝歌脉承

用中原官话打开它的截面
现代鹤城与古时朝歌混凝
一块煤燃起火苗
刚好与霓虹浇筑时空走向

商朝离我们不远
比一块煤近
再近一点的是鹤壁窑的白瓷
它们都跟着一声豫剧跑

尖山竖起摩天大厦
挥洒甲骨文译出的繁华
一只鹤的飞翔永远年轻
古长城始终是它的一根骨

鹤壁农事

中原广阔
风依旧牵出群雄逐鹿的霸气
马蹄声却早已潜伏深厚的土层

粮食布局原野版图
在古战车的辙印里圈玉米
大豆小麦争抢鬼谷子先生指点
借一柄剑锋的光淬锄头镰刀

农业技术动了殷商胚芽
一波波种子随着风雨洒来
淇河流沙正忙着扩张土地
一场绿色战争兵不见血刃

玉米小麦大豆棉花都是胜利者
鹤壁盛下千载农事
丰收撑大它的仓

赶庙会

从春天出发赶一场庙会
马蹄声声绿
鹤城可拴马

不急着拍去身上的玉米花子
先来一个石子馍就吴二锅花生米
不觉已泡在七品知县卖红薯(豫剧)

也欲乘舟行
淇河为我动桨橹
捎上诗经一个句
期许胭脂红颜

清风做伴
战国军校的同学们衣袂飘飘
不去效仿拜鬼谷子师
我只隔着一段古城墙与他们握手
发表于 2017-12-15 10:5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鲁午坡诗歌二十首

南山多景

南山园子大
树多枝长
它收留的天使多
连天上的云也都跟来了
哦,原来是梨花仙子

优雅的白盖过闪光灯
旋起的裙卷起阳春雪
这是春风的赞赏
鼓动我们也做一阵风
跟着上了仙道

风华中露出鳞皮与疤痕
露出土地的坎坷垄间的粗略
这都是手的模仿
剪一个树杈制造粗糙生活

农夫的快门在一把剪刀
一柄锄头
喜欢用雨水冲洗底片
一幅画即在额头钤印

让花朵诗意成果子
我们只截取枝头芳华
一双茧皮却要颤颤巍巍
生怕剪错了枝条
剪不去旱情冰雹和毛虫

一朵雪花的芭蕾

落光叶子的树亮出骨瘦如柴
古槐树皮的皱纹爬行微弱气息
白发飘飘继续北风走向
一朵雪花似乎终老在冬季垂垂

春天那么多的花开需要示范
那么多的鸟要跟她飞翔
那些芽和苞需要奶水呀
用干瘪的乳房教他们吮吸
她必须飞舞

她是先于燕子的使者
听小溪第一声啼哭
将东风置于手掌
只一吹春天就满身茸毛

她不作声
不去惊动雷声
一曲芭蕾足以让土地酥软
柳风花影是她扬起的裙裾

预想春天的坟太华丽
不要棺木
她裸身睡入泥土
后事,春天懂得料理

多纬的雨

五月的雨是年青的
像玉米伸出骨节
像麦子挺起头颅
它毛发粗壮
引领青的海绿的浪

高处是它的手臂
它不颐指气使呼星唤月
不去拨云见雾当救世主
只将天空打碎
做一条洪流

它目光向下
适时弯下腰身
村庄原野才是它的天空

有时调出黑的底色
便于它攥起拳头
生长是有声音的
它替一片高粱喊出

土地种下太多雨点
一株株秧苗拥挤它的气质
在新麦的祭祀中
一炷香火模仿了它

南山行

城里的春天过于精致
好像在极力补缺钢筋水泥与柏油
带状的繁茂中规中矩
一树花开有边有棱

当年我们顺着苦涩的藤爬进来
逃离了没有粮食的春天
如今我们大腹便便
霓虹下的风景已见油腻
我们的胃又一次被饥饿追赶

放下斑马线的捆绑
摘下青铜面具
牵着村野的风到南山

杏花三钱苦菜两克泉水一壶
南山有更多方子疗失忆
它不经意的撒手
桃花红梨花白绿色自由栽
一声鸟鸣一尾鱼跳
记下我们不是看客

那时芦苇

那个夏天
它用年轻的颜色藏住我
瞒过池塘的蛙声
让我快速地捉住那只“小绿”

