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60|回复: 8

[诗意山水] 赛场选稿专帖(之六)(19一一2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21 02:31: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十九)




彭三县:谁说我不认真生活

。蝉


一门一窗
小小的斗室

一只蝉
昨日误入 没有叫
我把它装进瓶中
加盖 怕飞

今天打开 我大叫
天花板

头上了

好在我眼前
一片空白


。贞节牌坊


石头成精了
在日月的闪电里
露出狱鬼偷情的脸           
吓倒一  代   人

。木鱼

忽然 我感觉到了清醒
我触摸着头顶
以及心灵深处
这些被木棰敲击的痕迹
我开始有了树的想象——

原来某种禁锢的思想
是自己的肉体和意念
被人为地肢解后
重新残苦组合的产物

醒醒吧
不要再麻木了
木愚!
窗外 树木葳蕤
花鸟戏春风

。海潮来时,雕鱼才咬钩

南阳大街上
有一条梅溪路

我认识它
想像它是一条海

我潜伏在海底
期待涨潮......

我是一条雕鱼
太——饿

可我不想让它涨潮
但 还是潮涨潮落......

。皇帝


世上所有的马
都温驯地低头 向我
唯有一匹马
用屁股对着我

我不震怒
所以我是皇帝
所以我拥有雄兵百万
所以我拥有辽阔的疆域 和
万里晴空 在我心中

这匹马还用响屁逗我
令我忍俊不禁 有时
我真想跟这匹马
一起生活 一起老去

也许这匹马就是我
不然我什么也不是


。终于有钱了


终于有钱了
我把自己糟糕的
眼角膜 心脏 肝脏和肾给换掉了
我能成为全新的人吗 我大笑
我大笑
那年因干旱离我远去的雨水又回来了
我大笑......


。谁说我不认真生活


这些年尘埃阴霾和邪恶
捉走我的眼晴
我豢养的两条鱼
便回不到最初的池塘
这些年只因我看不见自己的嘴巴
听不到自己的耳朵
左手握不住右手
那幸福才会在没有与有之中
那红日
那海市蜃楼才会变成黑马
黑马变成我
我变成馒头鱼饵和钓线
我就是它们
谁说我不认真生活
比如此刻上帝吹灭了天上的灯
我得祈祷和感恩
又得摸黑 织 网
又得摸黑 找 我
谁还说我说我不认真生活


。血印


我把自己画成鱼
荷叶田田 我游到朋友圈
我把自己画成鸟
鸟笼悠悠 我飞到朋友圈

对那些微辞或删除
对那些褒奖或点赏
我不说是嗟来之食
它们滋养我的容颜

我诞生于笔端和眼底
身上的墨迹与墨痕
像打上的血——印
作行云流水哗哗流
不是吗
天高和海阔
只把我的梦幻来点染

谁能打破水和鸟笼呢?
我不得不把自己画出来
扮靓世界扮靓朋友圈!


。铜锣


哐 哐 哐......
只要施舍不断击中铜锣
猴子就频频躬身作揖

不知是哪位观众
戴一顶大檐帽儿
猴子眼红
就把铜锣反扣头上
惹得耍猴人
常常匍匐在地......
从此 戏箱里装满
各色的细节和聪明

故事重演 只是现在
那金黄色的回响
更神出鬼没
更深不可测
它能把我的自尊、贪欲
和垂涎三尺的口水
一起吞进去
与氧气 二氧化碳
发生反应产生 铜 绿
有毒!有毒!有毒!

信不信由你
看我眼睛里
燃烧着什么火焰


。那山那水那人


每一个人的内心
都有一条神秘之路
这条路
也许在星月之上
或在地壳之下
这条路没有路标没有里程
甚至得付出终生努力
去寻觅与开通
但你坚信
这条路
就在身边
像一条巨大的磁铁
吸引着你
诱惑着你......

