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9|回复: 0

卷47点评张世忠诗集《一碗月色》【76-9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8 16:0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卷47点评张世忠诗集《一碗月色》【76-90】
点评者:山城子(李德贵)

76、.自留地
77、乐者
78、歌者
79、.手机时代
80、.我看到一塘粉色的礼花
81、深夜,遇到一堆火
82、与一朵残菊打坐
83、思念的绳索
84、大哥,我找到了……
85、致莫言
86、西行的女孩
87、琴声的眼睛
88、孩子,别这样去讨好生活
89、不要钱的乞丐
90、圆明园
170.李白与酒
171.风•花•雪•月(组诗)
172.琴•棋•书•画 (组诗)
173.梅•兰•竹•菊 (组诗)
174.春天的声音(组诗)
175.鄂伦剪影(组诗)
176.碎片(组诗)
177.节选的山水(组诗)
178.张家巷(组诗)
179.大连(组诗)
180.阅读咸宁(组诗)
181.苏杭记事(组诗)
182.上海往事(组诗)
183.烟雨潇湘(组诗)
184.历史记忆(组诗)  
185.包养一回诗人的精神
186.一种纯粹的感觉
187.深情放歌
188.为爱留一个坟墓
189.母亲的呼救
190.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191.雅安,我为你沏杯热茶
192.铁索桥上的青纱帐
193.我可以称你为兄弟
194.林都小调
195.红松故乡的国税人
196.祖国,我为你骄傲
197.走向诗歌的未来

198.关爱父母 关爱未来—————————————————刘岩波
199.张世忠:心存诗情 做人不装—————————————沈学印
200.心灵码头—————


自留地
-----------题嘉荫采摘园

凭着五十元一张的门票
和一群瓜果样的女人
用这样的词汇多少有些暧昧
她们没来的前一个时辰
一切都是青绿青绿的
葡萄 柿子 菇娘
山梨 丑瓜 空气
远处谁家愣头愣脑的玉米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
躲在一帮齐腰深的桃树下
那树杈上就结出了果子
在这里的确需要相爱
就像一粒草莓遇到了舌头
然后让她在身体里小住
听果实里的波澜相互撞击
让膨胀一浪高过一浪
我想有块这样的自留地 想法
却被短信里的仲裁声打断了
南海开庭了 法官是几个老外
这和联合国无关 什么TMD狗屁逻辑
这是我家的无公害菜园子
拒绝任何转基因杂种进入
不买门票休想摘桃子
诗人们硬邦邦地骂了一声
跳起的脚忘了合辙押韵
那声音比七月还要高出半头


山城子简评:
本来是记游,写得热热闹闹的,却突然(尽管那里衔接得极其自然)跳跃到国际新闻上来——那个已经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由西方导演的有关南海问题的反华闹剧,当时引起了许多诗人的愤慨,专门的诗作,连篇累牍地发在各大诗歌论坛上。张世忠将他的爱国情怀,及时地揉入了这首旅游诗作之中,其作为诗人的敏感,可见一斑。




乐者


我不得不佩服
你把这一碗尘世
品的咂咂有声
你用手去一一堵住
岁月这只巨大箫管里
暗藏着的风言风语
让一部分疼和痛咬紧牙根儿
在黑白发的琴弦上
分娩出高山流水的景观
你必须借助
这些质地优良的碰撞
掏出五脏六腑里的真元
去安抚十指上的律动
就像我必须借助一段旅程
去喂饱这些嗷嗷待哺的
鸡肠刮肚的文字
只是想让这奔波了
五千年的文字
横撇竖捺折点弯勾
长得更像点文字

山城子简评:
诗人热爱我国五千年的文明,特别是五千年的文化与艺术。于是借助一位钢琴手的演奏,联系个人的诗歌追求,简洁地含蓄地抒发了这种热爱的情怀。


歌者

呼吸是如此的年轻
不再满足一个字
一秒钟的长度
那些个字被两片嘴唇
磨得光滑圆润
从喉咙的隧道里
风驰电掣驶出
这是身体的另一面
我不知道
除了声音还能做些什么
延长一个汉字的寿命
其实这就足够了
一望无际的声音
在牙齿的暗礁中澎湃着
这寂静里的辽阔
让辽阔显得越发辽阔了

山城子简评:
记得我许多年前,把“辽阔”怎么活用了一回,在我的习作里。而近年来,我发现这个词很走红,几乎上了所有行走网络的诗人的作品。张世忠也没少用,用以表达他的心境。但用得最到家的,就应当是这首诗的结尾了。“这寂静里的辽阔/ 让辽阔显得越发辽阔了”。这样的前两个活用为名词后,第三个回到了原本的形容词。这样的变化词性的反复,是将这个词用到极致了。