那个夏天
我用一截苇哨轻易唤来水鸟
掠水的样像风飞进我心里
以至跟母亲闹着要翅膀

那个夏天
我嫉妒一个鸟窝的占据
责怪它在藏猫猫中也掩护别人

那个夏天
我是芦苇的弟弟
一株跟着童话跑的芽

稚事

向六月靠近
用麦浪触碰童年
一条小蛇从芒梢飞来
麦丛下的鸟窝好像又被我猜中

粒子熟了就走远了
只有七七菜离我篮子近
离我的胃近
麦子藏不住它
它比麦子高

麦也偶尔跃上我舌尖
这让我又紧了紧手中的缰绳
生怕小牛犊也认识它

鹅黄小嘴被安置在麦檐下
它们的妈妈时时盯着蹦跳的蚱蜢
提防它们把麦压弯

它们住在蛤蟆湾东数四十八行麦
我同时在地头标记了一块鹅卵石

与樱桃早恋

李家埠像麦子一样安静
它安静地长韭菜
安静地开梧桐花
安静地讲绿色故事

唯有樱桃吵闹了春天
她有比花朵更长的腿
一着急就把花开成了果子
风是顺的不判她叛逆

她急切地搅动我的舌尖
搅动舌尖上油腻的麻木
从樱珠里刨泉
灌溉我舌面的荒芜

李家埠似有红珠出墙
她的姿色乱心
如唇如腮如明眸
春天总有一颗美人痣
撩人

长不大的桑葚

有些记忆注定是鲜活的
像青青叶子拥拥麦浪
树上的杏记录过它
一顶小瓜屋珍藏过它

我的五月被一穗桑葚垂下
紫色河流横断我的舌面
口水常是找不到缺口的潮

有多少时间长大了
多少往事长老了
那穗桑葚始终满身茸毛
我们很对撇
都乳臭未干

五月的视线聚焦一片金黄
我的心始终被紫色浇灌
一穗诱惑一味颤感
让我口若悬河
太阳穴上常起孩子气的舞


槐花艳

槐花如雪
这样读她过于直白
她含蓄地占据这个夏天
制止一场雨淋漓的艳遇

白裙旋起
波及池塘的蛙声
鼓动树上的蝉鸣
热流起伏恰好隐藏一道闪电

湖面尽量迎合无风的夜晚
让满天星跟她私语
无数眼睛会错意

七月诗行密
一只蜜蜂早已背负春天的桃花
他成功将漫天花雨轻拍窗外

夕照

脚印太长
我已在秋雨之后
落叶与枯草都是我穿过的鞋子
时光重新将它们送进橱柜

我还是忍不住回翻一部书
翻到春天的花瓣与蜜蜂
翻出一条小溪灌制的唱片
桃花的云依然围住我

我在一片苇花中停留
秋水绵长为一轮月亮缠绕
岸边躺椅放大一对老花镜
助燃一枚枫叶

清风指引
前面有一场雪的等待
天涯咫尺
夕阳正有胭脂

牡丹

她从洛阳来
走的是唐宋道
春风只管开
顶多在元明清歇歇脚

她穿黑土地的鞋
披黄皮肤的衣
搽赵粉抹姚黄涂状元红
做白玉墨魁羞红二乔
赤龙焕彩乌金耀辉
应了银红巧对

春风度不尽花容
布衣之手
也给媚娘贵妃指点国色

风吹故乡

风是手,是我小时候的手
它总是去故乡爬爬老槐树的枝桠
抱抱大柿树越来越粗的腰身

它从一只篮子里掏底
翻腾出春夏秋冬
那些保命的野菜或鲜或干
糊弄住我的胃

它试图赶走衣缝的虱虫
令粪场的苍蝇盯出一棵树的疤痕
吹,它让村庄如豆的灯火及早地吹

它吹动碾磙吹动磨盘
吹弯母亲的腰
驴蛋蛋上长的麦多做供品
吹偏的蜡烛流下滚烫的泪

风是手,是我小时候的手
房檐下掏出鸟鸣
漫天的星海里追纺车声
雨落池塘,月下响蝉
总让我在夜里睁一只眼竖一只耳

风一直吹
鱼从我的掌纹游来
一朵雪花开出掌心
削尖指甲
在月光里刻下老屋镰刀独轮车

风是我的手
喜欢系死扣
驴蛋蛋羊蛋蛋像一个个木桩
拴牢驴羊和我

传说中的乡愁

乡愁躲在月亮背后
月亮树与纺线的老奶奶我总找不到
母亲一直讲着这个故事
月亮树下有一位老奶奶在纺线

母亲的纺车声时时催着如豆灯火