于是你换上新装
刮掉髭须
背起行囊和铁锹
像永远年轻的掘矿者
遇山开山
见水涉水
竟成了忘记年月的
那山那水那人
那人说
这条路上有一盏灯
一盏灯的后面
有一个人
她也和我一样
挖掘着
呵 叮叮当当 一条路
呵 闪闪烁烁 一盏灯


。瓷瓶


我拈花移步 陡然,在路的拐弯处
打个趔趄
瓷瓶,一个荒芜的存在
昔日它开过美丽的童话
眼前,我如获珍宝 恨不得
把所有的春光都装进去
——趁着这鸟香语花的清晨


作者简介:彭三县,男,河南南阳人。中国农业银行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创作研究协会会员。中围金融协会会员。诗歌作品散见于官民刊300多首。偶有作品获奖。诗观:精短丶新奇丶寓意。















 楼主| 发表于 2018-2-21 03:45:02 | 显示全部楼层
睿智,清醒
如露,如蕾,绽开尘世
像花
如灯

心香,缕缕
时如风中之光
之泉
缓缓,悠然,又

在风中
迅速弛过
 楼主| 发表于 2018-2-21 08:0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彭三县,男,河南南阳人。中国农业银行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创作研究协会会员。中围金融协会会员。诗歌作品散见于官民刊300多首。偶有作品获奖。诗观:精短丶新奇丶寓意。
 楼主| 发表于 2018-2-21 08: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mmexport1519171144539.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3-9 21: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二十)


刘炜:



。千户苗寨报晓的鸡啼

在千户苗寨蝴蝶妈妈家吊
早晨五点半被雄鸡叫醒
天刚蒙蒙亮
月亮,还挂在天边
田埂上的露水
破碎了钻石的梦
父亲手一挥,母亲手一挥
像布谷掠过麦地
地里的麦子就割完了
打谷场的四周聚满了麻雀
它们兴高采烈地议论着
好像打谷场的麦子全是它们的
村庄也是它们的
在千户苗寨蝴蝶妈妈家
我听见雄鸡报晓,一声又一声
载我回到少年时
那时麻雀们的理想,还是那么新鲜
我们的欢笑
还像春笋不断地从地里冒出来
那时候,我们的幸福
像四卯酉河的流水不停地流过村庄
一眼就能看到天边

。吊角楼

我不喜欢苗族的菜
也不喜欢苗寨潮湿的空气
连被子都有股潮湿的味道
苗王家的苗药卖得挺贵
疗效未知,有几面锦旗
我犹豫再三,还是没买
苗家到处都是客栈
小吃街也没什么好吃的东西
酸汤鱼,腊肉,腊肠,竹笋
我都不喜欢
我只喜欢苗寨的米酒
和会唱山歌的少女
还有苗寨的吊脚楼
我从小就渴望有一幢
木头的房子
像树一样,每天都向星星
靠近一点

。黄果树瀑布

雨水充沛你的水流就大
反之,则小
好像我住的酒店
沐浴时,突然停水了
起用了备用水
导游说黄果树瀑布
其实,是个瀑布群
共有十八个大小瀑布
黄果树瀑布是徐霞客发现的
以前叫白水河瀑布
我听起来,就好像是说
徐霞客也在此沐浴过
这没有什么稀罕的
就好像我今天也在此沐浴过
我们是老乡
只不过明朝的徐霞客
代表的是江南的一片稻田
而我代表的是苏北的一块麦地
从明朝开始江苏省,就到贵州省
蹭澡了,上午在黄果树
下午,在陡坡塘

。三角梅

在黄果树国家公园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三角梅
它声势浩大的扑过来
让我的脑海,一片嫣红
像一场救不下的大火
呵,生如夏花
没有比这更壮美的盛开
也没有比这更浪漫的死亡

。俘虏

我喜欢你画的竹子
更喜欢你画的竹枝上的麻雀
毛泽东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说明麻雀也有一颗热爱的心
打谷场,就像村庄摊开的煎饼
麻雀,只取四周散落的芝麻充饥
它们早已识破稻草人,草帽,竹杆
旧布衫,红布条的伎俩
它们甚至在稻草人的脑袋里
做起了鸟窝,我在贵阳
看到了你在深圳画的苏北平原的
竹子与麻雀
有一种感觉就像竹子的根
在地下潜行,时不时地想吼两嗓子
想起一路上,一个接一个穿过的隧道
就像日子突然加速
一会儿黑,一会儿白
就像过年与好朋友一起喝酒
杯子一会儿满了,一会儿又空了
亲爱的,我喜欢你画的竹子与麻雀
喜欢这画背后埋伏的乡愁
作为俘虏,我知道乡愁有时无需干年万马
只需二三株竹子,三四只麻雀

