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19|回复: 20

[报名帖·自选精华] 【赛场选稿】专贴(之三)(8-1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5 21:2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为微信公众号选稿作品(如果已经上了其他微信公众号,请作者跟帖说明,以免不能通过),如有错误之处,或者不同意见,请作者及时跟帖予以纠正!
为配合整体的完美,和阅读效果,在不擅自修改作品的基础上,可能有一些小范围内的取舍,
如若作者不同意,可以跟帖说明。
另外,作者个人简历,和近照一幅,也在此跟帖。也可以微信与我。
哑榴的微信:yaliu999



8.树边上的人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5 21:36:5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八)




王玉芬:风过鄱阳湖

。有风吹过

不清楚是什么风,东南西北
不,不是从四面吹来的
突兀,怪异,像是布了一个充满悬念的局
它让我冷的时候感到冷
而体温升到摄氏四十度时更加灼热
它蛮不讲理,粗暴又及其甜蜜温柔
它让我站在那里,四周都是眼睛
狼狈不堪,手足无措
它让我恨恨地想我也变作风
狠狠地,狠狠地向谁吹去

。海会寺

荒凉不仅仅来自遍地丛生的茅草
还有斑驳的墙,生锈的锁,坍塌的坟茔

人去寺空
衍意法师,大学生尼姑,云游和尚,广东居士
四年前,我们坐在“真面目”寮房里聊天
云蒸雾绕的五老峰,耸立在寮房后
只有它天老地荒
只有它永不改变

绑在树上的播放器一遍一遍地念着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单调,落寞,代替了
大雄宝殿飘出的师父们的诵经声
庐山山南“五大古刹”之一的盛名
如今湮没在,古树荒草里

。方竹寺

再次来到寺里,已是暮春
只有樱花树树叶在轻轻晃动
刹那芳华,那么多绝美的小精灵
一个个都不见
她们落在大雄宝殿的屋脊、飞檐
落在僧人玄色的肩头,居士海青服的衣襟
落入某人的怀中,隐没,等待来年

游客、居士、上香人都会去寺院的右边
摸一摸看似圆实则方的竹子
惊讶过后,他们像竹子一样沉默寡言
盛开的樱花,撩人鼻息的香火
甚至慈眉善目的菩萨
都似尘世的陪衬

没见着寺里的住持惟吾法师
喝过他亲手泡的功夫茶
这个帅气的僧人,问他缘何出家
“为情所困”?他笑而不答
回头看看山坡上葳蕤的樱花树
那一丛蓬勃的方竹跟着风
也开始摇曳

。观音桥

坐在红男绿女间,喝“天下第六泉”泡的茶
享受陆羽式的惬意
苦涩过后全是甜蜜
深深的欲望啊怕是桥下的溪水也洗不清

过了桥,是慈航寺、栖贤寺
观音菩萨端坐在莲花里,等着喝完茶的红男绿女
“求子很灵的”,寺庙也洗不净
一团的和气,不尽的欢喜

中正行宫旁,蒋夫妇种的两棵柳杉
高大、挺拔,两两相望,不离不弃
夫妻树,这满坑满谷的绿
流动着的还是俗世的情意

观音桥,也称“梵桥”
若愿意,便渡了去

。星子

一座城的名字,已成为历史
新的名字,覆盖政府、学校、医院
覆盖乡镇、企业、社区
可这种覆盖的力量是有限的
行政命令退让于人心
习惯,约定俗成,怀旧
人们拗口地转换新名字旧名字
有时尴尬,有时会心
到处是旧的痕迹
就像这猛涨上来的鄱阳湖水
它淹没落星墩、步道、观景台
淹没茫茫无际的绿草洲
但总有一些物象物证供你辨认
让你轻易坠入回忆
是的,在这座改名为“庐山市”的小城
稍有年纪的人都变得多愁善感
一开口就是“从前”
像是一个人的名字
长在心里,刻进骨头
一有风吹草动
脱口而出的,必是那个
心心念念不忘的,旧名字


