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01|回复: 6

[诗意山水] 2018.与一场冻雨相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30 05: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8.与一场冻雨相恋



mmexport1517261243037.jpg


诗/哑榴

1


雨,集体蹦出
大地之上,山脉之上

演绎一场冰晶之恋

这些浇灌庄稼,花朵
的雨,平日里默默无闻
名,不见经传

在一场狂欢里,凸起山河


2

以山为舞台
以大地为展厅
以雨的名义,叫醒山河之美

字字为玉,为珠
行行为草,为串
大地为玉帛,绣千山冰雪
绣万里玉石,冰雕,珠帘

活着的,死去的。一齐歌唱


3


柔情如草,生出了冰,附在
草木之身
如玉,如珠,如喜泪涟涟
如汩汩心涛
狂吐了一地

漫山,遍野

柔情刻骨。刻在草木之上
山石之上
纵然你有劲草之骨
青藤之筋
你也会成了一场邂逅
的俘虏,与之融为一体


4

细茎
成了玉龙
种子
成了透明珀琥里的飞虫
褪色的蔫花,坚果
以另一种温润之美
向你倾诉昔日红颜,落寞

荆条,挥舞着冰晶大棒
小刺儿也不再扎人
被冰噙着

5


除了,太阳
谁也不能将琥珀砸开
将这些柔情与草木分离

谁也不能带走
万山之珠

6

一茎冬草
狂呕倾世之恋

冻结。一条小玉龙

一棵玉树
千手观音

这些话语,你且
冷冷地,听


20180130












 楼主| 发表于 2018-2-18 03: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冻雨

零度以下,你欲成雪
偏遇暖心
再遇二千米近地,低温
流成,冻雨

喜剧吧。喜欢你
尽管你一而再,再而三
忽略了,我的黄牌警告
越过胫骨,肢体
可以承受的负重

夭折着,爱你
魔鬼的天气
你是天使,也是魔婆
在我身上,贴满
再生的,冷伤口

这一世情缘
可遇,不可求
像一首晶莹剔透的诗
上天注定。速成在这个黄昏
辗压着我。丢盔弃甲


20180126






 楼主| 发表于 2018-2-18 03: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1月25日,傍晚,下班


街道两旁的樟树
都疯了
被冻雨摁到地面
分叉,折腰
披头散发
一个个忍辱负重
忍气吞声
忍无可忍

这透亮的淫珠
在路灯的晕光里
不放过每片叶子,小枝
作威作福
骑在她们头上
摇动,难以承受的负累

尽管,一切看上去
那么美
到处是玻璃碰撞的声音
伴随无声的夭折,塌陷
包括
躺在道上的,呼救

所有的泪
被成倍放大出喜悦
疼痛,伤口
都被谎言肆意隐蔽
包裹得那么完美
让人心生喜悦
忘掉
垂死挣扎着的,集体

玉人泪
倒下一排
锦衣,玉食么
这刻看上去
衣衫不整,褴褛

冻雨,流动着
石钟乳一样,生长
于叶,于枝,于电线
电杆


20180126

 楼主| 发表于 2018-2-18 03: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望景亭。遇竹

l。

冰美人,醉卧于此
披着一场冻雨,珠光乍吐
我沿九十九级台阶上得山峁
正好落入你怀中,是你

千年等一回。在等我
在这万里冰天玉窟之下
在这千山玉帘累珠之上
每一片竹叶,捧出珠子,不计其数
珑玲剔透。晶莹闪烁

而我,被你一下子揽入怀中
你用竹叶为我戴上珠玉之冠
珑玲之披肩。灵光,瑞气
一霎那,充盈在我胸间
让我为王,为宠,为你耳鬓厮摩
倾尽一生柔情,一世欢娱


2。

字字为玉,为珠
行行为草,为串
大地为玉帛,绣千山冰雪
绣万里玉石,冰雕,珠帘

美人!冻雨拓你
一叶,一杈,你的竹身
拓你在琥珀里
美着,笑着
醉弯了腰,贴近地面

天上泼下的水
凝结在空中
倾泉,飞花,溅珠
掀开重重冰帘
你一直在等我么?一一
我的心情热气腾腾
晃若置身于春天

我也弯腰,与你相亲
竹叶作披肩
琥珀为王冠
我的王,我的妃
我们在此山峁
相互拓印,满身的爱
化作孤本
珠玉镶嵌凡身
成王?成妃?一一
成千古一绝


20180130










 楼主| 发表于 2018-2-18 03: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归雪

甲壳虫溜了溜
吻了吻。废铁一样
堆在国道上

雪,无声下着
白色的烟花,灯管束
粗绳。树枝

在空中,呈放射状
停在一盏路灯下,被冷
罩着。自己还没有弄清她

是棵什么树。从公园的篱墙
探向105国道,一一
千百根冰索随风甩动

拥有铁链的重量
试图稳住,飞行者的亮翅

她,还会飞走


20180126
 楼主| 发表于 2018-2-18 03: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1月27日。钱家山绿道


昨天的柳丝
盛放的紫荆,紫薇
只剩秃枝,秃条,僵果
在一场冻兩里
挂满,冰帘

那么美
那么耀眼
仿佛她从对面走过来
从上从下,四面八方
将我的通体看透

我的皮肤像冬树
被冰层厚厚包裹
我的心脏像鱼
这些水草不叫水草
叫柳条,紫荆,香樟
这些水也不是水
叫冰花,冰珠,冰帘

我像一尾透明的鱼
沿着南岸孤独游来
不断掀开前面
玉树琼花的惊喜
又不断回望身后
眼花暸乱的眷恋
我游过的河里
划出一条凝固的波纹


20180127




 楼主| 发表于 2018-2-18 03: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1月28联盟村,砂矶头。看鸟


1


在竹林边,一只八哥
与我近咫尺
也许它冻麻木了
行动迟缓

田野里,积雪并未完全盖住
长长的稻茬。另一种灰鸟
落在头顶的电线上

像几片硕大的死叶
但迅速,从田硬又飞出一只
让我看清它们,真的是鸟

沿着田硬,我试图
让鸟儿与白皑皑的布景
拍个近照,一一

它们,在打瞌睡么

2


飞到,积雪的稻田
那么低,几乎
贴近了稻茬

三,五只,打了几个回旋
落入,丛中。啄食着,雪粒
一无所获

这时,村头的枯藤,老树
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欢鸣
密集的雨点从那边传来

让我恍然大悟
仿佛真的,悟出了什么

3

高枝,悬下冰帘
一些小鸟
无声地,点缀

很难察觉。直到
它们穿针,引线
在小溪之上

还有一只,乐巅巅
横穿溪流,振翅
向田野纵身,投掷

2018012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