。黄果树

贵州,黄果树
想起少年时
抽过的,黄果树牌的烟
只是我早就戒烟了
因此,去贵州黄果树旅行
总有一种,把抽了半截的烟
重新装进烟盒的感觉
至于,黄果树瀑布
也许,早已酿成了茅台酒
醉成了云雾
或者,白白地扯起
露天电影的幕布
当然,也可把我再次
卷成一支完整的烟
叼在岁月的嘴上

刘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少年文艺》、《诗刊》、《诗选刊》、《诗林》、《星星》、《绿风》、《扬子江》诗刊、《雨花》、《上海诗人》等发表诗作。作品入选漓江版《2015中国年度诗歌》、《2013—2014中国新诗年鉴》、《华语诗歌年鉴》(2013-2014卷)、诗刊社《2000年度最佳诗歌》、人民文学《2004文学精品诗歌卷》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月光下的村庄》,多次在诗刊社组织的诗赛中获奖。






我期待的明天(组诗)
                  刘炜
                             
我突然想起消失的村庄

我突然想起消失的村庄,麦地
落满白云的棉田
想起掩映在树下的农舍
鸟鸣,和猪圈厨房比个的草垛
高高的烟囱,鹊巢,矮矮的炊烟
我坐在河边,小河黑着脸
没了鱼虾的戏嬉,就像没了心跳
再冷的冬天,也不会结冰
即便结了冰,也已不是孩子们
心中的棒冰箱,随便取一块
就能放在嘴里,咬得咯吱咯吱的响
雪也不落了,落也就落很少一点
就像我翻箱倒柜找出的一件白衬衫
对着镜子一比划
就不想穿了,总觉得不对劲
不搭,天边的晚霞也旧了
太阳,马车上的铃铛也旧了
从头顶经过,都听不见响
而我也不再是一个乡愁的符号
故乡已嗅不出我身上的泪水
这世上悬挂露水的草叶
早已枯萎,还在枯萎
春天,也不会苏醒
2017.12.15

我希望天空再小一点

我希望天空再小一点
深一点,像一只青花瓷的海碗
可以装下家乡的黄海就行
也不全装下,还留一半
让它自己涨满。然后
然后,我就乘着地球的滑滑梯
一直滑下去,滑离地球
假装一脚踏空,打翻了海碗
在太空下一场家乡的
蓝色的雨,连空气都是咸的
弥漫着煎饼的味道
不需要地球引力
也不需要氧气,和粮食
我想把那样的生活
叫自由
2017.12.15

时间与水

把水装满一只瓶子
几天以后,它还是满满的
几年以后,几十年以后呢
我不得而知,一个人的耐心是有限的
于是我开始怀疑时间若流水的说法
在输液室,一位老人
看着瓶子里的水一滴一滴地滴进血管
就像是数着一秒一秒的时间
一次只能补充两三瓶
一个老人,经历过太多的事情
身体里存放的东西太多
而留给时间的空间已经不多
就像养水仙花的盆子
石子占据的地,永远比水多
老人盯着输液瓶
目光如空洞的隧道
一直等到瓶子里的水空了
才颤颤巍巍地起身离开
他知道,那些水不是时间
只是把干涸的时间稀释了一下
就像把沉淀在杯底的糖
冲点水,再细细的喝上一口
一个老人对时间的珍惜
与他年轻时对时间的挥霍
就像一副对联贴在脸上
不需要横批,和总结
2017.12.16

我期待的明天

我期待的明天
一睁眼,就成了今天
它就像一只小鸟
我追着它一路向前
眼看着就要把它捉住
可它一振翅,又飞走了
在前方不远处,逗我
就在我又快要扑住它时
它又飞走了。就这样一次
又一次
明天的小鸟始终在不远处
逗我,越追越远
可总有一天,我会把自己打开
变成一片天空,或者一棵树
也逗它一次,只要一次就够了
我与明天,终会恩怨全无
207.12.16

有点乱了

狗穿上了衣服
接着猴也穿上了衣服
猫,鸟,蜥蜴都穿上了衣服
还真有点人模人样的
我想象人脱了衣服
浑身长毛的样子
一定也是狗模狗样的
不好意思
好像有点乱了
2017.12.17