。台山公园

白天很明朗的台山公园
夜里却变得诡秘和莫测
行人稀少,灯光暗淡
小道起起伏伏,情形不明
寂静里只有微弱的蛙鸣
女同事忽地短促惊叫
她说她听到一种很怪的声音
而我则完全被她的声音吓坏
两个想深入其中的女人只好匆匆逃离



。棠荫岛

洪武二年,段姓先人弃舟登岛
那时该是春天吧
该是被一树海棠花所吸引
就如同六百多年后的今天
我来到汪洋中的孤岛
仅仅是喜欢“棠荫”二字

登岛时看到的海棠树
开着和几百年前一样的花
只是此树非彼树
不像棠荫村的渔民来历清楚

他们的祖先避战火,躲乱世
在此辟一方净土,建一座桃源
打鱼结网,叩拜三神
休养生息,繁衍子孙

棠荫岛,它风吹过后的孤独
水洗一场的安宁
多么契合我现在的心境
真想留下来,像岛上的居民
一生只用湖水和湖草
来回替换这人间布景

。蛇岛

惊蛰过后,蛇岛的蛇也该醒了
不知道哪一片草丛埋伏着那对小眼睛

这是无人岛,几个小伙子驻守水文基地
岛上风大,长不成一棵大树
灌木丛、芒草以及白色的刺莓花
漫山遍野

当快艇靠岸,一条大黄狗正兴奋地摇头摆尾
岛主说,它叫阿文,它非常热情
阿文一直跟随着我们
你轻声唤它,它就围着你打转转
甚至直起身子,想亲亲某人

我们一群人呼啸而来,呼啸而去
阿文呆呆的立于岸边
别了!阿文。你的热情
只应为孤独所生

。十二月,矶山湖滩

在绿洲沙滩之间来回穿行
短暂,甚至是瞬间的时空置换
就历经冰火两重天
历经生与死,青春与衰老

眼前的十二月矶山湖滩
湖水隐退,留下小面积的积水潭
水岸优美的弯度和流畅的弧线
弥补了一点绿洲与沙漠的冲突

被绿滋润豢养的湖滩,渐次沙化
而正在沙化的何止是湖滩,面对
抽身而去的绿
他们无从抱怨,只能沉默

其实他们都在等待
等待来年春天而至的大水
渐渐淹没,抹平
没有分化,没有颜色质感的对比
只有仿若身边的这一场
汹涌荡漾的爱情

大雁一次次从头顶飞过
一次次在远处的湖滩唱起歌
从俗世而来的五个人
在巨大的流失和残缺的美中
找到无法言说的快乐

。在灵山

转山时,只要握住了一缕风
几声清脆的鸟鸣,就行
一圈一圈,以什么样的姿势行走
走多久,不必纠结
看尽山色,悟透空蒙
到时自会醍醐灌顶

寂静中,蜡瓣花、五裂槭、木合
这些陌生的名字会排列在山崖边
等待和我们相认
而野生花椒树小小的叶子像极了玉兰花
我们一致认为她为我们所熟悉
忍不住上前看了又看,认了又认

当然,灵山的石头才是重头戏
它们在栈道旁静默,云海里翻腾
演绎人间故事,兽中乾坤
其实我们要记住的应该是石头上的花纹
那是大自然馈赠的文字
是灵山留给世人唯一有迹可循的密语

“什么愿望都没有时,
就什么愿望都能够实现”
双手合十,转山吧转山
让灵山,洞悉我们内心的一切


。鄱湖大风

落星墩有点远,草洲湿滑泥泞
伤残的脚已无法带我前去
一起来的人消失于远处
刚刚喧闹的湖滩安静下来
只有风,春天鄱湖的风
“呼呼”地吹呀吹
凛冽,充满草腥味
一个人,真的扛不住了
被风吹至凌乱,不成人形
站着,蹲着,压低身子近似匍匐着
在草滩上打着转转,躲避风
一只鸟从高空一划而过,它看见的我
狼狈不堪,随着湖草起伏
我却在低头瞬间听见它尖细的鸣叫
好像有压抑不住的伤悲
倾泻而出



