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6|回复: 0

卷47点评张世忠诗集《一碗月色》【46-6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8 16:0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卷47点评张世忠诗集《一碗月色》【46-60】
点评者:山城子(李德贵)


46、.那滴泪是我一生的泉水
47、一小把光阴的银两
48、午夜的蚕
49、一碗月色
50、雪花开放在冬的枝头
51、元旦
52、小年
53、正月
54、、初五
55、.滑雪
56、冬至
57、五九天的底色
58、.不敢触碰的日子
59、静止
60、风声那清爽的味道

那滴泪是我一生的泉水

清脆滚动的胚胎
嫩嫩的婴儿从眼角分娩
通透易碎的声音
身体里埋藏的火焰
这寂静的光芒
溢满午夜琴箫的眼眶
一些从容的细节
淡定的结构 如果
如果太阳无法洞穿
这些深海的语言  那么
请将我发送到一滴泪的地幔里
去支撑翻滚的忧伤和迷茫
扯一张心事重重的绢纸
擦擦月光圆润的杯体 盛装起
这一滴滴微澜里的消息
一些逼近生命的柔波
一生的泉水  然后
被一滴琥珀软禁成囚徒
锁在纬度和经度的脉搏上
接受光阴的扫描和宣判

山城子简评:
每一位比较成功的诗人,都心志颇高。山城子从上一首,读到这一首的落笔,才从迷失的境界里,看出点光亮。中国的新诗正在发展中,包括张世忠的这本诗集,同别的诗人出版的诗集一样,都是新诗走动的一个脚印。至于哪个脚印能被而后的时间给琥珀起来,我们现在还不能预料。但,我读出了诗人所以孜孜追求诗歌的动力了。目标很高,是要拿出毕生的心血和才智的了!


一小把光阴的银两


被一刀一刀凌迟的时间
像静脉里废弃的血液
丢进历史寸草不生的容器
我只想给自己留下  一小把
一小把光阴的银两
再扯下一匹光亮  去买断
那些一路穷追不放的轮回
作为插页  一块虚无的千年补丁
我被紧紧订在华丽的缝隙里
瞒天过海的光阴死死地盯着我
我按下迁徒的开关
扶正险些跌倒的词汇
扛起左肩上的风暴右肩上的风景
扒开层层包裹的肋骨
寻找前世的舍利
一块块跳动的石头
干净的佛门
一只羔羊
依偎在夕阳的怀里
我还要起早贪晚  去偿还
抵押在故乡和亲情里的债务

山城子简评:
“我只想给自己留下  一小把/ 一小把光阴的银两”——既是题解,也是诗眼。诗人还是要留下人生的价值,哪怕只有“一小把”。想到唐代的张若虚,那首《春江花月夜》,就是他的“一小把光阴的银两”吧?


午夜的蚕

午夜的蚕 在啃食着
我打着瞌睡的叶子
那只蝉鸣多像一座孤岛
被装进三百六十度夜的瓮里
星星的银针
反复在一个穴位上
扎疼了目光上的虚词
月亮的瓷器  一寸寸
磨掉黑夜的死皮
我摆弄着  一行行
诗歌的活命钱 交出
修剪好了的表情和手势
没有什么花言巧语 比
一枚晨曦的发簪
斜插在阳光的鬓角上
更重要的开幕式了


山城子简评:
写的是夜半作诗。“我摆弄着  一行行/ 诗歌的活命钱 交出/ 修剪好了的表情和手势”——这是诗眼。将诗歌的艺术表达喻为“表情和手势”,把诗的生命力喻为“活命钱”。“一枚晨曦的发簪/ 斜插在阳光的鬓角上”——这就是诗人为自己定下的努力目标。如斯,那是要照亮千古的。