它疲惫地跳动着
这让我担心月亮上也有这样的灯盏
老奶奶织出的线棰会与母亲的一样大吗

传说是被母亲抽长的线
母亲将它收成团就是我的童年
如今我重新抖开它
月光倒流
树下纺线的已是我的母亲

拓印

冬夜渐长
便于我念一盏灯
便于我在童话尾巴里爱恨情仇
此时,一条蛇正在梦乡
晨雾与炊烟缠绕成故乡的结

我开始怨尤一层冰
担心僵冷的掌去托一双蹼
倾听北风
常是枝条发出的泣声
期望一群雀近于檐下
更近于我的鼾声

老宅母亲,南邻大婶
总不肯让炉中火苗蹿起来
石滚磨盘筐篓推车已比人闲

碎片漫天
汇成一场雪
一场雪又一次拓印了故乡

月光只把黑夜撩了一下

胡同小院饭桌像一根树桩
拴牢一轮月亮
时光可长距离可远
前行的月光都在回望

儿时的故乡依旧原生态模样
现今繁华丢不下旧时月亮
一小块月饼半个苹果的分享
让月光生动

故乡与母亲同样清瘦
一家家的围坐却比月亮浑圆
粗糙的生活捧起精致的月亮

我与月亮都在一个同心圆
中秋月光只把黑夜撩了一下

清明另想

春天依旧安排得很好
桃花来了,杏花来了
小燕子和水面跃起的鱼也来了
地上或树上的芽开始真切地描绘她
这与父亲离去时的春天无异
她依然生动,我早已习惯

这些年,跟父亲说话最多是在清明
关于春的消息无需我赘述
他生前就交给我一个个雷同
以至慵懒了我对他的想念
我很少去看他
也不用飞扬的纸钱富足我的心

我喜欢触摸东风的暖
一个鸟巢的暖容易在春天混淆
我始终怀念冬天的翅膀

清明是纪念春天绝佳的理由
我们随着春色前行更要回头眷顾
我只做一只中年的喜鹊
叼起枯枝与衰草

我的镰刀在城市光影里晃了晃

在城市楼林里穿梭
只能靠想像进入一片高粱地
它们不会摇摆,紧绷着脸
身边没有玉米弟弟也没有棉花妹妹
甲壳虫有,只是跑得过于仓促
我不敢伸手去捉它们

楼里的灯火明亮直接
远没有灶堂热气里散出的光委婉
所有面孔都温文尔雅,绅士般的
都用文明的咒语裹脸
我看不到烟袋锅上亮着的童话
辨不出爷爷大伯和穿开裆裤的同伴

在秋风里磨刀
蘸着月光磨
我的额头已现刀痕
是收割的时候了
让电杆上的蝴蝶飞起来
让一只蚱蜢蹦出去
我的镰刀在城市光影里晃了晃

忆雪

雪是精灵
我曾在手掌里迎接过它
就像母亲把我放在她手心

雪的飘来是母亲对我的褒奖
我与小雪人都是她的手心和手背
她夸我小眼睛的制作是点睛之笔

雪的脚步是轻盈的
我会故意让它飞进脖颈
刻意用头顶跑飞来的雪团
在夜晚戳破窗纸偷窥
母亲总说这雪真好
你看它舞得多快乐

母亲从此希望四季都飘雪
为我开满顽皮的花
雪的柔软是她用心的场景
是她用雪舞晃动的摇篮

她放出长大的雪花走天涯
在每个雪后的清晨
母亲都为我扫出一条路

秋书

秋是我的五十岁
叶子黄与头发白已是风的默契
玉米茬穿过我的脚印
张扬一块土地的深厚
我的铲斜倚南墙
与种子肥料一块安眠
西下的太阳无需再为一粒汗珠打捞

满场院都是高粱大豆
也有秕谷从我眼前飞过
春天被掰掉的树杈
疤痕时隐时现
被蝗虫噬咬的庄稼伤口尚未愈合
我的巴掌太小
遮不住一阵冰雹袭来

拥吻这些果实
珍惜它们来到我怀抱
秋色正浓
一束穗子红火春夏过往

一珠秋露滚过黑夜窗台
这是星星的信使发函
天空依旧广阔

秋的路上不急着预设冬的驿站
窖藏不要封条也不要回避阳光
用一株麦撑开春天
用一朵菊留住夏日

大地情怀

大地是父亲
用一只手托起树木高山与天空
掐算节令估摸一粒种子发芽的时间