王玉芬 ,江西九江市人。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诗歌散见《星星》、《诗选刊》、《中国诗歌》、《诗歌月刊》、《创作评谭》、《青年作家》、《时代文学》等刊。诗歌入选《中国诗歌地理:女诗人诗选》。











………………………………………………………………………………

………………………………………………………………………………

。峡江,峡江

1、赣江狭窄处

马达声压住了所有声音
哒哒哒,哒哒哒
禁言,止语
赞叹、惊呼只好吞进喉咙
小船穿过赣江最狭窄处
没感觉有什么不同
一样的春光明媚
一样的两岸绿江水清
如果忽略水面漂浮的死鱼、晕鱼
――渔娘说是盗鱼者所为
忽略马达烦躁的声响
赣江游应该是此次峡江行最美的部分

2、洞天福地

喝了酒,同学拒绝进入
罪过,罪过
我也破天荒地喝了一点点酒
我抽的上吉签按收费等次只能算中签
梦神的喻意,让我心生疑虑
“喝酒抽签是不灵的”
顿时释然,人生多迷局
有酒就可以破解
在玉笥山,酒的作用并不限于此
它茂密的竹林,碧绿的法乐湖
都让醉意无限延伸,放大
不信你看,两个陪我来的男同学
梦里神游玉笥山,直到离开也没清醒

3、湖州古村

沂江水从古村前流过
宽阔,平坦
让整个村庄灵动、清秀起来
村里安静,少人行走
大把的阳光像聚光灯打在村庄的上方
打在习家大祠堂的门楣上
习家后人领着我们穿梭在幽深的祠堂
苔绿遍布的小巷
花门楼,神台(神看戏的地方)
庵寺相连的奇怪布局
不过是眨眼功夫,就可以退回一千多年前
习氏远祖长着村支书的模样


2、玻璃栈道

踏上去时,我克制住了一声尖叫
旁边的女孩子替我喊了出来
她满脸惊恐,贴着崖壁小心翼翼地通过
而我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
或站,或盘腿而坐
摆POS,用微笑压抑住内心的慌张
一层透明的玻璃下就是万丈深渊
深不可测的森林,森林里隐蔽的动物
一时间,仿佛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老鹰在我头顶上来回睃巡
只有它看出我的渺小和脆弱
看出我,喜欢一切危险而又美的事物
隔着玻璃,我想飞翔
但仅仅限于做一个飞翔的动作


。天鹅之死

她静卧浅水,冰冷而又苍凉的水
距离我们不到一米
她羽毛肮脏,身体蜷缩
长长的脖子深深地折向胸口
仿佛自问:我,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长眠的姿势,孤绝、凄清

新闻报道中的人鸟欢度景象我没有看见
死亡气息弥漫现场
草丛中凌乱的羽毛,挣扎过的痕迹
远处她的爱侣传来声声哀鸣

圣桑的《天鹅之死》缓缓在东湖上空响起
忧伤笼罩山峦、湖滩、草地
活着的天鹅离我们很远,很远,很远



。荒芜世界里的井

我从没有如此绝望,这荒芜的世界
荆棘密布,杂草丛生
鲜花和笑,和一切美
不知道是否存在过
如坠深渊的井
像大地深邃的眼睛,用暗涌的温暖
盯住遥远、碧蓝的天空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0 05:43:28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九)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20: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茗

闲步庭院,独自品茗
夕日西沉,池月东升
遥视青天之外
俯听地宫深处
有一道金色长廊
时而闪现
而万物若杯间泡开的茶叶
悠然隐去


。空寂

休谟,时而神经质地奔出书房
直至握到朋友的球杆
才相信,还存在一个世界

而我们,不停地捅着球杆
直至所有的球都滚进一个黑洞
只剩一张球桌的空寂

(休谟,英国怀疑主义哲学家。)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20: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喀喇昆仑山的雪豹