一碗月色

风晃动着雪花的羽毛扇子
孔明灯  在十五的夜空
种下一腔一腔心事
日子驮着月亮的巢穴
运来一盏盏礼花的鸟鸣
季节在风的摇床上
整宿整宿地打着呼噜
谜语的陷阱暗藏着玄机
一些假象张着嘴游来游去
我给大地递出我的影子
换取一斗月光的粮食
当把目光递给雪花儿  我看到了
提前被我占用了的光阴
一堆堆琳琅满目的碎玻璃
我端着一碗可口的月色
挺直身板儿量了量深夜的高度
我看到天空和大地  只不过
从头到脚那么点儿的距离
那滴   挂在冰尖上的溪
窖储了一冬的暖意
用乍冷还寒的手
缓缓地推开正月的山门
打算迎接怀孕的初春省亲

山城子简评:
这《一碗月色》,做了本集的书名,意义在哪里呢?
“月色”就是一种心情的象征吧?心情里满满的都是诗意。
诗人决心以诗伴随此生了,“一碗月色”,就是他饮不完醉不完的诗意人生。
这不,正月十五之夜,就把迎春(诗歌的春天)心情准备好了。
“怀孕”的比喻,那是要拿出新生儿一样的人生成就来的。此册诗集,就是成就这一了。

这个冬天越来越高了


这个冬天越来越高了
塞满眼睛、街道和呼吸
吵吵闹闹的颜色 早已被
一种叫冷的事物洗脑
冥想披着浩大的禅意

我看到满身老茧的树
用几枚枯叶的纸钱  提前
订下了来世的席位
一匹零下三十度的烈马
叼着纯天然的野性
旁若无人地漫天长啸
我的漂流瓶被卡在冰下
我相信它能漂到一处水域
一个城市的上空或者一座孤岛
被一双手反复地破译

雪花掉进脚印的陷阱
风的刺客有些缩手手脚
我敲了一下二月高悬的钟声
整个黄昏都在炸裂
这庞大的道场与历史无关
一滴缺钙的水渗进昨天 或者
昨天的昨天的骨髓
我听到有骨骼塌陷的声音

我喜欢这种缓慢
让我有足够的时间
调整一下微驼的背影
低下头系好松散了的鞋带
掏了掏关节里陈旧的痛
然后  背过身子
舔舐半生风尘
一地嘈杂


山城子简评:
“一匹零下三十度的烈马/ 叼着纯天然的野性/旁若无人地漫天长啸”——我喜欢这样的比喻。这样的比喻,可以让我想到朔风怒号的那种逼真的景象。这就是语言艺术的魅力所在。


雪花开放在冬的枝头

雪花
开放在冬的枝头
透明的蕊
被春风撞疼的泪
洁白的血液
流淌在初春的手背
真水无香
待孕的植被
光阴的刀刃
修剪着一冬的憔悴
就那么轻轻地捧着
怕把爱的心事摔碎
就那么静静地等待
江南燕声的回归

山城子简评:
这是一首雪花迎春的诗。我喜欢自由体新诗的押韵写法。这首基本上是隔行押韵,读起来音乐性显著增强。



元旦

一些离别摆好了姿势
诸如昨天和今天
雪花和绿叶
青春和天堂
投足间   一双脚印
搁在昨天的门外
成了孤本

去年的一声疼
从口腔的弹膛里喊出
射中日子的关节
时间的骨灰被当成人质
软禁在钟摆的寺庙里
敲着滴答的木鱼声
一些想法和欲望正在私奔
盗走了林蛙体内的两块粮仓
二九被冻的抽搐了一下
一个喜欢平平仄仄的朋友
拎着一串星星的风铃
守在岁末最后一天
瞥见午夜的街灯咔地一声
关上了旧年的屋门

一部分加过糖的形容词
暧昧地抿着嘴儿
元月的脸蛋
铺着一层太阳的面膜
世界仍然长着一副
被娇惯的表情
那些煮熟了的风景
忘了放盐和想象
味道就变淡了

山城子简评:
张世忠的诗作中,几乎离不开比喻。比喻是产生最早的积极修辞格之一。在语言发展的过程中,出现了各式各样的比喻:明喻、暗喻、借喻、引喻、倒喻、修饰喻、同位喻、反喻、较喻、博喻、互喻、曲喻等等。但不论哪种比喻,其原则要求就是必须贴切、新颖、生动、形象,也就是比喻的阅读效果要新而美。比如这首送旧迎新的诗中,落笔的“那些煮熟了的风景/ 忘了放盐和想象/味道就变淡了”这三行,用“忘了放盐”比喻写诗缺乏内涵,就很好——这样的诗肯定没味嘛!而“去年的一声疼/ 从口腔的弹膛里喊出/射中日子的关节”,其中把“疼”比喻成子弹,口腔比喻为弹膛,新则新,但无美感。