手机时代

满车人都鸦雀无声
我一直在静静地看着你们
一些有思想的肉体
在无线信号里打着滚儿
多么和谐多么守纪律的时代
即使没触犯法律
也要画地为牢
为自己购买一座三寸高墙
软禁手  目光   时间   魂魄
打字的速度
让我想起了谍报员
只字不漏的手
滴滴答答的声音
打死也不说的密码
大规模的搜捕开始了
智能把一个个惯犯
关进手机的监狱
在科技射线的皮鞭下
写着微信的宣言书
在无比现代化的监狱里
乐此不疲  自由穿越
在电池的审判台上
宣布彼此的无期徒刑
亦或是刑满释放

山城子简评:
诗人乘坐公交了吧?写的分明是公交车上的情景。张世忠这样的描写,让我有个幻像,就是手机变成了手铐,牢牢地拷住了每个人的手,动弹不得。于是乎,公交车成了一辆运送现代科技囚徒的囚车了。
这是信息时代的特写,是历史的记录。一千年后,或一万年后,后人会从这样的作品中,读出文字的化石来。


我看到一塘粉色的礼花
——题翠峦第二届荷花文化节


那场雨设计的很好
可以让游人干干净净地
贴进一池莲语
切磋出污泥而不染的身世
我喜欢上了名人山庄
就像喜欢上了一个洁净的女孩
在青石板的尽头
一个举着一柄莲叶
端着两旺雨露
依在青山碧水间的姑娘

那荷赚着一束目光的火苗
点燃了莲子的弹药
一瓣瓣莲叶的礼花儿
就炸出了一塘秋色
我用指头的鼠标
打开相机的输入法
提着两块
眼睛的移动硬盘
潜入莲蓬跳出的窗口
去搜索一段关于莲的心事

一个油画家用毛笔的刀子
切下了一小片池塘
空空的画布上
蓦然响起了一阵蛙鸣
嫩绿的油彩至今还在摇曳着
那位叫丹青的书法家
蘸着墨汁的种子
在三尺宣纸的园子上
种出了几垄水墨
却不知谁能成为最后的果农

七月七  这是个节日
我看到一朵朵粉色的礼花
照耀着几亩倒挂的天空
篝火渐渐举高了月色
鄂族烤全羊的味道
填满了兴安岭一腔空旷
一杯土酒一支民歌
敬天敬地敬生活
萨满鼓把一棵棵声音
栽进客人肥沃的行程

山城子简评:
把一个文化节,诗意地记录得这样细腻周到,是诗人想通过这样的记述,来歌颂这个小康了的幸福时代。很正能量的作品!


深夜,遇到一堆火
——题女儿为同学送别

夜  穿着晚礼服
三个孩子
抱着三沓冥钱儿

在夜里十点十分
我遇到一堆火
那火的样子很天真

爸爸  同学出车祸了
女儿抽泣的声音很咸
把夜色齁出了几声咳嗽

女儿说其实那颗泪
是被留恋踹了一脚
泪就打着滚儿地喊疼了

我们想送送他
那挪出的话语很空旷
就像拢在纸灰四周的夜

我们都叫他小涛
名字和江水的声音一样
拍着我们过去的笑声

他坐过的课桌
来了新同学
我怎么看都不像他

女儿长大了
语气和泪水  连同
沙滩上的影子也长大了

山城子简评:
很真实的记录,很感人。读后我不得不赞扬从诗人女儿身上散发出来的人性美。


与一朵残菊打坐

在月下
挥去前尘旧事
披一袭星光的袈裟
与一朵残菊打坐
品西风飘雨的午夜
不及所想时
听见心头的风声
从彼此的掌心悠然划过
渐远的语言和色彩
流年 黄花 风沙
清辉中 我看见
花瓣上沾满薄薄的情愁
小桥流水处
有影子在叠加

山城子简评:
诗贵含蓄,诗贵精炼。阅读中我第二次提到精炼。上次是说诗人如何精炼的,这次想说本诗的起笔(虽然很不错了),还可以精炼一些。
“在月下/ 挥去前尘旧事/ 披一袭星光的袈裟”山城子觉得还可以去掉三分之一的词语,删改成“月下/ 挥去前尘/披一袭星光”。
探讨如下:
其实,省略介词,不仅使语言更精炼,且直接。所以,去掉“在”。我以为“前尘”里,已经包含有“旧事”了,所以去掉。既然“一袭”了,不必“袈裟”、“长袍”或“拖地裙”,可以任凭读者想象了。