喀喇昆仑山冰川
绵延,闪烁
原初的冷光,覆盖地球
与人类遗忘的另一极
一只孤独的雪豹
在无可攀登的危崖
断裂的神经一般跳跃,捕猎
哺育岩洞深处
它的同样孤独的后代
世界如此荒凉
它想到达哪里
(飘雪的视屏前,我茧蛹般呓语着)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20: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缝 隙

音乐有一道缝隙
让我自由出入
我刚刚移开
它又自行闭合
这是多么美妙
世界没留疤痕
我悄悄移动
我就是世界的一道缝隙
我滑行着自己的缝隙
如一首乐曲
在时间的巨大封闭里
有着一条蚯蚓的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20:24:11 | 显示全部楼层

烟云

北岛说
一切都是烟云
但总是那些最珍贵的
瞬息
成为
烟云

不知所去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20:3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庄晓明简介
庄晓明,1964年4月出生于江苏扬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九三学社会员。《扬州诗歌》主编,扬州诗歌学会名誉会长。曾在省级以上各大刊物发表诗歌、评论、随笔、小说若干。已出版有诗集《晚风》《踏雪回家》《形与影》《汶川安魂曲》,随笔集《时间的天窗》,寓言小说集《空中之网》,诗学论集《后退的先锋》等九部。作品入选《中国现代诗歌名篇赏析》《中国二十世纪民间诗人二十家》《21世纪15年中间代诗人15家》,及《中国年度诗选》《中国诗歌排行榜》等多种选集。
诗集《形与影》获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20:32:38 | 显示全部楼层
mmexport1514810047439.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20:3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原

倾斜的蓝天
向大地搬迁

哈达一般的云朵
山峰,湖水呈献

寥落的人影
使世界更加空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20: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白月

窗外,蛙声起伏
一轮白月,一顶白色轿子
赶着自己的路程
新娘是谁?赶往哪里?
好像走失了路径
旷野白蒙蒙的
几点磷火,不时闪灭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20:43:24 | 显示全部楼层

灵感

灵感,一位骑手
潜伏着
等待自己的马匹与蹄声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20: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影子的世界


没有摩擦
只有滑行,重叠
当我的影子
在万物之上掠过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20:54:02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筒介
庄晓明,江苏扬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九三学社会员。《扬州诗歌》主编,扬州诗歌学会名誉会长。已出版诗集,随笔集,寓言小说集,诗学论集等九部。诗集《形与影》获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21:08:02 | 显示全部楼层
庄晓明:影子的世界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21: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十)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19:30:30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九)

庄晓明:影子的世界


。品茗

闲步庭院,独自品茗
夕日西沉,池月东升
遥视青天之外
俯听地宫深处
有一道金色长廊
时而闪现
而万物若杯间泡开的茶叶
悠然隐去


。空寂

休谟,时而神经质地奔出书房
直至握到朋友的球杆
才相信,还存在一个世界

而我们,不停地捅着球杆
直至所有的球都滚进一个黑洞
只剩一张球桌的空寂

(休谟,英国怀疑主义哲学家。)

。喀喇昆仑山的雪豹

喀喇昆仑山冰川
绵延,闪烁
原初的冷光,覆盖地球
与人类遗忘的另一极
一只孤独的雪豹
在无可攀登的危崖
断裂的神经一般跳跃,捕猎
哺育岩洞深处
它的同样孤独的后代
世界如此荒凉
它想到达哪里
(飘雪的视屏前,我茧蛹般呓语着)

。缝 隙

音乐有一道缝隙
让我自由出入
我刚刚移开
它又自行闭合
这是多么美妙
世界没留疤痕
我悄悄移动
我就是世界的一道缝隙
我滑行着自己的缝隙
如一首乐曲
在时间的巨大封闭里
有着一条蚯蚓的快乐