弘法寺的麻雀

昨日,去弘法寺上香
发现寺里到处都是岩鸽
它们不怕人
它们乐意吃嗟来之食
一只漂泊到此的麻雀
也想拜下佛,吃点嗟来之食
却被一个孩子,用风轮
追着赶跑了
岩鸽,不是保护动物
却一直明星似地被惯着
养尊处优,目空一切
那些渺小的麻雀
说起来还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数量众多,啄食害虫稻谷果疏为生
却总是被不断地滥捕滥杀
连信仰的权利
反抗的权利,都没有
看着心疼
2017.12.17

乡愁

乡愁,说白了
就是想家了
就是春节回不回家过年
清明回不回家扫墓
乡愁,就是飞机票高铁票太贵
火车票又不好抢
一家人来回一趟,三月工资
愁钱,也愁时间
一个假期,大半在路上
乡愁,就是和朋友同学亲人一起
喝喝酒,吹吹牛,唱唱歌
在乡音里,疗下伤
话话沧桑。乡愁就是回家
留在雪地上的脚印,还未融化
又加了一帮离家的脚印
乡愁,就是飞机高铁的速度太快
不再有古道西风瘦马
来不及把漂泊的路途从从容容
像卷尺一样收好
只够把母亲绷在双臂上的念想
绕成月亮般的线团
到了深圳,再用一行行的诗
织成毛衣,叠进行李箱
除了节日,平时轻易不穿
太过侈奢
2017.12.17

幸福

躲在你家的苹果园里
想喊你出来
可我不敢,你家的狗狂吠
你的窗户开了又关了
就像希望与失望
总是挨在一起
我把心伪装成苹果
藏在你家的苹果树上
风一吹,满树的苹果摇晃
我的心不见了
几年后,在我家的苹果园里
你拽着自己的辫子
羞怯地告诉我
你藏在我家苹果树上的心
也不见了
我忍不住地笑呵笑呵
一直笑出了眼泪
也没止住从脚涌到心口的
滚烫的幸福
2017.8.1

雨,不会哭

凌晨四点多,又下雨了
我奔到阳台上收衣服
对面的人也在阳台上收衣服
有小孩在哭
好在雨,不会哭
再大的雨,也不会哭
雨没有喜怒哀乐
雨的喜怒哀乐
都是人强加给雨的
人的喜怒哀乐
我非草木,我避着雨走
从来就不曾想过
要顺着一滴雨爬到天上去
天上又闪电,又雷鸣的
没意思,我高兴了
就朝褪了红漆的鼓上擂几拳
我不怕下雨,因为
有人高兴了,也会哭
2017.8.1

蚂蚊的童话

蚂蚊正在过马路
马路对面,那棵槐树上的钟响了
它就要开动
打谷场上蚂蚁们挤在一起
拖家带口,带着行李
我认识它们,它们行李箱里
换洗的衣服,肩上的粮食
我都认识,它们安静的坐着
在等下一班火车
开往济南的火车,然后再转哈尔滨
只要钟声一响,蚂蚊们便会乱成一团
像风吹着的树叶
然后,再排着队进站检票上车
我就在蚂蚁长长的队伍里面
突然行李掉下了站台
当我爬到火车下把行李捡起
翻窗上车,火车正好开了
一身冷汗到了济南才干
在哈尔滨道里的一个招待所
我一会躺着,一会站着
窗外的天空也跟着一会儿高
一会低,像要地震
此后,我再也没有这样挤过火车
那棵槐树一直停在那里
树下积了厚厚的落叶
我随手拾起一枚
就像拾起岁月中的某一天
自己撕下的某一天
再也返不回日历的某一天
我和蚂蚁还在车上,捏着汗湿的
单程票,还在风雨兼程
蚂蚁不哭,我也不哭
2017.8.1

红灯记

枫叶红了
山下的铁轨黝黑
像两条伸向远方的手臂
火车呢,绿皮火车呢
像磨刀石一样
把铁轨磨亮的火车呢
一个人的手掌,抓住的梦
不会轻易破碎
枫叶红了,每年的秋天
枫叶都会红
但火车呢,绿皮火车呢
收回伸出的手臂,交叉在胸前
把心像一盏灯似的抱在怀里
枫叶红了
红,就是枫树的果实
它背后的,或者前方的春天
是一列绿皮火车,还没褪色的怀念
奶奶,你听我说……
举着灯的人,正沿着铁轨走来
手中的灯,一会儿绿
一会儿红的,就像枫叶
打给岁月的吻
2017.7.30