思念的绳索
         -----给D.S.S

那堆新翻开的泥土
谁预先设计好的结局
仿佛是一道新鲜的伤口
疼的不只是一锹黄土
还有外面的亲人

吊唁厅用黑白的目光
读着一张照片
就像十月的枝头
清点着一滴滴落叶
旋转的姿势

走上了这条山路
就走出了人间
看风水的师傅 测量着
相口和天堂的距离
不知是否能测出
一米半的墓穴 究竟
装着几吨四十多年的春秋

一座坟头
大地隆起的炎症
结痂成凸凹的碑文
一块亲切冰冷的疤痕
思念的小兽
在空旷里横冲直撞
盘根错节成 一粒
相思的种子
山把一阵紧一阵的伤感
使劲向上提了提
你必须仰视
才能抓到思念的绳索

山城子简评:
目前的中国,有两种因素可以造成人们的夭折。一是癌症(一年300万,年轻人当有100多万),二是车祸(一年20万,年轻人比例多一半吧)。不知道这位年轻的D.S.S属于哪种?诗人注重友谊,送葬到墓地,且以诗记之。逝者有知,当欣然矣!


大哥,我找到了……
————悼念著名诗人、国家二级作家衫楠兄长

(一)
大哥,我用了你的毛巾
轻轻的,拍了拍
我也日渐微驼的背
轻轻的,就像你
一粒粒拔出我肩胛缝里的痛
就像你看着我的眼神
让我找到了血亲飘过的风
绿了一地美景
我拧了拧一团潮湿
仿佛拧掉了你一路烟尘
一如你清晨的诗
在博客里一滴滴飞溅成行
你选择了自己的高度
那是《雪花飘落的歌声》

(二)
大哥,我用了你的澡巾
替你摸摸我也不再年轻的脸
我不知道眼里流出的是泪还是水
我不知道大哥的脚步
正徘徊在哪一处洁净的海滩
正在欣赏着怎样的一种世外桃源
搓澡的技师啊
你不会想到你手里的澡巾
是诗人留在尘世里
唯一的体温
你不会想到初春里也有凛冽
你不会想到光阴的石头
正在敲击着哪一处深谷
正在掩埋哪一处路口

(三)
大哥,我正在用着你的香波
感受着春风吹又生的气息
那雷声就近了
雪花儿,早早地为你的到来
铺上一床圣洁的褥单
当我把漫天的纷飞
裁成垂首的挽联
种在你早春的门前
大哥啊,我又看到了你
醇正的笑脸
我多想,多想再听一遍
你亲切的鼾声
再看一看你叉腰的背影
再陪你听听狂野放荡不羁的风声

(四)
大哥,我正在用着你的梳子
帮你也帮我梳着两鬓落英
大哥,我看到你说的那座冰房子了
大哥,你为啥还是那样洒脱
知道吗,大哥啊大哥
你的微笑动容了倒春寒
却冷了弟弟的手
让这五十六行咸涩的字
陪你蹒跚出
五十六个凸凹春秋
大哥,别等
因为九重天堂里
正在抢购你爽朗的诵读声
正在搭建你诗歌的浩瀚工程

山城子简评:
每节诗的开头都反复“大哥,我……”这种节排比,可以追溯到诗经的节排比。这样的写法特别有利于所抒情感的逐步加强。诗人对诗人身份的“大哥”怀念至深,特适合于这样的安排。

致莫言

幸福和快感
其实   是低值易耗品
省着点花就会有宽度和厚度
“一切很快就会过去”(莫言语)
大家都是一介草民
蹲在草根下狂饮一次如何
让酒瓶空了   重新斟满
一瓶月色半两风声
呼朋唤友   招蜂惹蝶
再品一品这八万里江山又何如
单纯是与生俱来的文物
即使  时光跑累了
也千万别弄丢了
丢了   日子的伤口就会发炎
这可是个不好的兆头
你要用欣赏的余热
躲进一粒露珠里
守住一枚豆芽的水分
勇敢地宣布它沉思的弯度
用遗忘和宽恕为自己拉开帷幕
去感受滚动和羽化的滋味
去聆听一种温润的辽阔和透彻的坠落
当你从一滴露水的深处走出来
却发现远处山峰的眼皮儿眨了两下
让目光猛地起了几层褶皱

山城子简评:
面对莫言,我默默无言。
诺贝尔文学奖,所以给他,自有一向对中国不感冒的评选机构的道理。而他们的道理,绝非我们的道理。事实上,我国有许多正确反映中国现实的作家作品,不必说已经过世的沈从文、老舍等老一代作家,也不必说健在的王蒙、毕淑敏、贾平凹等名作家,单是敢与安徒生比肩的童话大王郑渊洁,早就应当得个什么比诺贝尔还诺贝尔的奖项了。
至于,“守住一枚豆芽的水分/ 勇敢地宣布它沉思的弯度”这样的话,还是说给后来人听。难说莫言他配,还是不配?