         小年
(一)
拎起一天的时间称了称
其实有用的就几两那么重
切割打包依次分摊给
乡情亲情爱情友情和心情
以及有幸路过的风景

(二)
一些尘埃以主人的身份
潜伏在日子的身世里
我扫了扫躲在墙角里的浮尘
左腿学着夕阳的样子
一步一步谦虚地矮了下去

(三)
那些被举起的冰面很沉
压瘪了大地的血管
暗笑从门缝里刮来刮去
有人猛地喊了一声
这个下午就哆嗦了一下

(四)
肢解着老谋深算的文字
仿佛肝脏分解着乙醇
一部分接近打着哑语
动机瞪着眼睛
把目光磨得锃亮

(五)
爆竹的掌声和花束
是贿赂灶王爷
上天言好事的盘缠
那漫山遍野的北国风光
可是下界保平安的银两

(六)
我把小年捞出来缓了缓
用一根东南风的火柴
点燃立春的嫩芽
冬的蚕蛹开始抽丝
破茧的春色煨出了一捧暖意

山城子简评;
这是组诗。我写组诗喜欢加小标题。因为,不加小标题,等于无题。
我试着加一下,依次应为:《一天》《清扫》《喊年》《无题》《送灶》《小年》。
还是弄出个“无题”来,因为这第四首我读不出跟小年有什么过往,诗人将他的情思含蓄得太深。
    我很高兴,终于读到诗人的短制了,竟都只有五行。我喜欢第五、第六首。第五首写出了北方过小年升灶王的民俗。我大约八、九岁的时候,就年年替妈妈办这件事了——将灶王爷(民间刻板套色印制的灶王爷、灶王奶奶像)烧掉。这叫“升天”——回天上汇报人间民情去了。于是要拜托,“好话多说,不好的话不说”。直等到腊月二十九,再把新买的像请到原位上(记得有一年没买到,解妈妈的燃眉之急,我自己拿出白纸与水彩画了一幅。而后,历年连同供奉的观音菩萨,都我负责画出来——为了省钱)。
第六首精彩地写出了迎春的喜悦心情。
诗歌必须含蓄,不含蓄只能是快板书;诗歌还必须精炼,不精练就是散文了。
“我把小年捞出来缓了缓”,这句子就很精炼。如果恢复散文写法,应是:“我从时间的冰河里,把封存了一年的小年捞出来,让他缓一缓,从沉睡中醒来。”这样我们就体会到了动补式双音合成词“捞出”的谓之喻拟式活用,本来是诗歌必须精炼,给精炼出来的新词类活用。第三行的“点燃”、第五行的“煨”,也是同样的情形被精炼出来的喻拟式活用。



正月

(一)
高高扬起初一的马鞭
甩动西北风飕飕的鞭稍声
赶着漫天雪花的羔羊
收了收日子的缰绳
松绑淤积的嘈杂
我要放慢速度
节制这些朴素的白
磨损的记忆 灵魂 词汇 败笔
(二)
西伯利亚的风 一遍遍
穿过指缝里的峡谷
我的诗歌 轻轻抖了一下翅膀
落在一棵鲜嫩的日子上
在北方正月的舞台  栽种
温暖 草籽 念头  鹿群 炊烟
一条河流  还有
一些海浪和水鸟的声音
(三)
掰开顶花带刺的时间
清点一下满地爆竹的蛇蜕
舞动一排排树枝的龙角
为季节准备好换季的银两
等待一只蛰伏的蛹
咬碎三九天僵硬的壳
抽出春天的柳丝