另一只手描摹阡陌布好四季
在太阳起落里表述他的老烟袋
用海舀酒常使他胸膛上展开草原
天上放牧让羊群伴着鸟儿飞

大地是母亲
在眼睛里盛下湖水
斜风细雨总模仿她的睫毛吹
一粒露珠刚好窃走她的脂粉
滋润指尖上的芽与花
她的乳房时时丰满
白天奶一座园子一匹小马驹
夜晚奶一片灯火与梦乡

在父母宽厚的掌心里
我们是根是长不大的嘴巴
自然之上大地铺开白纸
任我们写下生命的符号
发表于 2017-12-15 10:5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内黄春蕴

槐林依旧在追溯或怀古
故道花开波澜涌起
油菜花漫来的黄无意打扰二帝陵
唐塔所见正是十里桃花

内黄春天总从线装本跃起
红绿黄蓝黑刚好跟着蜜蜂取材
一幅农民画更有底气

柳笛一直在落腔里寻乡音
一碗筲灌肠让熏风迷失
杨花柳絮都讲内黄话

枣林也许会晚一点出场
不是千年枣园不解春
一抹朝霞及早透支它的红

发表于 2017-12-15 11: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少海之恋

少海竟这样出迎
将高塔石桥与我揽入怀中
刚好有夏日温度
它起波澜我生心跳

风是潮湿的呼吸
一丛芦苇的致意是水做的
少海的眼神也是
它引诱一尾鱼跳跃
放纵一朵浪花回眸

飞鸟掠过
我羡慕它有翅膀
翅膀上的少海无桨也有渡
白练飞起
划出梦中灵光
水边人家早已将它攥入手心
发表于 2017-12-15 11: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寿山再诗

明月常新
唐朝酒未凉
我与李白近
近在对饮间

寿山无白发
平仄不敢老
词牌不拖年轻句
太白诗思如新生儿爬行
时光在宋元明清设下驿站

春风好拴马
吟句何须杏桃李
一杯禾点(酒)解春意
不忍打扰酒仙醉
有诗再及《静夜思》
发表于 2017-12-15 11:0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鲁午坡 于 2017-12-15 11:03 编辑


寿山再诗

明月常新
唐朝酒未凉
我与李白近
近在对饮间

寿山无白发
平仄不敢老
词牌不拖年轻句
太白诗思如新生儿爬行
时光在宋元明清设下驿站

春风好拴马
吟句何须杏桃李
一杯禾点(酒)解春意
不忍打扰酒仙醉
有诗再及《静夜思》
发表于 2017-12-15 11:02:20 | 显示全部楼层

独秀峰(外一首)

蔚蓝的眼神被他不小心地触碰
云彩缠不住他
男子汉有男子汉的使命

桂林的高度不用海拔
只将满城秀叠加上他的肩或额
这让他的举止沾上霓虹与花香
不称他范
只说他是家里的长子

家里的长子适时放下三百零六级台阶
让弟弟们都赖上春天
他也会单腿跪地赖上漓江
而漓水早已抛来媚眼

审视

审视独秀峰从审视群山开始
他直立但不孤立
他只是他们的兄长

独秀像弟弟叫声哥哥那样随意
举起的标杆是长兄如父的归属
他时不时也翻翻族谱

树木与泉水是他的呼吸吗
石头做的胸脯依然滚烫
心跳正撞击新的刻度
哥哥从不说一览众山小

桂林始终托着他们
托着有温度的海拔
所有的热从手心发出
山脉正重叠她的掌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