喜悦

信仰会像天空一样瘫塌
毁灭,破碎
而大地依旧不断生长
天地就像两只手掌,在合拢
大楼封顶。上帝需要掌声
需要忏悔,与赞美
在胸前给每一粒粮食按上十字架
让卑微的人更加卑微
一个人站在山顶
与躺在田野上的人分享日出
什么都可以分割
士地,山岗,海洋,森林
但草木不管这些,鱼虾不管这些
飞鸟也不管这些
还有风雨,阳光,和空气
我穿着白衬衫,走在大街上
希望自己是个干净的人
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的人
神就在我们的四周
撒旦也在,每一粒粮食
都奉着神谕
无论是在大地,还是在血液
它们都会重聚
让卑微的人更加卑微
伸出双手承接雨水与星光
然后,暗暗合上掌心
灵魂发芽的样子
与粮食发芽的样子
都充满了喜悦
2017.8.1

最近我老是看天

最近我老是看天
看蓝天白云
也看乌云密布,闪电雷鸣
至于,雨后的彩虹
和天上的鸽群
应是老天的恩赐,在夜里
也看月亮和星星
琢磨那张苍白的脸究竟是谁
若夜观星象的高人似的
就差件云彩做的长袍
最近我老是看天
总想把人间的无奈
往天上引
2017.7.31

煎中药

我把一味又一味中药
往沙锅里搁
然后,加水泡半小时
这半个小时,我在岸上玩手机
一群孩子在池塘里潜水
升火后,我就围着沙锅转
不停对着煮沸的药吹气
英雄似的压下惊涛
和草民的一次次暴乱
不让它们漫出锅来
煎中药是件很美好的事
生病却很烦人,尤其是烧心
小时候,有瞎子算命
说我会当医生,跟药打交道
算他算对了一半
另一半,应归功于汉语的
博大精深,模棱两可
2017.7.31

做胃镜

一直怕做胃镜
同事说做无痛的
一试,果真好
只睡了一觉就做完了
如果死亡也能如此轻松
一睁眼,就到了
就像搬新家
谁还畏惧
2017.7.30

想起一些事物

突然想起了故乡的河流
像道路一样纵横天下的河流
每逢雨季河水暴涨
到处都是捕鱼的网簖
就像公路上雨后春笋似的收费站
在城里,我和所有失地的农民一样
脑子里不用再盘算春种秋收
二十四个节气,烟也要少抽几包
只有在十字路口等红灯时
才偶尔会抬头看一下荒芜的蓝天
想一想茅草花白色的云彩后面的村庄
就像鱼梦到了大海,和帆船
十多年前,父亲去天堂种地去了
早晚,在天边看到的云霞
就是父亲的桃园
就像是父亲从群乐村移栽过去的
连枝头的喜鹊和白头翁
都一模一样,银河并不宽阔
就像故乡桃园旁的,那条小河
不声不响地日夜流淌
由四卯酉闸汇入了大海
就像我每天,在白石龙地铁站
挤进挤挤挨挨的人群
每呼吸一次,都有波浪
2017.7.30

民风

三楼的空调水
滴在二楼的空调上
有一声,无一声的很烦人
像患了前列腺炎似的
二楼的人很想骂
三楼的人几句
想想,还是忍住了
二楼的空调
就像电视剧里执行任务的
侦察兵,被敌人淋了尿
心里很不爽
却硬憋着一声不吭
二楼的人,想了想一楼的人
捂住耳朵继续睡
将心比心嘛
楼下的清洁工不知为何事
又在大声嚷嚷
2017.7.29

韩家荡的荷花很美

韩家荡的荷花很美
可我更关心水下的藕
它让我想起割草的
母亲,站在水码头上
洗去污泥后,白净的腿
还有被芦柴戳破
流着血的脚
好像藕,刚绽出的芽
2017.7.28

都不会说话了

天终于蓝了
整个雨季,不过是
竹篮打水一场空
早晨,我晾床单时
抖落的硬币,就像是昨夜
冷却的几颗星星
自从写诗以后
我不用比喻
都不会说话了
2017.7.28

碧玉

我刚从春天来
还未散去春天的花香
就到了秋天,落叶
剔去了血肉与灵魂的躯壳
会越来越轻
只有窗台的那盆碧玉
每片叶子都绿得厚实
都像手掌似的,摊开着
温暖,和宽容
一副永远健康的样子
沉默的样子
让我总是忽略了它的寂寞
无奈,以及藏在关节里的疼痛
家里有一盆这样的碧玉真好
无心无肺,安安静静
2017.7.27

