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18|回复: 4

100期精选。徐锐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7 03:5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子与九月
文/爱在深秋

放逐一段时光
去荒凉的德哈令
草页尖上泛着白露的霜气
如延伸的铁轨
透着冰冷的青光

姐姐酿的青稞酒
才呡一口
月亮就亮了

九月是你的
山河也是你的
你的城里 有梦为马
可供编织诗和远方

你注定要远行
春天还没到来
谁会记起   昨夜卧轨的人

无非是山涧多了处荒冢
无非是人间少了一首诗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9:3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江色赋
文/爱在深秋

在扬子江边
总能找到静止的砂砾
和一些流动的石头

风是写意的
廖廖几笔     就能勾勒出秋的意境

歌声踏波而来
收网的船夫
还来不及折算出明日酒钱
落帆便退回到一场雨里

潮汛难逾海门
古渡之上
开于前朝的浪花
哪朵渡过康王泥马
哪朵濯洗过屈子之缨

月色跌入江心
晒经石前的一壶香茗
浸泡着我打捞不起的半世光阴



只要有你
文/爱在深秋

江南的桃花一直开在梦里
虚掩的门扉里,长出狗尾草
有一个我不止一次念叨过的名字

她一直卑微着,在我深情的目光里
曾试图逃离的日子
被我一再喊回

一些被无眠敲醒的文字
总能挤破夜色
一张白纸长满新词

当那个让人心跳的字眼
不合时宜地从唇齿间蹦出
余下的时光里
我们已注定不能各安天命

此后
我们各自握紧誓言
再不必担心
在月光下走失的桃花会迷路


梦里一场雪
文/爱在深秋

说起梅花
眼里总会生出柔软
那些白色的精灵
是宜城天空落下的云朵
轻轻掬一捧
便能嗅得到梅花的暗香

江北多年没雪
隔着火炉
我记忆里的那些霜白
总能让这个冬天多出一种极致的冷

我习惯了在有风的夜
打开窗户
让梦里
飘进一朵故乡的雪花

而我虚拟的相约
总会让冬天生出拒绝的理由
发表于 2018-1-7 21:11: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乡
文/爱在深秋

几笔
勾勒出散落颓败的屋舍
还有失魂的炊烟

这是在地图上找不到的一个点
长河那边的人把这个地方叫后山
我把这里叫做老家
炊烟散尽之后,这里便成了故乡

用心底最柔软的月色擦洗这方蓝天
直到云色泛白
老屋轮廓渐稀

三杯酒饮尽后
父辈种植在自留地里的诗歌
在异乡落雨的夜里
长出新词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15:2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冬日书(一)
文/爱在深秋

我们习惯了围坐在火炉旁
说些与季节无关的词语
以至忽略了一条解冻的小河
忽略一池被风啄破的薄冰

行囊里积攒着的理由   和过往的日子一样苍白
脚底的新泥
粘附着擦洗不掉的陈旧乡音

多年来    我们一直匆匆
用脚步挤压时光
感受着一些触动心弦的细节
眼眸里的牵挂
其实没有来由

日落之前
我还能抓住点什么?
除了和千山暮雪一样白的年龄


冬日书(二)
文/爱在深秋

六角花瓣肆意地开着
所有的松针低垂
指抵心的方向,有些痛

一整夜     喑哑的风
都在喊着我的名字
而我不敢松开攒紧的手心
怕残剩的温度在雪夜走失

依然行走于人间
忘了来路上
用杂乱无章的词语,填充的潦草脚印
一些被淋湿的记忆
会在某个清晨被早起的鸟儿衔起

还有什么比经过更重要
即便冬天更冷夏天更热
都不能改变万物纷呈的春季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07: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冬日书
文 /爱在深秋

六角花瓣肆意地开着
所有的松针低垂
指抵心的方向,有些痛

一整夜     喑哑的风
都在喊着我的名字
而我不敢松开攒紧的手心
怕残剩的温度在雪夜走失

依然行走于人间
忘了来路上
用杂乱无章的词语,填充的潦草脚印
一些被淋湿的记忆
会在某个清晨被早起的鸟儿衔起

还有什么比经过更重要
即便冬天更冷夏天更热
都不能改变万物纷呈的春季


文/爱在深秋

整个夜晚     我都被幽禁在你文字的意像里
山岚之外
有被雨水打湿的青衫和孤帆
有我耗尽心力
依然无法企及的远

你递过的目光
总能穿过一段黑暗的路程
在我丢弃的城堡前,流连忘返
那里有花     有流水
有大把大把可供虚掷的光阴

大寒前的一场雪,顺着你的长发铺展开
落单的雁,驼着乡音
一次次迷失方向

送你一首小诗

只要有你
文/爱在深秋

江南的桃花一直开在梦里
虚掩的门扉里,长出狗尾草
有一个我不止一次念叨过的名字

她一直卑微着,在我深情的目光里
曾试图逃离的日子
被我一再喊回

一些被无眠敲醒的文字
总能挤破夜色
一张白纸长满新词

当那个让人心跳的字眼
不合时宜地从唇齿间蹦出
余下的时光里
我们已注定不能各安天命

此后
我们各自握紧誓言
再不必担心
在月光下走失的桃花会迷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