山城子简评:
这三首小诗,我特别喜欢“我的诗歌 轻轻抖了一下翅膀/ 落在一棵鲜嫩的日子上”。这里把诗歌喻为小雀,把正月的日子喻为鲜嫩的树。为隐藏这些比喻过程,精炼诗句,动词“抖”与“落”,就呈现了喻拟式活用的积极修辞状态了。
至于“赶着漫天雪花的羔羊”这种紧缩了的明喻(将雪花比喻为羔羊),在张世忠的作品中,每首里都不止一个。这样用得过于频繁,因此极易造成读者的审美疲劳——这一疲劳,就不觉得美了。你看,在第一首里连续的“的马鞭”、“的鞭稍声”、“的羔羊”、“的缰绳”、“的嘈杂”、“的白”,才八行的小诗,竟有六行摆着一个姿势,谁读了不疲劳呢?
一首诗,就像一个艺人一样,一路走来且歌且舞。而歌不能一个旋律,舞也不能一个动作。


初五

论语着一身长袍
站在时间的公堂之上
举着千年不老的折子
把我判为知天命的席位
我像一个听话的孩子
猛地就安静了下来
带着一张半新不旧的表情
用一块石头
去敲了敲
骄横跋扈的时间
却发现石头上的漏洞
比时间还密集

夜里和朋友谈起人生列车
谈起堆放在路边上的汽笛声
谈起上车和下车的规则
谈起从清朝的帽筒里
淘出的第一勺稻米
放出一堆陈芝麻烂谷子的琐事
谈起三分钱冰棍里的温度
诸如甜和清凉对咽喉的临幸
期待一根老式冰棍
就像期待一只诗歌成熟
让眼睛  胃肠 心情
接纳一滴潮湿的偷袭

一些冷被软禁在冰柜里
如同人民被关进四季的保温箱
坐在初五轰轰的炮声中
期待一支玫瑰或者巧克力
听门吱嘎地喊了一声
情人节的颜色就纷纷扬扬了
我看了看天空和天空外的事情
阳光很绅士地摸摸我
我就具体又生动了一下

山城子简评:
写了“知天命”的人生感慨。
喜欢的句子有:“论语着一身长袍”(人格化得很形象);“我像一个听话的孩子/ 猛地就安静了下来”(如实地描摹了心理动态);“诸如甜和清凉对咽喉的临幸”(暗喻得很新颖);“听门吱嘎地喊了一声/情人节的颜色就纷纷扬扬了”(“喊”的拟人活用极其生动;“颜色”的拟物式活用,也很美。)


滑雪

日子用四十五度倾斜
等待一副滑板的摆渡
拽着谷底抛上来的
两道目光的缆绳
我被传说
毫不客气地绊倒了
这跌入凡尘的感觉
让我热泪纵横
一些热情的疼痛
动用八十迈的速度
瞬间就来了
参拜的动作吓了我一跳
喜欢和爱
究竟是不是一个意思
谁发明了疼和痛
这些潜伏在生命里的真相
在松动的关节缝里出出进进
光滑的时间
调整了一下位置
吐着西北风的蛇信子
把二十三号惊的失重了
我看到欲望挣扎了一下
我要备足三万天的烟火
和三万吨的眷顾
在冬至第二天
打捞意外的温暖和归宿

山城子简评:
“日子用四十五度倾斜/ 等待一副滑板的摆渡”——拟人的开头,就有“四十五度倾斜”的魅力。这让读者体会到,诗人过了冬至,要腾出时间玩玩滑雪了。同时也有山坡坡度被移来的形象。
“我要备足三万天的烟火/ 和三万吨的眷顾”——诗人参与滑雪运动很惬意,激发出来的诗情,承载了对生活的热爱。“三万天”暗示一生;“三万吨”含蓄着对生活深重的热爱之情。



冬至

守虎山石
裸露的肌肉
让我想起了泰森
把最后一拳
重重砸在
自己的胸口上
千年的红松林子
伸出一截线头
接通了一个冬至的话题
天幕的眼罩
露出月亮和太阳的双眸
他们举着佐罗的剑
刺破黑暗和光明的传说
玛雅人的预言
像一匹孤狼
落荒而逃
我看到天空开屏了
飘着白云的羽毛

乡村起了个大早
晾晒着一山
雪白的床单和炊烟
一棵风干的树
摆着生前的姿势
从树缝里我窥视到
大地在脱发
各式造型缩短了
目光和想象的距离
我正清点着这几行诗歌
二十二号
猛地推了我一下
嗨!朋友还好吗
我捡到了你的记忆和呼吸