。高原

倾斜的蓝天
向大地搬迁

哈达一般的云朵
山峰,湖水呈献

寥落的人影
使世界更加空寂

。白月

窗外,蛙声起伏
一轮白月,一顶白色轿子
赶着自己的路程
新娘是谁?赶往哪里?
好像走失了路径
旷野白蒙蒙的
几点磷火,不时闪灭

。灵感

旅途,一位骑手
潜伏着
等待自己的马匹与蹄声

。影子的世界

没有摩擦
只有滑行,重叠
当我的影子
在万物之上掠过


作者筒介
庄晓明,江苏扬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九三学社会员。《扬州诗歌》主编,扬州诗歌学会名誉会长。已出版诗集,随笔集,寓言小说集,诗学论集等九部。诗集《形与影》获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20: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十)


黎周谷穗:我把你当作故乡的人


春夜
文/黎周谷穗

今夜,为自己摇橹
永恒的船只
众多影子坐在上面

你看见的灯火
来自一朵盛开的百合

这白色的朦胧之光
当你多年后提及
我竟为一只生锈的月亮
忧伤起来


窗外的花
文/黎周谷穗

被轻扣的窗扉
让我重新听见一种绝地的心跳
整个冬天
它像雪花一样
飘——

拥挤的人间,空旷的人间
我更钟情于一种凋谢
这满目残红和苍白
垒砌的高贵墓碑


回归
文/黎周谷穗

一口井,以最古老的方式存在
早起的女子是另一片月光
堆高的柴垛,被她一点点搬走

庭院空了下来
木格子窗散发着松树的香味

养蜂的人,有三十六只箱子
天黑前,他会从山上走下来


爱情
文/黎周谷穗

睁开眼,你就是我的密林
唯一的山径,像一根青藤
小野花,星星般闪着光芒

幽谷是另一个人间
由于巨大的寂静和隐秘
你拉着我
涧水就从我们的双手滑过

春天,我们遇见的石头
是一些坚硬的雪


安静下来
文/黎周谷穗

新长的芦苇绿得心疼
一只鹭鸟飞起或落下
它们都会摇晃一次
这低伏的潮声
若有若无滑过水面

隔江而坐的人
早已忘记了朝代

黄昏如酒,偌大的人间
总有滴酒未沾的人
与你空杯相对


读山记
文/黎周谷穗

如果坐在石头上
你会听到水和青藤的漫延
这突出的,是一只虫子
凫过红尘之后爬上的高地

那些生长着的松树高大而英俊
他们有着古铜的肤色,粗糙的手掌
他们是深夜的水手
轻轻划动波涛

这巨大的摇篮——


黄昏的船
文/黎周谷穗

岩壁,伏着一千只飞鸟的影子
他们是一群喊醒大地和河流的人

这一江流水,宛若一条绳子
拴住炊烟和远方的星辰
那个企图上岸的人
他是自己的缆绳
踩在潮汐上
拉动黄昏的船

灯塔上的天空
云朵拱着云朵
一群晚归的羊咩咩叫唤着


秋天像一只狐狸
文/黎周谷穗

不说黄昏啊
这染料正涂抹田野,山峦
就要走近的芒草花
以一种白坦然于我的到来

林间,落叶飘飘
这些荡来荡去的狐狸
占据了整个秋天
“来抓我呀”
偶尔有几声浅笑和怅然
风一吹,就远了


我把你当做故乡的人
文/黎周谷穗

她站在岸边
多像一株水草
登船的旅人
总要回头看一眼

当你怅然地
拎起皮箱里的河流
无意地看了我一眼之后
我竟也默然流泪起来


清风镇
文/黎周谷穗

月亮是个磨盘
早起的人推动它
水就哗啦啦淌下来

镇里的人环水而居
他们都会飞,像鱼
我看见过祖母坐在莲花里
后来那支莲花结出了莲子

只是清风镇从来没有桥和船只
除了些缥缈的风
里面的人出不来
外面的人进不去

【个人简介】本名:黎周谷穗。网名:小草帽,女。家乡广西,现居佛山。诗歌发表于《诗刊》《中国诗歌》 《诗歌月刊》 《绿风》 等刊物。获全国2015年《西部文学十佳诗人》 《诗中国2015年度十佳诗人》 全国《第三届育林杯文学艺术大赛》二等奖,等文学征文奖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