虫鸣声中听故乡

早晨六点,民乐地铁站
我坐在石阶上
听车站公园的草木丛中
虫声四起,犹如天籁
可小小的昆虫何以能有这么嘹亮的声音
于是,我发现了公园边上
围了一圈的喇叭花,仿佛每一朵花里
都有一个扬声器,在放大着这熟悉
而又亲切的虫声,放大着
虫声里故乡的玉米稞
池塘,棉花地,树木掩映的老宅
踏着露水捉棉铃虫的小伙伴
芝麻一般央在地里的高音喇叭
村长,像只秋天的老蝈蝈
天天叫魂似地叫着各种农产品信息
张家长,李家短的轶事
虫鸣声中听故乡,故乡的景物
一下一下,敲着我的脑瓜子
疼,却找不到伤口
凭空怀念,却又好似已抵故乡
虫鸣声中听故乡
我坐的石阶,在晨光里
就好像一列高速行驶的时光机
一声虫鸣在故乡
一声虫鸣在异乡
2017.8.20

刘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少年文艺》、《诗刊》、《诗选刊》、《诗林》、《星星》、《绿风》、《扬子江》诗刊、《雨花》、《上海诗人》等发表诗作。作品入选漓江版《2015中国年度诗歌》、《2013—2014中国新诗年鉴》、《华语诗歌年鉴》(2013-2014卷)、诗刊社《2000年度最佳诗歌》、人民文学《2004文学精品诗歌卷》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月光下的村庄》,多次在诗刊社组织的诗赛中获奖。
 楼主| 发表于 2018-3-9 21:32:46 | 显示全部楼层


2017--2018“诗乡宿松--大诗界*中国好诗歌”邀请赛作品展(之二十)


刘炜:我希望天空再小一点



。吊角楼

我不喜欢苗族的菜
也不喜欢苗寨潮湿的空气
连被子都有股潮湿的味道
苗王家的苗药卖得挺贵
疗效未知,有几面锦旗
我犹豫再三,还是没买
苗家到处都是客栈
小吃街也没什么好吃的东西
酸汤鱼,腊肉,腊肠,竹笋
我都不喜欢
我只喜欢苗寨的米酒
和会唱山歌的少女
还有苗寨的吊脚楼
我从小就渴望有一幢
木头的房子
像树一样,每天都向星星
靠近一点

。黄果树瀑布

雨水充沛你的水流就大
反之,则小
好像我住的酒店
沐浴时,突然停水了
起用了备用水
导游说黄果树瀑布
其实,是个瀑布群
共有十八个大小瀑布
黄果树瀑布是徐霞客发现的
以前叫白水河瀑布
我听起来,就好像是说
徐霞客也在此沐浴过
这没有什么稀罕的
就好像我今天也在此沐浴过
我们是老乡
只不过明朝的徐霞客
代表的是江南的一片稻田
而我代表的是苏北的一块麦地
从明朝开始江苏省,就到贵州省
蹭澡了,上午在黄果树
下午,在陡坡塘

。三角梅

在黄果树国家公园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三角梅
它声势浩大的扑过来
让我的脑海,一片嫣红
像一场救不下的大火
呵,生如夏花
没有比这更壮美的盛开
也没有比这更浪漫的死亡

。红灯记

枫叶红了
山下的铁轨黝黑
像两条伸向远方的手臂
火车呢,绿皮火车呢
像磨刀石一样
把铁轨磨亮的火车呢
一个人的手掌,抓住的梦
不会轻易破碎
枫叶红了,每年的秋天
枫叶都会红
但火车呢,绿皮火车呢
收回伸出的手臂,交叉在胸前
把心像一盏灯似的抱在怀里
枫叶红了
红,就是枫树的果实
它背后的,或者前方的春天
是一列绿皮火车,还没褪色的怀念
奶奶,你听我说……
举着灯的人,正沿着铁轨走来
手中的灯,一会儿绿
一会儿红的,就像枫叶
打给岁月的吻