山城子简评:
乡村起了个大早
晾晒着一山
雪白的床单和炊烟
——这三行单抽出来,真的是一首不错的微诗。拟人的手法,生动地描绘出一幅雪后晴的乡村图画。


五九天的底色

小兴安岭握着一杆松针的狼毫
端着汤旺河的砚台
在八百里林海雪原的宣纸上
狂草出嚯嚯的风声
却一不小心迸溅起几滴鸟鸣

白桦树撩开一双媚眼
东张西望地瞧着北国风光
一粒雪花穿着金戴着银
深陷一张纸泛起的暮色中
一枚枯叶使劲地驮着那堆白雪
仿佛故乡使劲地挑着屋前的灯笼

这个冬季死犟死犟
一门心思地修饰着寂寞和凉
的确有点缺心少肺
风拎着一把拖布
像染了洁癖  一遍一遍
把山上山下擦得锃明瓦亮
冷在冰上打着滑出溜儿
把万倾林海磨起了毛边儿

这是个绝对不需要嗅觉的日子
打开或关上毛孔的开关
人间的冷暖
就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了

其实,我们是需要这部分底色的
这让我想起了狂野兴奋跳跃亦或迷失
多么伟大的力量  催促着
一部分绿从叶脉的陋巷里走失
就像我从童年走失到中年
时间在我的身体里老了
身体之外的时间正在纷纷蛇蜕
把整座大好河山
从昨天搬到了今天

山城子简评:
“这个冬季死犟死犟/ 一门心思地修饰着寂寞和凉”——我喜欢方言口语入诗。比如这个反复格的短语“死犟死犟”,担负了拟人式的活用,呈现了相当的美感。
类似的还有“使劲地”、“缺心少肺”、“锃明瓦亮”、“滑出溜儿”(我们辽西叫“出溜滑儿”)、“毛边儿”等等。这样,地域色彩比较浓,家乡的人读起来具有亲切感。



不敢触碰的日子


三月将体温交到
四月的手上
我看了一眼四月
绿比鞋帮还要矮半寸

炊烟努力伸了伸翅膀
燕子叼着叫声的火苗儿
温热一枚露水
风在暗示着花开的速度

我捞了一捧倒影
那真相的确很性感
一部分美色
让目光尝到了甜头

冷越来越短
这是一个不敢触碰的日子
事物古瓷一样到来
形状比命还神秘

我的左手是小兴安岭
右手是黑龙江
中间夹着刚写下的这几句
冒着热气的诗行

山城子简评:
人的眼睛,在脸的上半部。眼睛是心灵的窗子。
诗眼,一般都在诗文本的下半部,甚至是底部。诗眼,是诗人情思的窗子。找到诗眼,就能看到诗人将他的什么情思,掩映在诗境里了。
本首的诗眼,在底部,就是最后一节:“我的左手是小兴安岭/ 右手是黑龙江/中间夹着刚写下的这几句/冒着热气的诗行”——这“冒着热气的诗行”,就是诗人热爱故乡,热爱祖国的热情所在。


静止
                  
我需要静止
当花蕊探出花苞的胎盘
我想收购那些初乳
我需要静止
当某处景致蛰疼了视线
我想收买自然的恩泽
我需要静止
当唇和唇交换命运的瞬间
我想收藏这些爱情
我需要静止
当灾难正在密谋一场风暴
我想贿赂时间的牙齿
我需要静止
当至亲的人站在天堂的路口
我要捧回还没走远的体温
静止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但我的确需要一些静止
移动和速度越来越快
我必须勒紧缰绳
做一个鲁莽的山村野夫
去和光阴讨价还价

山城子简评:
反复修辞格的运用,是为了加强诗人所抒发的情感,反复的次数越多,感情就越是强烈。本诗的起句“我需要静止”,在后面又出现了四次。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要时间停下来,诗人想完成太多的欲求,但毕竟时间如流水,可期不可求。越是这样,诗人的惋惜就越加强烈,也就越加珍惜时间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