西行的女孩

一缕丁香的笑容
这个春天的卷轴
被一阵撕心裂肺的冰雹
蛰的 弱不禁风

那哀怨像一把扫帚
扫疼了日子的神经
一条倦容枯槁的老街
扯住了季节的行程

露珠一样的女孩
被光阴的吸管渐渐抽空
背影的痕迹依然镶嵌在
正午阳光的锦缎莲蓬

西行的途中 有母亲
为你铺开嘶哑横亘的地毯
父亲那一下下砸在墙上的拳头
多像一个修路工
为女儿筑一条
长满喋血杜鹃的幽径

那一船的风铃
正沿着父母的泪水远行
那对思念的双桨
猛地把天空溅的一激灵

第二十一颗
生日蜡烛的花瓣
开成了天堂里
一串娇嫩的钟声

山城子简评:
多么令人伤感的事情!才21岁的花样年华,怎就西行了呢?纵有“一船的风铃”,何以化解她父母巨大的悲痛……


琴声的眼睛
   
看着看着  世界就没了
走着走着  心就贴近了
握着的不止是馒头  还有
那些剩下的一粒粒干瘪的岁月

那些感动过空气的音符
那些咬着牙  乍暖还寒的心情
用琴声的眼睛  小心翼翼地
推开行人脚步匆匆的门扉

时间和空间  被大块大块的冷漠
砸塌   静静地躺在脚下痉挛
触摸着这些禅意弥漫的日子
一些想法呼啸着穿越而过

我听见有一缕叹息正在发芽
那些试图拨亮前尘后世的曲子
期待着撩开光阴的窗帘
替眼睛留住色彩、温暖和记忆

山城子简评:
生存是一件艰难困苦的事,而残疾人更是难上加难。诗人看到一幅盲艺人卖唱的图片,就有了如上的良知的寄望。社会现实卖唱的何止盲人,我在一个旅游点聚餐时,现场就有三、四个壮汉子,提着麦克、音响和装钱的桶桶,不停地唱着。

孩子,别这样去讨好生活

孩子
这垂弦的动作
能否钓起一片疆土
四面楚歌的背篓
是否扛得动城市奢侈的谎言
还有脚下那些淳朴的群山
那恨不得    洞穿万丈淤积的
目光    原谅了荒郊的冷
一望无垠的伤口
缠满笑声的绷带
弯曲,向垃圾鞠躬
面对这讨好生活的动作
我必须放下对抗
拨出眼里的沙子
找个离危险最近的理由
打开一片片粗糙的早晨
把幻想伸进时间的根部
抽出罪过和良知
抽出痉挛和羞赧
抽出温暖和假设
抽出闪电和火焰
抽出一根根发芽的春光
交给木讷的流年供养

山城子简评:
一幅小男孩拾荒的图片,又让诗人张世忠受不了了。中国的垃圾山,还真不知养活了多少穷苦老百姓。而因此成了百万富翁的,也不乏于媒体的报道。我以为不必“抽出”这个那个、那个这个。我们所处的世界时代,只能耐心地等待,等待时间将叫做“资本”的东西“抽出”人类社会的肌体,那就什么都解决了。


不要钱的乞丐

揣着军人证书的乞丐
义无反顾地坚守在岁月的深处
收获起一捆捆目光的鞭子
你的世界  一座富足的宫殿
一只承装敬意的搪瓷缸子
溢满沉默和高度 依赖和信仰  

空空的裤管
这枚退出枪膛的弹壳
硝烟过后的残骸
被嫁接在城市惊讶的目光中
一条患了伤寒的木腿
鸭绿江激流之上的木桩
屹立 像一把尖刀
从孟良崮的弹片中冲出
插在三八线的扉页上
就再也没有拔下来

46年,华野六纵
“我当过七年兵的,
我还是个共产党员哩!”
匍匐,多么庄严地顶礼
用一个军人不老的姿势
向苦难不羁的大地
向阿玛尼那碗苦菜花
向生存的战场
向一棵温暖的粮食
哪怕输掉最后一粒怜悯
也要让耐心和固执
从日子的缺口突围

失语的午后
沾满了繁华的尘埃
我被一些情节噎住喉咙
取下一块夜的玻璃
用阳光一遍一遍擦拭
培育残缺不全的的光亮
种下一些简单的口粮
尽管你看不见我心疼的样子
这个从遥远赶来的镜头
偷袭了我一个世纪的心情
砸的我措手不及

山城子简评:
诗人向我透露,这个灵感也来自图片报道。我觉得我们国家对复转军人都有一定的福利待遇,从朝鲜战场上下来的老兵,每月都有一千多元打到卡上。这位何况还是光荣负过伤的呢?到底是如何成为了乞丐的呢?我觉得这样的新闻不可信,或者这样的乞丐不可信。毕竟,现实社会客观上既存在假新闻,也存在假乞丐的呀!图片不是生活,还是让灵感在生活中窜出来更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