。民风

三楼的空调水
滴在二楼的空调上
有一声,无一声的很烦人
像患了前列腺炎似的
二楼的人很想骂
三楼的人几句
想想,还是忍住了
二楼的空调
就像电视剧里执行任务的
侦察兵,被敌人淋了尿
心里很不爽
却硬憋着一声不吭
二楼的人,想了想一楼的人
捂住耳朵继续睡
将心比心嘛
楼下的清洁工不知为何事
又在大声嚷嚷

。黄果树

贵州,黄果树
想起少年时
抽过的,黄果树牌的烟
只是我早就戒烟了
因此,去贵州黄果树旅行
总有一种,把抽了半截的烟
重新装进烟盒的感觉
至于,黄果树瀑布
也许,早已酿成了茅台酒
醉成了云雾
或者,白白地扯起
露天电影的幕布
当然,也可把我再次
卷成一支完整的烟
叼在岁月的嘴上

。碧玉

我刚从春天来
还未散去春天的花香
就到了秋天,落叶
剔去了血肉与灵魂的躯壳
会越来越轻
只有窗台的那盆碧玉
每片叶子都绿得厚实
都像手掌似的,摊开着
温暖,和宽容
一副永远健康的样子
沉默的样子
让我总是忽略了它的寂寞
无奈,以及藏在关节里的疼痛
家里有一盆这样的碧玉真好
无心无肺,安安静静

。幸福

躲在你家的苹果园里
想喊你出来
可我不敢,你家的狗狂吠
你的窗户开了又关了
就像希望与失望
总是挨在一起
我把心伪装成苹果
藏在你家的苹果树上
风一吹,满树的苹果摇晃
我的心不见了
几年后,在我家的苹果园里
你拽着自己的辫子
羞怯地告诉我
你藏在我家苹果树上的心
也不见了
我忍不住地笑呵笑呵
一直笑出了眼泪
也没止住从脚涌到心口的
滚烫的幸福

。我希望天空再小一点

我希望天空再小一点
深一点,像一只青花瓷的海碗
可以装下家乡的黄海就行
也不全装下,还留一半
让它自己涨满。然后
然后,我就乘着地球的滑滑梯
一直滑下去,滑离地球
假装一脚踏空,打翻了海碗
在太空下一场家乡的
蓝色的雨,连空气都是咸的
弥漫着煎饼的味道
不需要地球引力
也不需要氧气,和粮食
我想把那样的生活
叫自由


刘炜,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在《诗刊》、《诗选刊》、《诗林》、《星星》、《绿风》、《扬子江》等诗刊发表诗作。作品入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月光下的村庄》,多次在诗刊社组织的诗赛中获奖。

 楼主| 发表于 2018-3-9 21: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红灯记

枫叶红了
山下的铁轨黝黑
像两条伸向远方的手臂
火车呢,绿皮火车呢
像磨刀石一样
把铁轨磨亮的火车呢
一个人的手掌,抓住的梦
不会轻易破碎
枫叶红了,每年的秋天
枫叶都会红
但火车呢,绿皮火车呢
收回伸出的手臂,交叉在胸前
把心像一盏灯似的抱在怀里
枫叶红了
红,就是枫树的果实
它背后的,或者前方的春天
是一列绿皮火车,还没褪色的怀念
奶奶,你听我说……
举着灯的人,正沿着铁轨走来
手中的灯,一会儿绿
一会儿红的,就像枫叶
打给岁月的吻

。民风

三楼的空调水
滴在二楼的空调上
有一声,无一声的很烦人
像患了前列腺炎似的
二楼的人很想骂
三楼的人几句
想想,还是忍住了
二楼的空调
就像电视剧里执行任务的
侦察兵,被敌人淋了尿
心里很不爽
却硬憋着一声不吭
二楼的人,想了想一楼的人
捂住耳朵继续睡
将心比心嘛
楼下的清洁工不知为何事
又在大声嚷嚷
 楼主| 发表于 2018-3-9 22:0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希望天空再小一点

我希望天空再小一点
深一点,像一只青花瓷的海碗
可以装下家乡的黄海就行
也不全装下,还留一半
让它自己涨满。然后
然后,我就乘着地球的滑滑梯
一直滑下去,滑离地球
假装一脚踏空,打翻了海碗
在太空下一场家乡的
蓝色的雨,连空气都是咸的
弥漫着煎饼的味道
不需要地球引力
也不需要氧气,和粮食
我想把那样的生活
叫自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