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45|回复: 4

[阅读与欣赏] 读甘肃子溪《日暮时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7 20: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甘肃子溪《日暮时分》

文/哑榴


等我转身,落日扑通掉落
顾不上树的隐情。鸟儿叩响
投宿到红灯笼树上

忽近,忽远。这一刻
只呆望着远处另一只红灯笼


20180427


附:原玉《日暮时分》
                        文/甘肃子溪


落日之前

我一个人到山间走一走

我要看一眼山峰

与你揣摩过的高度

在不在同一尺度上

我要看一眼流水

是不是我们共同浪费过的光阴

趁你不在,日头突然下坠

暮色四合,像我刚刚发生过的内急

我只能再往前走走

再环视下周围

原来树木有了另外的隐情

譬如那只鸟窝

已挂成一盏红红的灯笼

我的双脚,又深陷于野花之中

尘世乱哄哄的,我泪流满面
 楼主| 发表于 2018-4-27 20:56:50 | 显示全部楼层
读陈世钊《无法释怀》

文/哑榴

星入泥海,鲜为人知
渴望的天平朝向大地倾斜
数几粒,叹息,下酒

切割愁肠,打碎了五味瓶
落难的王,口吞珠玉,酒焰散

20180427
 楼主| 发表于 2018-4-27 20:5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日暮时分。

趁你不在,日头突然下坠。这一句,十分精彩。试想,二人看日落,突然少了一人,留下者独自看见一种辉煌,或之后的恐惧。。。这种突然,有一种惊魂未定的感觉,也是诗意辽阔悠远,人生顿锉的感觉。
树木的隐情,红灯笼,则温馨至极。这时想回家了。深陷野花,沮流满面,夜色涂沉迅速覆盖了这一切。。。
 楼主| 发表于 2018-4-27 21: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墁坪的时光


诗/甘肃子溪

在墁坪的那一年
我和桦树,青冈,椴木,毛竹
成为最要好的朋友
我扛着一把斧子闯荡江湖
每一座峡谷,每一片丛林
都响彻着年代久远的回声
那一年的雨不停地下
溪水涨了又涨
就像我潮湿的心绪
我把名字刻在桦树皮上
然后在秋风里起劲地流泪
在月光下起劲地喊山歌
那一年我还学会了沉默
每当黄昏降临
我就坐在工棚前的石头上
与一朵雏菊交谈
然后倾听一只黑瞎子的叫声
慢慢划过夜的肌肤
 楼主| 发表于 2018-4-27 21: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读甘肃子溪《日暮时分》(跟帖)

文/哑榴

你一尿急,我也尿急
留下一人看守夕阳
等我回来,落日扑通掉落

冒失的双足深陷野花
顾不上树的隐情。鸟儿叩响
寄宿到红灯笼树上

忽近,忽远。这一刻
尴尬,也打碎了五味瓶
只呆望着远处另一只红灯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